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憶我「七海指揮所」的親愛弟兄們

*2019/03/26
作者:神盾。 點閱率:2435
Mail 縮小字 預設字體 放大字

前言:
  由於常悠游於網路間廣蒐資訊,數年前逐漸彙編我隊離世人員名冊置於臉書,每逢清明節及配合中樞春秋兩祭國殤,均於網上統一膜拜,以示緬懷忠魂之至意。近年始驚覺,原同儔於七海內衛區指揮所之鐵桿兄弟們,數年間竟已辭世四人,他們是原籍金門下莊的莊明基、烈嶼的洪南賓、蚵殼墩的關恩仁以及盤山的翁水湖,折損率在特勤圈內劃分單位當屬居前,莫非與當年執勤肩負巨大壓力日久積累有關?撫今追昔,嘗於細雨紛飛、路上行人欲斷魂的日子裡,舊地重遊踽踽獨行於基隆河畔,但見蒹蕸蒼蒼,白露為霜,頓感天人永隔,道阻且長;憐我戰友,憂患實多……
※       ※       ※
  溯自老蔣總統崩殂,經國先生擔任內閣閣揆期間,為應情勢變化,成立「聯合警衛安全指揮部」,原駐士林官邸精訓嚴練之我隊武裝主力奉命開抵七海寓所部署內衛警力伊始,以雞南山為依托,闢設於大直要塞軍事稜線上的指揮所應時而生,係臨編之組織,預算員額約5至6人,以我隊軍官隊員為主,承內衛區兼指揮官(我隊編制副隊長)之命,指揮調度所轄第1及第2區隊之捍衛兵力以應萬變,確保拱衛對象之安全與安寧;草創初期,備嘗艱辛,彼時受限於編制官士員額之所羈,軍官隊員外放升任分隊長所遺之缺,往往難以及時遞補,指揮核心群不可一時漏失,故每有掣肘之苦,初,乃有大膽挪用衛士「以士代官」之創舉,困而知之,洵非得以,幸我金門衛士秉性忠貞,刻苦勤勉,任勞任怨,代官期間向無違誤舛錯,終能不辱使命達成任務,甚至一人能抵兩三人之用,常為歷任指揮官所賞識而重用經年。
  「小兵仔」進邸也晚,原派第一區隊12步哨,該哨位處山腰,扼交通孔道上下山必經途徑之要衝,得以經常見識內衛區諸多要角,因緣際會廣結善緣應對得宜,對於日後職務調動多有裨益,當時指揮所執勤之衛士已有金門碧山的黃漢強,加上前述的明基、南賓、恩仁等,看似我前輩,其實士校期別皆晚,只因我在野戰部隊已歷練3年多矣,那年,恩仁接受保送去憲校專修班受訓,我奉命遞補了該缺與這些學弟們相處始發覺他們的可愛,如今除漢強退伍後返鄉兩次參加鎮民代表競選落榜不免心情低落外,所幸身體還硬朗康健,還有餘力可以就讀金大彌補此生缺憾,在此衷心祝福他百尺竿頭再接再厲終能心想事成,至於已不幸離世的明基、南賓、水湖、恩仁等,天國雖遠亦近,來日總也相聚,生亦何歡,死亦何苦?只是恩仁─我必得相告:我前年膽囊已摘除,而你肝早壞損,相見之時再難肝膽相照矣。
  水湖兄金門士校首期,專修班結訓後,早年原待指揮所,派任分隊長後即往第3據點佔缺,嗣以晉至上尉仍未蒙賞識晉為區隊附,乃黯然辭退,那些年,承院轄北市教育局李大督學招譽老弟邀為學區空大學生考試之監考官,數次得遇已任公職就讀空大之水湖兄,想不到在此種場合見面自是尷尬,後來憑其刻苦努力,聽說也在公路總局晉為小主管,再後來也就是數年前又聽說罹病往生。恩仁是我常士班學弟與現在北體局招譽主秘同期,去專修班受訓返隊歷練,終也在總統府晉為少將外衛室主任,退後返鄉常出海捕魚怎知竟罹肝癌辭世,印象裡他寫得一手柳字清秀中不失剛勁挺拔,字如其人,復為人謙恭有禮,海納百川,重要關節均受提拔得以晉將,為其遺憾之餘「小兵仔」曾於2016年為文悼念之(詳是年1月23日本報副刊《悼關恩仁將軍》篇)。以上二君尚未同處一所,僅係當年內衛區同僚,限於篇幅爰略敘之。明基與南賓相處較久較稔又最match,特擷取昔日美好時光中之雪泥鴻爪一二,祈化為紙錢灰飛騰空捎去我深深的懷念……
場景一:
  明基天性樂觀豁達,常說「執勤操練生活實在有夠辛苦,待遇優渥有錢不花搞不清楚」,聽來還挺押韻的喔!可不是?他的死黨-共稱「哼哈二將」的南賓緊接著助腔道:
  「出口成章向來是阿基哥本色,學歷高我們一等總是不一樣嘛!」聽說明基是高中肄業才進金門士校的。這一點他本人倒是很不以為然的否決道:
  「學歷有個屁用啦!培養能力落實經歷比較實際吧?」否則他大可稍加忍耐混到高中職畢業再受保送官校可也,這也是他務實的一面。基於以上「艱苦做、快活花」的性格,他注重生活品質,出門必攔計程車,這在當時節儉的地瓜群中尚屬異類,嘗言「有人休假還回營吃飯,有必要省到折騰自己?還像是休假的樣子嗎?」記得那年隊上公費指定「阿瘦皮鞋店」是我們年度自行前往量製配給之所在,首次見識真皮「鞋底」踩在地面,沙粒被輾碎發出劈哩啪啦響的新奇,從此,他愛上了此款鞋底,有次在所內大加宣揚此鞋之特性曰:
  「你知道嗎?每回休假穿上這種鞋子在街上溜搭所發出的聲響,直把安裝鐵蹄的地區巡邏憲兵所發出的那種聽慣聽膩的嘈雜刺耳聲響給比了下去,真叫『高人一等』不亦快哉!還有那種聲音帶來的快感,休假歸來上山都不覺得累啊!」
  「這麼說來,豈不叫『高潮迭起』啊?」痞子通信官梁緊接著話尾有意調侃道。
  「豈止高潮連連,我還一路叫春咧!」鬼靈精的基哥此時也不甘示弱地回應道。──「又是高潮又是叫春,是不是吃飽撐著太無聊了?全部給我去練舉重!80磅的最少50下起跳,我們帶頭來作區隊的標竿!一週後驗收成果,未達標準的禁假。」突然爆裂在空氣中、聲若洪鐘如雷灌耳的大嗓門叫人吃驚-冷不防「劉大帥」〔副隊長兼內衛區指揮官〕已然駕臨。咱們如臨大敵只能奪門而出,逕往練習場移動的途上,我促狹底向明基扮了個鬼臉,只見他不急不徐的接應道:
  「大帥剛引進這玩意,聽說區隊初步要求是60磅60下起跳,咱們這下可有得瞧了,有空多練練,啊!難不倒人的。哪天練出了大塊肌二頭肌三角肌,別忘了感恩我莊明基!」
  「去你的,還真他媽的又押韻了!」語畢引來隨夥大笑。
場景二:
  記得有天「哼哈二將」休假去士林戲院看了袁和平執導成龍主演的電影《醉拳》後,我正在所內埋首於政治大考模擬考的出題工作,人沒到聲音倒是先到了:
  「大個快來看,你看南賓拜師學了『醉拳』正操演等你校閱呢!」唉,我正忙於刻鋼板可不能稍有差錯呢,也就置若罔聞以對。突然一拳擊來桌面鐵筆受震滾落,抬頭一看明基滿臉通紅道:
  「這麼不給面子?南賓一路學來煞費苦心豈能不加讚賞?你這刻不好等會我幫你刻嘛,你昨晚值班挺累也好早些去休息嘛!」話都說到這份頭上了,我能輕易發火嗎?也就起身立於門首探頭以觀,只見也是通臉潮紅的南賓已然施展拳腳揮舞開來,唯肖唯妙頗有成龍之架式及神韻,只是比之俺門「大內八極拳」好像就缺少那麼一點氣勢,不禁問道:
「你們是為了打醉拳才去喝酒的?還是喝了酒才想到打醉拳啊?」
  「媽的,你這種『雞先生蛋、還是蛋先生雞』的哲學問題不在討論之列,歉難回覆,我先問你啦,象棋你會下吧?」
  「會啊,沒有你強就是。怎麼突然問起這個?」
  「那我問你,『士』怎麼走?」
  「走斜線唄,怎麼啦?」
  「你看南賓的拳路是不是東倒西歪、歪七扭八、左傾右斜?像不像『士』的斜單鞭走勢終為護主唄?我們不就是衛士的『士』嗎?」
  「瞧你說的,不過就是時下最賣座的電影拳術招式嘛!他馬的,今兒個算是長學問了,還挺能掰的啊!」
  「『馬』也是走『日』斜走啊!還真被你說中了,這不就是俺們金門話所謂的『步數』嗎?」
「好好好,STOP,今天算是服了你,你就饒了我吧!」
後記:
  繼恩仁之後,明基也去了專修班,雖然後來我因退伍未能親睹其仕途之發展過程,但以我對其才幹之瞭解,預忖以其聰穎靈敏,加上矯健之反應能力,絕對可以擔當特勤護衛重任,後來據說果然一路晉至上校警安組長〈即使升任將軍我都不會覺得訝異〉,然天不假年,終罹腸癌走人,天妒英才啊!
前年「小兵仔」因膽囊摘除去榮總住進肝膽胃腸科病房區,想起這不就是恩仁及明基最後的人間天國分界線?手術後不知怎地引發大出血,嚇癱內人頻頻呼救,我一點都不緊張害怕,心裡直覺你們是不是在遙遠的國度寂寞了?想要招我去做伴了?我就在臉色蒼白氣血無力中昏迷平靜的等待,恍惚之間不見神佛或黑白無常來接引,也不見你們入夢來提示,朦朧之中彷彿聽見明基去陽明戲院看了由號稱「瑞典國寶」的「ABBA」合唱團演出的流行音樂電影 《阿巴 ! 阿巴 !》後順便買回的黑膠唱片與我們分享其中的經典名曲: 媽媽咪呀 Mamma Mia、舞后 Dancing Queen、求救信號 SOS、錢 錢 錢 Money. Money. Money、費南多 Fernando、滑鐵盧 Waterloo……一首接一首,在耳畔一一盤旋繚繞,也彷彿聽見恩仁退伍後經常出海捕魚與海浪為伍的澎湃潮音陣陣襲來,是你們給了我平安的訊息要護佑療癒我疲憊的身心靈嗎?

我要評比
平均星評4
總評比人數:1576 獲得星星數:7876
1575 人
0 人
0 人
0 人
1 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