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金門藝文訪佚(三)

發布日期:
作者: 羅元信。
點閱率:1,033
字型大小:

關於「林婦李氏貞烈」

蔡克廉「浯江貞烈堂祠碑」

過去筆者在「附篇」部份輯抄的詩文,都是籍貫係金門以外地區的詩人為往昔金門人所寫的作品;但現在要介紹的這篇文章,卻使筆者深感不解:因為雖知文章所記者是金門人,但其生平資料,卻竟無他種載記可對勘。筆者很希望,若有金門本地的文史工作者曉得此文主角的事蹟,能為文詳加敘述;因為這位人物本當在縣志內自有其傳,於今卻泯而不顯,著實令人不得不詫怪。現在筆者先介紹這篇文章的作者:

蔡克廉,字道卿,號可泉,晉江人,於嘉靖八年連中舉人、進士,初任戶部主事,後曾歷官貴州提學僉使、按察使等官職,並於四十九歲時晉昇南京戶部尚書,在任內因事罷歸,卒後入祀名宦鄉賢祠。在蔡克廉傳世的唯一著作「可泉先生文集(國家圖書館有微卷)」卷之六,有一篇「浯江貞烈堂祠碑」碑文。從地名「浯江」來看,這座「貞烈堂祠」是在金門自無疑義;文中提到的泉州府知府王士俊、同知尹嵩、推官張元等人,也都確是「泉州府志」內有載嘉靖年間的地方官員。可是,這位獲建專祠受奉祀的貞烈婦女「林婦李氏」,到底是金門哪個村落的人氏?蔡克廉並未明言,只說她的事蹟「詳載烈婦傳中」。然而筆者翻閱了現今的「金門縣志」,還有「滄海紀遺」書中保存的盧若騰著「浯州烈傳」,以及萬曆四十年刻本「泉州府志」等,其中竟然都找不到有這一位嫁給「林泗」的李姓女子事蹟。這實在令筆者很是困惑:照蔡克廉所記,這位「林婦李氏」的事蹟被巡按御史李鳳翔等上奏天聽,因而獲「詔下」旌表其門,這在舊時地方上定是件傳遍州縣的大事,為何數十年後的「泉州府志」裡就查無此人了?筆者唯一能想出的解釋,就是這座「貞烈堂祠「恐怕是在嘉靖末年倭寇入侵金門時遭嚴重破壞,連同相關的文獻記載一併被毀,才導致其後纂輯地方烈女事蹟的執筆者無所取材吧。幸好蔡克廉的文集中還保存這篇碑文,只不知現今金門的李姓或林姓人家的譜牒裡,可還有載當年烈女的事蹟呢?

浯江貞烈堂祠碑

浯江貞烈祠者,祠浯江林婦李氏貞烈也。祠李配林子者;李死於林,生死不貳、固李之心也。年十九,歸林子泗,五月林子死,三月李氏死之,詳載烈婦傳中。時泉郡守王公士俊、貳守尹公嵩、節推張公元,交白之巡按御史李公鳳翔、包公節,具狀以聞。 詔下,表其門曰「貞烈之居」。一時鄉薦紳大夫,莫不嗟咨詠嘆,為其事特異。而予亦從大夫之後禮的廬。而林居陋甚,即李神主亡(無)所置之,乃言之署郡事節推葉公遇春,請特祠。然之。捐俸金若干,於林居之旁拓地一區,鳩工庀材,命學官沈源、程遠視事,而祠堂成矣。立嗣子應新世守之。嘉靖庚子(十九年,一五四0年)十月望日始作,訖之辛丑四月。林父詮、兄漢,以某嘗與聞,請記。

古之人,生而為人,未嘗一人遺於教。男子出就外傳(傅),則授以學樂、誦詩、舞勺、舞象之次(見禮記內則篇),又進以誠意、正心、修己、治人之道。而姆訓婉娩,亦有詩書圖史之戒,至于絺綌組訓、酒漿篷豆之微,皆所必講。大任之娠子,目不視邪、耳不聽塗、口不出敖,雖在婦,亦具聖人之學。而二南首列關雎、鵲巢之章,則內教固在所先者。是故內教修,王道行。江漢游女,有不可求之歌。兔置野人,可畀于(干)城腹心之託(以上關雎、鵲巢、兔置,皆詩經篇名,但「江漢」一詩並未言及不可求之游女,應是「漢廣」才對,此係蔡克廉誤記)。男子幸而為良臣、為孝子;一有不幸,為臣死忠、為子死孝。女子幸而好逑偕老,則采蘋采藻,以脩婦職;一有不幸,則有柏舟自誓,死矢靡慝之志(采蘋、柏舟亦詩經篇名)。內外自效不同,而致一也。后(後)世蔽於彼此之數,貴男而賤女。生男則愛之教之,生女不之愛且教也。教之者,墳典丘索,欲其書亡不讀;而不教者,不令識一字。貞烈之義,固時所諱言,而孰肯以是豫誡其女,以求必寘其身哉?嗚呼!內教不作,王政所以不行也!然予所聞死孝死忠,其人不屢可見?而女死其夫者,往往有之。夫所聞既淺,而其義猶深,與所知有餘,而其行不逮,何今昔男女相遼(遠)也?蓋古者之教學樂誦詩、誠意正心,與夫德言容工,有所不偏廢,皆以培養其根本,而明所其事,非徒泛濫於外者也。故陰陽二道,各有所就。今世正學不明,凡所教子,既馳精(耗費精力)於無所不讀之書,則天機之自得日微,學而不思、習矣不察;稍臨利害,不得一章一句之功。至於女教,雖缺然不興,然真性貞靜,而亡聞見知覺之障,即不讀一字,不為失其本根。而況閭閰之間,固有秉質淑媛,不待文王而超然於浸漬被服之外者(孟子盡心上篇:待文王而後興者,凡民也;若夫豪傑之士,雖無文王猶興。」)或能究心內則、烈女傳,則所居而玩者,皆篤信而體察。所習約而所趣精,故苟處變故。其不知書者,則率天然從一之性,而知書者,但服習於生平所學之一二語,遂不敢貳生死以亂大倫。是男以慱學而壞之,女以不學寡學而猶存其良心,豈學術之壞人哉!孩提之童,無不知愛親者,是良心也。子死父、臣死君、婦死夫,皆是心之致耳;致之,則塗人可為堯舜,不致,則丈夫不如女子。學者可以自省矣!余觀李氏之行,蓋於古今為烈,而聞其能通內則、烈女傳,可謂篤信好學、守死善道者。又聞林父銓篤行,林子漢、泗俱讀書,豈其家教有同於古人?而葉公能章表其事,斯得王化所先者。況於今守吾邦俞公咨伯,兢兢於先教道而勵忠節,則王道其尚有興乎!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