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迷霧四題

發布日期:
作者: 吳鈞堯。
點閱率:942
字型大小:

冬天與流浪

你終於不來。

不來,你終於是一陣暖暖地來自南方的風。他背著藍色行囊望向遠方的你,挨著路邊的岩石休息。陽光讓岩石變成熨斗,青苔沿著岩石底部長,直到看見陽光才縮了腿。他倚著似曾相識的溫度,岩石變軟了,他伸出手想鉤住你的遠方,徐徐拖曳,彷彿漁人網著奔動中的海水。

像握住了什麼,是握住了什麼了吧,他拖著拖著,把住在遠地的你的影子拖到跟前。一個閉著眼睛的影子。他累得大口喘氣,面對你不願張開的眼、不想說話的嘴、不想聆聽的耳,他依然雀躍地說你畢竟來了,儘管來的只是你的沈默。

你終於是一陣暖暖地來自南方的風嗎?他脫下走了許多路的鞋跟襪,腳長了繭跟水泡都可以癒合,但是如果你不來,我何以真正地走向你,更別說走近你了?

請支使我。

請用旨意、暴力或者眼淚支使我。我只是一個搖搖擺擺的流浪者,我不怕沒有床,因為我仍背著我的藍色行囊;我不擔心沒有食物,畢竟入夜以後,星星都會出來;如果連星星都沒有,我還有風、還有你。所以,請支使我。他盯著岩石旁邊搖曳的黃菊,精神隨之搖動,且變成跟花一樣的顏色。現在,他是黃色的了,暖色調,彷彿記憶跟春天的顏色,又好像來自南方的風。來嗎?到我身邊,我會告訴你我那裡疼,請你幫忙按撫;我會說冬天一來,寒風總會找到心中那個小小的洞,不管我怎麼隱藏、偽裝,那都是一個凜冽的冬天。我還會坦白,宛如敘述跟自己不相關的故事,說起很久很遠以前,我就已經認識你、期待你,且你讓我背起行囊。

你還是不來?或者沒聽見?他爬上岩石,朝前方深邃的山谷高高喊著我來了、我來了。他眼裡不止映進山,還映進一路迤邐走來的路。他喚醒走在路上的每一個他,山谷、天空迴盪陣陣的、不斷的:來了、來了!

誰來了?誰不來?

他生氣地說,當然是你。你終於不來嗎?終於只是一種跟星星、月光、太陽密謀的永恆,終於只是廉價的慰藉;所以,來的永遠是你不願不欲的影子。然而,你何必給我影子,給我看見影子的光,給我一條路呢?來嗎?在我死亡前,請蹂躪我,讓我知道你的真實或者殘忍;請覆蓋我,讓我體驗你的重量或者溫柔。

不來嗎?

你一定會來。一,定,會,來。

因為我是一個搖搖擺擺的流浪者,你終於會來,幫我治好久病的身體,補好心中的洞,我將學會不再恐懼,甚至不再張望。他噙滿淚水跳下岩石,穿好鞋襪背起行囊,一步步走向越來越寬、卻也越來越窄的路。

鍊子接著鍊子

再度踏進循環中了。

有一種悶悶的悽悽解不開,也不能解。他想要為心中莫名的情緒找到名字,或能藉著名字找到線索。

首先,他看見一個由時間圍繞而成的鍊子,這個鍊子擴展得極寬、極圓,找不到任何接縫,或者說,也毫無妥協餘地。人一個一個走在鍊子上,表情不一,或冷漠或喜悅或面無表情。他們絕對不只是走著而已,有些人的面孔發散讓人迷炫的光,彷彿他們的前方有個蠱惑的東西,他們走著,終將到達。

然而,隔著很長的時空望去,他們就只是走著這麼簡單,一個懸接一個,彼此卻像絕緣體一樣,隔著一層淡淡的、冷冷的間隙。

若不是他先認知了這是一個循環,他或將尾隨正走在鍊子上的人兜圈子。兜著一條很美很亮卻也很暗很輕的鍊子。事實上,他也在鍊子上,只是喚出另一個「我 」,逼使「我」退到遠方,以方便他觀看。他絕望地想,自己也只是這個循環的一個部份,甚至,當他失神摔下鍊子,鍊子依舊是鍊子,不會因此而悲傷地晃動起來。

他想起空間問題。想起以手擋住螞蟻,螞蟻或者避過手指繞到另一邊,或者爬上手指,沿著手指繞著圈圈。

二次元生物不能瞭解三次元的空間狀態,而,四次元以及多次元的生物將可愚弄三次元生物,愚弄他。

每一個人都在完整而忙碌地行走著,他們帶著回憶,以為那是讓他們完整的人生,比如蜜蜜的戀愛、苦苦的分離、淡淡的秋風;他像擰乾毛巾一樣,擰乾自己,滴出許多事件來。他想,我已經經歷許多次戀愛、分離以及秋風,知道且嚐到生命的滋味。然而,我認識循環,卻將再度踏進循環。

這鍊子構成的世界像一個悶燒的鍋子,一股枯索的氣味在襖熱的夏天悶得像難以流動的熱空氣,浸灌他,冷冷地含住他,他搔了搔流下脖子的汗水,知道他很無助。

他在悶熱的氣壓下思考情緒的名字,想起,許多事件跟讓事件發生的人。

那些讓事件發生的人現在也走在這條巨大無邊的鍊子上,走著跳著,終於會小心地收走他們的臉孔、背影,最後收走名字。就是這個樣子嗎?

當事件發生時,已預見了結束的時刻,那麼,何必果敢往前走,不回頭,彷彿前面的前面永遠有座美麗花園。是認知了,但是又如何呢?現在,有一股跟他莫名情緒相當的力量在他耳邊輕輕地說,快走、快走。那是溫柔的聲音,甜得讓人發窘,鍊子本身的速度恆常不變,聽見聲音的人卻受到聲音蠱惑,快步往前走。

他跟著走,他看著遠方分裂而出的「我」的眼神,那似乎在說,走吧,你無從選擇,你一直屬於這個鍊子,從誕生到死亡都是。「我」幾乎要說出莫名情緒的名字了,他卻狠狠瞪了「我」一眼──不,不,別說出你知道的力量,別說出那個名字,只是這個樣子,接著走,用力走,不停地走。

你,沒有資格回頭的。

(下)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