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夏明珠

發布日期:
作者: 陳長慶。
點閱率:666
字型大小:

夏明珠含淚辭別了翠玉姨,十三號碼頭對她來說並不陌生,返鄉的鄉親已依序上船。她站在甲板上,不想對這個悲傷的城市做最後的巡禮,竟連揮手說再見的意願也沒有,她不僅失望也傷心,今生今世絕不再踏上這塊污穢的土地一步。美麗的寶島只不過是空有的虛名,人們過著醉生夢死的生活;虛偽浮華、笑貧不笑娼,是這個城市的標誌。她輕咳了一聲,故意把一口痰吐在這片污濁的海水裡,而後是一聲不屑的冷笑。歸鄉的時間已不再遙遠;汽笛鳴過後,軍艦就要啟錨了,任何大風大浪也動搖不了她返鄉的決心,任何無情的打擊更擊不垮她重新站起來的信心。於是夏明珠笑了,面對港都這個烏雲蔽日的城市,她用鄙夷的眼神淡淡地瞄了一下,而後再次「呸」地吐出一口痰。是對這個城市無言的抗議?還是吐出心中長久的怨恨?只有夏明珠心裡明白……。

第十八章

在晨曦的微光裡,遠遠已望見濛濛的太武山頭。雖然別離了一段時間,但「金門」這二個字對她來說依然是那麼的熟悉和親切。然而,她的心裡卻有五味雜陳的感慨;一旦上了岸,一旦走在回家的路上,她必須要面對爾時朝夕相處的鄉親。對於一位曾經失足的女子來說,一份自卑的心情不禁油然而生,這或許是一種自然的心裡反應吧?!

潮水終於盈滿了港灣,水兵以他專業而熟練的技巧,把龐大的軍艦停靠在岸邊。望著爭先要下船的鄉親,夏明珠的心情彷彿滑落到一個冰冷的極點。是近鄉情怯?還是無顏面對家人?她返鄉的勇氣在剎那間回復到失落的原點。她始終沒有和熟與不熟的鄉親打過一聲招呼,自個兒拎著行李低著頭,填了入境三聯單,打開行李讓安檢人員檢查,而後從鐵絲網的圍籬處,默默地走出來……。

驀然,她被一聲熟悉的聲音怔住,舉頭一看,竟是秀菊。

「秀菊,是妳!」夏明珠興奮地走過去,緊緊地握住她的手說:「妳怎麼知道我要回來?」

「是翠玉姨打回來的電報,森樑哥要我來接妳;他今天有七節課要上,不能親自來接妳。」

「秀菊,謝謝妳。」夏明珠眼裡閃爍著一絲兒淚光。「有妳陪我回家,或許我的腳步會更安穩。」

「回來就好,不要再去想那些不愉快的事。」秀菊安慰著她說。「好久不見了,明珠,妳雖然清瘦了一些,但依然是那麼漂亮。」

「歷盡滄桑的女人,還有什麼漂亮可言。」夏明珠苦澀地一笑。「我爸病情不知怎麼樣了?」

「好像沒什麼起色。聽說妳媽已替他辦了出院,自行在家療養。」

「耕了一輩子的田,也辛苦了一輩子,如今又是病魔纏身,叫我不難過也難啊。」夏明珠紅著眼眶感嘆地說。

秀菊沒說什麼,似乎也感染了她那份悲傷的況味。

她倆上了一部攬客的計程車,告訴司機地址後,直往回家的路上奔馳。沿途她們並沒有繼續地交談,夏明珠雙眼凝視著車窗外;雖然故鄉的景物依稀,雙旁綠色的隧道更是她永恆的回憶。草地上的牛羊、田裡的農作物、門口埕的雞鴨,每一個景象都深深地印在她的腦海裡。然而這些景物並不能讓她緊繃的神經放鬆,離家愈近,她的神情愈緊張,幾乎到了沸騰的極點。一旦到了家,一旦面對自己的父母,或許是她下跪贖罪的最好時機。而病榻上的父親,是否能接受女兒懺悔的心聲?年邁的母親是否會不記前嫌,依然以一對慈祥的眼神來關愛她?無數的問號,讓夏明珠陷入一個痛苦的深淵裡。

計程車停在家門口,踏進自家門檻的腳步竟是那麼地沉重。秀菊幫她提著行李,急速地想見父親一面是夏明珠此刻不二的選擇。而她的父親火旺叔竟然不是躺在臥房裡,是在大廳右側臨時用鋪板拼起來的床上。他的眼眶深凹,眼球凸起,一層微黃而沒有血色的皮膚覆蓋在他瘦削的臉上,無力地吐著一口一口奄奄的氣息。夏明珠走到他的床前,雙腳軟弱地跪在他的身旁,用手輕輕地撫摸著火旺叔的臉,低聲地喊著:

「爸爸,爸爸,我回來了。」一遍遍柔聲地喚著:「爸爸,爸爸,我回來了。」而後,淚水像決了堤的海水,一波波向低漥處不停地傾洩著……。(四十三)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