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夏明珠

發布日期:
作者: 陳長慶。
點閱率:731
字型大小:

「媽!」久久,她突然站起,撲向一旁的火旺嬸,緊緊地把她抱住,而後雙腳無力地跪下,跪在火旺嬸的面前。「媽,對不起。我做了錯事,請您原諒我……。」

「孩子,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火旺嬸說後輕輕地拉動她的手。「快起來,快起來。」

「媽……。」夏明珠並沒有站起,反而哇地一聲又痛哭了起來;而後轉身爬到火旺叔的床前,輕聲地說著:「爸爸,爸爸,我做了錯事,請您原諒我。」可憐的火旺叔並沒有聽見女兒的呼喚和懺悔,依然一口口吐出奄奄的氣息。

「好了,明珠,該起來休息一會。」秀菊走到她身旁,輕拍著她的肩說。

「秀菊說得沒有錯,起來休息休息吧。」火旺嬸也安慰她說。

夏明珠含淚地站起,面對著髮絲斑白、皺紋滿臉、腰彎背駝的火旺嬸,情不自禁地又響起一陣嚎啕的哭聲。在這悲傷的哭聲裡,聲聲激動著火旺嬸的心扉,聲聲如銳器般地刺在火旺嬸的心坎裡。母女相擁失聲地痛哭著……。

「媽,我們都不能再難過、再傷心。我們應該更堅強地站起來,期待著爸爸病情的好轉。」

「孩子,妳爸爸的病情已不可能再現奇蹟了。他唯一惦記的就是妳,偶爾地醒來,也只是唸著妳的名字。如今妳回來了,他的心願或許已了,未來的日子可能不多啦,這個家必須由我們母女共同來支撐,想不堅強也難啊。」

「媽,您放心。我挑得起這付擔子。」

「孩子,妳歷經人生中最大的波折和苦難,或許身心已疲;如今再讓妳挑這付重擔,我於心何忍啊!」

「媽,這是上天對我的懲罰,我無怨無悔。」

就在母女對話的時刻,突然火旺叔微微地睜開了眼,原本黑色的眼珠,此時卻覆蓋著一層微黃的薄膜。深凹的雙頰、露出唇外的牙齦,久未剃刮的鬍鬚,讓他失去原有的光彩,毋寧說已不成人樣。夏明珠走了過去,蹲下身,輕輕地撫著他瘦削的臉龐。低聲地說著:

「爸爸,我回來了。」

火旺叔似乎有了感應,露出一絲滿足的微笑。在剎那間的微笑裡,隱藏著一份無所取代的父女深情,裡面溶解著寬恕和包容。而後他微微地再閉上眼,也同時閉上安祥無憾的人生歲月……。

悲傷的哭泣聲在這方古老的屋宇裡繚繞,紙錢的灰燼滿地輕飄。任何的呼喚也喚不醒長眠的老者,任何的哀嚎依然不能讓往生者復活,這或許就是悲歡離合的人生歲月吧?!

聽到火旺叔往生的消息,罔腰姑仔和林森樑也趕來致哀。看見身穿藍布衣裳,額綁頭白,哭腫眼的夏明珠,林森樑內心裡似乎也湧起一股無名的悲傷。在眾多的目光下,他有所顧忌地始終和夏明珠保持著一段距離。鄉村是較有人情味的,遇到婚喪喜慶,幾乎家家戶戶都來幫忙。林森樑雖然想幫點什麼,但實在無從幫起,一個人傻傻地站在門口埕。罔腰姑仔卻一直陪著火旺嬸,安慰著火旺嬸。

「森樑哥,你裡面坐吧。」夏明珠主動地走了過去。

「妳不用招呼我。」林森樑愛憐地說:「自己要保重。」

「原以為回來盡孝的,」夏明珠一陣哽咽,「想不到是送父親上山頭。」

「不要難過,這就是所謂的人生,它必須歷經生、老、病、死等關卡。今天能夠回來見他老人家最後一面,那必是妳們父女連心的展現。」

「說來也是,再遲一天連最後一面也見不到了,我會遺憾終身的。」

「這點錢妳先拿去用。」林森樑從口袋裡取出一個厚厚的信封遞給她說。

「不,」夏明珠手一揮,並沒有把信封接下。「這幾年來我存了一點錢,父親的喪葬費不會有問題的。」

「拿去吧,」林森樑再次遞給她。「多買些紙錢燒給他老人家,略盡一點孝道。」

「森樑哥,我不會跟你客氣。一切都準備差不多了,你的好意我會稟告母親的。」

「好吧。」林森樑不再堅持。「如果有需要,隨時告訴我。」



「謝謝你。」夏明珠誠摯而柔聲地說。

今天的見面,雖然是他們回到這方島嶼上的第一次,然他們除了短暫的交談外,並沒有再談些什麼。只因為火旺叔尚未出殯,靈柩還停放在大廳裡,任你心中有千言萬語想傾訴,此時並非好時機。然而,在夏明珠心中,似乎並沒有什麼特別的話想和林森樑溝通和深談。該說的已經在愛河畔講得清清楚楚了,她知道林森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每封信都是勸說的道理和思慕的情懷。但她能嗎?一個曾經失足的女子,能接受他的愛?能嫁給他為妻?這是不可思議的一件事。如果不是父親病重,她此時並沒有做歸鄉的打算;假以時日,林森樑始必會慢慢地把她淡忘,甚至也會全然地把她忘記。

而在林森樑的思維裡,他依然沒有忘記這份純純的愛。對於夏明珠所犯的過錯並不在意,對於她的遭遇更是心生同情。在四年的大學生涯裡,他親眼目睹同居又分離的男女同學;他們並沒有傳統的貞操觀念,把性當成是一種必然的洩慾工具。一個處女身又能值幾文,一顆純潔的心靈才是他想追求的。夏明珠雖然失足,但並沒有沉淪;在他的心裡,依然是一個標準的賢妻良母。因而,他愛夏明珠的心始終沒有改變,只是夏明珠的思慮過於細密,處處替人設想,卻從不為自己打算。倘若今生得不到幸福,則遠超於當初的失貞,難道要孤零零地陪著母親過一生?這是她必須思考的問題……。

火旺叔的喪禮在簡單隆重又哀傷的氣氛下完成。夏明珠的淚水已流乾,沙啞的聲音、紅腫的雙眼,藍布衣裳萬里鞋,別在髮上的小白花,幾乎讓她成了一個老婆子;火旺嬸傷心的程度更不在話下。然而傷心歸傷心,日子總是要過的,田裡的農作物,待放牧的牛羊,該餵食的雞鴨,還有一欄好吃懶動的豬隻,這些日常生活的擔子,看似簡單卻蠻累人。幾年沒有上山下田的夏明珠,必須戴上箬笠、捲起褲管,接下火旺叔遺留下來的農耕工作。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