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意外的訪客

發布日期:
作者: 陳美玲。
點閱率:1,143
字型大小:

  小時候住家是一間土角厝,是阿爸和朋友合力做建造的土磚厝。將泥土拌成泥漿,加入稻穀殼攪和,經過踩踏攪拌後,將土漿填入框模,日曬乾燥的土磚就成了屋身的主角,一塊塊土磚仔仔細細的堆蓋,房屋的外牆刷上了黑泥灰,屋頂覆蓋上瓦片,屋身開著竹櫺的窗框,就成了冬暖夏涼遮風擋雨的土塊厝,一家大小就擠在這間由阿爸親手一塊一塊以土角堆蓋而成的屋子裡,交織成土角厝的生活點滴與記憶。
  在這間土角厝裡,我和三姊共用一個小房間,兩張躼跤床分別靠牆貼齊,中間靠窗擺上一張四方地圖桌,就成了讀書寫字睡覺的小天地。躼跤床是我為自己的小床所取的名字,所謂的床就是在四肢高高的柱腳中間鋪上床板,如此而已,床底下還可以擺放堆疊一甕甕的醃漬物品,也常是小貓睡覺及捕捉獵物的藏匿處。家位在田中央,左右鄰舍相聚甚遠,前來走動的鄰居鮮少,倒是常吸引許多不速之客造訪,這些入侵者倒也成就了生活中的經典傳奇。
  每天必會報到的客人,就是一隻隻膽大的田鼠。這些田鼠盤據屋外的甘蔗田,地廣蔗多造就出他一身豐美的身軀,他可是大白天也會大搖大擺地出沒,目中無人狂肆的在屋裡悠哉閒晃,開心時還會尖聲吱歌,偶然與貓四目相視,再來場鼠輩逃亡生死大作戰,這種戲碼天天上演,對於膽小的我而言這已是稀鬆平常的事,不足為這些鼠輩的造訪而大驚小怪牽腸掛肚。只是每到夜闌人靜之際,他們呼朋引伴的在屋椽上嬉鬧賽跑,吱吱喳喳的挑釁著屋角的貓兒,貓兒偶也會野性的咆嘯以對,這一來一往的吵雜對峙往往擾了我憨甜的美夢,但是,起身喝止又是大費周章之事,算了,隨他去吧,他們累了就會有歇息的時候。
  白日偶爾也會遇上浪漫的藝術工作者,獨行俠黃泥壺蜂常會租牆築巢,雌蜂會先飛到水源處吸水,再將水往乾的泥沙上吐,和出泥球後用兩隻前腳抱到他所選定的牆角落,接著四隻後腳站著,兩隻前腳抱著泥球施作,嘴巴更是沒停著,擔任塗抹修飾的裝潢工作,當然觸角也得當手來使用,需協助扶著泥球,才能建造出一個完美的圓型酒壺狀巢穴,有時還是雙拼的別墅,有時是二層樓穴,這些作品全是精雕細琢純手工打造,獨一無二的「藝術家」。泥壺蜂可是高效率的,一做完巢穴馬上產卵,產完卵後繼續工作,將一條又一條的肥美鮮綠的菜蟲,塞進土穴裡當小蜂未來的糧食,等到工作完畢之後,他會將穴口密封,然後對巢穴再次補強,一連串的藝術戲劇完美殺青。每當夏秋時節,屋前屋後裡裡外外的土牆上佈滿了壺穴裝置藝術品,蔚為奇觀呢!
  夏季的夜晚,我們總會將窗子打開,迎接涼爽的晚風,也迎接那提著小燈前來拜訪的小精靈,牠們成群在田野間飛舞,飛著飛著,織成了一條螢光大道,在淡淡的月色下與星月交輝。偶爾也會由窗飛進我的房間,駐足停留片刻,此時,常幻想自己是森林裡的魔法公主,邀請這飲露而棲,舞影而飛的精靈閃亮登場,為我上演一齣浪漫唯美的銀河月光故事,而這些翩翩飛舞的流螢,清一色全是雄螢,至於雌螢因缺少了雙翼,只在草叢林間靜閃著螢光,成為這場盛大歌舞劇的幻影背景。在盛夏的光年之中,無映雪亦無囊螢,我卻有著蛙鳴與飛螢,享受著夜涼如水,純賞滿屋的如夢實境,他們總在綿密的夢境中辭別,將閃爍的光芒演繹成幸福的時光,雖已遠離了數十載,卻仍烙印心間時時浮現。每年螢火蟲季節一開始,我的心中總是惦記起那一盞盞的螢光,明明滅滅,閃閃爍爍,閃著閃著把兒時歲月點亮了。
  秋季時節,屋前的水稻田總會有意外的訪客,愛冒險的毛蟹會從水圳小溝爬入水田,進行禾蔭大道漫行,再趁著黑夜風高時節悄悄的從屋邊牆角潛入,清晨時分總會被那ㄑ一ㄑ一ㄘㄨㄘㄨ的聲響喚醒,只見他搖動著深棕色的身軀,神氣地高舉他毛絨絨的大螯,腳上的剛毛也精神飽滿的招搖著,在躼跤床下有恃無恐的探索著,連在一旁監視著的貓兒卻也不敢輕舉妄動惹惱他,畢竟他身上的雙剪可是閃著銳利的刀光,連身為萬物之靈的我也對他敬畏三分,井水不敢犯了河水。床底下曬不到太陽,扎實烏黑發亮的泥土地十分沁涼,成了河蟹是夏日避暑的聖地,難怪常有入屋小憩的旅客,他們搖搖擺擺的來,卻輕輕悄悄的離開,未帶走任何一片清涼,只留下淡淡的蟹痕足跡,又繼續踏上前往大海的旅途。除了蟹友會從水田來拜訪之外,還曾有背上刻著「福」、「祿」、「壽」、「喜」等吉祥字的放生龜,也會從門前的河流悠然上岸觀光,有時棲息個一天,有的長達三五天才繼續啟程,看著龜大爺漫遊土角厝,別有一番樂趣。民間的信仰倒也十分矛盾,認為做功德有助於長壽,放生烏龜就肩負特殊的意義。因為烏龜本身長壽,認為放生就是解救了牠,不然可能面臨被殺的命運,而根據因果律,你買下烏龜將其放生,就會得到長壽的果報,也因此,門前的那條河流,在農藥尚未被氾濫使用時,總常見到烏龜在河邊的石頭上休養生息。只是背上刻著那些連他自己都不懂意義的字體,牠又如何傳送這些重要訊息給諸神佛呢?
  然而土角厝裡最驚悚的入侵者,非就這號角色莫屬了。在一個潮濕悶熱的雨天,我和姊姊睡得香甜,突然被窸窸窣窣的微弱聲響吵醒,隱約知悉又有不速之客造訪土角厝大閨房,但睡眼惺忪時也未能察覺來者是何方神聖,更遑論知悉來者的意圖是善?是惡?姊姊與我的床是兩兩相對,我瞥見姊姊倏地正襟危坐,面色青恂恂,渾身打顫說不出話來,抖著手直指向我的床底下,接著結結巴巴的吐出一個字--蛇。天啊!我旋即彈跳起坐,將身子退到床的最裡頭,可是這蛇兄雙眼炯炯有神直盯著我,黃褐色的身子還有花紋交錯,身體有明顯的黑色橫紋,橫紋兩端各有一白色斑點,昂首挺胸猛吐著那分岔的信子,迅速且頻繁的伸出舌頭,快速振動ㄘㄚㄘㄚ做響,彷彿要從空氣中搜索出獵物的氣味隱藏在何處?這模樣嚇得我魂不附體,牙齒不聽使喚ㄎㄚㄎㄚㄎㄚㄎㄚ,猛烈又快速的上下撞擊著,想閉眼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卻又怕牠趁闔眼之際趁機偷襲,驚慌失措的我忍不住放聲大哭,震耳的嚎啕聲成了救命咒語,牠,飛也似的滑行而逃,一溜煙消失的無影無蹤,莫非真的是被我淒厲的哭聲嚇逃了?
  至今,我仍不敢相信,草尾ㄚ蛇怕我的眼淚?草尾ㄚ蛇怕我的嚎啕聲?總之,牠從我的床底下一路蛇行到屋外,我和姐姐不知經過了多久才稍稍回了魂,癱軟著腳步下床去找阿爸,心有餘悸哽咽的向他訴說驚魂記,沒想到爸爸竟然氣定神閒地說:「免驚啦!黑係草尾ㄚ蛇,伊愛逗熱鬧啦!袂怎樣,人驚蛇,蛇愈驚人勒!」當初不以為然,如今回想起來,阿爸說的話不無道理,事實上,大多數的蛇看到人類的反應,大部分是趕快逃跑,盡量不與人類發生衝突。而阿爸口中說的草尾蛇性情溫和,在台灣被稱為「土地公蛇」,因為傳說花浪蛇是土地公女兒的化身,因此務農的人,如果遇見她也禮讓三分,絕不會將她捕捉擊死。對於蛇而言,極少主動攻擊人類,自食其力求生存,反倒是人類,捕蛇烹肉燉湯,取其身泡酒,割其膽製藥,究竟蛇類和人類相比,到底何者令人畏懼?又何者更為邪惡呢?
  土角厝靜靜佇立一甲子,歷經九二一大地震的考驗,牆面雖已斑駁,土磚雖被雨淋風蝕但仍屹立在那裡,牆面的壺穴早已灰飛煙滅不復存在,昔日攀爬覆蓋屋頂的綠蔭葡萄藤也只剩枯藤殘椏,螢火蟲更是退居更深的山林隱蔽處,不再為水田夜裡提燈巡守,倒是那溫和的草尾ㄚ蛇,偶爾仍會恬適的在田埂上享受日光浴。海天的夕陽落日依舊火紅,水田裡不時傳來與風清唱的水稻歌謠,灌溉的溝渠早已少了蝦兵蟹將的嬉戲,景色是否依舊?心裡總有說不上來的失落。土角厝,你懷念年幼時期的朋友嗎?少了意外的訪客,土角厝,你寂寞嗎?靜靜守候你的身旁,有我,你不孤單。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