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爸爸的味道

發布日期:
作者: 陳落遲。
點閱率:685
字型大小:

每回經過屏東車城,看見路邊攤商紅網袋內纍纍的洋蔥,總會不禁的停下車買一袋,不只洋蔥好吃,更因為這袋內裝滿爸爸的味道。
在我小時候,民國六十年代初期,台灣經濟剛要起飛,台南鄉下還是很原始封閉的農村,田地裡種植稻穀雜糧,自給自足,填飽肚子還過得去,但是如果要支應一個五口之家的生活,農忙之餘,就非得到外地工作不可。而屏東車城就是爸爸待最久也是離家最遠的地方,他在那兒當綁鐵板模工賺血汗錢,每回休假回家,總會掮著一大袋洋蔥回來,洋蔥鮮甜耐放,自然成為家裡常常烹煮的盤中佳餚,久而久之,我也就愛上了洋蔥。看見了洋蔥就想起了爸爸。
爸爸是一個嚴謹的人,不怒自威,媽媽常說他是個讀書人,只因家裡貧窮無法供他讀書,所以小學畢業,即使老師跑來家中勸說,還是不能讓他就讀初中,只能跟一般人一樣,早早下田幫忙農務。雖然爸爸不能繼續升學,卻已是村中極少數會讀書識字的人了,因此家裡不時有一些伯伯嬸嬸拿著書信來要爸爸代讀代寫。嚴謹加上博學多聞,在我小小的心靈,爸爸愈像老學究一樣高不可攀。也或許爸爸有失學的遺憾,他對我的學校教育就相當重視,甚至不顧家裡捉襟見肘,執意送我到學費昂貴的私中就學。
爸爸的嚴謹不只在於他的處事態度、外表威儀,對我的管教方式也是中規中矩,一絲不苟。有一年夏天,酷暑難耐,趁著媽媽不注意,我跑到村外的圳溝戲水沖涼,玩得正是興頭,渾然忘我,猛不防抬頭就撞見外地工作剛回來的爸爸兩眼正惡狠狠的瞪著我,也不管我裸身赤體,只穿一件三角內褲,就拎著我回家。回到家中,當然罰跪廳堂,訓斥一番,賞一大盤竹筍炒肉絲,不在話下。
嚴父慈母是當時候大多數家庭的寫照,我家也不例外,如果媽媽是和煦的暖陽,那麼爸爸就冰如銅像。對於爸爸,雖不至於敬鬼神而遠之,至少也是老鼠遇見貓,望而生畏。我就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
但有一事卻讓我銘感在心,真正瞭解到鐵漢也有真柔情,對爸爸的刻板印象大為改觀。那是在我國中二年級的時候,生了一場重病,整個人病懨懨,軟弱無力,控制不住肛門括約肌,屙了滿床穢物,臭氣沖天,非常難堪。當時,只覺無臉見人,羞愧要死,不期爸爸卻語氣和緩淡然的說「沒關係,這也不是你故意的,就生病沒辦法,每個人都可能這樣。」接著幫我更換衣物床單棉被,彷彿沒事。雖然事隔四十餘年,但這是我有生以來收到最暖心的安慰了。
又有一事,卻是在爸爸逝世之後才得知。那天,陪同媽媽到鎮上唯一一家生活百貨行添購日常用品,老闆和媽媽可以說是非常熟稔的老友了,閒話家常,談起了爸爸。
「你爸爸真是非常老實,非常古意!有一天下午來我店,也不明說來意,我還以為他只是單純來坐坐聊天,直到晚上沒客人,我要打烊了,才說明天小孩要開學,想先賒件學生制服。我說,哎喲,這種小事你要早點說,還在這裡守了老半天。你看,你看,你爸爸就是這樣子的人,教人懷念啊!」老闆娓娓的對著我說,從他口中我不僅更深切的認識爸爸,也彷彿感受到了那不輕易出口的疼愛。
細想自己,小時畏於父威,不敢親近;長大後求學工作,定居他鄉,承歡膝下的時間也不多,相對於對媽媽的瞭若指掌,我實在猜不透爸爸的內心世界。即便如此,父子天性,就像風箏線,有時緊有時鬆,但總脫離不了親情的牽繫,縱使天涯海角,我知道他總是默默在關心。
如今,雖然爸爸過世十六年了,但他黝黑佈滿紋理、乾燥粗糙如同旱田龜裂、一摳就怕要剝落的皮膚,還是會不時出現在我的腦海。那是長年累月在豔陽下揮汗打拚所造成的傷害,他卻從不以為意,每天照樣忙著農務、外地做工,努力守護這個家。現在我們都已成家立業,爸爸您可以放心了吧?
至於在車城買洋蔥,老婆早已習以為常,但她仍不免要調侃幾聲「每次都要重複爸爸的故事,我都會背了!」沒錯,不管是洋蔥炒蛋,還是蛋炒洋蔥,我就是要把爸爸的味道傳遞下去,雖然,那味道淡淡的,有點模糊……。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