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良藥

發布日期:
作者: 李寬宏。
點閱率:1,252
字型大小:

老闆的電話打了一遭又一遭,問了一圈同事居然都沒有和你相識的,也不知道這些天到底發生了什麼,只知道你許久沒來上班,辦公桌上堆積的東西都快成山。你總是希冀明天會過的更好,希望明天就忘了她,又希望永遠都忘不了她,你必須承認你放不下她,沒有人能有看上去那樣的豁達與樂觀,只是自欺欺人罷了,都只是自欺欺人罷了。你這麼想著,心裡卻如同地動山搖一般,一股龐大的孤獨感如同深夜裡靜謐的海水,將你的心包圍,泛起巨大的悲慟。你不動聲色,深諳處世之道,但是你騙過了所有人,又怎麼能夠騙過你自己呢?
  你看向醫生,醫生也在看著你,一雙眼睛似乎將你的內心看透。你厚厚盔甲下那脆弱的自己彷彿在這目光下無所遁形,你開始嚎啕大哭,整個房間在剎那間被你的哭聲填滿,幾年間壓抑的悲傷似乎被人開了閘,止不住的向外流淌。其實悲傷一直像是一條款款的溪流,從不間斷、從不停歇。
哭了好久你才停了下來,你忘記上次這麼肆無忌憚的哭泣是什麼時候了。你知道你天性就是愛哭的,你也常常在K面前哭的像個孩子。可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你拒絕了所有無意義的哭泣呢?你不記得了,只是在某一天起,你越來越像人們嘴裡的正常人。
  野草遍地都是,風輕輕吹過,卻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野貓無心踩過,夜晚天上總是會有漫天繁星,下雨的時候也一樣。人們經過,又離開。斷斷續續的水流聲充斥著房間,我不會再來,我不會再走。
  你最終決定了住院看看,至少這也是一種逃避生活的方式,至少身體在面對慘白的牆壁時,心靈還能飛到哥本哈根的廣場。這也沒有什麼,對吧。只是換了一個地方,又重新開始生活而已,對吧。
  對吧。對吧。
  你心裡這麼想,隨意的在紙上寫點什麼,就像是去下樓散步那樣稀鬆平常,然後把紙推給了醫生,你就離開了。走在醫院的長廊上,護士不小心撞了你一下,你看著她焦急的臉龐,沒有在意。掛號大廳裡的人絡繹不絕,在一個個窗口前面排起了長隊。他們都是因為有病才來的吧,你又轉念一想,在形形色色的人海裡,誰又能沒有病呢?又或許,得病的不是每個人吧。
  ****
  我從沒有想過會在這裡看見他,就像是回到了以前的生活。其實我從未跟自己的記憶和解,也從未跟自己和解。這十幾天,我都是面對著白牆生活,當陽光照進來的時候,我會下意識的閃躲。沒有人打擾,沒有人說話。
  我帶著我的情緒像月亮一樣爬上枝頭,卻從樹杈中間的縫隙裡看到他一個人默默的打開燈,然後沉沉的陷入我們曾一起睡過的床上。我們結束了,我甚至都不會再幻想我們會有將來了。
直到我再一次遇見了他。
  我該說些什麼呢?我空有滿腹的話語想要同他說出來,卻什麼也講不出來,你看著他,就如曾經一般,他看著你。如果功過真的能相抵的話,那麼為什麼再見面的時候,卻有千言萬語說不出口。
他怎麼會來醫院呢,你記得他最討厭的就是醫院。龍蛇雜處之地,還有每個臉上掛著事不關己的醫生。他總是體弱多病,卻從不會主動看醫生。他怎麼會住院?
  你在門外看著他,即使沒有看到正臉,你也能感受到就是他,是徹徹底底的他。在離開的每一個日夜裡,你翻來覆去的做著不同的夢,但都是和他經歷過的事情,似乎只有再次見到他才能解開你的心結。
  你在門外看著他,他依然沒變,只是感覺整個人少了點什麼東西,然而少了什麼,你自己也不知道,你們只是幾年未見,卻又恍如隔世,至於為什麼會在這裡遇見,為什麼會遇見,那些問題在此刻都不再重要,你只有一個目的:你要見他。
後悔嗎?在睡不著的夜裡總會想到他吧,你囿於你們的回憶之中無法自拔,任憑使用低端高端手段都不過是困獸之鬥。你大概是病了,你這麼想著。你一直有的,只是被他無微不至的照顧給蒙蔽,但它始終在你的身體裡潛藏,如同一個野獸正對著你虎視眈眈。
  當人們被囚禁在生活的牢籠裡,騎T-BiKe的人身上帶了一份給主任的報紙,送餐的外送員還掛念著在遠方工作的兒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事不關己的表情,在街道上麻木的踟躕徘徊著。
那天推門而走的時候,你內心的後悔驟然湧上了心頭,明明內心已經失望透頂,但還是對他還是留有希望。直到看到他之後,那份掩藏不住的洶湧作祟,你恨不得拋下一切衝上前去抱住他。
  陽光灑在他的身上,像是披上了一層聖潔的外衣,倒不如說他沐浴在光裡。似是周遭的景物都從他身邊昇華,像是世間萬物的集合,卻又像是獨一。你的嘴角不經意的上揚,那些後悔與不甘,在見到他的那一刻就已經煙消雲散,你好像釋然了許多,你好像更愛他了不少。
  可你不敢往前去抱住他,其實在你轉身之際,你多麼希望他能將你留下,卻又害怕他的挽留。當你在大街上漫無目的晃蕩的時候,當你在半夢半醒之間囈語的時候,腦海裡想到的還是他的臉,對吧,所以,你該怎麼忘記呢?
  是啊,你該怎麼做才能忘記呢?
你只記得當你出走之後,似乎星空都黯淡了下來,你漫無目的的走在街頭,像是西方小說中游蕩的孤魂。你踟躕在十字路口,不知要去向哪裡,不知要歸往何處。去找父母嗎?也許會說你一頓再把你送回原處,去找朋友嗎?好像也不太方便。你忽然理解了那句「人生何處知相似,應似飛鴻踏雪泥。」人生海海,自己竟像是一個斷了線的風箏,抑或人生的旅途本來就沒有終點,人們同我都在漫無目的地前進,茫茫然地經歷著沒有目的的旅站,最後再渾渾噩噩的死去。
  每個人都是一座孤島吧。我們窮極一生想要進入別人的心門,但試過所有辦法之後才發現,那僅僅是如同海市蜃樓一般的景象。那些真正埋藏在內心深處不願告訴別人的東西,是見不得天日的。
  一瞬之間,你內心所有的委屈煙消雲散,只剩下無限的愛慕與思念,你覺得你從未如此接近他,即便以前他睡在你旁邊也沒有,就像是命中注定一樣。你在這裡遇見了他,就注定了以後你們的故事仍是未完待續。就這麼默默地看著他吧,你想著,不要驚擾到他,也不要驚擾到時光,大抵他也不會再離開,你也不會突然的消失,那就慢慢地看看他吧,看看他眼中的風景如畫。
你有多久沒有好好看看他了,自從他工作開始忙碌起來,每天一回家就是無休止的爭吵,每次不了了之後就上床睡覺,等第二天醒來的時候,他又去上班了,你在等待著他的歸來,也等待著自己的離開。是這樣對嗎?你每天反覆的問自己,是這樣吧,你如此答道。
  他似是有感應一般地回過頭來,當你再次目睹那個日日夜夜都再思念的臉龐時,竟是久別重逢的大喜。淚水奪眶而出,所有積攢許久的委屈在剎那間全數潰堤。
他看到了你,欣喜若狂的情緒,即使相隔遙遠也依舊可以感受得到,你應該做點什麼,你想。但是你卻怎麼也動不了,任憑情緒蔓延到你的全身。看著他步向你。把你抱入懷裡,那久違的溫暖、熟悉的氣息,再一次地激發了你的全身,你的身體開始融化,靈魂也開始滾燙,你發出嗚嗚的哭聲,像是殉難者最後的哀鳴,抑或是求道者得道時的欣喜若狂。
  懸崖邊上冒出了芽,海面上升起了藍色煙花,野草不再鋪滿原野,空蕩的房間裡多了喘息的聲音。萬家燈火忽明忽滅,那不是天上的星星,那是為你而留,足以照亮歸途,回首別過的,有時候是陌生人,有時候是自己。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蜿蜒的河,無論我們是否與星空有約,都終將會遇見日落。最後就看著成對的海鷗飛舞吧。各自著。(下)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