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浯居吾述‧遇見西湖】西湖邊放鬆了心,也放空了自己

發布日期:
作者: 周志強。
點閱率:525
字型大小:

說自己是連滾帶爬的逃出了那座灰黃色調的小城一點也不為過,但我逃離的不是煙雨中那座與世無爭的廬山鎮,而是在面對未知時給自己佈下的恐懼。同樣是面對茫茫無知的前途,下一站是我心中富庶之地:杭州,似乎也就沒那麼恐懼了。但也許只是因為之前的過度驚嚇,早已讓我忘記了恐懼,一切只是恐懼的情緒戰勝了恐懼本身!幾天折騰下來,老毛病因此發作了起來,一整個晚上咳個不停,躺在吊床上的我一夜輾轉難眠。好在我所在的這一個區間裡,登車時只有我一個人,其他五張床都是空著,所以不至於吵到他人。只是不曉得後續其他車站,會不會有人陸續上車來?
看著車頂上黯淡的黃色小燈泡,眼神飄向車窗的位置。燈光照射著牆邊的餐桌和小鐵板凳,小小黑影讓車子牆面像極了一張黑白照片、顯得發黃而陳舊。這種氣氛讓人彷彿回到更早之前的年代,而腦海裡浮現的火車應該是車頭頂端冒著白煙的蒸汽火車。此時列車突然發出汽笛聲,我嚇了一跳!驚魂未定時旁邊另一列車急速的滑過,原本嘎噠、嘎噠的聲音在兩輛列車交會的時候也變了聲調。車窗外忽暗忽明的光影,是那一列火車窗戶照射出來的光線。無法入眠的我只好下床走到開水機取水之後,坐回走道邊桌子旁的小鐵板凳上。我將手中的水杯放到桌子上,走到床邊從行李中翻出了預備的感冒藥,吞了一顆藥丸入口。因為像無頭蒼蠅般的只想趕快逃離廬山鎮,當時並沒心思吃頓晚餐才上車,卻沒料到上車至今沒有任何餐車經過,所以只能聽任飢餓的腸子在肚子裡搗鼓。就這麼上上下下不知幾回,像似一直醒著又好像睡著了幾次。
醒醒睡睡之間遇上了列車長經過查房,告訴我可以將小張的車票插在門口我床位外的小夾格上,列車抵達達目的之前會過來喚醒我,讓我有足夠的時間做準備。這時我才發現為何買票時總會有一大一小的車票,出站時小車票會被收走。我向他詢問了是否會有餐車經過,結果令人大失所望。於是我只能強忍著飢餓感,想辦法盡快入眠。
清晨五點三十分左右醒了過來、索性不睡了,雖然還有一個半小時才會到杭州,但想想乾脆到了杭州找家乾淨的酒店再來補眠。我倚靠著窗子看著外面的風景,六月的江南清晨還帶點霧氣,晨靄慵懶地漫佈在路邊的林間,就像初春時的金門。穿過稀疏的行道樹,遠方是一塊塊方形的農田,一些是黃澄澄的油菜花田、一些則是新綠色不知名的農稼。田的中間不時出現孤獨佇立的青瓦白牆的獨棟屋子,農田的四周則是縱橫的水道,就像求學時書中所描述水鄉澤國的江南風景。
不知道過了多久農家的景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則是二、三層樓高的建築物,但仍然有不少青瓦白牆的屋子躲在當中,但畫風漸漸發生變化了。終於餐車在本列車廂的盡頭出現了!我內心止不住的歡呼。一口氣點了四個「二兩肉包」、一瓶豆漿,和一杯咖啡。等到服務員將咖啡泡好,拉著餐車一離步,我迫不及待地端起了咖啡深深的吸上一口香氣,醒腦之後我便開始享用這兩天以來最「正常」的食物。肉包子當然得搭配豆漿吃,至於咖啡則是飯後一杯,悠閒地看看風景、等待目的地的到來時享用的。
根據我的地圖集顯示,這列火車一路上會經過幾個地理課本上曾經讀過的重要都市:江西省會南昌、鷹廈鐵路的鷹潭,然後列車會經過以火腿聞名於世的金華,並且北上往我的目的地-杭州去。只不過一路上都是黑夜,加上舟車勞頓與驚嚇不已的結果,火車在這些車站停靠時,這些地名好似就沒出現過我的耳邊。終於火車在清晨七點時抵達了杭州近郊的杭州東站,我拖著略帶疲憊的身軀走下了列車,在出火車站之前先到販賣處買了張杭州地圖先約略看了一下,想想除了西湖好像也沒一處地名曾經出現在我的人生的過往歲月。於是出了車站我攔了輛出租車(計程車),我問了開車的師傅西湖附近哪裡有比較便宜又乾淨的酒店。開車的師傅是一位年紀與我相仿的年輕人,裂嘴微笑地對我說:「少年宮附近有家省旅局辦的招待所,叫作『友誼宮賓館』。那裡還不錯,出門走個兩三分鐘就到西湖旁了!」
「好!那就麻煩你送我去那兒,謝謝。」我說。
「老闆,您是來旅遊的?」師傅問我。
「是啊!杭州哪些地方值得去走走看看?」我問他說。
「您要玩幾天呢?」他反問我說。
「就三天而已。」我說。
「那您可以考慮就在西湖附近的景點逛逛就足夠了!再遠一點會花掉您不少時間。如果時間夠的話您再去龍井、宋城、錢塘等,選一處去逛逛,我特別推薦您可以去宋城逛逛。」他說。
「宋城?是宋代留下來的嗎?」我問他。
「是模仿宋代建設的,還蠻像一回事的。」他說。
「哦!我看看我時間安排如何,再做打算!謝謝您。」我說。
「那西湖有哪些景點一定要去看看的?」我再問他說。
「那可多了!西湖十景肯定不能錯過的,加上附近濟公佛陀修行的靈隱寺、省博物館等,就足夠你玩上兩、三天了!就算您是走馬看花,至少得耗上您兩天的時間。我看您手上不是買了張地圖嗎?上面都會有詳細的說明,您是第一次來杭州吧!也只有兩、三天的行程,西湖旁的景點就足夠您遊玩了!」師傅侃侃而談。
「師傅,您是本地人吧?」我看他對於杭州的認同感,猜他應當是當地人。
「是啊!我們已經好幾代人住杭州了,我家就在蕭山那附近,在杭州的東南邊,要過了錢塘江才到,現在我住杭州發展機會。那您是哪來的?」他大方地介紹了自己。
「廈門,本島的。」我說(我在大陸旅遊的這段時間都自稱為「廈門人」,至少口音不會被拆穿。)
「哦!是閩南一帶的,難怪您的口音那麼不同。我算是第一次載到閩南人。」他開心地說。
「我一直很嚮往杭州,古代人說『上有天堂,下有蘇杭。』所以今天特地來到這裡走走。」我說。
我們倆聊著聊著就抵達了目的地,付完車資準備下車前,師傅跟我說:「您得到後面那一棟,那裡房價便宜多了。前面的『友誼宮賓館』是給外賓住的,房價都是五、六百塊起跳。西湖這附近的酒店價格至少都是五百元以上,跟您介紹的是後面那一棟省旅遊局辦的招待所,標間也就兩、三百。」他熱心地告訴了我省錢的方式。
「謝謝您了,師傅!再見囉!」我真心感謝地跟他揮揮手道謝,之後就往他所說的方向走去。
不過百來公尺的距離我就找到師傅推薦的招待所,環境看起來確實很整潔而清幽,不像是真正的旅館,更像是私人會館。空蕩而寬大的廣場(停車場),我猜因為現在是非假日時段,所以住客不多。廣場旁邊則是一大棟兩層樓高的方形建築,有點像新蓋的學生宿舍。入口處的右側也有一棟相似的樓房,我看到門口上的招牌上寫著「杭州友誼宮賓館分部」,於是我就往裡面走進去。進了大門果然是接待大廳,於是我走向服務台處辦理住宿。接待大廳寬廣但不是很明亮,櫃台雖然簡單,但也容納得下三、四個辦理窗口。
「先生,您是要辦理住宿嗎?」櫃台年輕的女服務員說。
「是的!」我說。
「有事先訂房嗎?」她說。
「沒有,現在已空房可住嗎?我要一間標準房,要住三個晚。」我說。
「有的!麻煩您證件,我登記一下。」她客氣地對我說。
我拿出了護照和台胞證交給她,她看過證件後,抬頭看了我一眼說:「您等下。」說完就回頭往後方的辦公室走進去,不到一分鐘又走出來,然後對我說:「需要加訂早餐嗎?」
「不用早餐,謝謝。」我客氣的說。
聽我說完後,她說:「您稍待。」接著她低頭填寫著資料,又到後方影印機複印了我的證件,然後對著我說:「總共費用是六百九十元,每日住宿費用是二百三十元;另外得交五百元押金,退房時五百元會還給您,所以總是一千一百九十元。」她低頭看了一下計算機上的數字後抬頭望著我。
「妳等一下。」回答完後,我蹲下身子把手伸進背包裡,在背包的最深處掏出了布製的暗袋,從裡面掏出了事先在武漢的銀行兌換的兩千元人民幣,算了一千兩百元給對方。當年到大陸時,除了會準備一些人民幣,必須準備一些美金。因為當時兩岸的貨幣並不互通,台灣的銀行只能兌換美金,台灣換到的人民幣都是地下兌換的,大多數是跟旅行社購買。所以身上必定得帶些帶美金或是旅行支票,到了大陸才能到當地銀行兌換成人民幣。於是每到一個大城市,我都得到銀行換些人民幣出來。
她點了點鈔票後,小心翼翼的打開櫃台下的抽屜放入紙鈔後,拿了張十元面額的紙鈔給我後遞給我房間的鑰匙,接著跟我說:「么么二號房,走出門後對面樓的大門進去後,樓梯旁的牆上就可以看到指示標誌。」
「好的!謝謝。」我接過鑰匙後蹲下身子把裝錢的暗袋並放入背包中,拉緊背包束口及扣上扣環,手上拿著鑰匙轉身往外走去,直接往目標走去。到了住宿大樓裡,先找到住宿的房間,進房後卸下肩上沉重的行囊。環顧了一下房間,兩張大床看起來乾淨而舒適,頓時鬆了一口氣。於是決定先好好洗個舒服的熱水澡,讓自己全身放鬆下來後,再來做打算。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