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縣長陳玉堂上校軍旅生涯補記

發布日期:
作者: 鄭瑞堅。
點閱率:411
字型大小:

前言
民國一一二年元月,金門報導文學作家楊樹清先生,贈送筆者一本珍貴的傳記《我的一生(My Life)--陳玉堂先生百歲祝壽文集》,研讀之後,發現其「軍旅生涯」這部分的自述內容,未記錄年代,致時空背景較難判定,為了讓鄉親瞭解其服役期間的學經歷,特蒐整相關史料,並加以比對印證,建構一個比較清楚的輪廓,以利後人研究時,可以作為參考。另外,民國一一三年元月十三日上午,由宗叔鄭藩海老師的引薦,前往金湖鎮湖前村,拜訪陳玉堂縣長的宗侄陳育雨老師,就陳氏家族的歷史淵源等問題做進一步的研討,俾能完成此篇紀實。
憶述求學時代
陳玉堂先生在書的「自序」寫「金門是我的出生地」,也就是民國元年在金門湖前村出世,其童年是處在「兵荒馬亂」的年代,自述「有僑匯接濟,所以過得很平安。」《新加坡金門會館》(www.kimmui.com)的〈金門先賢錄〉,記載:「陳芳歲,金門湖前村人,創辦金門滄湖學校。民國十年四月十二日,陳芳歲、陳芳窗兄弟在《新國民日報》上刊登〈籌辦金門滄湖堡滄湖學校募捐緣起〉,為創辦滄湖學校籌款。」陳玉堂憶說:「滄湖第一小學成立時,我正是入學年齡,接受新學制教育,因此不致受惡習的影響,努力讀書。」可見,他是滄湖第一小學第一屆的學生。
小學畢業之後,到廈門就學,陳玉堂述說:「前往集美村升學,我考上師範學校就讀,因北伐軍入關,左派學生鬧學潮,學校被迫停課,我只得轉往鼓浪嶼英(國)人創辦的英華書院。」查國民革命軍的北伐大業,於民國十五年七月九日在廣州誓師,民國十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完成,就小學學年的推算,民國十五六年讀初中尚屬合理。
《維基百科》(zh.m.wikipedia.org)記載:「一九二八(民國十七)年十月十日,省立廣西大學正式創辦,校址選定於梧州蝴蝶山,馬君武(廣西桂林人)為首任校長,因當時省內高中畢業生較少,故開設三年制預科,招收初中畢業生和高中一年級學生。」陳玉堂敘說:「因慕馬君武大名,前往梧州的廣西大學就讀。……選讀林科。」嗣後,因林學系主任葉道淵(福建安溪人)認為「學農在此時不合潮流」,並在其協助下,由李宗仁(廣西桂林人,廣西陸軍速成學堂)與白崇禧(廣西桂林人,保定軍校第三期)舉薦,前往日本就讀軍事學校。
就讀日本軍校
陳玉堂記道:「我先入(東京)成城學校學日文,順利入(日本陸軍)士官學校,接受嚴格訓練。」依據山西籍國大代表郭榮生所校補的《日本陸軍士官學校中華民國留學生名簿》,日本昭和十一(民國二十五)年六月調查,陳玉堂是第二十九期學生(全期計二十四名),該書記錄:「姓名:陳玉堂、年齡:二十三歲、籍貫:福建、兵科:野砲兵、出身學校:廣西大學肄業、成城學校。」
所謂「成城學校」,《百度百科》(baike.baidu.hk)的解釋:「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的預備學校,即陸軍預備科。學生多為中國前往日本投考軍事學校的青年,所學以軍事為主,期限五年。另設有專攻文科的兩年半速成班,畢業後升送陸軍士官學校。」就實況推斷,陳玉堂是速成班的。至於士官學校的學制,《維基百科》(zh.m.wikipedia.org)記載:「中國留學生在陸軍士官學校就讀留學生班,學制一年,單獨開班授課。」因訓期只有一年,陳玉堂言及:「時間過得很快,轉眼畢業了。」
返國任職概述
畢業之時,正值民國二十六年七七抗戰爆發,陳玉堂於是年八月十三日中日「淞滬會戰」的前夕,回到南京,然後經武漢至廣西。廣西大學校長馬君武特別介紹至廣西綏靖公署任職,依馬全忠所著《中華民國百年紀事》的記述:「民國二十五年七月十三日,國民政府派李宗仁為廣西綏靖(公署)主任。」對日抗戰後,由夏威將軍(廣西容縣人,保定軍校第三期)接任。陳玉堂回憶道:「由夏威將軍面試,派往南寧軍訓總隊,擔任上尉兵器教官,後又被派往砲校校官班受訓,結業後留校擔任少校射擊及日文教官。」此時,陸軍砲兵學校本在廣西鹿寨,民國二十八年元月遷往貴州都勻。當年,陸軍砲兵學校奉命代訓中央陸軍軍官學校第十六期砲兵科學生,成立學生總隊時,計轄三個大隊,陳玉堂擔任第七隊隊長。民國三十年,陳玉堂中校與葉秀鶴小姐(福建安溪人)(葉道淵系主任的姪女)在貴州都勻結婚。
之後,陳玉堂調第二補訓總處(駐地:重慶綦江)(等於一個預備軍)擔任第二課中校課長。民國三十年十二月底,第二補訓總處改編為第六十六軍,民國三十一年四月,開赴緬甸參加第一次遠征。陳玉堂提到:「我因報考陸軍大學,不必前往,而往重慶總部辦公室準備功課。……幸蒙錄取,在學兩年半。」進入陸軍大學(校址:重慶山洞)正則班第十八期深造的期程,《維基百科》(zh.m.wikipedia.org)紀錄:「民國三十年三月入學;民國三十二年年底畢業。」訪談陳育雨老師時,稱金防部第五任司令官王多年中將(遼寧鳳城人,中央軍校第十期)(任期:民國五十年九月一日至五十四年三月十五日)是陳玉堂的陸大同期同學。
民國三十一年七月二十三日,胡宗南中將(浙江孝豐人,黃埔軍校第一期)調任第八戰區(轄綏遠、寧夏、甘肅、青海及陝西之一部)副司令長官兼第三十四集團軍總司令。陳玉堂陸大畢業後,先任戰區第二科副科長,而後調三十四集團軍第二科科長,研判陳玉堂此時已晉升上校。
民國三十四年八月十四日,日本昭和天皇發表《終戰詔書》,宣布接受無條件投降。抗日戰爭勝利後,陳玉堂說到:「我軍奉派接收山西,被閻錫山(山西五臺人,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六期)拒絕,改往(河北)石家莊接收日軍支援華北作戰的後勤總部。我因曾留學日本被派任接收指揮官。」當國民政府正忙於部署受降事宜及規劃人民生計之時,中共卻加速搶佔要點,到了是年秋,中共發起叛亂,且戰事日益擴大,國軍開始實施戡亂作戰。
返鄉途經臺灣
到了民國三十六年,陳玉堂申請返鄉探親獲准,因交通工具之因素,規劃經由臺灣再回金門,他提及:
我奉准返金門探望離別二十多年的慈親,因無機船位可由上海通福建,改由臺灣轉往,不得已由我獨自先到臺灣探路。一到臺灣即被保安(司令)部副司令鈕(先銘)將軍(江西九江人)安排在該部擔任情報處副處長,為銜接軍職,我自然接受。從此不再像過去在大陸隨軍到處遷徙。
依據「民國歷史文化學社」所編輯的《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沿革史》,略為:「民國三十四年八月設立『臺灣警備總司令部』,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十日改為『臺灣全省警備司令部』,民國三十八年二月一日成為『臺灣省警備總司令部』。同年八月底,奉命將警備總司令部原有人員分別撥編,而成立『東南軍政長官公署』,及『臺灣省保安司令部』,並以保安司令部專司全省治安工作。」基此,判斷陳玉堂記憶有誤,因民國三十六年是「臺灣全省警備司令部」,並非「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再者,「臺灣全省警備司令部」有「情報處」的編制,而「臺灣省保安司令部」的編裝表並無此單位。
陳玉堂敘及「副司令鈕先銘將軍」一節,經查《臺灣省保安司令部沿革史》的分析:「鈕先銘(少將)學歷:日本陸軍士官學校第二十二期(工科),先任臺灣全省警備司令部參謀長(就職: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十日),再接副司令(就職:民國三十六年七月一日;離職:民國三十八年三月一日)。」據此,研判陳玉堂是民國三十六年七月以後才來到臺灣。另外,該書記錄其直屬長官情報處處長是:「姚虎臣(少將),就職:民國三十六年五月十日;離職:民國三十八年三月一日。」
任職「臺灣全省警備司令部」期間,陳玉堂表示:「我日後又先後到動員幹訓班及參謀學校受訓,司令部在臺中成立中部指揮所,奉令擔任參謀長。」接著,陳玉堂又自記:「重慶未陷入共軍手中,於是政府派陳誠(浙江青田人,保定軍校第八期)在臺成立東南(軍政)長官公署,保安司令部裁併,我擔任監察官。及至國軍撤退來臺,長官部即併入國防部,由我擔任物資司科長。」這一段話必須先釐清「東南軍政長官公署」與「臺灣省保安司令部」兩個單位的歷史背景,才不會產生時間倒置。

(上)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