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社會大學論文雜記】主靈的呼喚

發布日期:
作者: 許翼銘。
點閱率:438
字型大小:

醫專畢業,原欲在台灣發展。所以我的如意算盤是考上預官當義務役,昔日,軍醫之路曾猶如平坦之途,然自我所屬之這一屆開始,預官考試卻莫名添加了智力測驗,即從我們46年次的這一屆算起。當初,未有參考書籍,對智力測驗的試題亦一無所知,難以有所準備。在我所就讀之學校,我這科系約三十幾位同學,女性則得免役,只有我們踏上了預官考試的征途。然而,放榜後傳來的消息讓我震驚不已,據同學說,我們這一屆僅有五位同學錄取,而我竟是其中之一。
然而,謀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心中始終難以相信。因為在科系內成績的排名中,我乃是當屆之末位,再三查證後,得知所謂的五人僅為智力成績及格者,即智力達到100分以上者,而在筆試方面,卻是全軍覆沒。而在我這一屆之前,軍醫之途只需避免有一科考取零分,其預官考試是有倒扣分數的,即可踏上軍醫之路。然而,自我46年次以後,考取軍醫卻成了一年易考、一年難考的輪迴。據聞,47年次的同學們幸運地全數錄取,而48年次的同窗卻再度面臨考試之艱辛。於是,我不禁思索,或許祖先們早已為我設下局,欲以此試煉逼使我歸鄉照顧他們。傳承著祖先的智慧,我推測他們意欲藉此局勢,牽引我回鄉,以履行對家族的承擔。在這擁有著複雜歷史的軍醫之路上,命運的交錯與詭譎,彷彿是祖先們的默契舞弄,使我陷入思辯與猜測之中。聽從祖先絕沒錯,回家吧!
在畢業之際,命途的繁複曲折讓我收到了兵單的通知,不禁讓我感慨萬分。戶政機關的門外,時光彷彿凝結,等待著我面對這個未知的旅程。
手中握著來自台中的戶政機關的兵單通知,我自己榮居金門籍,一片未知的故鄉等待著我的腳步。正當我思索未來的歷程時,一位聰明伶俐的辦事員走進我的生命中,成為這段時光中不可或缺的一筆。
她的聲音悠然而至,彷彿古老的箏弦在耳畔縈繞。辦事員溫和的目光中閃爍著智慧,她如同命運的指引者,提供我一條回歸故土的曙光。當我表明心願將戶口遷回金門,她的反應迅速而果斷,彷彿早已預知我此刻的內心。
「你是否兵單來了,不想當兵,要將戶口遷回金門?」她的聲音充滿了理解和同情,彷彿是一位明理的導航者,引領我走向未知的航程。我回應著肯定,她的臉上浮現出一抹微笑,彷彿是替我解開心頭的疑慮。
「那兵單你給我,我馬上將你的戶口遷出讓你回金門。」她的語氣堅定而熱忱,宛如一位護法菩薩,保護著我這個即將踏上回鄉之路的旅人。我遞交兵單,感受著那份溫暖和仁慈,彷彿是在回應祖先的召喚。
在這位聰明伶俐的好公務員的協助下,我即將啟程回歸金門,回到祖先的庇蔭下。她的反應靈敏、智慧超越凡俗,猶如一朵智慧之花,在瞬間綻放。我心懷感激,對她的幫助心懷敬意,這位公務員成為我回鄉路上一段美好的插曲,讓我深刻體會到生命中那些突如其來的指引,往往帶著某種神秘的力量。
在遙遠的66年6月底,我搭乘計程車穿越中央公路,即今日耳熟能詳的伯玉路。當時,前方交通管制,好奇心促使我向司機大哥詢問,原來是一位重要的軍事將領-胡璉將軍,其骨灰當日移往金門而來,奔赴永恆的安息之所。那時我心中默想,與胡將軍同日抵達金門,實屬榮耀,雖我登渡於登陸艇,而他老者則載翔於飛機之上。我回鄉是學業畢業,然而,他老人家則是人生畢業,回到故土。胡將軍的骨灰,海葬於莒光樓前的海濱,但他的紀念碑亭卻在67年方始建成,留下永恆的印記。返鄉後,家族的墳墓猶如散落星辰,十七座點綴著金城鎮的大地上。每年祭祖之際,我恪守著不曾缺席,有時長輩難於分身,則由我擔綱,然而歲月流轉,我結婚生子,掃墓漸成遠足的行程,墓地數量愈來愈減,當中安和新村的兩座墓地,竟被冷酷的法人集團登記,變為停車場,轉瞬間,靈魂悠悠,樹葬之境。更有一處墓地,登記於「柱內」的長者,卻因其敗家子的貪婪出售,其子更以此獲利與他人簽下一艘船,從事投機的冒險事業。然而命運轉折,船遭遇厄運,觸礁而沉,敗家子面臨淒涼的結局。如此,我的祖先顯露出超越時空的靈性,預言著不肖之子必將受到天譴,「不是不報,只是時機未到」,哀哉!哀哉。
韜光養晦蓄勢待發
由於金門的職場出路狹隘,我未能即時謀得一職,轉而投身家族企業。期間,曾於縣政府登記求職,終於某日接到面試通知,那工作名稱「仁愛隊」,其名令人聯想到醫療的名稱。然而,詳問工作內容後得知,其實是一份修橋補路的勞力工作,亦即花崗石廠的前身。其後,更名為「金門道路養護工程處」。我深知不能辜負國家的培育,然心中堅持著專業的理想,因此謝絕了這份職位。
於是,我再度站在人生的叉路,眼睨著財富如影隨形而過。假若當年踏入那職業,憑藉我那不懈的努力和對工作的熱誠,或許如今早已是建設業的巨頭。然而,人生的抉擇猶如飛鳥的軌跡,雖無法改變過去,卻能在當下展翅高飛,迎向未來的未知天際。
潛龍初醒
等待是能量的累積或是生命的空轉,端看個人修為,我的祖先既然「扣」我回來,就必然有所安排,我終於在67年報名尚義醫院(俗稱53院),它可是首次對外招聘放射科聘員,其實我讀的科系是可考放射師及檢驗師,我班上的同學大都有兩張執照,但我是功課差的,只考到放射師的執照,放射科有分放射醫師,我是屬放射技術人員,現在叫醫事放射師,還有放射士(但現在應該絕版了),放射科又細分為三組,放射核醫組、放射治療組及放射診斷組,我考的是放射診斷組的執照,由於科技的進步現在的放射科也有不帶放射性的儀器,如今更改為影像醫學科。
我認為軍方醫院很符合我的期待,因那時代軍方比衛生院強,我覺得軍方的人才多、病人多,可一展我的專長,而那次的考試沒考專長,而是考智力測驗,這下我又矇了,但我有考預官智力測驗的經驗,又有祖先的護體,我心裏很踏實的應考,及格分數也是100分,我考了110分,就錄取了,因該科報考人數只有我一個,但後來有點後悔,因到衛生院是公務員,金門的女生大都要嫁給公務員,當時的公務員娶老婆聘金可優惠10萬元。
終於在7月1日成為上班族了,但書到用時方恨少,醫院的放射官是「師仔工」功夫在我之下,在那時代沒有Google可查,也沒有同儕可問,只好心虛的摸索,還好那一套儀器有附一本英文版的攝影技術書,但不要以為我英文很「博」我只是按圖擺pose而已,我在服務期間,台灣「三供處」的技術士官長會定期來保養維修,有次他告訴我,自從我到醫院負責儀器操作後,他們就很少出差到金門,我問為何?士官長說:因你的操作得當,害他們不能常來金門摸魚,其實道理很簡單,那個時代的片子跟洗照片一樣是用藥水洗出的,只是照片是由一般的光顯相的,而放射科的片子是由X光照的,而藥水在25度C洗出的片子是最清晰的,在18度C下藥水的作用就下降,阿兵哥為了達到相同的清晰度,就提高X光kVp,所以機器承受高壓的條件就容易故障,而我的做法是將藥水用電湯匙加熱,尤其是在冬天藥水有時會結一層薄冰,不加熱洗出的片子根本是霧裡看花,那時醫院是禁止用電器用品的,所以電湯匙要自掏腰包買,且是偷偷摸摸的用,尚義醫院當時的X光機,是美軍打韓戰後留給我國的,它的裝備除了主機一台及三組每組四套共12箱的附件,就是說如果打仗空投下來丟掉幾箱也不會影響正常運作,所以我很佩服老美是玩真的。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