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時不我予,只好來了

發布日期:
作者: 林慈惠。
點閱率:1,433
字型大小:

真想不到,現在只要把必需的物品裝進乾淨的紙箱,你甚至還可以指定哪一面必須朝上,然後拿到便利商店,交給鴣鷓鳥,兩天後,毋論是天涯海角,他負責幫你送到。你既不用頂著太陽撐著陽傘,也不用背著大包小包的行李閒晃,如果因為寄送而造成的損失鴣鷓鳥甚至以補償。

這樣便捷迅速的服務起碼讓我覺得我不是在流浪。

尤其是,幾次下來,金門鴣鷓鳥的宅配工程師都已經認識我了,因為寄件、收件者相同的情況,他說:「妳是我遇到的頭一個。」有時候為了讓我簽收一箱行李甚至跑了好幾趟:「因為收件者必須在這裡簽名」,他比劃著簽收五聯單的右下角,這是公司規定。

在我原生居住的城市裡,譬如開車,不管燈號,有些居高位的人甚至可以把座車直接開到飛機腳下,只要有機會搶在別人前頭,就絕不禮讓,哪裡管它交通規則的優先次序。

我曾經對此現象非常失望,因為天下烏鴉一般黑,有例外嗎?

有,在我認識鴣鷓先生以後。他就像一支穩穩的行板,毋需使用節拍器,但拍子永遠離不了譜,只要我聽見不間斷的倒車聲,就知道他來了。原來他說,不能因為自己停車方便給人家擋到路吧!

真的是個十分憨厚的金門人。

我記得有部片是敘述某家快遞公司的業務工程師流落荒島好幾年,但他仍在數年後將當時身邊的貨物、郵件送到收件人的手中,認識他以後,我覺得他也很有那種使命感。

於是,對於鴣鷓鳥,我是一種全然的信任,雖然,我還是付錢的,呵!

不過,在台北的自己寄東西給在金門的自己,最後我竟然只能這樣處理自己感情,覺得自己真是無能,偏偏對一個好奇的陌生人又什麼都不好講,於是我跟他說:「時不我予,只好來了。」他似懂非懂的,離去前給了我一個好婉轉的微笑。

我已經習慣,在我們之間、和別人類似話題的談話都只能是一連串驚嘆號和感嘆句的對答。我只能以一種「感情間的事,真的很難講,只好:::算了吧!」的滿不在乎來掩飾我碗大的傷口,對於我「滿不在乎」之後的悲哀、強自壓抑的焦灼,聽的人究竟能不能了解?我沒有期待。

因為這整件事情我本來就是迫於無奈。

雖然這碗大的傷口永遠不會好,但我能確定時間可以讓這傷不再反覆的疼痛。

風雪叩門之際,我把和他滿紙謊言的愛情賣掉,然後離開。因為我眼見那些遙不可及的當初,那些刻意對我的輕慢、疏忽以及傷害的記憶,排山倒海而來,如果我還不離開,我想,某座新墳將以我為名,佇立在他每天必經之路,我得眼見他們恩愛,如果我不離開。

然而我們卻從來沒有真正的分手。

到後來我不斷懷疑,這究竟是不是因為我還太年輕、太激情,只為了一味寄託過於熱烈的情感,而盲目浪費自己的感覺?因為我的每一顧盼之間都流露著悔意與乞求意味,而他只作的不識。

直到我真的走了,他彷彿這才發現我不會再來的事實。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