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流鶯曲

發布日期:
作者: 黃淑惠。
點閱率:1,716
字型大小: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冷風挾著細雨,空曠的墓園陰森森的,如蓮疲憊的站起來,拭去臉頰上的淚痕,喃喃的說:「爸爸,我走了,幫助我堅強起來!」

六年前,洪金發去世前,躺在床上,握著女兒的手,微弱的呻吟:「爸爸熬不過去了,好好照顧媽媽和弟妹,苦了妳了!」

那年如蓮才十八歲,剛考上醫學院,雖然爸爸開計程車,生活並不寬裕,但是只要自己好好把學業完成,將來掛牌行醫,還怕環境不能改善?

誰知偏偏老天作弄人,洪金發竟得了腸癌,從發現到去世,前後不過幾個月,全家的重擔落在如蓮的身上。

葬了父親,如蓮和唸高中的弟弟如義商量了一下,姐姐想輟學做事,供弟妹求學,如義堅持不肯。

「姐!妳從女中畢業是全校最優秀的學生,又考上了第一志願,千萬不要放棄,我可以打工,妳先唸書,以後有機會我還是可以再唸!」

「不!如義,你是家裡唯一的男孩,爸媽的全部希望都在你身上,我不能讓爸爸死不瞑目,還是我做事你唸書!」

如義的功課也是一流的,窮人家的孩子似乎特別懂事,都知道自己力求上進,洪太太望著這一對乖巧的兒女,心中不禁一陣辛酸。

「都不准輟學,媽已經找到工作了,幫幾家有錢人洗衣服,爸爸去世時也還留下了一點錢,這一學期的學費夠繳了,不過開學後你們要自己找課餘的時間賺下學期的學費!」

就這麼講定了,如蓮進了聞名全國的醫學院,一開學就到處兼家教,如義也在工廠找到了臨時工的差事,最小的如梅才唸國中,也知道每天放學後在家裡編織一些藝品賺外快,一家人同心合力,日子也就熬過去了!

時間過得很快,一轉眼如義也考大學了,放榜時,姐姐興奮的翻著報紙。

「媽,如義考取了,第一志願!」

洪太太安慰的拍拍如義,「等你大學畢業。服完兵役,我們就可以過好日子了!」

那年暑假,如義夜以繼日的加班,只想多賺一點錢,一方面籌學費,一方面也讓媽媽手頭上寬裕一點。

如蓮也利用暑假的時間,到一家工廠工讀,每天站十幾個小時,手不停的把機器打出成的成品一件件包裝起來,下了班再去趕家教,醫學院的學費實在太貴了,一開學雜七雜八的總要上萬的費用,整個暑假的全部收入也不夠,好在還有獎學金可拿,勉強可以應付過去了!

八月中旬,有一天如蓮工廠下了班,隨便在廠裡吃了晚飯,就先趕到學生家去教課,十點多鐘,才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家。

「媽!我回來了,如義?如梅?」

家裡空無一人,都到那裡去了?

如蓮突然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媽病了?如義或如梅出了什麼事?

飯桌上放著一張紙條││

「姐:哥哥的腿被機器輾斷了,我們先到蔡大夫醫院去,媽說妳回來後就來醫院」。

趕到醫院,一眼就看到滿臉憔悴的媽媽,眼睛哭的又紅又腫,小妹無助的望著躺在床上的如義,那張慘白的臉,如蓮心裡一陣絞痛。

「媽,怎麼回事?」

「如義大概是工作過度,精神不繼,不小心絆到機器,一隻腿被:::」,洪太太泣不成聲的說。

如義昏迷了一天就清醒過來,躺在病床上,他失神的問:「媽!我怎麼辦?以後怎麼辦?」

「以後怎麼辦?」如蓮不斷地問自己,無論如何,一定得撐下去,弟弟雖然少了一條腿,只要把書唸好,將來照樣可以出人頭地,問題是「錢」從那裡來?如義不能做工了,大學的學費又不便宜,自己的學業半途而廢太可惜:::邊走邊想已經到家了,如梅正在燒飯,看到姐姐回來,趕忙迎上前問:「哥哥醒了沒有?姐!我們以後怎麼辦?」

如蓮安慰妹妹:「別急,我來想辦法,如義出院後正好趕上開學,讓他專心唸書,我來賺錢供他!」九月份開學了,如義在如蓮苦口婆心的說服下,勉強註了冊,好在工廠老板心地善良,除了工資以外,又多加發了三萬元給如義,所以第一學期的學雜費用並沒有難倒洪家,但是如義不能做工了,家裡少了一份收入,往後的日子愈來愈苦,而且一學期轉眼就會過去,下學期的學費那裡來?如蓮不敢想,一想起來就發愁。

家教一口氣兼了三個,每天累得精疲力竭,如蓮回到家裡還得啃書,萬一獎學金申請不到,下學期的學費更沒著落了!

有一天下了課,匆匆忙忙的趕車往學生家裡去,同系的施玲珊叫住了她:「洪如蓮,妳到那裡去?」

「金山街,」奇怪,平常忙著兼家教賺錢,系裡的活動很少參加,跟每一個人都好像隔了一層,系上的同學也很少找她打交道,施玲珊找她有什麼事?

「正巧,我要到西門町,順路送妳一程!」玲珊說著攔下一部計程車,一頭先鑽進去,如蓮不好拒絕,只好上車。

「洪如蓮!妳好像很忙,一下課影子就不見了,班上同學都說妳是獨行俠,在忙些什麼啊?」施玲珊主動的找話題聊天。

收回望著窗外的眼光,如蓮簡單的說:「我兼了幾個家教,所以比較忙一點!」

「妳真能幹,兼家教賺錢,功課又那麼好,不過好不容易進了大學,應該把握這段黃金年華,該玩的時候也玩玩,我看妳好像從來沒參加過系上的郊遊、舞會活動!」

「我沒時間玩,兼了三個家教,從星期一到星期天,每天都要上課!」

聊著聊著,車已經到了金山街,謝過了施玲珊,如蓮跳下計程車。

「再見,下次有機會我們再聊!」施玲珊坐在車上,向如蓮揮手而別。

慢慢的走進金山街巷子裡,如蓮心想:「施玲珊家境一定很好,每天穿漂亮的衣服,出門就坐計程車,上帝實在太不公平了,為什麼偏偏我要受這麼多苦!」

這以後,施玲珊經常找機會和如蓮在一起,久了,兩人的感情愈來愈好,如蓮才發現玲珊也不是個幸福的女孩,雙親的離異,造成她心靈上的創傷,母親後來音訊全無,父親再娶的太太又對她不友善,使得她和父親的關係也弄得很糟,上了大學之後,根本不和家裡連絡。

「妳的生活費和學費那裡來呢?」如蓮有點奇怪。

「自己賺啊!」玲珊看著如蓮,「妳是我的好朋友,我告訴妳也沒關係,我晚上兼差,出賣靈肉!」

如蓮瞪大了眼睛,從來沒想到,玲珊竟會是這樣的女孩。

「如蓮!我知道妳很需要錢用,兼幾個家教,一個月累死也只有千把塊錢,做我這種工作雖然不名譽可是賺錢容易,將來畢業後,考上醫師執照,洗手不幹了,誰也不知道妳以前幹過這行!」

「我不敢!」如蓮想都不敢想。

轉眼又到了新學期的註冊,如蓮拿著註冊費用單子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弟妹的學費也沒著落,借債又無門,不知如何是好,考慮了一個晚上,終於下了決心。

施玲珊介紹她到一家公司上班,一位四十開外而風韻猶存的女人打量了她一會兒,然後說:「今天就上班吧!」

辭去了家教,如蓮每天和玲珊同進同出,晚上不回家時,就扯謊說和玲珊一起研究功課,洪太太對這個女兒一向放心,所以從不過問。

白天扮演好學不倦的學生,晚上扮演人盡可夫的流鶯,回到家裡又扮演一個純潔無邪的女兒,如蓮努力的演好每一個角色,家人們也都被矇在鼓裡。

走多了夜路,難免要出事的!

那天如蓮接到電話,就照指示前往飯店和客人碰面,卻被警方臨檢查到,以妨害風化的名義關進了拘留所。

事情很快傳揚開來,學校以「行為不檢」開除處分,回到家裡,面對著老淚縱橫的母親,和滿臉不屑的弟妹,如蓮整個人都崩潰了!

「姐!我真沒想到妳這樣無恥,全家人的臉都讓妳丟光了,從此我沒有妳這個姐姐!」如義冷冷的聲音,像刀一樣鋒利的劃破了如蓮滴血的心。

「我不要唸書了,人家會笑我拿骯髒錢繳學費!」如梅委屈的補上一句。

如蓮一滴眼淚也沒掉,她強忍著不能壓抑的痛苦狂奔出門。

細雨絲絲的飄在陰霾的天空,她無意識的在雨中兜著,不知不覺來到了父親的墳前。

跪在泥濘的雜草堆中,她終於哭出聲來。

「爸爸,我對不起您!我不是您的好女兒,我讓您死不瞑目!」

痛哭了一場之後,如蓮開始冷靜的考慮何去何從,「我要重新開始,離開這裡,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的陌生環境裡,忘掉過去這段惡夢般的日子!」

下定了決心,她的情緒稍微平靜下來,「媽媽、如義、如梅,我真的好愛你們,走上這條路實在是萬不得已,希望有一天,你們能諒解我,不再以我為恥!」

踏著沉重的步子,她在暮靄蒼茫中,走出了墓園。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