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漫漫人生路———《木棉花落花又開》自序

發布日期:
作者: 陳長慶。
點閱率:1,742
字型大小:

從沈睡中甦醒,窗外已是楓葉飄零的秋天,我突然想到要趁冬季的風暴尚未來臨的時刻,繼續走完人生的另一段旅程。然而,當我邁步前行的時侯,卻發覺行囊中少了些什麼,我不停地思索和盤點,最後找到的是一疊微黃的剪報。同樣是血汗的凝聚、心血的結晶,我如此地對待它是不公平的,因而我不得不停下腳步,先為它們找一個落點;或許,這就是我想出版這本書的原由。

輟筆二十餘年後重新整裝,無情的光陰已奪走了我燦爛的人生歲月和青春年華。在復出的七年中,我趁著黃昏來到落日尚未西沉的時刻,為苦難的一生留下一些慚愧的回憶。於是,我先後完成和出版了:︽再見海南島 海南島再見︾、︽失去的春天︾、︽秋蓮︾、︽同賞窗外風和雨︾、︽何日再見西湖水︾、︽午夜吹笛人︾、︽春 花︾和︽冬嬌姨︾等八本書,縱然它們尚未達到我理想中的意境,每當下筆時,亦想力求完美,但往往有力不從心之感,這也是我深感歉疚的地方,相信讀者們尚不至於對一位只讀過一年初中的老年人有所苛責吧!

長久協助我處理文書和編輯工作的老友白翎,把我嚐試中的六首︽咱的故鄉咱的詩︾也歸納在本書裡,正好成了各類散文中的引言。唯一遺憾的是鄉土語言迄今尚無一套標準的字音字形,各家編輯的台語字典,部份與閩南語音又有出入,許多字體在我使用的電腦(大易二碼)裡也找不到;因而,在不得已之下,不得不以同「音」或同「義」字來頂替。倘若有欠週之處,務請讀者們海涵,爾後俟機再做校正。

幸運地,在我邁入老年的此刻,思維並沒有因歲月的流逝而老化。三、四十年前所歷經過的瑣事,依然能有條不紊、栩栩如生地浮現在眼前;讓我進入︿山谷歲月﹀,寫下︿剃頭師﹀,勾勒出︿李大人﹀醜陋的嘴臉。在某些篇章,或許欠缺了散文中的「柔性」和「感性」,但這何嘗不是一位老年人自由思想下的作品?因為他不必遷就於現實,在腦力的激盪下,寫出內心自然的悸動和感受。

金門解嚴了,戰地政務也宣告結束,居民真正嚐到了自由的滋味,但也嚐到撤軍後百業蕭條的苦楚,以及夭壽大陸仔,一斤芋賣十五,三斤蚵賣百五的無奈,於是我寫下︿今年的春天哪會這呢寒﹀,未來是光明在望?還是前途茫茫?墨守著這片土地已近六十年,︿故鄉的黃昏﹀讓我憂心和感慨。

戰爭是殘酷的,現實的社會亦然。我們親眼目睹漫天的烽火和硝煙,我們親身感受到世道的莽蒼和俗情的冷暖,但卻能安逸而坦然地活著,絲毫沒有受到外來的影響而喪志和失神。相反地,我們更熱愛這片曾經被戰火蹂躪過的土地,時時刻刻以它為榮、以它為傲。在滿懷興奮的同時,且也憎恨少許無恥的「正人君子」,為了本身利益,引進一些低俗的文化來禍害子孫;讓這片土地蒙塵和失色,讓島民承受前所未有的心靈災難;於是,純樸的島嶼光環不在,少數人被酒色迷惑,敗壞社會風氣的案件層出不窮,這是否叫商機?這是否叫經濟起飛?金門人啊,你為什麼不憤怒!

燦爛的人生歲月已走遠,雪霜的髮絲也逐漸地禿落,倘若還能遊戲在人間,文學依然是我此生的最愛,我沒有理由割捨它。

感謝您,親愛的讀者們!

二○○二年八月於金門新市里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