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閒話花碼數字

發布日期:
作者: 蔡建樹。
點閱率:960
字型大小:

  學習數字,通常是作為算術以至於數學的基礎,就像拼音之於語言、字母之於英文一樣,因而一般都是與學習文字同時啟蒙,但自己在童蒙入學以前,最先接觸的數字符碼,並非入小學才開始學習的阿拉伯數字,而是大人口中的土碼或番仔碼,那初看有點奇特的計數文字,曾在木匠的作品細微處看過,也在剛剛賣掉豬隻的豬圈牆上出現過,那是舊時民間記帳的一套符號,稱之為花碼。
  花碼據傳是從古代「算籌」演變而來,也是一般較為習慣的十進位計數系統,主要應用在商業交易,傳說起源於商業發達的中國蘇州,之後民間廣為流行,故又有蘇州碼子或蘇州花碼的說法,一般俗稱柴碼或土碼。由於民間商業交易使用花碼,隨著不同行業而有不同的叫法,屠夫說是肉碼,農民則稱草碼,藥店叫藥碼,菜農稱菜碼,裁縫是衣碼,賬房就說是賬碼,商人則因愛財之故而稱之為財碼。花碼零至九的寫法與阿拉伯數字對照如下:
  「O」為零 (0)、「〡」或「一」為一 (1)、「〢」或「二」為二 (2)、「〣」或「三」則為三 (3)、「〤」表示四 (4)、「〥」則是五 (5)、「〦」代表六 (6)、「〧」表示七 (7)、 「〨 」則為八 (8)、「〩」即為九 (9)。
  花碼數字的書寫是由左而右,且分上、下二列,即第一列是數字,第二列表示第一列第一個數字的單位。例如:第一列寫著「〥〡〦〨」相當於數字「5168」,第二列「〥」的單位為十,則表示這數字為「51.68」,如果第二列「〥」的單位改為千,則此一數字即為「5168」。此外,較為特別的是,只要「〡」、「〢」、「〣」這三數連寫,須以先豎後橫交替書寫,避免數字都是豎筆產生混淆,如數字11,記為「〡一」,而123則記為「〡二〣」。
  由於花碼的使用方式與古代算籌太像了,因而很難撇清兩者間的干係,但可以確定的是較先出現的算籌,主要應用於數學或工程領域,而稍事簡化後的花碼,則廣為民間流傳,大量使用於日常生活的交易活動,直到上一世紀末,香港與澳門的店舖、舊式茶餐廳及中藥房依然有少數用為交易計數;日本人統治台灣時期的相關文獻亦顯示,蘇州花碼是當時台灣民間商業活動主要的數字符碼。時至今日,金門尚有宮廟,桌頭筆生轉錄神明王爺的乩示時,只要涉及數字的內容,例如敬神金帛數量,亦是以蘇州花碼書寫,此一傳統的書寫習慣,並未完全銷聲匿跡,只是在阿拉伯數字強勢引入華文社會的百年後,流傳民間已上千年的這套計數方法,正逐漸從常民的生活中褪色。
  其次,值得一提的是,蘇州碼子是明碼,而古代對於數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還另有一套巧思的商業暗碼,分別是:旦底 (一)、月心 (二)、順邊 (三)、橫目 (四)、扭丑 (五)、交頭 (六)、皂腳 (七)、其尾 (八)、丸殼 (九)。
  這套暗碼利用了文字的象形外觀,方便商人對內記帳之用,然時日一久,暗碼也都成了人人都能猜透通曉的明碼,所以,個別商號便依此原則,更進一步發展出各自專屬的暗碼,達到保全各自營業秘密的目的,但也因此各自的暗碼只能於自家商號內部流通,難以普及。至今依然可見的,像是各漢藥行蔘藥鋪,以天干十、地支十二搭配運用於藥帖計價,但不同藥舖暗碼編寫的邏輯不同,因而難以比較、辨識,即使同一家藥行,暗碼也可能使用一段時日後重編,這些狀況讓各行各號終究各吹各的調,自然僅能孤芳自賞;相反的,蘇州花碼卻因其簡單、明確與一致,因而具備普遍流通的特性,在數字符碼的歷史中留下耐人尋味的軌跡。
  數字是一種語言,也是符號,在編碼與解碼的過程,傳遞點點滴滴的資訊。阿拉伯數字如是,蘇州花碼亦如是。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