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迷途知返

發布日期:
作者: 洪玉芬。
點閱率:1,232
字型大小:

  兒子的夭折,帶給洪家的打擊,像一場巨大風暴。風暴走了,悲傷留下,綿綿密密的痛,如針腳刺肉般針線的縫邊,一針一線,縫成長長的一條。
  時間長河,汩汩流,向前衝,無聲似有聲。花崗岩牆面靜默如昔,紅磚瓦片容顏未褪,小屋一切彷彿依舊。殊不知萬物似無變皆已變,小屋如人,承載風吹雨打幾許,不肉眼細看,難察覺細微變化。
  活著、活下去是最重要的一件事,天陽每天照常挑擔出門做生意,唯步伐始終沉重。女人究竟較有韌性,炭治眼淚流乾了,把悲傷壓到記憶箱底。她看店賣東西、操勞家務、整理農作……日子繼續過,分分秒秒,必須忙碌著,為療傷止痛。
  這日,嫁到西宅的二伯母女兒寬治回到青岐娘家做客,她大天陽沒幾歲,一起長大,情感甚篤。她的父親與天陽的父親是親兄弟,兄弟倆連袂到南洋賺吃當苦力,卻客死異鄉。她心疼這堂弟從沒見過親爹,不像她至少伊阿爹等她出世後才下南洋的。所以自小她對同是無父的堂弟,格外疼愛,兩人雖是堂姐弟卻親如手足。寬治已連生兩女,目睹弟弟的痛失愛子之苦,心猶不忍,一個念頭閃過,與嬸嬸林箇咬耳朵一番,商議如何協助天陽夫妻求得子嗣。
  夕陽西下,天陽做完生意返家,櫃子一放,人就跑得無影無蹤。炭治趕緊放下手邊工作,把擔子沒賣完的貨品清點並歸位。村莊的傳統禮教,女人視丈夫是天是地,做家內的職責唯有勤儉持家,不敢管也不能管尪婿太多。
  天陽結束了一天挑重櫃走賣生活,有些恍惚,迫不及待地逃避至麻將房,唯有這個短暫時間他才能忘卻喪子之痛。他心裡清楚,他只是一時的想擺脫這苦痛,暫離一下原來的軌道,他並不想走太遠。自小他很認份,自知出身微寒和環境的甘苦,他力爭上游,掙脫貧困,因他始終相信遠方有個希望在等他。只是,不知為什麼,傍晚一到,他就身不由己,前往麻將房報到。日子一久,成習慣,好像他心裡住了個魔鬼般,攫住他,讓他愈陷愈深。
  白天,炭治在家照顧店面生意,料理家務井然有序,鄰居無不豎起大拇指稱讚她的賢淑。傍晚時刻,家家炊煙起,小店面小營生給人方便,往往炭治油鍋一熱,或洗米淘米到一半,不時有人上門來要零星買賣。
  這日,她灶孔剛升起火,手忙腳亂的當兒,有人拿隻空酒瓶上門要「搭」(買)油。長方形的鐵製桶,蓋子掀開,漏斗置酒瓶上,長柄圓勺舀起,她小心翼翼地注入漏斗,一勺又一勺。等舀到最後一勺時,突見廚房裡微光閃爍,糟了,她警覺有異,手中圓勺一不穩,灑得滿地盡是油滴。
  衝入廚房,原來剛剛匆忙間,鐵鉗不慎夾出尚有餘溫的柴薪,點燃了竈前的樹枝。星星之火,欲燃之勢一觸即發,她趕緊舀起水缸的水撲滅,連搭油的人,也來助她一臂之力。火很快就被撲滅,她驚魂甫定,想起什麼似的,店也不顧了,急沖沖地朝向麻將房跑去。
  超過半世紀的光陰,已屆耋耄之年的炭治,說起這段往事,充滿了神氣的口吻。那時她如何英勇地闖入盡是男人世界的麻將房,大義凜然地對眾人慷慨陳詞,一手拎起夫婿的衣領,回家去,眾人面面相覷,沒人說她的不是。
  昏黑的晚上,個兒嬌小的炭治,挺直腰桿,領回一個走岔路、迷途的羔羊。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