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浯鄉迷圖

發布日期:
作者: 陳妙玲。
點閱率:962
字型大小:

  你看過台北地圖
  1989年,〈歷史的傷口〉被激昂傳唱的那個夏天,掙脫高中聯考桎梏的我來到台北。任職工研院的朋友K送了我《吃喝玩樂在台北 》,在全彩印刷文圖並茂的手冊裡我讀到台北的繁華與熱鬧,公館商圈、士林夜市、西門町、華西街,以及書店街、五金街、相機街、鈕釦街……,散發著自由不羈的氣息。也是那個暑假,我每天一早從六張犁搭乘285路公車─285公車直行和平東路後右轉敦化南北路林蔭大道,將近一個鐘頭的車程,我習得信義路、仁愛路、忠孝東路、復旦橋、民權東路、復興北路、建國北路、松江路、吉林路,過了吉林路之後撳鈴,我在中山國小站下車,再步行到民族東路打工的公司。一個月的時間,日日學習也天天複習這條路線,台北市區裡幾條主要幹道,自此鐫刻在心。
  三年後負笈台北,考上師大數學的C奉上《大台北公車手冊》以及《大台北地圖》,憑藉這二本武功祕笈,我帶著來自中南部的同寢室友遊走台北:236、251、253公車陪我們熟悉城南風景;211、274、292公車帶我們到三重;207、208、254開往永和南勢角;278、284得以看見內湖的山光水色;220、606見識中山北路、天母的異國風情;235、299路途迢遞向新莊……。再之後,陽明山、石碇、深坑、九份、淡水、三峽、沙崙、貓空、故宮、北新庄,或騎車或開車,充斥百無聊賴的戀人絮語。
  及至捷運通車,轉眼間,台北城的交通簡化成多彩的線條:藍棕紅綠橘。
  我讀過金門簡易地圖
  那時那室,日光燈管被黑色紗布包攏半覆蓋著,以防燈光外洩。偶爾有震耳的電話鈴聲響起,通報擄獲水鬼或追緝逃兵的緊急狀態。
  黑色框被釘在潔白的牆上,框裡是形似肉骨頭或啞鈴或蝴蝶般的淺黃色島嶼圖,被四周水藍藍的海包圍著。
  地圖上我找到位處浯島東北隅的斗門;西北角的西浦頭是外婆家,幾百步之遙就是李光前將軍殉身處。
  學校的郊遊、遠足或畢業旅行大抵脫離不了光華園、畜牧場、民俗村、古崗湖、文台古塔、榕園、莒光樓、擎天廳……。學校之外的足跡記憶,有的是新興商店街門口一望可及的石人石馬,長大以後才知道那是小徑邱良功墓園;有的是頂堡草綠進出頻繁的冰果室,初嚐芝麻湯圓的甜蜜滋味;有的是暮春三月某日,吉普車疾馳在夜色漸墨、樹影幢幢的環島北路,經過瓊林斗門沙美,依然持續往前開進的官澳村;有的是一群小學生穿著藍裙(褲)白上衣,在后湖參加公祭儀式之際,飛機從頭頂呼嘯而過的印記;有的是跟著副主教的娃娃車走環島南路到復國墩,陪他度過離開阿根廷的某個周年紀念日;有的是高中時外宿同學家,金門城夜裡的蟲聲唧唧。十八歲之前的金門行腳,貧瘠的可憐。
  至於嚨口、後水頭、古區、蔡厝、陽翟、塔后、西山前、碧山、珩厝、大地……?
  戰地政務時期,軍令凌駕一切的浯島,地圖,也是謎圖。
  總督或總兵
  不經意在小學同學的臉書上看到標記著「總督府」的照片。
  少小離家,與金門二十多年的闊別,即使再鮮明的記憶顯然也灰白了。總督府實為總兵署之訛。我忍不住留言勘誤。
  「對對對,是總兵署!」
  友人在十二歲那年舉家遷台;而我則在十八歲之際離開家鄉。此前我們忙著玩,忙著保密防諜,忙著背九九乘法表,忙著在熟悉的村落鄉間抓金龜子灌土猴。自小客車不被允許進口,公車班表固定,等待的時間冗長,年少青春還來不及附贈一張駕照--我們能有時間去踏查與田調我們日夜生活依存的島嶼?
  我想我需要心靈地圖,在浯島吾鄉。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