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浯鼎詩影

發布日期:
作者: 吳鼎仁。
點閱率:2,028

  去年四月,睿友文學館邀我作個人的藝文生涯展,本想先出版我的新詩詩集,以應文學館的展景,可惜趕不上。開幕式上,我安排了四首新、舊詩的吟唱,我主唱了二首半,其中一首「金門詩酒之歌」是我作的詞,並加入金門古樂的伴奏,總算把文學展的開場序幕活絡了起來,詩是音樂性的文學,這便是我詩性的啟發點。今年,我把累積寫作十八年的新詩百首,整理出來,出版我的這一本新詩集「浯鼎詩影」。
  書畫創作之餘,平生嗜讀唐詩宋詞,並酷愛以古調來吟唱詩詞;偶作古詩句來題自己的畫作,表現一點詩情畫意。因不精於韻律,又不諳古詩格式,往往寫成打油詩的即興。新詩即現代白話詩,五四新文學運動後,產生的新詩體,以白話文來撰寫,意象自由,突破傳統的窠臼,詩心隨興轉,情感盡然解放,所以我就有了新詩的舒懷嘗試。新詩不必因襲舊的節奏與韻律,但也不能成為散文的分行,雖受西洋文學的影響,需要掌握時代的脈動,感知鄉土的情懷,創立一己的詩風。
  剛開始我所寫的新詩,是敘事詩冗長成篇,像是木蘭辭、孔雀東南飛。我作的文句還真像散文的分行分段,造句文言夾雜白話,古語新詞混成長短句式的分行新詩。晚近敘事抒情,不完全是現象的寫實,也不流於虛幻晦澀,免於怪異陸離,內涵不冷僻,不讓言語空泛而不能卒讀,避免這諸多現代詩的弊病,漸得新詩形影。達達詩人,隨意從口袋中抽出一堆單字,撒在桌子上,再組合排列分行,成一首難以解讀的新詩,是夠標新立異,還真是超現實,可是傳達的意象,幾人能解?
  一個有規律的詩歌形式,要求用韻,新詩可以不用,但是有時不經意的寫出,一連串押韻的新句,我想本來是屬於韻文的詩,偶而趣味性的韻味出現,也是無可厚非的,但不能成為常態。新詩沒有固定的模式可依循,也沒有清楚的概念,這幾年一路自我摸索探尋。要求自己在每一首詩中,最好能出現一、二句經典的、出俗的佳句,在平凡中展現不平凡,以個人獨創的語彙,寫出內心深處的體味,寫出動人的真性。
  偶有佳句摘列如下:一根是非癱瘓在蠶室的翦口。宓妃留枕/一枕春夢香留千古。三門峽入晉/載著夕陽過黃河。含淚痛飲三晉雲山。一行囊裝滿國殤。吳鼎越甌總是炎黃世胄。兩腿一蹬擺平兩家怨恨。太武山上多少望鄉的雙眼/被整齊鐫刻在墓碑上。涼夢一席秋寒。中國紅/紅西鳳的酡顏。行雲流丹/是一席陳年的殷紅。千古的包裹可曾收買江魚之腹。竹葉香重新披覽一篇離騷。240戒煙炮管嗝出酒香龍門陣。東珠擦亮自己的明天。他唱成陶醉的彌勒眉。昂頭乾盡一杯朱顏。台海的思念寄在G弦上的小提琴。三杯通大道/酒泉交通九泉道。杯酒斥候在尖刀鋒刃/刁斗風霜舔成燒烈的夜哨。年年歲歲吐盡心蕊/不知辛苦為誰香。夢魂常喚故鄉歸來。臥軌的年少/納涼了一脊酷暑午夢。蹄影踏亂西風/又紅瘦了夕陽。豐集成一枚喫墨的國粹。酵起了骨醉的春醪。故鄉只是畫裏一道金色的門。只剩一觴思念/總在殤別之後。用一壺乾坤來煮詩/用一涅槃花生來下酒。呼麥如龍駒長吼天籟喉音。颺袖先敬一杯沙堤醉臥。三炷快捷香煙寄歸魂。
  詩是最精練的文學,節省閱讀的時間,尤其是在訊息量暴增的現代,在簡約中選取生動易懂的藝術形象,在繁忙的生活中,讀詩快便,激發出美學的享受。「文字」包含形、音、義,駕馭大半生的字形書寫,書法金石學,費盡心力;轉而以閩南語古韻,酬唱詩聲心曲,是字音的心聲;字義深處,衍生出詩情,字字珠璣,說文自解。所以,我也被文字的形音義駕馭了一生,自得其樂,也終於有這本詩集的出版,妄貢芻蕘以獻醜,有傷你法眼!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