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老兵與艷舞─歷史悲劇下的玩笑

發布日期:
作者: 施志勝。
點閱率:2,237
字型大小:

  日前,桃園榮家「摸乳清涼秀」事件,引發社會不同評價。衛道人士譁然,認為傷風敗俗、污辱老兵,情何以堪;輕鬆看待者認為,讓這些孑然一身、風燭殘年的老榮民看個艷舞、摸個乳,實不為過。
  榮民,是「榮譽國民」的簡稱,是指在中華民國符合特定服役條件的國軍退除役官兵。現今臺灣社會中,榮譽國民又可分為「資深榮民」(1934年底前出生)、「在臺入伍榮民」(1935年後出生者)。「資深榮民」俗稱「老榮民」,多指曾參與抗日戰爭或國共內戰後隨政府遷臺的外省籍退伍軍人,其軍旅生涯及出身背景等方面與一般民眾較不同,且單身比例較高,加上軍中服役時的待遇不高,退伍後收入微薄,在社會上多屬中低收入戶。
  本文指涉的「老榮民」乃單身無依的高齡榮民,有住於「榮民之家」安養,也有散居各地自謀生活者。他們是因為戰爭所帶來最不幸且值得同情與關懷的族群,就我軍旅三十年及退伍後曾服務「老榮民」所見個案,談談這些戰爭留下的悲劇人物。
  朱上士,浙江定海人,世居朱家村。民國39年5月國軍部隊從舟山群島撤退前的某個晚上,部隊封鎖道路,他在外地打工畢準備回家,走到半路就被攔檢的部隊抓走,時年33。民國62年初,我在金門成功第一線連擔任輔導長時,他是通信班長,未婚,依身分證記載只有46歲,每至總機看他,總有滿腹苦水,說他不識字,當初被抓時可能鄉音重或登錄人員筆誤,將他的出生年月日寫錯,如今已經55歲了,髮蒼蒼視茫茫齒牙動搖(確實如此),三兩天就來找我訴苦,請求讓他退伍,實堪憐憫;當時上士的退伍年限是48歲,按證件上看無法辦退;雖然將他陳述的情況寫成報告,多次呈文上級均未獲准;之後部隊輪調回台,我因申請留金,其後情況如何,不得而知。偶想起,老朱若仍在世,應已逾期頤之壽。
  沈上士,福建紹安人。民國38年國軍在地方上徵兵又派糧。那時候的徵兵沒什麼制度,每一個縣、鄉或村都有一定的名額;大概的做法是家中有三個男丁就抽一人,五個男丁就抽兩人;他們家三兄弟須攤派一人,他因排行居中,自告奮勇去應卯。在22兵團所屬部隊時,曾參與古寧頭戰役,後來部隊到台灣整編,分發至砲兵部隊。民國63年,我於原屬步兵師移防台灣前申請留金,派任軍砲兵榜林營的第二連,他是一個砲班的副班長。可能省籍因素,他與來自北方的老士官們少有互動,個性內向而沈默,比較獨來獨往,單身無依無靠的他,通曉閩南語,所以我常用家鄉話跟他閒聊;因為不滿被抓來當兵,心中充滿怨恨,難以釋懷,竟至意志消沉,每天眼睛一睜開就喝酒配饅頭,一日三餐要喝掉一瓶老米酒,不曾間斷,直到身體不適,至尚義醫院診斷,乃酒精性肝硬化,醫生交代絕對不能再喝酒,當時派他們班上的充員兵輪流照顧,約兩個月左右,藥石罔效而亡故,始發現病床下有幾個空酒瓶,察知去照顧的阿兵哥在他央求下偷偷地幫他買酒;失志的他,選擇以酒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令人痛惜!
  歷史悲劇下的玩笑可能重演。老美撩撥,台獨開懷,老共翻臉,台海起波瀾,中共武統聲浪高漲,軍演規模創新高,台灣有走向「烏克蘭化」危機。當台海戰爭災難成真,將造成兩岸無數冤魂;而數十年後,也許「台獨老兵看艷舞」是社會新聞焦點之一。
(菸酒過多,有礙健康。)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