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未盡的夢

發布日期:
作者: 張姿慧。
點閱率:1,665
字型大小:

  這個星期二,我請了一天假,按著麗雅媽媽給的訊息來到了這所知名醫院,櫃台人員告訴我,安置精神病患的院區位在醫院的右後方,是一棟獨立的白色建築體。
  循著兩旁種滿植栽的小路緩緩走向住院區,進入大門,映入眼前的是一座壯觀的噴水池,水池中央矗立一尊線條優美的雕像,不遠處還有幾棵花開得不是很茂盛的櫻花樹。這裡人煙稀少,綠景環繞,走在寬敞的庭園內,冬天的陽光灑落在背上,使人感到些許舒暢。
  抵達院區,警衛要我在大廳等候,等探病時間一到便可直接上二樓。還得等二十分鐘,我看了一圈牆面上病友的畫作,不一會兒便順著樓梯而上,迎接我的是一扇上了鎖的鐵欄杆大門。我將臉貼近縫隙,鬼祟地朝裡頭打探,卻被緊閉的內門擋住了視線。
  我試著拉了拉門把,徘徊了好一會兒,終於按下門鈴。對方好像費了一些時間才把門打開。探頭出來打量的是一名年約四十多歲穿著制服的壯漢,他看了我幾眼後冷冷道:「現在是午休時間,要一點半才開放。」說完便從腰際拉出一串鑰匙,吭噹吭噹地把門上了鎖。
  時間一到,我立即又按下門鈴。那名壯漢引導我進來後,邊走邊說,你先來護理站填一下資料,說完又退回門旁在所屬的範圍內來回踱步。
  四周悄然無聲,幾名護理師待在被鐵欄杆隔絕的護理站內,藉著微亮的燈光埋頭做著自己的事,空氣裡瀰漫著一種不容侵犯的清冷感。 
  這時,大廳內所有的日光燈帕一聲地亮了起來,有幾個人從另一頭的沙發上慢慢甦醒。一個捲髮的女子身上裹著一件大毛毯,像夢遊似地朝我身旁經過,陸續又有幾個穿著紅色條紋病服的女人從病房慢慢走來,她們的腳步緩慢、眼神呆滯,表情似乎沒有多大的變化,好像全活在自己的世界裡。 
  正在填表時,一位高唱國旗歌迎面跑來的胖女人在我面前停住腳步。
  「喂,新來的,有沒有煙?」胖女人對我比了個抽煙的手勢。
  「沒有,我不抽煙……」話還未說完,胖女人便一溜煙跑開了。 
  填好表,在護理人員的指引下,我快步走向201號房。一進門就瞧見麗雅,她坐在鋪著淺藍色床單的病床上,低著頭兩手不停在褲子上游移。正準備喚她時,那個胖女人突然拍了一下我的肩,把我嚇了一跳。
  「有沒有煙?」
  「沒有。」
  「到底有沒有煙?」
  「我剛說過啊,我不抽煙。」
  「賤女人!你這個拐走玄彬的賤女人。」
  麗雅見狀,抬頭對胖女人說,你快出去,玄彬在保護室等你。我問麗雅,什麼是保護室?她一臉得意說,這邊的精神病患不乖,就會被抓去保護室關起來。我們相視而笑,像過去兩人相處時的情景。
  我把花束放在桌上,拉了一把椅子坐下來。深怕說錯話觸痛麗雅的傷口,正猶豫著該對她說什麼的當下,我突然看到她做出了極為詭異的舉動……。
  這是篇未完成的小說。
  前幾日,有要事聯絡小說家陳長慶,因與他女兒嘉琳是舊識,我習慣喚他阿伯。過往,每當看到我寫的小說刊出,阿伯總是不忘提攜後進,給我讚許鼓舞。但心中始終有愧,我已好些年不曾好好寫作了。那日也是如此,知道我長年為編輯工作忙碌,便語重心長提醒我,還是要抽空寫寫小說。這句話也常從牧姐口中說出。對於這些激勵,我滿懷感謝,無奈懶散慣了,對寫作也沒什麼企圖,工作之外就想打混,哪還有餘力寫作。
  近幾個月又忙著趕案子,面對繁複的行政作業,夜裡,一陣倦怠感突然而生。於是打開「小說」檔案,瀏覽了一下,發現有幾篇起了頭,但未寫完的小說,文中的人物情節該往何處?早已不復記憶。但孰輕?孰重?此刻心中有了清楚的定位,有待明年重新調整,找回寫小說的意志,好讓那些人物回到應有的歸處。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