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在台北,遇見「孤臣」胡璉!

發布日期:
作者: 李福井。
點閱率:1,826
字型大小:

  去年十月十一日胡璉將軍(1907.10.11----1977.6.22)冥誕,胡璉故居紀念館暨研究中心,在台北市舉辦《蔣總統 胡璉將軍八二三手札--秋風 寶劍 孤臣淚》新書發表會。我躬逢其盛,當看到書名的一剎那有一點不解:為何不取名忠臣淚,或是英雄淚,卻是有酸楚味的孤臣淚呢? 
  我人不禁有疑問,這是否胡璉將軍生前所想望的,或是後人試圖為前人定位所強加的?以春秋微言大義看書名,它傳達了一種深刻的意涵。
  那麼我人今天就從「孤臣淚」三字試為延伸解讀。
  一九四九年之後大陸風雲劇變,胡璉將軍兩度駐節金門。古寧頭大戰姑不論矣,就以八二三炮戰來說,以書言書探討蔣、胡之間信札之往來,其中所透露的信息,以及此次接戰的結果,可以逆推本書的意旨。
  一九五八年八月九日蔣介石手諭,認為「中共此次發動台灣解放運動,不論先攻打金門或台灣,必先以其空軍全力集中轟炸」,所以他作了幾點指示:
  第三、現在司令部所在地必須遷移,其地點已屬(囑)經國轉告我的意見。
  第六、在開戰以前敵方空軍首次奇襲行動,可使我陸上受最大損失,此為危險時期。……
  第七、共匪採取攻擊時期最緊要關鍵,在此一周之內尚有奇襲危險,……自現在至十月底皆為其採取攻擊時期,應時刻謹防,嚴守勿稍失為要。
  對於蔣介石的剴切指示,不斷強調中共空軍奇襲的警示,胡璉將軍在八月二十三日的肅覆如下:
  諭示之後兩日,即開設於南坑道口內完畢,所以未即移駐者,恐影響軍心,以司令部為怯也。若一旦戰爭開始,走(注)駐至為迅速,二十日未曾稟明(蔣蒞金巡視),特此報告,懇釋鈞念。
  蔣介石料事如神,他深知共軍發動攻擊,一定是出其不意,首先以空軍奇襲,殷殷叮囑胡璉將軍要把指揮所早日遷到南坑道。但是胡璉將軍對「謹防」訓示不悟,以致貽誤戎機。
  胡璉將軍認為立馬遷到南坑道,示軍為怯也。其次,他認為若戰爭一開始,他可以迅速移駐沒問題。但共軍發動奇襲的「斬首」行動,迅雷不及掩耳,讓你措手不及,因而付出慘重代價。
  八二三炮戰一開始,共軍戰機以火箭彈奇襲太武山翠谷指揮中樞,造成三位副司令官趙家驤、吉星文與章傑殉職,參謀長劉明奎重傷,國防部長俞大維輕傷。嚴重影響軍心與士氣。國軍隱密了三十年,一般金門人都蒙在鼓裡。
  孤臣古指孤立無助或不受重用的遠臣。丘逢甲的名句:「宰相有權能割地,孤臣無力可回天。」丘逢甲固可以自稱為孤臣矣,發一點書生的牢騷;胡璉將軍手提十萬勁旅,位居方面大將,以一身繫國家的安危,可見層峰倚畀之殷,託付之重。這樣的一位大將軍,可以定位為孤臣嗎?
  本書總編輯末後引用了悼李鴻章的佚詩:
  勞勞車馬未離鞍,臨事方知一死難;
  三百年來傷國步,八千里外弔民殘。
  秋風寶劍孤臣淚,落日旌旗大將壇;
  海外塵氛猶未息,請君莫作等閒看。
  胡璉將軍後來仕途的屈抑,「落日旌旗大將壇」,八  二三炮戰已給了答案。那麼這樣的比附,統觀全書的詞氣,雖然說不怨,而怨已在言外矣!無形中把胡璉將軍的位階、心胸、格局與氣度做小了。蔣胡是一體的,因此「薄蔣」並不能「厚胡」。這本書類官方出版,希望不要以一己的情緒,扭曲了胡璉將軍的歷史定位。
(注:古文書信有牛馬走,是自謙之詞。)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