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至今寂寞禪心在

發布日期:
作者: 倪振金。
點閱率:2,507
字型大小:

「兩岸還沒統一!……這不是在說你?……你還是不要看,免得又痛哭……」那日午後,蓁兒閱覽聯副時,突對我揚聲道,表情充滿迷離。
原來是沈珮君以「心殤」為題,記述風骨傲人的台大王曉波教授,其一生的悲慟歷程,及他對民族情懷的堅持。「你還是不要看,免得又痛哭……」其來有自,迎賓廳就護貝了一封他昔日給我的親筆函:「……當知民族復興已至升火待發之時,皇民餘孽,跳樑小丑,終歸為歷史之泡沫耳。……吾人當保持民族氣節,氣息相通,以待匡正之日也。」
豈止是痛哭而已,更多的是至今寂寞禪心在的氣息相通:「兩岸還沒統一……」他在意識已朦朧所冒出的話,不正是我幾回對學生;對至友的「遺憾」嗎?
而他從道不從君;以華夏民族為依歸的理念,更何嘗不是我在課堂上,對學子的疾言:「惟盼河山一統,重返關中,鷹瞰大西北;以遼東半島、台灣本島、海南島為北、東、南海艦隊基地,東出太平洋,南鎮印度洋,……天下有德者居之,超黨脫派,重建一個人權、法治、自由的中國,再現漢唐之聲威!」但正如他一樣,持此論述,早被各方極盡嘲諷,幾次與好友笑談:在大陸與「愛國主義者」爭執;在台灣與「台獨主義者」決裂;在校園被「茫盲學生群」譏諷,乃至退選!
然,或因任重道遠的使命感,萬緣皆放中,「說大人,則藐之」等行止,欣然而至,不禁想起研究所時,台大的朱瑞玲師贈我「亦狂亦儒亦溫文」以勉;1998年遊學美東時,胡適之高徒,華校李歐纈芳校長的親筆函:「仁弟氣勢恢宏,高瞻遠矚,非但『知不可為而為之』,悲憫蒼生,秉筆直言,又能不落於『不合時宜』,以孤傲標榜。高風亮節,堪稱有良知、有仁德,弘毅之士也!」
尤者,禪客相逢只彈指,2003年,秉於「士志於道」之激濁揚清使命,毅然參選從政,並以「我們正站在歷史的轉析點上」,高揭「……振金毅然從政,這不但是讀聖賢書的實踐,更是以天下為己任的力行」以明志;怎料或因異於常人,乃至有翻天覆地,威脅既得利益者之可能,竟被肖小設陷官司,血脈僨張之餘,奮而以「榮譽」為題,疾言「國家、責任、榮譽,豈僅是振金永恆之校訓,更是生命的泉源……榮譽不存,生又何歡!」
終究天道有常,際此蒙羞受冤之刻,素眛平生,時任所在地檢察署朱朝亮檢察長,秉良知血性,不諱來函慰勉期許:「吾兄才氣洋溢,一時受挫,無礙雄才大略,報國為民之志,期待吾兄風雲再起……」,此至,已非天道有常,應之以治則吉的感慨而已,更多的是仁以為己任,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自信及感恩!
「不畏浮雲遮望眼,自緣身在最高層!」回首前塵,秉春秋之筆,孤輪獨照,從當年直斥金門戒嚴之不當,到首議故里為經貿特區以永續;從首倡中華聯邦以定國,到評議現行選制之民粹;從自撰國防白皮書以建軍,到訾議短視教改之遺害;從定義正體字以傳承,到揭穿母語教育之機心;從首議金廈大橋以榮景,到論評金門學等之浮誇,乃至笑評朱子講學、京官三十六等稗說……,殊非無因,直道而行也,姑且以此慰故人!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