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李子恆番薯情

發布日期:
作者: 吳鈞堯。
點閱率:3,036
字型大小:

偶爾夥同朋友唱歌,當螢幕出現作詞、作曲有「李子恆」名字,沒有例外的,我都會興奮嚷嚷,「這首歌是李子恆寫的喔,他是我同鄉……」所謂「沾光」就是這樣吧。
李子恆曾以《秋蟬》獲金鼎獎作曲獎;一九九三年,以《牽手》(民視連續劇《娘家》片尾曲)獲第五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不少歌手、團體,都因為唱過他做的詞曲而大紅,《回家》專輯聚焦原鄉金門,殊為難得。李子恆在台灣、在金門都難得一見,有一年豆梨季,李子恆也返鄉, 聽完正式演奏的〈番薯情〉大家意猶未盡,起鬨請李子恆現場高唱。他沒有婉拒,再唱了一次。那次拉父親同行,會後拉著他跟李子恆合影。
父親顯然不知道李子恆何許人也,傻楞楞地站一塊,但我問他,「剛剛的歌曲有好聽嗎?」他點點頭說有。番薯生命力強,土質堅硬如金門各地、鬆軟如台灣金山等,只要能夠依附泥土,便能夠攀緣而生、而茁壯,甚至懸空了也能結出塊狀,也就是番薯。番薯性情堅韌,而金門自明鄭以來即命運多舛,一下子作為反清復明基地,一下子又成為反共抗俄前哨,金門命運與番薯性質竟爾有了等號,不離不棄,成就一方榮耀。
番薯成就李子恆,也成就父親,我對童年時,中庭擺滿地瓜栽印象深刻。地瓜苗小心安置在小塑膠袋裝好的鬆軟泥土,一段時間後再移植田埂,對待地瓜的態度跟對待小孩,如出一轍。
〈番薯情〉歌詞雖短,但以番薯乳、番薯根、蕃薯藤等番薯獨有的特性,跟金門人堅毅個性做了結合,「細漢的夢是一區番薯園」,番薯不若米糧被重視,卻是少年的夢,道出蒼白年代,一點奇想已夠滿足,點出戰爭時代,微微顏色已夠作為彩虹,〈番薯情〉以白話寫實為主,穿插心底情愫,「感情埋土下/孤單青春沒人問」,誰被埋、誰孤單,可以指莊稼漢、婦女、少年,以及這個島深刻的冀望。該曲在金門與南洋,成為傳唱名曲。
〈回家〉獲第四屆金音創作獎最佳民謠單曲獎,淡薄了地域關係、淺化了浯島民俗,走向普羅大眾,素、雅並陳是該作的特色,「一會兒靜/一會兒搖」、「嗯/誰啊/這麼晚」都非常淺顯日常,但這是撐起文雅的槓桿,讓「惦著窗口那盞孤燈」、「夢一做挺過雪風暴」、「依舊獨來獨往/一身月光」,以及深沉的關懷「歷史腳傷未曾好」,李子恆以詩詞特質融入歌詞,揉合白居易的素雅與杜甫的寫實關懷。
「踩了人家的腳後跟」是大家都會有的行路毛病,被李子恆從生活當中提煉出來,用作隱喻,一切鄉愁、情愁的推動,常常就是一個不小心,便愁如潮水。無論人生如何拚搏,買過一張張票根,漂泊終究沒有止境,歲月安靜處都在故鄉。
詩人在壯年之際製作的《回家》,是繁華落盡的素淨,陳列遊子再怎麼名揚四海、白雲為家,一回頭,故鄉就在回眸處;尤其結尾「一推開門/耳邊傳來/嗯/誰啊/這麼晚」,只要曾為遊子,都聞之潸然淚下。
我不知道父親聽完〈番薯情〉,有沒有想起他移居台灣、四十歲以前,在昔果山的勞動歲月,但每逢有三五賓客聚集父親家,他話匣子一開,都是童年。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