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罌粟花的聯想

發布日期:
作者: 楊肅民。
點閱率:1,127

金門有一棟古蹟林信屏洋樓,其正面窗戶兩側有五片馬約利卡磚組成的罌粟花圖案,因建築形制具有地域特色,呈現該年代之地方營造技術與工匠巧思,為金門孤例,具有保存價值,所以被指定為縣定古蹟,屋主是地區知名文史工作者林馬騰。
為什麼這棟洋樓會貼罌粟花圖案?倒無從去考究,不過,在日本占據金門的八年裡,因強迫金門老百姓種植鴉片,可以參考林正珍編著《日據時期金門鴉片種植暨其它相關史料調查研究結案報告書》,根據記載,1940年7月臺灣總督府專賣局技手御竽信吉提出廈門、金門鴉片試作狀況調查覆命書時,就認為廈門土地、人情以及靠近國際社會等因素,不適合種植;而金門不論在地理上或農民的經驗、素質上,都適合栽培罌粟。
故日軍於占領期間下令金門凡戶有壯丁者,每季須種植煙苗800株以上,強迫每一農戶須種植一畝以上,除水源缺乏之田地得申請略為減少,期間為每年自11月起至翌年2月收成繳交。全島普遍栽種罌粟,約占田地六千畝。每年收穫生膏汁約五千餘斤,繳交興亞院,違背者即拘送海軍部嚴厲處罰。又在金門設 22 所吸煙所。每所每月強迫配售150兩,並儘量引誘島民吸食及藏帶內地秘密推銷。
當時只要是務農之家的田地,就要求必須種鴉片,剛開始鴉片的種子是由日軍提供,但之後就要自留種子。一般鴉片是在春天下種,秋天收成,收成的鴉片膏都有嚴格的管制;種多少,收成鴉片量多少,都有一定的標準,登記多少就要繳交多少。有時收成好,收成量比較多,就可以暗地裡賣給吸食鴉片的人,所以在日據時期,金門就有不少吸鴉片成癮的人,甚至有人因為吸鴉片而傾家蕩產、販賣兒女抵債。
這些資料讓我想起在當記者時跑到一則罌粟花的大獨家;約民國八十二年,有一天晚上我在報社值班,突然接到一通陌生電話,對方說有馬英九部長的獨家新聞要爆料,約我星期六到桃園某處見面,我不疑有他如約而至,原來是一處戒毒村,主持人是一位叫劉民和的牧師。
說起劉民和牧師大名真是如雷灌耳,他是香港人,青少年時因為無心向學,13歲便開始在學校與一群不良少年混在一起,恐嚇、勒索、翹課、抽煙,流氓耍狠的個性。在混幫派時,因為耍酷而吸上嗎啡,整整十年被毒品綑綁得一蹶不振,25歲那年為戒毒他投入香港晨曦會的福音戒毒工作,32歲時帶著新婚妻子來台,成立「財團法人基督教晨曦會」,全力協助台灣的煙毒犯戒毒,被尊稱「大哥牧師」。
劉牧師告訴我,他日前陪同馬部長去金三角訪問,我原本不相信,因為馬部長出國部裡並沒有任何消息,更何況去泰北金三角訪毒,這是何等的大事,但他提出種種證據讓我不得不信,後來我回去整理發了一整版的獨家新聞,並從檔案照裡找到金三角種植罌粟花的照片搭配,圖文並茂,因為這則新聞差點讓法務部成了媒體眾矢之的,得罪不少跑線記者,但消息來源真的不是法務部有人洩密。
事隔廿年後,馬英九在第七屆總統文化獎頒獎典禮致詞,他才公開吐實在擔任法務部長時因與劉牧師共同推動反毒工作,兩人並曾同赴泰北金山角,視察當地鴉片種植情形與反毒成效。
馬英九說,這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罌粟花田,割開罌粟的果實,流出乳白色的汁液,乾了之後,就是生鴉片。他表示金三角那裡也設有戒毒所,但因為鴉片太便宜,他看到一位媽媽用前清時代的工具抽鴉片,用雲南話跟他交談,說一天大概十塊錢就可抽;這位媽媽的兒子「比較進步」,一邊注射海洛因,嘴巴還要抽煙,剛從戒毒所逃出來。
罌粟花是最美麗鮮艷的花朵,但它也是罪惡之花。我有一位好友,她每年都要去泰北清萊府,幫那邊沒有國籍的孤軍後裔小孩上課,她說金三角一帶現在都被輔導改種茶葉,只有在偏遠地區還有少數零星的人在種罌粟,這幾天還傳出泰國警方槍斃了十五人,聽說就是因為運毒被殺。罌粟可以救人,也可以害人,善惡全在一念之間。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