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半樹梧桐盛雪,一指流沙如夢

發布日期:
作者: 顏炳洳。
點閱率:1,104
字型大小:

年前回來西安,走進西影路家屬院,率先映入眼簾的是那兩排高大梧桐;枯葉已落盡、枝枒上積雪未消,每一棵都齊整的從樹幹三米高處,曲折交錯地朝天際岔出,像兩手腕併攏、五指翻開向上的手掌。
 半樹梧桐盛雪,一繩燈籠迎春,還是挺熟悉的過年氛圍。孩子們小時候,每到春節,總要舉高高,用他們小腦袋去碰一下紅豔豔的燈籠,燈籠左搖右擺地晃落一地碎雪,樂得他們銀鈴般笑聲在樓道裡迴響。
 串著燈籠的長繩,在九棟二樓連排的房子前,成直角轉了個彎,再一路掛到西面臨路的圍牆邊。老丈人及丈母娘就住在小二樓東面的第一棟。門口有一棵石榴、有月季和高過牆垣的白玉蘭。門坊下兩扇棕色木門,張貼著隔壁的隔壁、已退休院長親自書寫的春聯;進了木門,有一個小院,是丈母娘搗鼓菜蔬的勞作場所。
 進內屋前,還有兩扇玻璃門,這門原是折疊拖拉式鐵門,不很牢靠。當年,我在公司一眾小伙陪伴下上門迎娶新娘,新娘姊妹們堵門要紅包,公司壯實的回民駕駛用力掰扯,差點把鐵門都給掀了。
 老丈人祖上從河南沁陽搬來西安東郊,在鐘樓附近的廣濟街開了間鐵器店、供給他叔祖張鳳翽讀書。後來叔祖考上秀才,又被清政府選送日本,就讀士官學校騎兵科,為日軍著名侵華派遣軍總司令岡村寧次的同班同學。辛亥革命爆發,張鳳翽因為聲望高,被陝西各路推舉為「秦隴復漢軍」首領,攻打西安滿人住的內城。西安光復後,南京臨時政府頒發中華民國政府秦省都督印,被委任為「陝西大都督」。
 祖上有這樣一位大人物,但老丈人卻是絕口不提。在他看來,那是祖輩的事,說這些沒用,還不如陪孫子玩沙。老丈人和丈母娘大學同班,文革期間老丈人的父親已經淪落為拉架子車的,家庭成分是「紅五類」;而河北雄縣大戶人家的丈母娘,父親是北洋公學的高材生,家庭成分是「黑五類」,家中長輩多被打為牛鬼蛇神,戴圓錐帽子,被拉上街批鬥。
 這樣一對黑紅配,大半輩子都在新疆烏魯木齊、甘肅蘭州設計院工作。丈母娘要強,什麼都不服輸,可惜老丈人是她的上級領導。二人經常嘴來嘴去,口角不斷。只有對倆孫子,真真是疼入心骨,從沒一句重話。大兒四、五歲時,老丈人到上海蘇杭出公時,偶爾會把他這寶貝孫子帶上,順道遊玩幾天。
 他在蘭州設計院總院時,我和妻也曾多次到他蘭州家,蘭州的五泉山、白塔山、黃河鐵橋……,還有牛肉麵和蓋碗茶,都是我十分喜歡的。老丈人對他女兒、我的妻,也是言聽計從、寵愛有加,愛屋及烏故,對我也甚好。
  疫情蔓延時,大陸封控嚴格,西影路家屬院各門出入都嚴格管制。老丈人和丈母娘二位高齡老人也一直宅在院內平安無事。前年中,大陸突然放開管制,倆老雙雙染疫;因為年紀大,都沒打疫苗,沒幾日老丈人就溘然長逝……。
  進了小二樓,稍顯昏暗的客廳,櫥櫃內的茅台和我帶來孝敬他的金門高粱還擺放著。素來愛喝點小酒的他想來是捨不得喝。他總是這樣,對自己什麼都捨不得,對女兒孫子,卻樣樣捨得。
 大布沙發擺放的樣子沒變,大兒小時候難養,有時整夜驚惶啼哭,老丈人總是抱著、輕輕晃著,在沙發前的地墊上來回踱步。拉開落地窗簾,客廳後還有一個小院,和前院一樣,當年也種了些蔬果。兒子小時,喜歡玩具車,常在小院用小鏟子或用小手鏟著沙土、用車運載。他爺也會湊上去,一把一把地幫著。爺孫倆玩得興起,就會讓沙土像瀑布在指縫間流灑……。
  往事歷歷,流沙如夢,二十餘載倏忽過。如今,孫兒俱已長成,應可告慰一二。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