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憶兒時‧懷師恩

發布日期:
作者: 李台山。
點閱率:2,181
字型大小:

一九五八年金門八二三砲戰開始,整個金門島就籠罩在密集如雨的砲彈群下,軍民在漫天烽火中求生存幾近窒息。情況緊急,政府安排軍艦疏散民眾撤往台灣,四歲的我跟著父母,擠進逃難的人潮中上了船,暫別金門,同時金門高中九百多名師生,撤到台灣後被分配到全省各個省立中學就讀,留在金門各小學則紛紛停課以避戰火傷害,原設在小徑村的徑蘭小學有來自中蘭、沙頭、陳坑各村的子弟就讀,前金大校長黃奇先生也正在這裡念小學,因砲火猛烈學校也被迫停課,併入陳坑(正義)國小,由原任徑蘭小學校長洪金竹先生調任陳坑國小校長,課桌椅也用軍用卡車載運到陳坑的南方祖厝和北方祖厝,繼續供教學使用。
父親帶著我們一家五口冒著砲火搭上登陸艇,跨過台灣海峽的黑水溝,在高雄十三號碼頭上岸,與鄉親們暫被安置在高雄新興國小教室打地舖,住了半個月後,與同行的塘頭官澳十幾戶鄉親,被安置到屏東麟洛鄉臨時搭蓋在稻田中央的茅草屋落腳,暫為棲身之地,誰知一路奔逃喘息未定,又遇上台灣有史以來最兇猛的八七水災,幸好父親機智帶領大家及時逃出淹沒區才幸免於難,也因此在次年砲火漸歇後,決定舉家遷回故鄉金門,我也是在這一年的九月被洪校長帶到陳坑國小註冊,就讀一年級,第二年劉光漢校長接替洪金竹校長。記得我剛入學上課地點是在南方祖厝,依稀記得有陳家文老師、徐秀鳳老師,還有一位個子高高的魯姓老師,剛進學校各種感覺都非常新奇,也認識了幾位新同學,記得有陳向利、黃順隆、黃再球、蔡來和都成為班上的好朋友,因為母親是陳坑人,從小常隨著母親到陳坑找外婆和三位舅舅、舅媽很熟,所以一點也不陌生,中午下課時間就跑到外婆家吃午飯。非常快樂,陳水土老師是我二年級的導師,我最喜歡聽他在課後講故事了,一千零一夜、阿拉丁神燈、瞎婆婆賣油等許多動人的故事,至今猶有記憶,蔡清楚老師是我大哥初中同班同學,家住瓊林,每天都騎腳踏車到學校上班,我和二哥國安及幾位小徑的同學排隊,一起走路到學校遇上蔡老師,他就會慢下來,陪伴照顧我們一路到學校,有一次我腳扭傷,他就用單車載我,上下坡時顯得十分吃力,情比父兄。回想起來無限溫馨,更感師恩難報!
在北方祖厝上課時,二年級在左側房,三年級是正殿大廳,隔著一道薄薄的甘蔗板牆各自上課。右側房裡有一個防空洞,洞很暗很深,從洞口往下看深不見底,同學們互相傳說裡面鬧鬼,嚇得女同學不敢走進右側房。小男生玩躲迷藏遊戲時,還是會往裡面衝,只是躲在黑暗角落,心還是噗噗跳,初入小學的種種記憶回想起來滋味無窮。
三年級時有一天蔡清楚老師要我回家問爸爸,是不是考慮轉學到開瑄國小(那時我們都稱聯合國小),因為學校距離村莊比較近,小徑村的小朋友大部份都讀開瑄,徵得爸爸同意後,我和二哥還有四位同學到校長室見劉光漢校長,向他報告要轉學的說明,劉校長也是瓊林人,他的小孩也念開瑄,校長正在吃藥,他頭也沒回就說,好學生到哪都是好學生,我們一時啞口無言,愣在那裡,只見他喝口水把藥吞下去,然後很和藹的說道,小徑村只有你們五、六位小朋友在這邊讀,轉到開瑄跟著人多的大路隊上學是比較安全,接著他交代一位老師立即幫我們辦了轉學手續,我拿到轉學証明書,頂著烈日與夏天不午休的蟬喝聲,一路走進了開瑄小學的教室,見到班級老師蔡乃貞先生,他開口就說陳水土老師已經告訴他,我會轉學到他班上,原來陳老師和蔡老師也都是大哥的金門初中同學,說來可能是運氣好,但是也許會被盯得更緊,果然下課被叫到辦公室,乃貞老師嚴肅說道:陳老師有交待,你的國語還不錯,數學算術比較弱,需要加強點。
老師的愛心是如此偉大,對我這樣即將離開的學生的課業,仍還關懷有加,值此母校建立百年慶回想起來,不禁熱淚盈眶,這幾位啟蒙恩師都在幾年前先後作古,此生已難以回報,老師們留下愛的教育典範,將永留青史,也永遠活在我們的心中。(稿費捐金門家扶中心)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