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言論廣場

運動員需要的是舞台,而非不符現狀的國號

*2018/08/28
作者:王翔正。 點閱率:1744

  2019東亞青運遭大陸官方打壓被迫取消,官員們召開記者會強力譴責對岸蠻橫的行為,認為我國能夠自行舉辦更強的比賽,但大陸政治經濟強大是不爭的事實,擁有國際相關組織的主導權,其它國家理所當然選擇隔岸觀火,倘若執意推動台灣正名進軍東京奧運,極可能抹煞往後選手世界級比賽的發展空間。
  訓練、備戰、比賽不斷地來回循環是運動員基本的歷程,訓練是苦悶與疼痛堆疊而成,肌力與耐力的拉扯拔河,有氧與無氧的交替磨練,滴下的汗水與淚水交織,拋棄朋友社交與親密家人,除了須堅持鍥而不捨的意志,腦海還有無時無刻存在說服自己放棄的聲音,無數個勸服自己放棄的理由,身體裡的小惡魔不斷遊說安逸的好處,必須透過無時無刻與自己喊話「再堅持一下」,以不斷的要求自己,一點一滴創造卓越。
  運動員的精華生涯短暫,身體強度存在逐年消退的現實,能夠在有限的青春年華奪取優異的成績需要天時地利人和,倘若未能獲得良好的成績更可能淪為陪練員,甚至些許運動員寧願轉換國籍遠赴異國換取揮灑能力的舞台,因為時間一過,舞台隨即更迭。
  維護運動員的福祉與利益是政府的當務之急,惟執政團隊一味地利用參加2020東京奧運台灣正名運動觸動國際奧會的底線,企圖推翻以往的洛桑協議,揚棄使用已久的中華台北,但以此觀之,不符現狀的國號似乎已經緩不濟急,不顧一切恣意任行,最糟的就是砸壞一鍋好粥,全數人沒得享用。
  運動員的夢想為站在頒獎台上,身披國旗,耳聽國歌,看著冉冉上升的國旗飄揚在比賽場館激動落淚,觀眾吶喊環伺美不勝收,但現今連最基本的舞台也消散,更遑論得名奪牌光宗耀祖的榮耀,空有一身戰技,躍躍欲試迎敵痛擊,卻無處揮灑,著實讓人掃興。
  委曲求全實非易事,唯有使自己更加強大,以亮眼的比賽成績讓國際看見台灣選手的努力,善用已投入的巨額經費規劃興建的場館,以人文薈萃的風土民情讓國際驚嘆台灣最美的風景,縱然選手們仍憧憬有朝一日能夠於競賽場地揮舞著屬於我國的國旗,而非中華台北的會旗,惟現實是屬於運動員的舞台在哪還是未知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