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由基測看金門孩子的競爭力

發布日期:
作者: 顏炳洳/金城鎮民。
點閱率:1,232
字型大小:

*國中基測,看數字背後的「城鄉差距」

近日,很高興有機會在地區名城電視台聆聽烈嶼國中吳啟騰校長及城中許維民老師對於國中教育的理念及經驗分享。吳校長引領烈中的治校成績有口皆碑,個人亦早有耳聞;而維民老師多年來除了認真從事教學工作外,對於金門地區文史資料的著力及鄉土文化教育的推動也是斐然有成。

記得不只一次聽過兆 兄憂心的轉述李家同教授關於國中基測成績低於八十八分所代表的意義││「也就是代表這個小孩在學校根本沒有學到什麼,或許連ABC二十六個字母都寫不全!」。當然,個人未曾在中學教過書,在這之前,也沒有系統性去了解金門子弟的「國中基測」表現在全國的相對水平,只知道有關「教改」、「一綱多本」、「九年一貫」、「多元入學」等議題不斷困擾著全國的教師與家長。受到兆 兄對於金門子弟教育憂心忡忡的感染,於是花了點時間查了些零星資料,對此議題方有了點粗淺的理解。

以前,很少認為國中階段的金門子弟在學習上或是生活教育上有任何根本性或結構性的大問題!比較常聽人提及的大抵是地區的技職教育可能在「教」與「學」、「學校」與「家庭」的互動方面存在若干問題。近年來,透過對國中基測成績的解讀,相關教育工作者才逐漸發覺到「數字」背後所隱含的「城鄉差距」及「貧富落差」等重大問題。

*金門的孩子,比上不足、比下有餘?

目前,國中基測共有五科,每科六十分,總分三百分。學生按個人五科學力測驗成績,排定在全國的百分比等級(Percentage Grade,PR),例如,PR值80表示自己的學測成績高於全國百分之八十的考生。從PR值來看,顯然是愈高愈好,以台灣最著名的高中建中及北一女,錄取學生的PR值表現約莫在98、99之上,而PR值99的五科對應總分約在270~280分之間。至於,PR值50(意即表現中等)的成績如何,在過去四年來基本上維持在146分上下。而PR值10以下的學生總數約佔三萬人,這一部份學生也就是教育專家學者特意強調所謂可能有學習障礙而需要加強關懷輔導的。

根據維民老師提供的資料,以金城國中參加基測的學生為例,其中三分之一的學生,其學測PR值落點在51左右,其餘PR值表現分佈在23上下,整體PR平均值在36.4,對應學測成績平均分數線大約在118.22附近。從整體比例而言,金城國中有三分之一學生超過全國平均值,而金湖、金沙、金寧、烈嶼等國中之平均表現相對還得差一些。因此,從金門學生的學測表現來看,雖然不至於落在需要被搶救的最後百分之十,但在全國範圍內而言,也實屬於中間偏下。

*「雙峰」現象,金門免疫?

從歷年成績資料來看,國中基測呈現所謂「雙峰」現象(也就是好壞日益兩極化)。從學者所研究的原因歸納,不外乎城鄉差距所引發的教育失衡,其中有學生因素、家庭因素(例如:單親、隔代教養)、原住民、山地部落、外籍新娘:::等。當然,整個社會大環境變動,或是教育政策改變所造成的影響也不能忽視。而「雙峰」現象在金門並不存在,因為金門學子在國中階段的表現大致落在中下區段。這主要是因為金門人少島小,很多家長都是公教人員,家庭經濟條件的差異及分化程度不明顯,反映在對孩子的教育關注上,不存在類似台灣都會與鄉下間的明顯落差。但是,金門離島的不利條件,卻也是讓金門成為「國民教育的暗角」之主要原因。根據2004年青年國是會議報告,「如何縮小城鄉差距」成了最主要的討論重點。像金門這樣的「離島」以及山地部落等交通不方便的地區,與都會區的資訊及生活條件落差,影響教師進修與留任意願,同時新任教師流動率偏高、教師比例結構有老化現象,因此,為了平衡城鄉的教育差距,離島與山地同被列為「教育優先區」。

*英語學習,比不上馬祖兄弟?

學習環境和資源不均現象,直接反映在基測成績表現上,使得都會區的學生在「高分區」的人數比率,較鄉村學生多出六成以上。這當中以英語科或資訊相關科系最為明顯。以「英語」為例,台北市學生的平均分數較全國平均高出六分以上,亦即,在滿分六十分中,台北市的平均成績為三十六分,表現一支獨秀,接近全國平均值三十分左右的縣市則有(北縣、桃園、基隆、台中、南投、台南縣市、高雄), 而平均分數在二十五分左右的地區有(宜蘭、嘉義、雲林、屏東、花蓮、台東、澎湖、金門、馬祖)。而在低分區組的表現,金門(平均成績26.24)也只比屏東、花蓮、台東、澎湖等四地略好,連兄弟島「馬祖」我們都比不上!因此,今後在這一方面,金門必須要急起直追。

*把每一位學生都當成「人才」來經營

當然,學測不代表「全部」。關於這點,吳啟騰校長有很深的感想,他認為學生的『品德』與生活教育也很重要,只要學生能夠擁有正確的觀念,良好的學習態度,學測表現自然相對會比較好。但是,對於因為客觀城鄉資訊及教育條件落差所引起的失衡現象,則需要地區教師與家長更多的用心。因此,吳校長很重視金門地區教師與台灣地區學校之間觀摩交流機會,透過交流可以刺激及提昇本地老師的教學觀念,對於老師的教學心態及看待學生的態度,他也十分看重。他強調「自己一貫把每一位學生都當成人才來經營」,這是一句聽來令人十分感動的話。記得以往自己在唸國中的那個年代,老師經常以打罵而非鼓勵來對待學生,教師的肯定或否定可能完全改變一個孩子對某個科目的學習熱情。國中生的「同儕認同」情結尚不如高中階段明顯,師長對學子還有十足的影響力,所以良好及有建設性的師生互動遠勝於對某些單科成績的追求。

*最高學府,不是金門學子的「禁地」

對於金門子弟國中階段的整體表現,吳校長和維民老師都不悲觀,甚至認為金門子弟的後續學習動能,都不會輸給台灣的學生,這一點我們確實有理由相信。從台灣大學的學生來源區域分佈,或許可以解讀金門國中學生進入高等教育階段後的整體表現。根據台大駱明慶教授的研究論文︽城鄉差異對就讀台大之影響︾一文剖析,從1997年到2000年期間,82%的台大學生來自都會區所屬的20所明星高中。其中光是台北縣、市就佔了總數的57.7%,如果加上高雄市及台中市,則幾乎達到生源總數的七成。這種現象反映出城鄉差距對學子的影響既深且遠。「城鄉」背後實則代表了牢不可破的「現代階級區分」。都市階級最高的「台北市」,其學生進入台大的機會是「澎湖」的25倍,是「台東」的16倍,是咱們「金門」的8倍。

從佔台大生源總數的比例來看,金門是倒數第三名,只比馬祖及澎湖強;但是如果從18歲的總人口中,成為台大學生所佔的比例來看,金門在25個縣市中可以上升到第15名,一舉超越高雄縣、雲林縣、屏東縣、苗栗縣、嘉義縣、花蓮縣、新竹縣、台東縣、澎湖縣及連江縣,而與彰化縣及南投縣幾乎並駕齊驅,大概是每一千名18歲的人口中有3.7名會成為台大學生。這樣的數字,說明金門確實與主要都會區有明顯的差距,但是整體學習表現卻又比其他「離島」或是擁有山地部落的縣市來得好。從台大學生來源的排行,金門在25個縣市中位居第15名(若換算成目前基測所採用的PR值,大約是40),整體表現「中間偏下」,情況比目前國中基測PR平均值36.4稍好,兩者一致性程度很高。

根據紐約時報報導,美國家庭年所得平均大約五萬三千美金(約170萬台幣),年所得超過十萬美金(約320萬台幣)的家庭大概佔二成,即五分之一。但是美國著名的前42所大學,其中40%的新生來自這五分之一的家庭。這種階級差異來自家長社會地位、收入、學歷等的差距,所造成的下一代競爭力的持續分化,進而形成高低兩個階級的「循環」障礙,也就是低階層的家庭子弟越來越難經由「學習表現」往上層階級流動。講得「封建」些,就好比古代的學子,透過寒窗苦讀,博得科舉功名後,即可擺脫庶民階級而晉升士大夫階級,從此布衣致卿相,命運大大不同於往昔。

*以行政資源驅動全民學習熱情

今日,這樣的階級障礙經由「城鄉」差距而橫亙在我們金門子弟眼前。所以,我們的師長、家長甚至教育局長、縣長應該有一種體會,咱們孩子的學習表現,也許相當程度代表了金門未來的整體「競爭力」。因此,在某些施政作為上,或許可以適度強化師資及增進各項學習資源,大家一起把眼光拉遠,讓我們的學校、學生放大競爭格局,以台灣都會區、大陸沿海發達城市的學校、學生當成交流學習與觀摩競爭的對象。記得有某議員曾提議強化金門的英語教學,很好。如果我們可以將強化金門的英語學習納入三年或五年施政計劃,由政府統籌規劃,逐日改進地區英語師資,配合舉辦金門地區英語教師口語競賽,刺激教師的進修成長,再向下延伸到各級學生或全縣英語口語演講競賽,甚至舉行全國大專盃或兩岸三地的英語演講或辯論比賽,或是把這類競賽結合地區觀光議題,將目前一切以「考試/檢定」為主的紙上學習方式引導到全民「聽說」的生活應用層面;有意識的以行政資源驅動全體縣民學習英語的熱情,進而厚植金門的競爭力,強化金門國際化的資本。

*教育,不只是「良心」事業

英語學習只是一例,其他有關的教育議題,或是教育之外的施政,都應該儘可能提昇全民的關注及參與熱情;而藉由競賽刺激教師的進修和成長則是一種確保「師資品質」的手段。幾乎所有人都會毫不遲疑的接受「教育是一種良心事業」的這種說法!誠然,從事教育者,應該秉持良心,善盡為人師表傳道、授業、解惑的職責。但是,實際上,「教育也不應該只是一種良心的事業」!因為,如果整個教育的品質,必須建構在不可觸摸的「教師的良心」之上,也就等於默認了如果有老師不顧「良心」,大家也只能徒呼負負、莫可奈何!打個比喻,「醫師的醫德」和「教師的良心」一樣,如果都是無從稽核、無可置喙,那麼整個醫療體系或是教育體系都將成為不可掌握的、全憑碰運氣的『賭場』││攸關一個個病人生命存續或學子學習成長的賭場。倘若有幸遇到具醫德的醫師或是有良心的老師則要趕緊謝天謝地;反之,也只能自認倒楣!

*用企業精神治校,落實「教師分級制」

但情況真的得如此消極嗎?當然不!從學生的受教權來看,如何維持或提昇整體教學環境及師資水平,是整個教育系統(包含行政系統)都應該時時刻刻念茲在茲的。無論教師的適任與否,或是校長的辦學績效良窳,都應該有一套評量與制衡機制。傳統觀念裡,學校並不是以營利為目的的「企業體」,但是,現代的學校體制必須符合企業管理和創新精神,學生就好比是學校製造的特殊產品,產品好壞自有客觀的看待標準及社會口碑。一旦將企業精神帶入學校,就可以讓有良心的、好的老師應該得到更好的報酬,打混的、欠缺教學熱情及不思成長的也會在適當的考核機制下受到應有的懲戒,這也是近年來不斷有學者或民間提出呼籲而未能落實「教師分級制」。

*「讓好人出頭」,教育才有未來

以金門而言,小小島嶼,人情網路千絲萬縷,得罪人的事沒人肯幹!所以,反映在教師的績效考核上,可能也和公部門相去無多,「乙等」板凳輪流坐!新進老師原本鬥志昂揚,但是,積極的表現往往得不到應有的回饋鼓勵,有時反而遭來排擠或是招來「憨人」之譏!久而久之,也就「人不老心先老」,得過且過起來。所以,如何「讓好人出頭」,跳脫常規升遷,打破「數饅頭、混日子、等退休」的惡性循環,也許整個教育系統就可以煥發新的生機!在目前這樣的生態下,「賞善」似乎比「罰惡」容易些!

當然,教育的問題複雜萬端,斷不是這紙上輕描淡寫所能道出個所以!金門的未來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但是,有一點卻可以斷定,金門的未來和咱們孩子們的教育息息相關。事實也已擺在眼前,我們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我們的學生還可以更用心、家長和學校的互動還可以更密切、教師可以再認真點、尊師重道的觀念可以再加強些、教師分級制度應該及早落實、獎勵制度應該更有彈性!學測雖然只能有限度的彰顯各階段的學習指標,不必然跟競爭力扯上絕對關係,然而造成這學測結果背後諸多糾結的因素裡,必然有值得大家關心的東西。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