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內行人看內行事沙美開業醫師

發布日期:
作者: 劉兆輝。
點閱率:1,256

閒論「金門籍醫療人員的困局」──致足兒風

  非常敬佩先生九十四年十月十日在︽金門日報︾登出之大作︿金門籍醫療人員的困局﹀,文中表露了對金門醫療的責任與熱忱,但有些無奈感。的確文中讓人感覺到金門的醫療環境與制度不佳,吃定「保送生」,從醫學院畢業後就得回來的學子,有著服務年限的合約而給予不合理的待遇。猜想先生應是一畢業就回到金門服務的醫師?金醫署立化後受到「相對的冷漠」對待,但,從這些觀點來看「金門籍醫療人員的困局」是不妥的。

在金門住了近兩年,請容許在下我以「內行人看內行事」來聊聊「金門籍醫療人員的困局」。或許因為先生沒有在教學醫院渡過完整的住院醫師訓練,在金門無法勝任醫師千變萬化的工作。金門長久以來轉診的病人不少,因為很多病人不信任本地醫療了,而被轉診到台灣的病人有些又讓台灣的醫師覺得我們很菜,如此的病人也要轉診!不是嗎?

先生說:「從一開始就覺得受到不合理的待遇,對醫院沒有向心力,相信不只是保送生的悲哀,對金門的醫療更是一種傷害」。其實先生言重了!想一想,做醫生是為了錢嗎?醫學生畢了業一開始就期望好待遇,而對醫院沒有向心力,如何能成為金門的好醫師?自己不先要求自己畢業了應該去追求更好的專業及養成教育而想賺大錢,憑我們資優的頭腦就該當個商人或政客才是,若要做個好醫師想賺大錢,難哦!

「金門籍醫療人員的困局」問題可能出在於金門縣對保送生的合約制度不對,一畢業就得回來嗎?沒在教學醫院狠狠的磨個四、五年怎麼能做個好醫師呢?金醫署立化了,就算給你正缺、給你做個主任高薪以待,我們還是要常轉診病人,先生覺得這樣對嗎?保送生該爭取的是畢了業,能把執照考上,先留在教學醫院,甚至再保送出國深造,等到每個保送生畢業五、六年後(如果有兵役)再回來履行服務年資,個個早已飽學高明,金門又何需另請榮總、北署來支援?聽說榮總來的醫師,某些也就只如此如此而已,但病人一大堆,在地優秀的保送生感覺如何?因為他們是榮總的?如果你一畢業就留在台大、榮總、三總或留美回來的,五年後你再回來服務,你想那時你自己的感覺又如何?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金門人每年轉診,或自動到台灣看病的人會那麼多?甚至很多金門人專程到台灣幾個廣告高明的健診中心、檢驗所或診所,花個數萬元健檢?不信任「在地」罷了。長期以來,也許是在地醫師也不信任自己,沒有把握或負不起責任的壓力,動不動就轉診病人(醫療硬體設備早就該請金酒公司多捐助些了),反正柿子挑軟的吃,把麻煩的病人轉走,也是可輕鬆的照領薪水,是這樣的嗎?

上個月有位曾在第一胎順產,現又懷第二胎七個月的孕婦,非常憂鬱的來看診,她認為自己很危險,有嚴重的糖尿病,而且快早產了。每天她都要躺著不敢動,但躺久了卻讓她不能翻身移動,痛苦異常。她說,糖尿病云云是某位醫師的診斷,並建議她非馬上開刀生產不可。經過檢查後,任由我再三的安慰、解釋鼓勵,並幫助她翻身活動,她依然無法安心,第二天她與丈夫到台北去,然後花了一萬多元,買了「安心」回來。當她再次來時,他們笑嘻嘻的,孕婦也可以翻身活動了。台北的醫師真神!只為她診療不到五分鐘的門診,就告訴她懷孕一切正常,一如在下先前告訴她的:「沒有糖尿病,不會早產:::」。這就是我們金門在地醫師的悲哀,病人不信任我們,為什麼?在急診室簡單的外傷縫合,成果可看嗎?

我有個女兒在台北榮總服務,她就曾告訴我說:「你們金門來進修的人員,某些人抗壓力好低,進修不到一兩個禮拜就落跑了」,是真的嗎?當我們自己不想吃苦,不想多學些,我們要如何要求「對這群捍衛金門醫療的年輕人給予合理的對待」?假如說我們是主任級醫師或護理長,每天早晨進行病歷討論時,我們自己不懂,甚至於被手下的醫師護士「電」到了,我們要如何維持主任或阿長的尊嚴?或要求「正缺」,要求「待遇」?我們不要再畫地自限,保護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多充實自己,自己要爭氣,強過他們,讓金門的在地人覺得榮耀。我們要爭取金門的醫療軟硬體設備,至少要等同於台灣的教學醫院,至於自己的能耐,真的要靠自己了。

從前,德國「鐵血首相」俾斯麥就說過;「跟不上時代的人就是廢人。」這年頭很現實,跟不上時代就會被淘汰!每一屆保送醫學系的,都是金門最優秀的人才,但畢業後馬上就要回來獨當一面,有可能成大器嗎?即便爭取到正缺、領了高薪,但做起事來有充分的把握嗎?患者有信心嗎?金醫署立化了,又如何?台北來了很多醫療人員佔了正缺,每天早上的學術病理病歷討論時,如果在地的金門保送生個個高明能幹,到時候正缺不想要也難,不是嗎?再說只要自己在專業領域超強,就不會有困局,想想看,自己是那麼好的醫師,主任不給我做,我就出去自己當院長,自己升官。看看金城有多少在台灣有名的主任級醫師都來開業了,你又何需「服務年限一到,就一個個的從金門出走,良禽擇木而棲::」,金門的環境太好了,沒有超級颱風,沒有地震,沒有壞人勒索。人在福中要知福,金門的人有多親切和藹、地多麼的美、天多麼的藍、金門的吸引力很強,我以前不曾到過金門,但兩年前,老遠從美國來到本地,我就被金門吸住了,我覺得金門真好,給了我良好的醫療級生活環境,可以順心的提供自己所學去看病人而被尊重,我認為這不是付出而是獲得,感謝金門讓我留下。

期望署立金門醫院、衛生局或醫師公會,可以時常邀請教授、主任級或高明的醫師來為在金門服務的醫師做再教育的訓練,藉以提昇金門醫師的學理及臨床能力,讓金門的鄉親能夠信任接受在地醫師的照顧,不要動不動就建議病人轉診。就算要轉診,那些來過金門的「高明」醫師,因為與金門醫師曾有過良好的互動,也會親切的接待我們轉診過去的鄉親呢!

先生文中的總結:「對這群捍衛金門醫療的年輕人,給予合理的對待是刻不容緩的事情」,希望心想事成,當然自己也要多努力些,多充實才是。

順便告訴先生:每個月月底週日有金門開業醫師聯誼會的餐聚,在下我希望能擴充為金門執業醫師的聯誼會,大家就餐桌上暢飲共談在金門從醫的甘苦經,歡迎參與。

抄首詩送先生:「日日深杯酒滿,朝朝小圃花開。自歌自舞自開懷,且喜無拘無石礙。青史幾番春夢,紅塵多少奇才?無需計較更安排、留取而今現在!」(宋‧朱希真︿西江月﹀)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