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年改風雲

發布日期:
作者: 洪銀娥。
點閱率:4,468
字型大小:

  年改過後,擾擾嚷嚷的年改大戲已經落幕,被改革者與看似與己無關者,都回歸看似平靜的常軌生活。回顧五年前的那段日子,各媒體、各行各業關注焦點無不是年金改革,攻訐、謾罵、撕裂、殺氣騰騰,這是個快要炸鍋的城市。被改革者一次次、一場場走上凱道,佇立街頭,夜宿立法院。紛擾雜沓,為期大約兩年。
  最初始的抗議活動我本無意參加,因為政府帶頭幹起推翻白紙黑字法律的行當,實是荒謬至極,為荒謬之事參與遊行只怕褻瀆了我的身軀。但隨著昔日桃園同事電話邀約,他們都是我極為敬重的老同事,即將不遠千里包遊覽車前來表達心中不滿;我居台北市,近在咫尺,不為真理,也要為老同事前來的感動而現身。在那次遊行裡,我循著飄揚的大旗,找到大勇國小團隊,也找到來自家鄉的中正國小團隊,見到了我們人事黃主任賢伉儷,也見到縣長楊鎮浯,他那時已嶄露頭角,還未躋身高位;謙虛、靜默、沉穩是當時給我的第一印象。
  自從那次與老同事「相見『愁』」之後,我又參加多場年金抗議遊行,幾乎無役不與。其中,105年在凱達格蘭大道的九三大遊行,極為盛大,有數十個軍公教在職與退休人員團體參加。爾後在青島東路立法院見到外子長官劉將軍,他是「八百壯士」要員;也遇見小金門同事吳老師賢伉儷和她的親家母。吳斯懷在宣傳車上講話……。
  曾想到立法院旁的開南商工上社區大學的課,一次報名時遇到一位報名薩克斯風者,早年做貿易為國家賺很多外匯。年改正沸沸揚揚,我請他客觀評論此事,他說:「走過這麼多國家,還沒有看過有溯及既往的」。不溯及既往在於維持人民生活之安定性和穩定性,而且關乎公平正義與信賴保護原則。以人口比例來說,軍公教是小眾,但每一位軍公教背後就是一個家庭,為政者實不可貿然做大動作改革。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還可怕」,身為被改革者,我不禁要問:
  一、立即要破產了嗎?時任考試院院長關中說:「如果不改革,最多五年,台灣就會變成希臘」,希臘政府貪污嚴重,人民普遍不相信政府,逃漏稅嚴重……台灣幾時像希臘,何況貪汙、逃漏稅是誰的責任?
  二、盡全力想其他法子了嗎?政府長久以來不敢對財團加稅,台積電張忠謀怎麼說的?軍營、學校空置,政府已善盡活化資產了嗎?已經杜絕虛擲浪費公帑的龐大支出了嗎?
  三、是一勞永逸的嗎?年改拍板定案後,政府夸夸其談挪後破產,踐踏信賴保護原則,捨棄公平正義威信,就為了苟延殘喘13年,非輕率躁進嗎?
  四、會不會產生負面效應?政府任何施政都應全方位考量,尤其要注意是否造成社會對立、階級對立、職業對立、世代對立。此次挑起社會仇恨,政府顯然沒有顧及和在意。
  五、如何彌補被改革者-軍公教?許多檯面上人物都說年改確實是政府失信於民,對於「共體時艱」的軍公教,政府應先道歉,並提出日後補償方案。
  六、是否以圓滿方式達到目標?國家發展有軍公教努力付出的身影,被改革同時應顧及軍公教感受,但回顧那段放任媒體攻訐的日子,真是情何以堪!
  抗議、抗議、抗議無效,「孤臣無力可回天」,年改後衍生的長遠弊端正逐步顯現,社會群體環環相扣,無人能置身事外,所受影響舉其縈縈大者,有以下四:
  一、窒礙經濟活絡:年改從生效日起,軍公教退休俸逐年遞減,減到政府認可的水平線。以我為例,每個月已少一萬多,還在遞減中,直到每個月少兩萬多才會停止。軍公教面臨的是所得愈來愈少,年齡越來越高,相較於老年生活簡單的平日費用,高齡維持生存例如外傭、醫療卻都是龐大支出;加上日益高漲的物價。調查將有三分之一軍公教,淪為清貧的「下流老人」。更有報導不少老人賣房,以大換小補足驟減的缺口。「年改導致退休金縮水?銀髮族『賣房養老』以大換小需求增」(東森新聞)。生活衝擊還不包括因信任政府長期所做的資金規劃、資產配置、理財佈局等隱形恐慌。以上林林總總,迫使軍公教因收入減少,不得不在每一次消費中撙節支出,沒有安全感必須未雨綢繆,使得他們克制購買欲望,存下金錢以備不時之需。一位每天從汐止來武昌街賣衣服的大姐,就大嘆生意大不如前。市場上少了政府原應給軍公教的月俸消費,以及因恐慌減少支出的資金流動,經濟活絡度下降可想而知。另一方面則是對於民間社福、弱勢團體捐款金額必定減少,人性固有的「人饑己饑、人溺己溺」美德將被削弱,近來疫情更是雪上加霜。物價高漲,自身難保,難顧他人,也在情理之中。
  二、降低人與人的溫度:軍公教族群面對外界不友善聲音,受到傷害,了然於心。即使昔日多麼麻吉的朋友在這議題上,不是針鋒相對,就是尷尬,就是無言。年紀漸漸大,爭得面紅耳赤傷身,相見不如不見,保持距離,彼此祝福!手足情感撕裂亦不遑多讓:朋友姊妹分屬教師、行員和私人機構職員,每次談到年改,我的教師朋友就尷尬不已,只好趕緊轉換話題,遙想當年她是三姊妹中最認真讀書、父母寄予最大厚望的;是教學認真、公認的好老師,而今淪為過街老鼠,孰令致之。手足親情因不愉快言談而增加隔閡,減少了互動聯繫,還能維持情感溫度嗎?至於因志趣相結合的朋友情誼,土崩瓦解更不必說了。
  三、中產階級加速消失:軍公教靠著每個月薪水或是退休俸維持生活需求,是中堅份子,是中產階級。所謂中產階級即中等所得,不是日進斗金的富豪,也不是無米之炊的低收入戶。中產階級溫飽之餘,也能享有藝文、社交等娛樂,有一定的生活水平。外在大環境因素,數十年前觀察家就提出警語「中產階級消失中、台灣社會M型化」,年改之後許多軍公教滑向清貧,落入窘境,中產階級更加速流失,中產階級是穩定社會最強勁的力量啊!
  四、弱化菁英、走向均貧:當年身經百戰、經層層關卡才能躋身軍公教行列,不是我自己臉上貼金,軍公教是中等以上資質,是廣義的社會菁英(軍人錄取不似教師、公務員高門檻,但通過嚴格體能訓練、忍耐封閉枯燥生活,成為一名合格軍人相當不容易。現今軍校錄取分數已不亞於國立大學)。多少學子認真向學,為的是向他們的信仰邁進,經這次年改撕裂,失去目標認同,阻礙前進腳步。當年輕人不再信任政府,國家無法拔擢最優秀人才進到公部門,是國家弱化的開端。平庸帶領將走向均貧,現今許多人為了生存,寄望股票翻身,投資投機,亂象橫生,詐騙猖狂,試問:好好一個社會,怎會走到今天這般模樣?
  小叔在媒體洗腦下,說軍公教是既得利益者,我說:「你也可以,為何你當年沒本事?」對於不經理智判斷的人云亦云,應給予當頭棒喝。同學姊妹均是國小教師退休,姊姊殷殷告誡妹妹:「出門在外絕對不要告訴別人,自己是教師退休」,此舉我深不以為然。祖上積德,讓我當上教師;叨天之福,讓我圓滿身退,這都不是靠一己之努力足以竟其功,感恩戴德猶恐不及,怎能因外在不正確氛圍而撇清不與之相擁呢?
  年改之後的這幾年施政,常見蔡政府以「撒錢」和「官員下台」平息民怨,錢多好辦事,與當年宣稱財政窮困,急於「磨刀霍霍」,有極大反差。民進黨大老沈富雄反對,「蔡英文政府及民進黨以選舉作為改革考量基準,不敢改革勞工保險」。並認為「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召集人陳建仁改革方針錯誤」。也許蔡政府將年改視為大刀闊斧、完成大業功績,非被改革者也津津樂道,稱頌蔡總統魄力十足。數年過去了,看看社會的劇變和人心的質變,身為市井小民,每日遊走街頭,感受最深刻。淳良的人心建立不容易,需歷經好幾世代,但摧毀只消一個錯誤帶領,歷時十年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例子,在毛主義思想蠱惑下,紅衛兵心中無父母,眼中無師長,還自以為是正義的化身,拿著盾牌橫衝直撞,是中國史上的文化大浩劫。文革歷時十年,蔡政府年改比較進化,在無數次人民吶喊「政府無能」、「反汙名」、「要尊嚴」、八百壯士夜宿立法院--他們都是當年生死一線間,隨時準備為國捐軀,保護臺海安全、功績彪炳的將軍啊!比起他們的九死一生,我身為教師的辛苦還不算什麼。九三軍人節大遊行中,我也見拄著拐杖的耄耋老者,氣質非常好,看著他們我心裡慚愧,恨自己不能為他們做點什麼--在大大斲傷軍公教情感中落幕。蔡總統第一任就職典禮,我也去觀禮--和眾多人群站在凱道警戒線外看電視牆。關於年改,蔡總統,您真的錯了!抗爭時候的流淚、流血,甚至繆上校犧牲寶貴生命,這些抗爭者都是「功在國家」的人啊!午夜夢迴,不知您是否仍覺得自己此項施政為對,甚至自豪,但多少人生計陷入窘境,多少人鬱鬱寡歡、憤恨難平,甚至多少人抑鬱以終,對整體社會後遺症、後座力還在瀰漫中。
  人民都希望國家能有多黨良性競爭,有制衡力量,以實踐民主真諦。一黨獨大容易淪為一黨暴力。但百年老店國民黨,兵敗如山倒成那樣,還真是蔚為奇觀。沒有「民之所欲」建樹,只是抓著執政黨小尾巴團團轉。在我看來,距離「重返執政」,還非常遙遠。
  人們對藍綠失望、厭倦時,每有政壇新人、素人出現,即刮起旋風、寄予厚望,但每每希望破滅、失望收尾。唉,真是身處現代人的悲哀,老歌「但是又何奈」在耳邊響起。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