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青岐港

發布日期:
作者: 繆筑筠。
點閱率:6,850

就烈嶼眾多觀光景點而言,青岐港很年輕;但就歲月長河來看,青岐港最資深。在以閩南文化、戰地史蹟為主的金門旅遊當中,青岐港以成立地質公園為導向,也是金門極少數配有解說員的自然生態觀光景點,使其在一眾景點中脫穎而出,魅力獨具。
  早期青岐人除了耕種之外,另外一個倚賴為生的方式便是捕魚,青岐港是他們唯一的進出港口。漁船泊在青岐港沙灘上,要捕魚時再推下海,抓了魚之後,先民會直接划船到廈門賣掉,再買些米糧、油品及生活物資回來。可惜民國七十幾年遭遇颱風,所有船隻一夕盡毀,漁民們被迫轉業,當時兩岸關係緊張,青岐港做為戰略補給港口,由軍方嚴格控管,老一輩人也不希望後代繼續在海上討生活,年輕人大多只能前往臺灣尋求生計,青岐港就此落寞下來。
  金馬戰地政務解除後,政府改推精兵政策,金馬澎外島兵力大幅降編,因軍方人力不足支應,烈嶼大部分營區皆頹唐成廢墟,青岐港也是其中一個。早已沒了漁民的青岐港,軍方又撤離撒手不管,只餘村人平時散散步、挖挖海沙的功能。
  但是金子總會發光,青岐港擁有金門唯一的玄武岩海岸。一千三百萬年前,噴發的火山熔岩在這裡凝固,也塵封了億萬年地質變動的秘密。一千三百萬年後,經過風化、海蝕、歲月洗練打磨的岩壁,原本整齊劃一的灰黑色玄武岩,突然產生花樣外貌,顏色也變得瑰麗起來。
  從青岐港到南山頭的這段玄武岩,雖然只有短短約一公里長度,卻有著最完美的玄武岩構造:氣孔狀玄武岩、杏仁狀玄武岩、洋蔥狀風化玄武岩、柱狀風化玄武岩、柱狀玄武岩、熔岩噴出口,幾乎所有玄武岩的結構,在這裡都可以一窺究竟,一次看好看滿,這是其他地方難以企及之處。
  玄武岩因為本身含鐵量高,風化之後紅、黃、褐三色交染,讓岩石變得鏽跡斑斑,卻也異常美麗。尤其洋蔥狀玄武岩,如洋蔥橫切面,一圈一圈向外擴散,有的若或含苞、或綻放的玫瑰花,彷彿岩壁上闢開一座花園;有的則圈圈套圈圈,詭奇妖魅如梵谷筆下的「星空」。加上岩石本身的差異侵蝕現象,造成奇石形狀似犀牛、海龜、恐龍、蜥蜴、長毛象,每個不經意仰望、回首間,總有驚喜發現。
  而在玄武岩風化崩落後,塵封的秘密也重見天日,那是金門獨有的地形--金門層。當火山噴發時,曾經生活在這裡的生物,被熔岩焚燒、被玄武岩覆蓋,逐漸形成不朽的變化,原本的黏土和沙子被夯實黏結成金門層;未曾燒熔的植物殘骸成了化石,更進一步演變為褐鐵礦,鑲嵌於金門層中,沒見過的人常把它誤認為鐵管,說是以前的軍方工事遺跡。
  近幾年讓這段海岸線爆火的另一個原因,源自於綠石槽秘境,也是網紅必到打卡景點。春季限定版的綠石槽,位於玄武岩前方,每年約莫3到5月出現,大片平坦岩石經海水沖刷出槽溝,綠藻則依附生長在這一條條槽溝上,遠遠望去像綠絲絨,尤其於薄霧籠罩中,更有一種似仙境、非人間的既視感。而不遠處屹立於海中的復興嶼,就像日夜守護這片海域的衛兵,戰爭威脅似近又似遙遠。
春天另一個吸人眼球的,則是青岐港左邊的抹茶消波塊,觀賞綠石槽需要看潮汐,通常中、大潮才看得到,抹茶消波塊的門檻較低,因為靠近高潮線,幾乎有退潮就看得到,算是平易近人,讓看不到綠石槽的人也不致白走一遭。不過無論綠石槽或抹茶消波塊都要看天意,綠藻長得好不好非人力可以控制,旅人最討厭的霧季,反而是藻類最茂盛的季節,所以也有人會來這裡追藍眼淚。
  如此絕佳的地景與自然生態,當然有必要守護它,經現任金門縣環境教育學會林英生理事長不斷努力,臺金之間來回奔走,推動在青岐港成立地質公園,以保護千萬年才有的特殊地質景觀。烈嶼鄉洪若珊鄉長也覺得這是小金門值得開發的觀光資源,於民國109年3月成立青岐港生態小教室,聘請專業人士授課,培養解說人員,期望走一條不同的生態觀光道路,不只擴增景點,吸引觀光客,最重要的是讓青岐港成為環境教育場所,保育珍貴、豐富的地景資源,降低衝擊與破壞,並希望提供青岐社區善用此一資源,加速地方創生,獲得長期經濟效益,維持永續發展。儘管目前地質公園的成立有諸多問題等待解決,仍期待更多有志之士一起加入推動行列,讓金門早日擁有自己專屬的地質公園。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