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我對選舉的一些看法

發布日期:
作者: 盛宜俊。
點閱率:5,227

記得以前住眷村時,因村民多為外省籍,每逢大小選舉,無論村內老少,都會奔向走告,互相叮囑投票日要記得投票,至於選舉對象則無須多言,人人均有共識,不會有投票意向方面的爭論。
後來,我因結婚就業而搬出了眷村,來到了省籍混雜的都市裡,此時住家四周的鄰居投票取向就顯得多樣化了。即便是學校同事、親疏朋友,往往也有各自不同的立場。然而,平時大家相處融洽,惟一旦遇到選舉期間,如在話題中無意流露出自己的厭惡和喜好對象,倘若與交談者的想法有所牴觸,又不懂的適可而止時,就容易形成言語上的交鋒,甚至因情緒的過度抒發,破壞了彼此間的情誼。只因我個人曾深受其害,以至於往後遇到類似的情境,才開始懂得收斂,不再感情用事了。
多年前,有次總統大選的前夕,岳父和我在閒聊中,詢問起我支持的對象。我仗著向來翁婿關係良好,岳父平日也頗為看重我,不免忽略了老人家原本的政黨傾向,於是大剌剌的說出我的支持對象,且將對手稍加批判了一番。
哪知岳父瞬間變了臉,那原本和藹可親的面容立即換了樣,且用一雙慍怒的眼神瞪視著我,口中開始數落起我的剛愎和無知。面對岳父的批判,我當下不服氣的與他爭辯了幾句,誰知氣氛越鬧越僵,要不是一旁的太太機警的岔開了話題,真還不知如何收尾。
往後的那些天,岳父似乎氣猶未消,見了我也只是簡單的寒暄幾句,我多次想化解彼此間的尷尬,卻往往未能如願。直到選舉過後,岳父支持的對象當選了,從此自以為驗證了他的睿智選擇,在遂其願後大氣的原諒了我,還在主動找我攀談時,喜形於色的連連誇讚起當選者的優異之處,當下我也僅能含笑點頭應和,免的無端再起齟齬。
幾年過後,也是在當選者第二任任期即將屆滿前,一連串的貪瀆案被揭發出來,當事者也狼狽的被關押起來。種種不堪的醜行,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於國內外傳得沸沸揚揚的,引起了極大的轟動。
有好一陣子,岳父的心情相當低落,初時在與其鄰居閒聊時,還會為其支持的對象辯護,其實我們都知道這是他老人家在自欺欺人。直到更多的貪瀆劣行爆發出來後,他才徹徹底底認清了事實。看著老人家,我沒有一絲的幸災樂禍感覺,只感受到他內心的難過,那是一種被背叛的椎心之痛。從此,在往後的選舉期間,我與他都盡量避談有關的話題。因為我們都知道,只有審視當選者於任期期間的所有表現,才能論斷投票者的選擇正確與否。所有過早對支持對象的極力歌頌,同時對競爭者的詆毀和批判,往往會激化出不同立場者的對立,徒折損彼此間的情感罷了。
最近這一兩年,我觀看了一位曾共事過的同事臉書,但見其在臉書上發表的言論,卻讓我很不認同。他的立場相當鮮明,批判的言詞也著實犀利,但他對執政者的一昧掩護,把明明失格的政策法令,也能袒護到荒腔走板。至於對在野政黨的作為,即便稍有小小的瑕疵,也能放大到似乎罪無可逭。同樣一件事情有相同的作為,在他眼裡卻有不同的標準、不同的評價方式。
我一直認為,人可以有立場,但不能沒是非,無論對方是否是自己支持的對象,或屬於自己的陣營,應該共用同套標準,該批評就得批評,否則就失之公允。然而,因為該同事是我後輩,以往對我也極其敬重,即使我不贊同他的看法,但囿於人情,我是不會留言給予駁斥。我知道同他一類的人很多,雖然他們的發言不適當,但我相信人人心中自有一把尺,除非盲目到至死不悔,否則理智終究會判斷出個是非對錯。
對於選舉,凡是縣市長或國會議員的層級類選舉,我看重的是候選人在國家定位、經濟發展、清廉施政方面的作為。至於地方縣市議員、村里長之類的選舉,則該側重候選人是否有解決民瘼、為民喉舌的能力,政黨傾向就不再是決定的要素了。一旦選舉結束後,當選者是否是自己心儀的對象,我們都必須坦然接受。選舉畢竟是多數決,將來施政者施政過程如有未盡人意之處,我們選民只能給予批評、嚴格監督,甚至提出罷免要求,除此之外,再多的不服氣也無濟於事。唯有到下一次的選舉,人人能睜大眼,觀其候選者以往的言行,再審慎的投下嚴謹的一票,別再重蹈覆轍了。
誠然,選舉是一時的,不好的候選人,我們可以在下次把他換掉。但親人和朋友是永遠的,別讓激情的選舉,因支持對象的不同,轉化為情緒性的針鋒相對,如此不免斲傷了相互間的好感情。感情一旦破裂了,想修補恐怕就不容易了。所以選舉前,我寧可當個沉默的觀察者,不輕易洩漏自己的投票取向,同時也尊重周遭親朋好友的選擇,待海納各方觀點再做出決定。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