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金門四大宣言」所承載之大義

發布日期:
作者: 顏炳洳。
點閱率:11,385
字型大小:

身為一個金門人,首先必須肯定並讚美由議長洪允典及陳泱瑚、洪鴻斌、蔡其雍、陳錦偉、石永城、張雲量、楊育菡等議員分別發起成立的金門「跨黨派問政聯盟」及「無黨籍聯盟政團」,其在二月六日由縣長陳福海見證下,所共同發表的「金門四大宣言」。內容為:一、倡議金門成為「永久非軍事區」、主張兩岸和平發展,期能遠離無情之戰爭,確保鄉親生命財產安全,生活環境無虞。二、強力推動「金廈跨海大橋」早日興建,營造金廈特區生活圈,帶動金門經濟發展契機。三、本於「鄉親事務」即是「縣政事務」服務初衷,善盡代議士為民服務工作,鼓勵鄉親積極參與公共事務討論,共同打造金門美好未來願景。四、以集思廣益前瞻思維,獻替縣政建設發展方向,冀為縣政立基領航,創造金門國際化願景條件。
  這金門四大宣言或可簡單歸納為:一、金門永久非軍事區化。二、速建金廈跨海大橋。三、擴大公共事務參與討論。四、金門邁向國際化。也許有人認為,這四大訴求非關首倡、甚至都是鄉親議論多年的話題。但是,在目前美中對抗,美國亟欲攪亂台海風雲、從中漁利,及台獨日趨窮途的大背景下,由金門最高民意機關出面正式宣示,卻有著極為特殊的意義。
壹:一鏡照三面,蚍蜉撼大樹
  宣言一出來,迅即引發兩岸三地媒體關注,許多網路自媒體評論者也紛紛發表看法。雖然從大陸、台灣與金門各自不同的視角來解讀,可能有截然不同的看法,但總歸金門這蚍蜉的聲音,大樹是聽見了。
  金門縣長陳福海、立委陳玉珍及新黨主席吳成典,也從金門鄉親渴望和平安定生活、避免再受戰火蹂躪的角度設想,而選擇力挺金門成為「永久非軍事區」。而過去曾提出「金馬撤軍論」的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接受《中央社》訪問表示,他主張構建金馬和平特區,如今看到金門的議員們有類似想法,馬上主動聯絡洪鴻斌議員。他認為此舉可拔除兩岸引信。同時,他也表示願意走訪金門,並找時間拜訪總統與民進黨立院黨團,施說,「大家每天講保台,這是保台最具體的方法!」。
  針對宣言,大陸國台辦的回應是,「要和平、要發展、要交流、要合作,是兩岸同胞共同的心聲,符合兩岸同胞共同利益,對金門鄉親有關金門建設發展及廈金合作的呼聲,我們也聽到了,也願意盡可能提供協助」。
  國台辦的回應,只從兩岸同胞共同利益出發,而對「永久非軍事區」卻隻字不提,其中原因,網路上有大咖劉姓學者表示,所謂「永久非軍事區」這幾個字眼,係指「國與國」之間邊境存在糾紛而設立的緩衝區,交戰雙方軍隊都不得進入,譬如朝鮮與韓國間的非軍事區,再比如戈蘭高地。而台灣海峽兩岸,在大陸看來,根本就不是國與國的關係,小小金門哪有資格叫什麼非軍事區?若此論為真,也難怪大陸咬文嚼字,對此條關鍵宣言已讀不回了,否則回應了豈不是間接承認海峽兩岸是一邊一國?
  當然,並不是說金門宣言就得去更換別的詞彙,畢竟「非軍事區」用詞緊張的軍事、與戰爭做出了精準的區隔,遠非「金門和平特區」、「金門免稅特區」等詞彙的語境所能比擬。但如若希望在四大宣言後續的推動過程之中,可以得到大陸更加積極與清楚的回應,再加斟酌宣言的用語,或在內文中潤飾以其他表明金門態度與立場的用字(如:追求兩岸統一或支持兩岸同屬一個中國等),也未嘗不可。
貳:遍身羅綺者,不是養蠶人
 有關「永久非軍事區」之議,誠如洪議長所言,「金門已經歷過無情戰火的摧殘,痛心體驗了戰爭的無情,成為永久非軍事區勢在必行,呼籲所有鄉親共同來支持推動,讓我們的下一代一天比一天過得更好」。另者,陳泱瑚議員也指出,「在現階段兩岸關係緊張的氛圍之下,金門不能再重蹈覆轍、捲入紛爭之中,藉由兩政團聯盟的成立,代表鄉親提出金門成為永久非軍事區的訴求,讓兩岸的領導人都能聽到金門民眾的聲音。」
 是的,戰爭多半出於政客的自私、貪婪及瘋狂,卻以底層無辜百姓的鮮血、喪亂與流離失所為代價,放眼中外古今,莫不如是。近例如俄烏戰爭,短短一年,已有數十萬、甚至上百萬無辜百姓喪命,傷殘及四處流離者,更不計其數。
 政客眼中的「天下蒼生」,概不出其自身與家門利益。底層百姓,卻往往被裹脅在一層一層的國仇家恨與愛國謊言裡,甘願或被迫淪為美國軍工複合體及其外圍延伸勢力的犧牲品;而那些把國家帶入萬丈深淵、讓生靈塗炭的權貴大能者,卻從未想過以身犯險或者與平頭百姓共體時艱,而往往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逃離。
北宋詩人張俞的〈蠶婦〉即指出了此種階級分化與生俱來的狠厲,那些渾身穿著綾羅綢緞者,哪一個是來自底層植桑養蠶的勞苦大眾?又如近日蛋價飛天,究竟有多少利益能進得了養殖戶的荷包?
 同樣的,那些整日扯著愛台護台大旗,甘為美日棋子的權貴階級,背地裡卻多為雙重甚至多重國籍,早做好了隨時落跑的打算;那些淪為當權者附庸打手的網軍們,喊打喊殺、個個英勇無匹,卻一大堆是逃避兵役的懦夫。
 九日,民進黨主席賴清德就職時,兩度解釋其所謂「務實台獨工作者」主張,強調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國家,沒有再宣布台灣獨立的必要。如今向來主張台灣獨立建國的台獨們,在兩岸極不對稱的強弱對比威壓下,終於完全龜縮進其一貫蔑視與百般摧殘的「中華民國」龜殼內,既如此,又何來立場抨擊中華民國一貫主張的兩岸統一?
 所以,一切來自於台獨政客之操縱,會引發戰爭、導致生靈塗炭風險的煽惑與虛偽宣傳及包裝,都是邪惡的,都應該被抵抗及無視。這正是倡議金門為「永久非軍事區」的可貴之處,也是直面天下蒼生之大義所在。
參:百年瞬息過,種花留後人
 而金門四大宣言之二的「速建金廈跨海大橋」,則是純粹的民生與經濟議題,所有以政治及國安為藉口的詆毀與推託之詞,都是經不起半點推敲的。金門已經從大陸引水,也憑此安然度過了過去兩年罕見的嚴重旱情。2019年初,金門廈門兩地就已經對「金廈共同生活圈」全面提速有了共識,希望金廈在通水之外,能夠進一步深化金廈區域合作,做到通電、通氣、通橋,加快兩地通信合作,實現商品快速通關檢疫,推動兩岸行業標準等等,可謂「應通盡通,能通先通」,後礙於疫情及兩岸情勢丕變,所有前進的步伐嘎然而止。
 但,只要是對的事情,只要是利在千秋、福蔭子孫的事情,都應該被金門執政者重視並時刻銘記在心,且以專門的組織、由專業的人員,按部就班的推動下去。由此觀之,金廈建大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但金門宣言對此,則是希望越早越好,因此,也少不了得一些政治層面的運作,留待能者智者去面對。
 而這一切就要說說金門宣言「之三」與「之四」了。總體而言,兩岸媒體對金門四大宣言的關注,都集中在「之一」的非軍事區與「之二」的金廈大橋,另外兩條訴求,基本上屬於金門自己可控的內部事務(指第三條的「擴大公共事務參與討論」)及由第一、二條訴求落實之後,自然會衍生得來(指第四條的「金門國際化」)。
 亦即,一旦金門成為「永久非軍事區」或「和平特區」及「金廈開通大橋」之後,金門自然而然就會邁向「國際化」了,此外,所有關於金門如何國際化的議論或擘劃,都是鏡花水月的徒勞之舉。
肆:集智求創新,守舊待何年
 倒是金門宣言第三條的「擴大公共事務參與討論」及第四條提及的「以集思廣益前瞻思維,獻替縣政建設發展方向,冀為縣政立基領航」,都是一個意思;尤其此倡議係由代表金門民意的議會殿堂所發起,意義頗殊,值得說說。
 金門島小,出路有限,因此,不管是公部門各級單位,或是下屬縣營事業單位,多有「只求捧一飯碗,無意求新求變」者,這些心存牴觸者,不是只有基層人員,在中高階主官/管中也所在多有。在其眼裡,多數革新求變都是「瞎折騰」,而這也是人性與人情之常。但在經年累月、陳陳相因之後,早已在各級單位中形成一股阻滯進步的「潛文化」,容或偶有幾位派任政務主官/管亟欲革新振作,最終也多半會被這樣那樣的內部勢力或圈圈所包圍,日積月累的耳邊風,最終難免忘了初衷,以致折戟沉沙,敗在層層人為節制與掣肘之下。
 我們經常會聽說「不要靠人,要靠制度」,但不幸的是,制度與規章法條都是靠人訂出來的,一旦人不對,就難免充斥著諸多「便宜行事」,甚至是「利己小算盤」所折騰出來的規章與制度。
 去年底,金門鄉彥與創新專家陳龍安老師的鴻文〈「創新變革」是金門發展必走的路-理念與策略〉見諸金門日報言論廣場與網路社群,該文闡述了創新變革理念與策略及創新變革的實際,並對金門縣政創新變革提出十大建言。
 十大建言如下:一、信念、魄力與真誠的修煉:選對人作對事典範的領導;二、建立變革團隊-英雄淡出、團隊勝出;三、人才培訓及教育深耕;四、施政計畫不斷推陳出新(滾動式變革);五、有感施政落實感動服務;六、雲端科技落實資訊普及;七、金門酒廠創新行銷獲利模式創新;八、善用金門優勢,打造兩岸資源整合;九、支持文化藝術之發展建立金門創意文化藝術的特色;十、完整規劃縣長施政理念競選政見的承諾與實踐。
 其中,尤其以第一條「信念、魄力與真誠的修煉:選對人作對事典範的領導」及第二條「建立變革團隊-英雄淡出、團隊勝出」最為關鍵,選對人做對事與建立變革「團隊」(注意!是團隊而非個人)。如若做到此二條,其餘八大建言自可水到渠成。
伍:成立資訊局,速速莫遲疑
 而陳教授「十大建言」中的第六項「雲端科技落實資訊普及」也特別值得拿出來說說。「資訊應用」是一切創新變革的基礎,失去這項支撐,許多好的想法,最終都只能是想法而已。在這資訊系統與數據應用引領科技創新的時代,任何執政者若不能善用這項利器,就很難期望有大作為。
 近日,人工智慧技術應用似已通過商業應用的拐點,邁入狂飆突進的軌道。近例是美國OpenAI的ChatGPT大行其道,上線短短二個月,註冊用戶即超過一億多。ChatGPT幾乎可以回答各種問題;可以取代搜索引擎Google;可以繪圖,可以寫詩、論文與小說;也可以寫程式;可以完美取代客服人員;可以充當理財專家與法律顧問;可以取代大部分教師工作。儼然有毀天滅地、取代一切白領工作者之勢頭,而這一切,竟然只是剛剛開始而已。人工智慧與數位技術應用,已經快到令人髮指的地步了。
 目前,中央已設有「數位發展部」,且編列大筆預算;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及多個縣市,也都設立了「資訊局」,擴編專業人力,統籌規劃整合各項資訊應用,希望透過資訊力的提升,全面促進所治下各機關的競爭力,同時加速與民間產業的各項發展互相融合。
 反觀金門,不僅讓專業性極高的資訊部門與人力,委身在「行政處」之下的科室,形同猛虎被綑縛於牢籠之內,實屬可惜。為今之計,縣府應當將成立「資訊局」或「數位發展局(處)」,列為金門縣府組織變革的重中之急,急中之重。且行政位階必須超然於各局處之上,以便於統合協調,並協助推動各項創新與變革業務。總之,一個心心念念以民為本,以鄉親為重的縣政團隊,必須能評估、善用各種資訊科技,並加速推動各項創新變革。
  無論是金門議會提出的四大宣言中的「擴大公共事務參與討論」、「集思廣益前瞻思維」及陳龍安老師「創新變革的十大建言」,都不約而同指向金門未來發展之必須-即「創新與變革」,而最佳的檢驗與見證標的,就是金門鄉親人人關注的金門酒廠。
陸:娑婆大千界,金酒試初心
  約莫十年前,金酒在營業額達到一百五十億左右後開始反轉,且在內外各項不利因素的夾擊中江河日下。近幾年來,執政者換過一任又一任的董事長與總經理,其中多半來自既有官僚體系,也有來自外部企業及軍方系統,當中也不乏大才大能兼具熱愛金門與金酒的有心者,然金酒卻始終未見好轉。
  金酒欲振乏力的原因甚多,有歷史性的(如批售卡與三節配售)、有制度性的(如縣營體質且受縣財政處及縣議會制導)、有結構性的(如銷售結構嚴重依賴代理商及三節配售收入);也有組織性的(如企業組織過於扁平細碎,橫向部門溝通低效且困難)、有資源性的(如專業人力不足及配置不當,儲酒資源未能活化),更有管理性的(如職級與管理職稱制約,勞逸不均;能力與職務的不匹配;利己小圈圈及小勢力遍布、黨同伐異;且內部親屬關係錯綜複雜,有些甚至已觸及並違反企業內稽內控原則)……。
  這一切的原因糾葛,注定了金酒擺脫困境的千難萬難。難怪民間一直有聲音認為,唯有金酒徹底「民營化」方才有救;甚至,更有極端者認為,只有金酒這隻金雞母倒閉了,金門方能涅槃重生。這些看法絕非妄議,而是其來有自。
  大約十幾年前,金酒就曾對「股權結構」變革有過嘗試;也對尋求「專業化經營、產銷分離,行銷公司民營化並獨立上市」有過專業評估;甚至,當時議會的某些議員還站在積極促成的立場。這些嘗試無關對錯,都是希望金酒可以「藏富於民」、變得更好而已。
  近日,金酒正在對外公開甄選專業總經理人選,這是縣長落實政治不介入金酒的政見,希望透過專業經理人引領金酒脫胎換骨。但從上述揭櫫的各項金酒所面臨的問題與挑戰,顯然金酒如欲創新變革,必須天時、地利與人和俱足,並非一個高階經理人的「個人之力」所能扭轉,而需要如陳龍安老師「創新變革十大建言」中所明確指出的,改革是需要「建立變革團隊」,需要有共識的團隊齊心合力,否則創新變革將會窒礙難行。
 多數鄉親,對於金酒回歸專業治理是抱有期待的,但在知曉各種錯綜複雜的現象之後,期待之心難免又會大打折扣。誠如金門宣言所揭示,讓金門與金酒的發展脫胎換骨,確實需要全體鄉親集思廣益、出謀獻策。
 往昔,對於金門與金酒,我們更多的是有心無力。而今,金門四大宣言的「有言在先」,我們或可期待新一屆議會,將因新血加入而呈現新的氣象,所有往日往時不被期待的金門(與金酒)前景,或將迎來幾許曙光。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