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從僑鄉金門到金僑傳奇

發布日期:
作者: 王宏男。
點閱率:11,231

金門島上除了蘊含傳統閩南、戰地文化,更重要的是百萬人的僑鄉文化。據江柏煒(2014)過去的調查研究金僑有超過百萬人數,影響力與經濟實力不容小覷。又今年2月14日甫上任二週的僑務委員會委員長徐佳青一行人拜會縣長陳福海,縣長當場宣示「立即恢復縣府僑務辦公室運作……。」相信未來,金門縣長不僅是14萬戶籍的縣長,更不是30萬在台灣的金門人縣長,而是百萬人口的縣長。而僑務辦公室重啟,象徵著春天的到來春暖花開。如同燕子歸來尋舊巢,雙雙呢喃訴衷情一樣。
金門僑務辦公室(以下簡稱僑辦)即在處理台灣與海外僑胞事務,隸屬於縣府社會處鄉親暨新住民服務科,其服務項目分別是宣慰僑胞、返鄉接待、海外僑社及大陸金門同胞聯誼會聯繫、世界金門日、旅台金門同鄉會相關業務……等。目前辦公室主要由執行長負責統籌規畫一切,並由秘書若干位協助業務推動。由副縣長擔任主任,各局處首長擔任副主任。執行長執行主任交辦事項協調副主任籌辦鄉親各類事項,並由各局處之副局長、副處長擔任組長,溝通協助僑辦業務推展。由於旅外鄉親散落在各行各業非常忙碌,與金門母鄉聯絡最重要的橋樑即是金門會館。
目前國內外會館的功能與數量?
金門會館功能不外乎傳承中華文化、聯絡鄉誼、團結互助、敬老助學、捐助弱勢,會館和原鄉金門交流與關係非常密切。按縣府(2023)資料顯示,東南亞一代金門會館計三十三間。分別是新加坡六間(金門會館、浯江公會、湖峰社、古寧同鄉會、文山聯誼社與董氏公會),馬來西亞有八間(巴生雪蘭莪金門會館、巴生浯聲協進社、巴生港口金浯嶼、巴生金浯嶼伍德宮、浮羅吉膽金浯江會館、柔佛州金同廈會館、砂■越金門會館)。汶萊五間(騰雲殿、福建會館、中華中學、中華民國旅汶僑民協會、中華總商會)。菲律賓五間(菲律賓金門同鄉會、棉蘭佬金門同鄉籌備會、依里岸金門同鄉會、南島宿務金門同鄉會、東棉金門同鄉會)。印尼五間(雅加達金門互助基金會、泗水金門會館、三馬林達金門同鄉會、蘇門答臘廖省與廖島省金門鄉親會、東加麻里巴板金門同鄉會)。一間的有香港「金門同鄉會」,泰國「福建會館」,越南「金門會館孚濟廟」,緬甸「金門會館」。東南亞以外之金門會館分別是,美國金門同鄉會、日本長崎福建會館與神戶市孫文紀念館2間。
除了海外設置金門會館,早期在台灣亦有會館蹤影。至於國內呢?
台北艋舺、彰化鹿港與台南安平皆設有金門館。翁志廷(2005)在他的碩士論文《金門蘇府王爺之信仰研究》中,分析台灣地區金門蘇府王爺流佈,認為鹿港金門館之王爺與金門密切有關。據知大多數人都認為鹿港金門館之蘇府王爺即是金門新頭伍德宮(又稱浯德宮)的分身(或分香);然而在《金門縣志》卻指出金門館的蘇府王爺,應是清代水師營供奉在校場關德堂之神,係隨營兵移防台灣一併帶往鹿港。值得一提的是,隨著兩岸宗教文化交流頻繁,羅志平(2016)在《爺們的天空金門學術研究略論》提到,大陸惠安縣的象崙伍德宮、惠安縣崇武鎮大乍村伍德宮、晉江市東石鎮萬德殿、南安市水頭村下貝護龍宮等,都是以金門新頭伍德宮為祖廟;近年來這些廟宇都會組團在四月十二日前回祖廟請火。當然也有其它海外會館不同信仰,特別是新加坡金門會館。
新加坡金門會館網站(2023)「浯江公會」即信奉聖侯恩主公陳淵與福德正神,著名僑領黃祖耀就曾擔任浯江公會主席。相較於浯江公會,越南金門會館孚濟廟與其公會就極為相似,據阮黃燕(2016)、阮清風(2020)大都信奉恩主公陳淵與恩主娘。至於馬來西亞,江柏煒(2019)在馬來西亞也有深入調查研究表示,1909年成立的巴生金浯江公會奉祀邱府王爺,1921年巴生港口金浯嶼公會則奉祀蘇府王爺(唯一一座信奉蘇府王爺)。除了馬來西亞,江柏煒(2011)亦表示汶萊騰雲殿則信奉廣澤尊王與福德正神,於每年農曆八月十五及八月二十二日酬神之時,聘請戈甲(高甲)戲班演出,陪祀有玄天上帝、關聖帝君、保生大帝、李府哪吒三太子、註生娘娘等神祇。還有印尼,江柏煒(2022)調查位在印尼泗水的金門會館,信奉男相觀音泗洲佛祖。綜上,發現每個會館存在不同歷史背景,在各地衍生發展後,進而產生更多信眾。
除了重要的信仰外,什麼時間開始出現移民潮?
事實上金門東南亞移民潮的時間約略可分為四次。據江柏煒(2017)一篇〈南洋金門鄉僑的落戶與拓展〉表示,19世紀中葉起,金門海外移民規模持續擴大,直到20世紀中葉前後,出現四次主要的海外移民潮。第一次大規模南渡於1860年代,當時地方經濟困頓,加上1860年《北京條約》開放華工出洋合法化,以及受英國萊佛士爵士(Sir Thomas Stamford Raffles)在新加坡採取的重商主義自由港政策之影響。一推一拉之間,大批金門農村剩餘勞動力相偕出洋謀生,就算「得歸者,百無一二;獲利者,千無二三」,仍然擋不住潮流。第二次南渡潮在1912年至1929年間,當時南洋殖民地經濟正蓬勃發展,吸引大批金門男性外出謀生。其中,1915年至1929年間,短短14年內,金門人口減少41.45%(其中男性減少43.35%、女性減少39.06%)。第三次移民潮是1937至1945年間。當時日軍占領金門,一大部分青壯年逃至南洋投靠親友,本地俗稱「走日本手」。第四次則在1945至1949年間,國民政府自中國南方省縣抽丁(徵兵)支援國共戰爭,致使壯丁南逃。1949年之後,金門成為國共對峙、世界冷戰的前線基地。1954、1958年兩次台海危機時,新加坡、汶萊僑民仍不乏將家人接往國外案例。1960年代以後,金門人的移出地則以台灣本島為主。
至此,從僑辦的啟動、國內外金門館數量與王爺信仰,再到移民潮四段時間,將會發現疫情期間對那些日漸凋零、年事已高的僑二代,這些想著落葉歸根或解鄉愁的金僑,對他們的連結真的刻不容緩。2023年這個時機點抓得正好,疫情已緩且小三通復航朝常態性發展。將來東南亞金僑不用飛到台灣再轉機回金門,飛到廈門再搭船返金,將省掉交通與時間成本,提高東南亞金僑返鄉意願。
最後,期待將來發揮母親島的角色,讓百萬金僑子民不再是浮萍、有根。讓金門真正落實母親島的角色,張開雙臂擁抱僑民、鮭魚返鄉、團結鄉誼、造福桑梓;同時推動金僑參與母親島大時代建設運動,促成金門往返新加坡、南洋各地定期國際航線。將原本口號式「宣慰僑胞」轉為實質有感「服務僑親」,以達團結金僑力量、共創美好家鄉。讓母鄉成為世界聞名的觀光勝地,從「僑鄉金門」到「金僑傳奇」。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