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放棄做一個「好人」

發布日期:
作者: 文星。
點閱率:4,893
字型大小:

暑假中,我聽了一場社會心理學家多莉丘格的演講,在演講中,她說:「如果你對做一個『好人』的執著阻礙了你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兩難之間你要如何取捨?」
丘格解釋了一些令人費解的道德行為深處所蘊藏的心理學,並教給我們如何從承認錯誤開始做更好的自己。「在生活的其他方面,我們都能給予自己成長的空間,然而在這個最重要的方面有些人卻對自己的要求非常嚴苛。」丘格如是說。人到中年,收起你的窮大方。放棄做一個「好人」才能成為更好的人。她的一番話讓我感同身受。有這樣的一家人,本該相親相愛,卻因為金錢而撕破臉。
思緒回到1949年,那一年,有上百萬的人因內亂而顛沛流離來到臺灣,我的父親就是其中的一員。他本想上街買瓶醬油,沒想到卻糊裡糊塗坐上了開往異鄉的船隻,心裡還想著應該只是很短暫的分離,很快就可以回家。但是他從來都沒想到過,在命運這雙無形之手的操縱下,他的生命軌跡就此發生偏航,如同一隻在南美洲的蝴蝶搧動翅膀,微小的氣流在無形之中傳遞擴散,悄然改變了命定的軌跡,他這一走就是40年。
兩岸開放以後,臺灣的紅十字會忙著辦理所有要返鄉人員的手續,而在前一天,許多想要返鄉的老人家,就早已經把眷村圍得水泄不通。他們苦守了一夜無非就是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辦好返鄉的手續。我的父親聽到這個消息也非常的興奮,平常很沉默的他,那天雀躍得像個小孩子,他在餐廳上叨叨絮絮,不停地敘說家中的種種過往。可是那個時候因為工作的關係,他沒有辦法在第一時間離開,所以他就拜託趕上第一批返鄉的表叔,回到家鄉去打聽叔伯、姑姑和奶奶的消息。後來,表叔帶回的消息說奶奶已經過世了,而叔伯們早就不知去向,只有大姑姑還在老家。這個資訊給我父親的打擊非常的大,他聽完了之後默默地點點頭,轉身回到房間一句話都不說,我們全家看著他的背影,相互對視、嘴唇翕動,但最終居然連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2019年,應父親要求,我把他帶回了家鄉。每一片飄落的葉子都有回歸的渴望,木落歸本、落葉歸根,咫尺天涯間卻相隔著40年的距離,而父親終於又一次感受到了故土的溫度。
那年,我在淮陰師範學院教書,我們父子各忙各的生活,一起住在離大姑姑家很近的威尼斯社區。老父親是出了名的熱心腸,姑姑的大兒子年過30沒結婚,他幫忙張羅,隔三差五給他介紹相親物件。姑姑的小兒子買房的首付不夠,他二話不說就借出2萬,因為他覺得自己早年不在家鄉,家裡都靠著大姑姑照顧祖母,現在他回來了,也能分擔一下,讓他們的生活過得好一點。親人們一開始要他買金飾,再來想添置家電,後來要求幫忙投資開店……老爸像個散財童子一樣,樂呵呵地都答應了。
2020過年回家時,他聽說那汽車專業的兒子,畢業後也一直處於待業狀態。老爸二話不說,當場拍著胸脯保證,這行我有熟人,以後你如果想來淮安發展,可以來找我。清明過後,大姑的兒子從鹽城坐車來淮安找到父親,想讓他為自己找個工作。
近兩年,百業都因疫情生意蕭條,突然到訪的他將老爸的承諾掛在嘴邊,並表示在老爸為他找到工作之前,他準備就住在我家找人打麻將。於是,在我和老爸茫然費解的目光中,一場荒誕滑稽的劇碼在我家正式上演。整整一個月,在他貪婪得意的神情中,在他誇誇其談的言語中,在他目無尊長的態度中,老爸和我的生活空間被一再壓縮,正常生活都被攪得雞犬不寧,為此我還不得不躲去辦公室鋪地板睡覺。
面對這個表弟,我只覺心涼。這些年來父親出錢出力並不少,對親戚們的要求也是能應則應,他想在親戚之間建立互相理解支持的紐帶,他想和他所重視的家人培養起親密的關係。但是為什麼得到的卻是這樣的結果?這個表弟的行為真的只代表他自己嗎?他的長輩不知道嗎?是知道後選擇放縱,還是一開始就是他們指使他來這樣做的?
那麼,我的父親,在他們眼裡到底是什麼樣的一個存在?他的付出得到過哪怕一丁點的正視嗎?即使不圖感恩,就連最基本的尊重也得不到嗎?
作家李曉藝說,我們能夠常做的是舉手之勞,而不是踮起腳尖的托舉。他人的困境能幫則幫,倘若力有不逮,大可不必勉強。而沒有感恩之心只為自己的利益得寸進尺的人更不必慣著。
加州心理學博士、治療師佛沃(Susan Forward)與費瑟(Donna Frazier)在1997年的書裡首度提出「情緒勒索」的概念。正如所有的勒索行為,情緒勒索者(勒索方)會試圖從被害者(被勒索方)身上拿到想要的東西,只是勒索依據不是對方的把柄或秘密,而是對方的情緒。我跟父親說,那是時代變遷的錯誤,不是你一個人的錯誤,不要一直把問題歸咎到自己身上。人到中年,本就諸事纏身,誰家不是散落一地雞毛。而你以委屈自己為代價給出的那點大方,永遠滿足不了一顆得寸進尺的心。畢竟升米恩斗米仇,在你持續不斷的幫助下,被幫助者早已養成了被幫助的習慣,如果你什麼時候因為自己的窘境而減少幫助時,對方卻很可能因情感失衡而產生埋怨的情緒。與其在索取無度的人面前強撐門面,不如用有限的精力打理好家人的生活,才能換來篤定踏實的幸福。
而面對明知會傷害你還選擇去做的人,面對明知你的委屈苦難還要一昧的勸你大度的人,那就更不必委屈逢迎。郭德綱曾說,當你被傷害時,那些不問你經歷什麼就勸你大度的人,你得離他們遠點,因為他們被雷劈時會連累到你。話雖俏皮,但有道理。這種不明是非只知道勸別人大度的人,在自己遇到這種問題的時候往往喋喋不休、耿耿於懷、憤恨不已,所謂大度也不過是他們面對別人的問題用來標榜自我,彰顯自我理智的工具,實質其實相當虛偽,是典型的站著說話不腰疼。
很多時候,我們覺得原諒傷害才能顯露胸懷,進而獲得更多人的認同,但沒有底線的退讓只會讓傷害過你的人踩著你鮮血淋漓的傷疤得寸進尺。就像我的老父親,他開放後回到老家,被大姑丈以做生意為由借走大半的積蓄,後來大姑丈空手而歸,大家才知道他根本沒有拿錢做生意,而是把騙到手的錢拿去賭博。父親認為回頭是岸,決定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不僅原諒了大姑丈,還為表信任拿錢讓他幫自己找房子。結果大姑丈的做法和上次如出一轍,他再次把錢賭光,然後索性消失得無影無蹤。而後來發生的各種事情前文也多有涉及,或許父親一開始無條件的退讓就像作者埋下的伏筆,所以的苦難早已初見端倪,只靜靜等待風雨欲來。
姜榆木的《人到中年,收起你的窮大方》書裡有句話,「原諒不是人生的必需品,避免再受傷害才是。年少時,常常覺得一笑足以泯恩仇。經歷過世事,看透過人性,才明白沒有一種傷害的底色是善意。而那些半生都在辜負你的人,更不會因為一次原諒就徹底改變。相比寬容大度,直接篩掉傷害過自己的人。才是一種及時止損的成熟。」人到中年,裝出面子不如活出裡子,收起沒有底線不明是非一文不值的窮大方,努力活成自己和家人的依靠,才能收穫真正的尊重。最後和大家分享在多莉丘格演講中我最喜歡的一句話,放棄做一個「好人」,你將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