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發布日期:
作者: 金中/呂丞翰。
點閱率:454
字型大小:

  一抹嫣紅割開目光,放在心中的冀望,隨著它的落地,變得踏實。
  那是幼時看不懂的戲碼,阿嬤會在半夜凌晨獨自一人來到佛祖廳,升起爐煙裊裊,開始說起細小如蟻的碎語,語畢,接著就是木頭撞擊磁磚地的聲響。然後又重複。當時只覺煩躁,看不懂她日復一日的這些究竟是習慣,還是真的有所求?
  爸媽也會,每次舉家大小回到阿嬤家的時候,他們也會做一樣的動作,但當時我並不覺得吵,四周雜鬧的話語才讓人心煩。後來才知道這樣的好處,當四周寂靜,自己對於願望的渴求會更加強烈,可就是在那時自己才會意識到自身竟然對一對已經磨損得掉色的木頭寄予希望,才發覺失態,羞赧地如地上那對木頭身上殘餘的嫣紅。
  小時候聽到擲筊並無太大的吸引力,總覺得就是例行公事,把願望說出來,「虔誠」的在胸前擺弄幾下,隨後就是拋物線的傳遞。落地,也拍板定案。不論是不是聖筊,在心裡柔軟擺放的願望還是得拿出來,原本屬於我和祂的「通話」,最後變成所有人的審判。
  此後年年的這種時候,對願望成真的念想,就變得淡了。
  但這種習慣只持續到了今年過年。
  阿嬤家前那條巷子因為春節變得紅似火,明明每年都是這樣,這次卻有了不同體會。我想是因為開始寫作。用糨糊貼在門前的印刷春聯讓我覺得彆扭,太白粉混著水的生成物,好像怎麼都融入不了印著漂亮燙金的春聯紙,傳統與科技的結合應該就是體現在這種小小的事物上吧。
  年還是要過的。對於過年的流程是滾瓜爛熟,一下子就到了擲筊的時候了。仔細傾聽才發現,爸媽每年許下的願望都一樣,「身體健康」、「事事順利」他們把期待放在我們肩上的同時,對我們來說,其實也是彼此間互相給予的一種「甜蜜的負荷」吧!
  可接下來就不一樣了,先從大姐開始,他說出口的不再是願望。「今年有沒有辦法從研究所畢業?如果可以請給我一個聖筊。」我才恍然發現,原來它真的是一種審判。審判的不是願望的可行性,而是關於未來的不確定感。
  祂給的答覆從來不是畫好路線的藏寶圖,是手上因緊握而稍稍被沾濕的羅盤。我們在祂不帶任何預設立場的結果下,置放自己的恐懼,會由祂指引到地上還是心上?全靠手上斑駁、有點厚度的木塊。
  當我意識到這件事之後,對於擲筊的結果便在意的不行了。當木塊給到我手上時,心臟罕見的在這種情況下亂了節奏。「要學測了,如果可以考到第一志願的話,請給我一個聖筊。」(在擲筊時要誠心誠意地用非常具體的字句闡述願望)看著它在空中畫出一道暗紅,落地前的每一個畫面被切割成一幀一幀四十分之一秒的影像,頗有種恐怖電影營造出的靜謐卻又嚇人的氛圍。
  擲地聲響,祂給了我聖筊。這是第一次對於擲筊的結果有這麼大的觸動,上了高二在心中對於學測隱隱的惴惴不安,此刻像是雨天時家人在門口備著的那把傘。不是對於結果的安逸,是就算前路艱辛,卻可以多提一份心安上路。是會因為那種期待而覺得肩上重了一些,卻也因為增加的重量,才不會在風雨中被吹的七零八碎。我七零八落,祂撿起了我。
  但後續呢?得到滿意的結果之後,我又該有什麼舉措,我甚至是迷失在還未嚐得到的勝利中無法自拔。也許這是屬於祂的追述示現,但一切都還只是我的懸想示現。「你現在得到的是你想要的答覆,但祂只是確立你出發的方向。以後的一切還是只在你身上發酵,你還是要努力。」大姐說。這時才想起,那對沈穩駐在地上的嫣紅木塊,一直都只是羅盤。
  對於擲筊,仍然認為是一種宗教上對不安的寄託,它是不帶任何褒貶的中性的呈現。但也正是因為這種可以給予所有賦予的體認,讓擲筊的意義不再只是溝通。
  此後年年的這種時候,倚靠它讓願望成真的念想,應該仍舊會是淡淡的。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