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門日報社
特刊月訊

《金門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專刊》區域研究中的金門學

*2014/09/16
作者:龔鵬程。 點閱率:1005

  【摘要】
本文細數歷年來中國大陸各地區之新疆學、海南學、泉州學、徽學、藏學、敦煌學、中國學等,在擬構、創立、推展、提倡、形塑、興起、發展等方面之概況,針對各區域之學當前現況,檢視迄今為止的具體成果與侷限,思考現實問題,提出深切要論。進一步指出有關金門之史地調查、民俗采風、文藝創作、掌故瑣談、憶事懷人的記錄等金門書寫,基本上與區域研究(area studies)的意義有別。區域研究原先以國家規模或比國家更大的區域為對象,在注意各地區的共時性的同時,也注意地區特色並與其他地區比較。這種研究發端於二次大戰以後的美國,除了舊有的經濟學、法學、歷史學、政治學之外,還運用人類學和民族學方法進行跨學科的綜合分析,形成了一種區域研究的新格局,但帶有「西方視角」的中國研究,隱藏著把中國當做一個「他者」的不平等權力關係,引發了來自內部的挑戰與論爭。這些批判和挑戰,在中國大陸區域研究學界有何回應,目前尚不明瞭,但有待發展的金門學可能恰好可以從中獲得啟發。
 歷來金門書寫中強烈的人文情懷,在區域研究中應予保持且予發揚,但過去較強調金門歷史的特殊性,多未能把一些金門問題關聯於更普遍的命題或範疇中去處理,仍使得金門研究不脫狹隘之地方史格局,有與台灣史那種「台灣人的悲哀」異曲同工的氣味,卻是應該超越的。
  此外,就像徽學、泉州學,其所表彰的,有許多只是中國社會或文化中的通性,或一個比泉州、徽州更大的區域之區域特色。過去金門研究中所調查、挖掘的,也常只是閩南文化的常態或中國社會文化之通例。金門過去曾經因為它是戰區而獲得特殊政經身分,如今它何以能視為一個特殊的文化區,仍是有待論述的課題。期待新一代的研究者能積極處理這些課題,把金門學真正建立起來。不過,跨學科是個過時的概念與方法,金門學也不是跨學科就能建立的,瞭解區域研究的進展,對金門學可能甚為切要。
(北京大學特聘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