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我(第二屆金門青少年文學獎國高中職小說組第三名 )

發布日期:
作者: 金門高中/呂丞翰。
點閱率:474
字型大小:

  張鑫是再普通不過的人了。沒有顯赫的家境、沒有過人的交際手腕、沒有出眾的長相或者出挑的身材,就連成績也是在最中間不過的排名,甚至連夢想也很普通,不,連夢都稱不上,他(父母)的目標,也只要他考上國立大學,可以順利畢業就好。在擁有離島外加名額的這座島上,他的一切看來似乎自由、豁達,其實不過是他找不到意義、任何意義。
  可他卻對於現狀的自己,有了超支的貪念。家境普通,他要求身邊的所有都要最好的;不善交際,他卻總是自顧自地認為所有人都該是他的朋友;外型普通,他更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自己」去詆毀、去攻擊。他以為的自信,他自認的自信,從來都沒能入得別人的眼裡。

  當然,那是以前的張鑫了。他依然普通,可是那股貪念於他彌留在中二世界那三年,將他所謂的「自信」,摧毀的一點不剩。

  國中時期,他在班級一直是不溫不火的人物,不是中心圈大家搶著攀談的人物,也不是最外圈的所謂邊緣人。他的位置跟他一樣普通。他卻總是以為自己有那個本事做那樣的夢。
張鑫看不慣那些受歡迎的人,但他從不承認。他受不了那些人既優秀又勝利,也看不慣大家的吹捧讓那群人越發自以為是。

  他起了歹念。

  第一步是這樣的,先接近班上不大受歡迎的人,編纂謊言讓他們以為是那群受歡迎的人帶頭排擠他們的,爾後漸漸與他們交心,有了他們的支持,他認為自己有了底氣。
  「你們好啊,我是張鑫」他說「我原本也沒打算管的,但他們真的太過分了。」
  眾人一副受寵若驚又忐忑地看著他。他們沒想過會有「其他」人來找自己講話。
  「你們知道自己被孤立的原因嗎?」張鑫開門見山的說。

  「全都是那群人搞的鬼。」

  他們一齊把目光拉向在講台上那些炫耀著新買的最新的手機、新買的最新款衣服的人們。好耀眼啊!那束一直散發著的光把他們照得乾淨無瑕,可那些沒法攀附的人卻時時刻刻被照得刺眼、灼熱。

  滾燙,心底不堪訴說的羨慕。滾燙,心底油然而生的不悅。滾燙。

  下一步,跟老師訴苦,告訴他自己到底有多倍受欺負,如若老師不相信,張鑫籠絡好的那群「朋友」也可以幫他做主。他以為這短短的稱不上熟識的日子,就足以建立堅固的羈絆。他以為他已經得到他們的義無反顧了。

  張鑫的老師是一位很有氣質的女性,雖然不會發脾氣,但為人處世卻有莫名的威嚴感,剛柔並濟貫徹得很完整,所以就算不嚴厲的處罰學生,他們都會自主地聽話。她大抵是那間學校的傳奇吧。
但張鑫就是看準這點,他確信老師一定會為他做主的,不可能不會。不可能不會。

  「老師……其實我也不知道該不該講,但我真的忍受很久了。」
  「怎麼了?」老師心急的說「有事情就告訴我啊!我會幫你的。」
  「我……我……我不敢講,我……怕被欺負得更慘。」他不知怎麼的就開始啜泣。

  欺負這個詞就這樣順利被老師敏銳地捕捉到,她原本以為只是心情上得負擔讓張鑫不適,沒想到居然是欺負這種可能會涉及到霸凌的大事。也許是對每位學生的重視,又或者,是從前的經驗讓她不得不去細查這件事,到最後依然沒有人知道他究竟為什麼不安,但肉眼可見的不適感讓人不禁去聯想到什麼。

  「那張鑫,你可以跟我說說你是怎麼被欺負的嗎?」
  計畫得逞,張鑫瞬間收起那股噁心的喜悅,又換上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他張口就說出早就在心底背誦過無數次的台詞,看著老師的臉上越發難堪又藏有一絲難以察覺的慍怒,他在心底無恥地大肆宣張,這次是我贏了。

  老師說好會從旁去了解這件事,不會提到他的名字。聽到這句話,張鑫對自己走的這一步產生了極大的自傲,原來扳倒一個人也不是什麼難事,事情成功以後不僅自己可以被大家當作英雄,而那群成天自以為是的人,我也可以藉此事挫他們威風,真的太大快人心了。太陽正竭盡全力的發亮,他以為那是代表勝利的光。
  有些時候,拚盡全力並不能勝利,但卻能找到真相。張鑫以為老師會將此事停在這裡,但也許是她出自老師對於學生的信任,又或者是不相信自己會教出這樣的學生。

  正義依舊戰勝了。老師在一個下午把張鑫提供的名單中的「惡徒」叫出去問話,雖然已經提前預祝自己勝利,但在審判面前,他仍然無法心安理得。心臟無法遏制地顫動。
  咚咚……咚咚……咚咚……

  像電影裡,死神在後追趕時的音效。

  張鑫整個下午都沒辦法凝神,他惶恐、他不安,他啃著指甲心裡念叨拜託不要。他沒發現,剛剛正午的陽光此時已經快要被海水淹沒,變得好暗。好暗。他已經不敢回想鄰近放學時教室被打開的門撞上水泥牆的巨大聲響,他已經不敢回想那群人咬牙切齒喊出他的名字時帶有的怨恨,他已經不敢回想班裡班外看好戲的人們嘴裡咀嚼的污穢的字句。他最不敢回想的,是站在窗外,眼裡帶著一點憤怒、一點失落還有一點困惑的她的眼神。

  那之後的生活只能用混沌來形容。張鑫從原本普通的位置摔落下去,無止盡的落下,沒有人要接住他了。班上所有人明擺著的厭惡,還有那些對這件事略有耳聞的老師臉上充斥著的皆是不屑,最打擊他的,是那些打著關心的口號,卻一再拿著刀割開他的同學。原本沒什麼人關注的他,如願得到想要的,卻沒想自己本來就沒能力承受的。
  張鑫在這期間得到的最大的憐憫,大概就是他的所作所為沒有再發酵,那些惡意也在漸漸減少,說不上變好,但他至少沒有再往下墜了。又若要說到變化,可能是他變得異常敏感,一個眼神就能讓他害怕,讓他痛苦,讓他胡思亂想。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腦,那些骯髒的、羞辱的、責備的話語在腦中不停的翻騰,像部失控的打字機,不停的印上油墨不停的拼湊詞語,那些被填滿的紙張堆在他的腦中,避無可避的,每天都被迫拿起來閱讀。
  之後的生活,他活得浪費,每天做著例行性公事,早起上課、放學回家,睡前情緒低落,睡醒一定是因為惡夢。有時候,張鑫也會回想之前的日子,好像也說不上糟糕,那些溢出來的後悔讓他窒息。他自己也知道,能怪誰呢?

  後來張鑫也有嘗試去為自己這些行為解釋。
  「我不會說我是一時鬼迷心竅,我知道我對這場吃敗的復仇蓄謀已久,我也不覺得自己有錯,畢竟只有我自己可以救我自己。」
  「如果你們要問我原因,很抱歉我無法告訴你們,我都已經沒辦法接受自己,又怎麼可能把這樣的我攤開來給你們看?」

  升高一的那年暑假,張鑫聽了老師的建議去了一個志工社團。一開始他有點排斥及不解,為什麼自己都已經這麼慘了還要去服務別人?還是感覺得到他骨子裡的桀驁不馴並未被抹滅,心底依然崇拜階級。人若真的有賤貴之分,張鑫可能不敢去細想自己的處境吧。
  但他還是選擇赴約了。那不像一般的志工是在照顧生活上不便的人的生活起居,張鑫需要協同夥伴帶他們在這座小島上旅遊。他聽到這個計畫之後不停地嗤笑這天方夜譚的想法。「連路都走不好了,怎麼還敢妄想自己可以旅遊啊?怕不是腦子也傷到了吧。」他在心底無止盡的吐槽。但活動並沒有因他而取消,他不情願地出現在集合地點,把自己裹得緊緊的,深怕有人看到這副模樣又想嘲笑他。但非常意外的,老師也出現在志工的行列。
  因為都是些身體被剝奪使用權的人,主辦單位在緊急措施方面下了很多心思,就是為了能玩得盡興。所有人集合一下,確認人數之後就馬上出發了。張鑫望向那群雙眼放光的人們,沒有意想中的低迷,反而一個一個都雀躍地詢問志工們要去哪。他內心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翻騰,感覺有些疼又讓人忍不住去翻找那是什麼。

  說實話,本來就不抱任何期待的他,自然對旅程的過程沒有任何留戀。張鑫最記得的反而是老師在某個景點對他說的話。
  「張鑫啊,我知道你不可能過得好,我也知道那件事情對你來說造成了多大的傷害,但想告訴你,有時候你要去面對自己,不管是內心還是行為。雖然身為學生的你還能夠被保護,但不代表你可以不重視,你說你很受傷,那那些被你傷害的人呢?那時候你說你沒辦法給出原因,那現在呢?不讓任何人接近你,那些真正在意你的人該怎麼辦?他們會心急會心疼,所以你可不可以稍微試著說說你自己?」
  「我討厭我的普通。」張鑫有些哽咽,但這次是真誠的,他終於把自己剖開坦誠「我不知道為什麼,當我一看到他們的時候就好自卑,我長得不好看,我不高,我沒有錢打扮自己,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樣我才沒辦法交到朋友,明明我就很喜歡交朋友的,不要說為什麼我都不主動,我該怎麼主動,我有資格嗎?我什麼都比不上,所以我想啊,把他們全部搞垮,我相信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肯定會支持我的,很聰明吧!」他有些歇斯底里,可能再去碰到自己討厭的那部分還是很痛的。
  「對吧,我哪裡做到不好,為什麼沒有成功?一定是有誰洩露……」張鑫嘴裡呢喃著。
  「張鑫!你聽我說!」老師有些激動「沒有人覺得你不好!你說自己普通,你說自己比不上人家,但你能不能多看看自己被人家羨慕的地方,還記得那群被你騙的同學們嗎?他們雖然在生你的氣,可他們都有告訴過我,你曾經也是他們崇拜的人,你做事不拖泥帶水、你做事有組織、你果斷,那是他們學不來的。你的短處才是你進步的資本,我希望你接納它擁抱它。」
這些話沒有多華麗,但正是因為他的簡單才那麼容易地打進張鑫的心。他終於知道先前那種感覺出現的原因了。是因為他看到了那些殘缺人們就算比不上別人,卻還是可以開心。就算沒辦法輕易的行走,卻還是踏上旅程。那些他嗤笑的人,擁有了他最需要的能力。
.
.
.
.
.
  再次回想起這些事的時候,張鑫已經高中了。他在人際關係的處理上還是沒能那麼如魚得水,但他豁達得多了。有天走回家的路上,他看著汗水從髮絲低落,他有感而發:

汗珠
隨著被浸濕的髮絲滴落
原本以為他會被髮與髮之間的空隙包容
但我忘了那些空間早就被佔滿
\
於是汗珠隨著髮的彎曲滑行
急速的俯衝在遇到捲曲時暫緩
但依舊沒能躲避引力的執拗
\
我想說的是
孤意的讓自己想進入已經飽和的人群
無疑是讓自己更難堪的落下
不管下面還有沒有下面
那都是被淘汰的意徵。

  他依舊敏感,但他在試著接納這樣的自己了。(稿件由金門縣政府教育處提供)


評語人吳鈞堯
  關於成長,一向是許多寫作者關懷的主題,青春容易暴風雨,經常不是好天氣,本篇便在敘述主角想盡努力逆轉勝,不幸走入歪道,在反作用力吞噬下,飽嚐苦果。
  所幸人的生命依然向光,得以在未來的歲月中,接受自己,繼續前進。除了主題外,本文敘述已經掌握好寫小說必須的虛構感、故事感,儘管過程當中有些情境轉動太快,但仍讓人肯定作者的寫作能力。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