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各自,安好 (第二屆金門青少年文學獎高中職散文組佳作 )

發布日期:
作者: 金門高中/周怡秀。
點閱率:496

  小時候,佛祖廳是我的許願池,不需要硬幣,只要雙手合十就能許願。
  三尊神像安放在小小的、透明的玻璃櫥窗裡,華麗的服飾,襯著一抹慈祥的微笑。櫥窗裡還有細緻的佛像畫,一旁放的是爸爸的神主牌。我對爸爸幾乎沒有印象,畢竟那時我還是只是個牙牙學語的小娃兒。但我喜歡對著爸爸許願,總覺得只要合起雙手,把自己的心願說出來,願望就能實現。
  每逢年節祭祖,供桌上便堆滿山珍海味。廳外的小陽台擺了一個黑黑舊舊的金爐,拜拜時奶奶會把它移到正對著佛龕的地方,我們一家大小圍著金爐,把一疊疊的紙錢拋進熊熊烈火中。金門的冬天很冷,風颯颯地吹著,大家圍著嚴冬裡的一團溫暖,臉頰在火光倒映下忽明忽暗。小小年紀的我不懂祭祖的意義,只覺得能和難得一見的叔叔伯伯們聚在一起、享受餐桌上玉盤珍饈,真是美好的事啊! 
  那時的我覺得佛廳是個好地方,卻不知道為什麼,奶奶總在大家都還沒回家的黃昏,獨自一人躲在佛祖廳暗自流淚。我曾問過奶奶,她只是緊緊握著手心裡裝滿淚水的衛生紙,淡淡的說了一句「想你爸」。但我不曾問出口的是,為何爸爸已經過世那麼長的時間,卻絲毫不減奶奶深深的思念?
  爺爺過世後,我才慢慢體會奶奶的心情。習慣依賴著爺爺的我,只要生活裡碰到不如意,便會到佛廳的沙發坐著,好像爺爺陪著我一樣,心情總會平復許多。午夜的窗外沒有半點車燈,只有遠方點點稀疏的燈火,守著冷冷的夜。偶爾下起淅淅瀝瀝的雨,打在紗門外的玻璃上,似回憶向我奔來的腳步聲,緊湊而鮮明。少了白日的喧囂,我在這裡任由思念靜靜流淌。
  一個一如往常的夜晚,我坐在沙發上,望著白牆上金色相框裡爺爺和爸爸的照片,回憶卻猛然湧上心頭。霎時,思念如洪水潰堤般襲來。沒有任何理由。我在佛祖廳哭得撕心裂肺,腦中不斷的浮現過去點點滴滴,是那樣的熟悉,卻又好像已經過了很久很久,遙遠得記不清了。爺爺的形影隨著時間流逝越來越模糊,我怕我忘了他、忘了往日的故事……。
  我漸漸明白奶奶為什麼流淚,因為佛廳不只是供奉佛祖的地方,更是我和爺爺的心靈靠得最近的地方,是最容易勾起回憶的地方。
  小小的佛廳,連結起兩個平行的世界。
  憶起年幼時,爺爺常牽著我到村莊的廟裡拜拜,那是村民們的「佛廳」,一年四季都熱鬧非凡。一到廟裡,爺爺便自顧自的和村裡的老人家談天,我坐在一旁的長板凳上,喝著爺爺在小店買給我的菊花茶,雙腳懸在空中晃啊晃的,一邊聽著幾個老人家哄堂大笑,一邊看著來來往往的人們。他們進了廟裡,便跪在拜墊上,虔誠的仰望神明,嘴裏唸唸有詞,彷彿沉浸在自己與神明的世界裡,無視旁人目光。我不知道他們祈求的是什麼,只覺得他們的眼神是如此充滿期盼。
  多年後的某一天,我再次進到廟裡。香煙裊裊升起,鏤空的石雕窗戶篩落縷縷暮色,一切靜悄悄得像是什麼也沒有改變,但爺爺的身影卻永遠從我身旁消失了。這裡曾是爺爺除了家以外,最常待的地方。我合掌跪在神明面前,心裡默默唸著「佛祖啊!請祢保佑我們全家平安、健康、快樂」。
  一家人,並不只是生活在一起的親人,還有另一個世界的爺爺、爸爸,我希望他們也能過得歡喜自在。我所祈求的,也是往來於廟裡的人們所祈求的,無非就是天上和人間的親人,都能各自安好。
  後來我也漸漸明白,想念一個人並不是只有記住和他之間的點點滴滴,而是在他溫暖的笑容裡、在他厚實的手掌中,那一份深刻在心裡、獨一無二的溫柔。
(稿件由金門縣政府教育處提供)

評語
  評審來到了高中職之後,來到了不同的文字量級,評審老師們也開始有著比較高的要求。評審老師們選出了〈邂逅〉、〈等鱟〉、〈發現慈湖新「視」界〉、〈各自安好〉、〈玉鐲〉幾篇作品,作為本次的高中職組的得獎作品。
  〈邂逅〉這篇散文表達了自己觀察著飛鳥,同時以飛鳥的姿態、旅行映照內心感受。〈等鱟〉則是作者與水試所參訪的鱟之生命史的各種感思。〈發現慈湖新「視」界〉來自於作者看見水下生物的一趟奇妙觀察之旅。〈各自安好〉書寫著佛堂與自己家庭成員的感情牽絆。〈玉鐲〉這篇抒情散文,書寫著親族之間的故事。
  每一篇作品都有著各自的優點,深度與視野都開始拉高拓深。
  同樣的,儘管進入到高中年紀後,大部分的作品中仍容易有著大量的「感慨」,其實不是「感慨」不重要,而是技術上太佔據篇幅,一個生活觀察者更重要的自我生命史的篇幅。雖然感慨也是每個人的思索,但內容上因為必須「正確」,常常大同小異,便少了閱讀的價值。「感慨」或許來自於被指導,或是學生揣摩「應該要這樣寫」才可以。但是放心吧孩子們,認真的去書寫眼睛所看、身體感受,與各種與環境的觀察、互動,那是屬於你自己當下每一刻的重要時光,透過你們的眼睛與大腦,以書寫傳遞給了在這裡閱讀的我。「愈在地愈國際」在這時代其實已成定論,而散文書寫也是如此,愈真誠的內在觀察,愈深入的外在描寫,所有讀者都能從文中感受得到力量的,我也期待未來能看見大家的作品,期盼大家都能不斷的書寫下去。                                                       張英珉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