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薛承泰-柑仔店囝仔 金馬入閣第一人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3,688
字型大小:
薛承泰為金馬入閣第一人,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主席。(陳永富攝) 薛承泰為金馬入閣第一人,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主席。(陳永富攝)

  ◎採訪撰稿:陳永富
  本籍:金城鎮珠山人
  現居:新北市新店區
  學歷:積穗國小、省立板橋中學初中部、成功高中、國立臺灣大學社會系、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社會學碩、博士
  經歷:臺北市政府社會局長、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主席、臺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

  金馬地區入閣第一人,曾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主席的薛承泰,8月1日屆齡,從臺灣大學社會學系教授職退休。

  清水師總兵薛師儀後人  創金門與中央最緊密配合輝煌年代
  薛承泰是金門縣珠山村人,乃清朝金門鎮水師總兵薛師儀裔孫(薛師儀為薛氏遷金開基祖貞固公第19世,薛承泰為第23世)。他2歲半時全家為躲金門823戰火疏散後撤走臺灣,靠薛父在中和金門新村經營雜貨店,勉強撐起全家生計。幼時薛承泰上學之餘必須幫忙看顧雜貨店與「郵政代辦所」。他沒有零用錢,小學五、六年級立下平生第一個願望是-「希望有一天能獨自享用一顆泡芙」,這個心願在他努力不懈的考上臺大,當了家教,領到第一份薪水才終於完成,其間花了7年時間,這在現代社會看起來微不足道的小事,卻是年輕時的他最真切的夢想。
  令人沒想到是,「柑仔店的囝仔」後來因緣際會,考取「中山獎學金」赴美留學拿了社會學碩士、博士學位;還當了台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後來又入閣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主席,與時任金門縣長李沃士緊密配合,創造了「中央地方一條心、金門建設一定興」的金門縣與中央最緊密合作的輝煌年代。
  在薛承泰善用中央資源及政界人脈穿針引線、明推暗助之下,金門近代最大交通工程建設-金門大橋,終於從「選舉浮橋」成真,於民國100年1月9日由當時馬英九總統親自到金門主持開工典禮。雖工程延宕,風波不斷三度停工更換承建廠商,仍可望於今年底完工。
  另外,金門技術學院能順利升格為國立金門大學,除校長李金振多方奔走、金門縣政府與議會全力支持外,幕後也有學界從政的薛承泰推波助瀾的影子。悠關金門人醫療健保權益,斥資12億元的署立金門醫院新建綜合醫療大樓,薛承泰亦參與協調推促。
  提出「七分觀光、三分交通」概念  金門大橋折衝遊說幕後
  「金門(烈)大橋建設計畫」,金門縣政府早於民國90年即報送行政院,其間經歷中央相關部會不斷「審議」起伏不定,每逢選舉就被大作文章,遭戲稱為「選舉浮橋」。直到99年初起,新任縣長李沃士多次親上火線,結合金門出身的行政院政務委員兼福建省政府主席薛承泰向行政院及相關部會極力遊說爭取,行政院經建會終於審議通過「金門大橋建設計畫」案。
  事隔9年,薛承泰在所著《霧中金馬‧迷航臺灣》書中揭露當年是怎麼推促「金門大橋」起死回生的。
  薛承泰說,98年2月16日他出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一職後,就開始蒐集金門大橋相關資料研究,發現經濟建設委員會(現為國家發展委員會)對大橋的評估,資料都依據金門地區觀點,包括:1、藉由陸運運輸服務串連大小金門。2、水電通信管線附掛需求。3、促進地方觀光發展。4、人道關懷之醫療救援。5、消防及緊急救災救援。經建會委員從經濟效益來評估,並不看好金門大橋。
  他了解情況後,認為需加入國際觀點並配合中央政策,才有可能突破。重點如:
  1、全球後冷戰三大對峙據點,其中板門店與柏林圍牆已成為世界級觀光勝地,金馬地區作為三大據點之一,可充分運用此資源。尤其金門尚擁有閩南聚落、戰地風光、僑鄉文化、水產資源等稀有資產,符合經建會「國際休閒觀光島」的定位。2、大橋完工後,可供舉辦世界級慢跑或自行車環島跨海競賽,充分發揮觀光效益,賺取外匯。3、長達五點四公里跨海景觀大橋將為我國第一座大橋,可作為我國工程界的「代表作」。4、廈門地區每年觀光人次已達兩千四百萬,此大橋可以吸引更多來自大陸地區觀光客,接受自由民主社會的洗禮,符合馬總統「和平廣場取代殺戮戰場」的說法。5、金門作為中華民國一個縣,過去多年來中央並未平等對待(以澎湖跨海大橋為例來對比),民國38至81年戰爭與軍管時期沒有建設。
  薛承泰利用馬英九總統召見他個別談話時,面報前述理由,並提出「三分交通、七分觀光」說法,馬總統立刻感到興趣,特別是「七分觀光」能讓金門走向世界。薛承泰知道馬總統喜歡運動跑步,特別以舉辦國際馬拉松賽為例,規劃從大金門到小金門路線,當人們跑上大橋時,壯觀畫面足以吸引全球觀光客。於是,馬總統要薛承泰把相同的內容和時任交通部毛治國部長討論。
  沒多久,發生了「莫拉克颱風」,當時毛治國部長在緊急應變中心擔任副召集人,薛承泰和他約在應變中心見面。那是薛承泰首次和毛治國交談,當下毛部長並沒有給任何明確答案;沒想到幾天過後,毛治國部長用毛筆親筆致函到薛承泰的政委辦公室表示支持,並來電論及將以「三分交通、七分觀光」為推動主軸。這就是為什麼,馬英九總統數次提到那幾個字說是薛承泰建議的,而毛治國後來當了行政院副院長,續任院長時也說「三分交通、七分觀光」是他說的。
  99年2月25日,金門大橋案終於由行政院長吳敦義拍板定案。正好是薛承泰擔任政務委員滿1年,兼任福建省主席4個月。
  47年全家逃難臺灣  差點被遺落在金門
  薛承泰祖籍金城鎮珠山村,卻是於民國45年4月3日出生於後浦東門,父薛國華,母翁福蔭,父母育有五子一女:承輝、承泰、承煌、承雄、承泉及菲菲。
  47年823砲戰前,薛國華在金城租屋開雜貨店,已出生的薛承泰兄弟三人和母親借住莒光路掛有「文魁」匾的外曾祖母家(外曾祖母是清末舉人林豪的孫媳)。
  823砲戰爆發,中共砲火狂炸金門,臨時接獲通知要搭軍艦疏散臺灣,10月8日,薛承泰父親牽著大哥走前面帶路,母親手抱著8個多月的弟弟緊跟著,個子嬌小的外曾祖母匆匆將兩歲半時的薛承泰連被子抱走,手上還拎著一些家當跟在後面,摸黑趕往料羅碼頭。不知走了多久,曾外祖母才發現抱著是空被子;父親決定冒著全家人來不及登上艦艇的風險回頭找尋,一路焦急邊走邊尋,回家發現承泰安然躺在床上酣睡。如果那時薛父放棄,就沒有今天的薛承泰了。
  初到台灣,靠著政府發放的每人三千元安家費,薛家先是在台北農安街落腳,但領到安家費在購屋時被騙走。而後在祖母支援下,全家搬至中和積穗的金門新村買了房子,靠薛國華經營「金同勝」小雜貨店,及兼營郵政代辦所維持全家生計。其間被當地村長警告薛家「你們外地人來這裡賺錢,要懂規矩。」且村長賒帳買香菸酒水賴帳,被提醒還錢當晚就有流氓藉酒裝瘋來鬧事砸店,全家心驚膽跳過日子。
  薛承泰自小體弱,又有血糖低的毛病,早上起床或上廁所偶而會眼前一黑昏倒,也有幾次在學校升旗時昏倒紀錄,期末成績簿上總是蓋著「營養不良」的章。唸初中遭同學霸凌,他都隱忍把淚往肚裏吞。考上臺大在成功嶺快結訓時,他開始出現手麻難以動彈關節炎症狀,連折「豆腐干」棉被都沒辦法而遭處罰;後來開學搭公車往臺大途中攀在掛環的手臂僵痛放不下來,之後多次嚴重關節疼痛時甚至上不了公車,蹲廁所更是痛徹心霏。由於當年沒有健保,他無錢就醫,大學時在小型補習班教國中數學時,最怕突然關節痛發作,直到留學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時,才由學校醫院診斷出是患了風濕性關節炎,惜也未能進一步醫療。他也曾為膽囊炎所苦,在兼任福建省主席時出席各旅臺金馬同鄉會聯誼餐會時,都得隨身帶藥服用。
  拿到「中山獎學金」赴美留學  人生轉捩點
  薛承泰於積穗國小、省立板橋中學初中部、成功高中就讀時,雖得緊緊守著家裡的雜貨店,他常一邊送貨、一邊K書,還身兼父親接下的郵政代辦所「所長」處理郵件工作及結帳。忙得必須一心二用、三用的他,書只能看一遍,要像影印機一般把課本內容快速印記在腦海。
  薛家小孩都很爭氣。薛父最得意的是小孩都很會唸書,積穗國小這個中和偏鄉小學,第一次有學生考上「大同中學、建國中學、北一女」等名校,還有4人考上臺大,都是薛家包辦。
  薛承泰後來考上臺大社會系,在桃園大溪服完運輸官兼工兵排長的預官後,回臺大社會系當助教。民國71年薛父因食道癌去世。薛承泰深知不能一輩子當助教,就試運氣去報考兩年一次的「中山獎學金」,結果幸運拿到中山獎學金。73年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攻讀社會學碩士、博士,留學8年取得學位(威斯康辛大學是當年美國社會學排名第一的名校)。81年回到臺大社會系專任副教授,不到5年時間即升等為教授。
  有人口學研究專長的薛承泰除教學外,亦兼任臺灣大學人口研究中心資料組主任、中華民國人口學會秘書長、臺灣大學人口與性別研究中心主任。回國之初,他常在報端投書或上TVBS電視臺「全民開講」節目,發表對社會現象的觀察與建言,知識分子也是他常提出反省、批判的對象。
  由學轉政  對金馬建設貢獻大
  民國93年8月,素未謀面的金溥聰跟薛承泰約在政大校園見面,當面徵詢他出任臺北市政府社會局局長的意願,因為金溥聰注意到他在報上所寫的時事評(即使亦曾批評當時臺北市的政策),想借重他的社會學長才。
  薛承泰記得當時他回答:「需要徵詢家人意見,同時我先聲明,無法參加三鐵(鐵人三項競賽),理由是有『關節炎』。」有此半開玩笑的應答,乃因當時媒體報導市府團隊包括馬英九、金溥聰等都是能跑馬拉松、游泳、騎腳踏車的運動好手,而薛承泰沒有一項行。
  而之所以為換跑道由學轉政,薛承泰揭曉答案「除了給自己一個學習的機會,還有一個因素,是對於我曾經念了4年書、4年助教,又當了12年教職的臺大社會系,有說不清楚的糾結。」
  就這樣,薛承泰於93年8月從臺大教授,變身為「政治叢林的小白兔」,出任市府社會局局長期間,歷經94年1月的「邱小妹人球事件」以及之後鬧得沸沸揚揚的「腳尾飯新聞造假風波」,他帶領社會局同仁適時危機處理,挺過臺北市議會議員猛烈砲火,讓馬英九感到「意外的妥適」,對他刮目相看。
  馬英九市長任期屆滿,薛承泰也結束借調,95年12月歸建臺大。
  馬英九競選總統時的《社福白皮書》,薛承泰是重要主筆之一,也是彙整者。馬英九當選總統後,98年2月16日,薛承泰再度被借重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成為金門入閣第一人,當時正是金融大海嘯最嚴峻時刻,行政院長劉兆玄要薛承泰負責社會福利相關政策與法案研議,不料發生莫拉克(八八風災),沒多久內閣改組,同年9月10日他兼任福建省政府主席,至102年2月18日卸任。(八八風災時,兼任福建省主席的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因岳父生日陪同吃早餐,媒體大肆批判而請辭,福建省主席因而出缺。)
  由於借調有4年期限,仍得歸建回臺大,扮演雙重角色的薛承泰與時間賽跑,他以政務委員推動社政、勞政;以省主席身分為中央與金馬地方架起反映民意、溝通折衝的橋梁角色。在福建省政府「虛級化」架構下,自喻省主席「假戲真做」的他,由於與層峰對話機會多,他儘量設法給部會首長、院長,甚至總統精確完整訊息,經他向馬總統提醒台灣少子化的嚴重問題,馬總統非常重視,將獎勵及鼓勵國人生育列為國安層級問題;101年臺灣年出生人口數達23萬人,打破過去10幾年紀錄。
  除對國內少子化等重要議題提供建言,薛承泰並對金門及馬祖各項建設,包括興建金門大橋、金門科技學院改制為大學、興建署立金門醫院醫療大樓、金門用水問題、金門自大陸引水工程計畫;馬祖南竿與北竿的建設等出策謀劃,居間協調各部會配合促成,對金門、馬祖的地方建設貢獻卓著。
  薛母仙逝  觸動書寫《霧中金馬‧迷航臺灣》
  104年5月,一生劬勞的薛承泰母親翁福蔭老夫人病逝,6月13日在臺北市第二殯儀館舉行告別式,總統馬英九與兼任國民黨主席的新北市長朱立倫親臨致祭。薛承泰等子女在祭文中,形容翁福蔭老夫人的一生就是「平凡中的偉大!」她照顧一家老小,未曾有過怨言;對6個子女之呵護更不在話下;在電話中總是叮嚀:「身體要顧、三餐要吃」,不到3分鐘就掛斷,深怕耽誤子女的時間;如今她走了,子女感念她的為人處世及對長輩的孝親奉養,和對周邊人的關愛;也感嘆再也吃不到她親手做的潤餅。
  薛承泰農曆60歲那天在臺大醫院病房照顧母親,大部分時間昏睡的薛老夫人突然睜開眼睛說:「我沒辦法幫你煮豬腳麵線了!」薛母這句話,觸動薛承泰動手書寫《霧中金馬‧迷航臺灣》這本書,紀錄他自己與家事、國事、天下事。
  (之前他已出版「十年教改為誰築夢」(2003),「臺灣人口大震盪」(2016)等書。)
  薛承泰在《霧中金馬‧迷航臺灣》自序指出:「兩岸關係詭譎多變,夾處其間的金馬,猶似濃霧罩頂,而臺灣這艘航空母艦也似乎迷航了」。「福建省在民進黨執政下,由虛級化而虛空化,可又不敢拋棄金馬,讓臺灣等同中華民國;若要把金馬改為臺灣省的兩個縣,茲事體大不能躁進,且蔡總統至今未表明國家走向。基於這些考量,故以《霧中金馬‧迷航臺灣》為書名。」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