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鄉賢陳君烈以工程專長高陞北市工務局長秘書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1,805
字型大小:

針對公共工程監造責任他認為不能全要建築師一肩扛應各司其職

︻鄉訊小組台北市報導︼台北市政府工務局專技室內有兩位職等相當、座位比鄰的金門鄉親,一位是簡任技正陳君烈(見圖),另一位則是簡任專門委員陳川青。其中於民國六十一年至六十七年在金門縣政府建設科任職、六十七年才商調來台的陳君烈,大家或許會較有印象,如今就先來介紹這位曾在家鄉服務七戴的陳君烈技正。在這篇稿子發出之時,也即是八月三日,陳技正以其工程專長,為工務局長莊武雄所借重,而由專技室調到對面的局長室當祕書,還是簡任技正銜。

三十九年次的陳君烈,金門縣金湖鎮老山外村人,金湖國小、金門初中第十五屆、高中第十八屆畢業,政大公共行政碩士班結業。他在金中的同學有行政院六組組長陳德新、金門縣政府祕書室主任李錫回,前人事室主任許丕軒、曾選過縣長的蔡是民。民國六十一年至六十七年在金門縣政府建設科任職,六十七年以商調方式被借調來台北市政府工務局養護工程處,直接投入土木工程的工作,陳君烈說,這不是他的專長,剛開始時較生疏,很辛苦,一年後就較適應,在養工處一待就是十四、五年,在陳水扁任市長時代他被調到建管處,工作更是艱辛,主要是做拆人家違建房子的工作,如此拆了三年,拆的包括蔣孝剛,宋七力、鐵衛黨等的房子,八十七年才脫離苦海,回到市府工務局局本部擔任第二科科長,前後五年,九十二年升簡任專門委員,一年半後調簡任技正迄今。

他回想民國六十一年進入金門縣政府建設科任聘雇技師,之後技士、技正兼股長。陳君烈說,金門的銅像都是他在縣府任內設計的,像金城鎮的銅像當時再做一尊一模一樣的放在太湖,學校的教室、科學館工程都是他的作品,當時幾乎每個學校都有他設計的作品,當時他在建設科自己編預算、自己設計、自己驗收,一手總包,陳君烈回想起當時的制度相當不健全,如果要貪污相當容易,他說當時做得會令人害怕。陳君烈很感謝當時他的前輩謝宏榮技正,謝技正常提醒陳君烈說,你是金門人,要小心,指兩三位前任技正因貪瀆被捉去關。當時陳君烈抱持一個觀念,即跑了和尚跑不了廟,自己是在地的金門人,要處處小心,如有什麼污點留下,被指指點點說這是某某人的兒子,一輩子都跑不掉。因此當時他特別小心再小心,要求自己絕不能犯錯。

陳君烈表示,過去金門實施戰地政務,但如今戰地政務己解除,他建議應完全回歸地方自治,金門所有建築工程都應回歸建築法令規定及技術規則。此外,過去金門有做都市計劃,但當時的都市計劃並沒有那麼大,了不起只是個鄉、鎮、街計劃,未來應依據此規模加以擴展,做一些細部計劃,訂中心樁,然後完全回歸法治。

此外,陳君烈最近常聽到一些承接金門縣政府工程的建築師反映,主要是台灣的建築師,他們受縣府委託從事工程的監造,在監造過程中,有些責任並不在他們身上,但是縣政府一味要他們負起全部的這任。陳君烈認為,要他們負全責,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各人有各人的權責,建築師不能幫你蓋房子,不能去執行營造廠該做的部分,建築師基本上是縣府請的監工,即使是自己人監工,也是要簽文請示上司後,再來發文,責成看是要對營造商處罰、記點或是罰款,這些事建築師是無權做的,這處分權還是在甲方(縣政府),建築師只能反應給甲方,就像無司法警察權的駐衛警不能行使司法權是同樣的道理。

陳君烈表示,最近他較少有機會返金為鄉效力,對於建築師的問題較少有時間與跟他們作討論,他也是輾轉聽到建築師所遇到的問題,他覺得如果凡事完全要叫只負責監工而無處分權的建築師負全責,如此可能會多少阻礙地方的發展,因為他聽到很多台灣建築師表示,這樣一來,承接縣府的工程相當累,很不想再到金門來接工程。他們來不來是一回事,還有本地的建築師,台灣建築師要不要來是另一回事,他們是將本求利,但是如果是較有經驗的台灣建築師過來,對地方建設是較有助益,可作為地方的借鏡。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