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22年總統侍衛生涯許丕揚認命無悔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1,655
字型大小:

      ︻鄉訊小組台北報導︼六十四年五月五日晚上八點多,一位相當鐵齒,從不信邪的年輕的士官在晚上八點多於台北市士林福林路值警勤務時,被一件突如其來的天象嚇壞了,有一顆又紅又圓又亮的星星對著他的方位衝過來,且愈近愈大,其速度之快嚇得他第一次跑進崗亭內,而這顆星星所衝向的位置正好是當時的總統所住的房子,一、二個小時之後,老蔣總統逝世。而這位年輕士官就是目前在台新銀行行政服務處保全服務部勞工安全衛生組擔任主管的許丕揚,他在當了二十二年的總統侍衛後,八十三年十月十五日以國安局七海警衛組憲兵中校職位退伍。  

    民國四十五年出生於金門縣金寧鄉榜林村后湖這個湖濱小漁村的許丕揚,垵湖國小畢業,在金城國中唸到國二即投筆從戎,於六十一年九月十三日進入陸軍第三士校第八期,畢業後成為第三士校畢業生進入官邸第七梯次的衛士。為何在連國中都還沒有畢業就去「當兵」?說起來又是一齣辛酸血淚史篇。許丕揚話說當年,他表示,他家有兄弟姊妹九人,單靠他父親一份微薄的收入,實不足以養家活口,當時的家庭生活相當艱苦。如今許丕揚回想起來,當年進士校的歷程,實在是逼不得已,現在的人常說是「為了生活更美好」,當時在金門的小漁村則是為了三餐在過生活,他時常將當年艱辛過活的景況說給晚一輩的人聽,這些小輩完全無法體會到他們當年的痛苦。  

    至於當年如何會去當兵,回想起來因當時年紀小,也是懵懵懂懂,但也看到前期的學長來台灣進入官邸警衛隊後返鄉時,西裝筆挺很體面神氣的樣子,多少也衝擊到小小心靈的心嚮往之。許丕揚說,他家要來當兵的兄弟中原本不是他,而是他大哥,因他大哥身強體壯,是家中唯一能幫父親分憂解勞的人,當時六○年代兵源漸弱,士校的政策是,規定每個公家機關都要派一個人去當兵,當時他堂哥在自來水廠,當時水廠也必需派人去當兵,結果沒有人願意去當,唯一的辦法就是大家共同出資找一個人頂替去當兵。  

    他堂哥就來找許丕揚的大哥,當時他大哥為了一萬塊錢也同意了,但就在他大哥要去自來水廠報到的前三天的晚上,突然來找許丕揚,大哥來對排行老二的許丕揚說,「如果我去當兵,家中這個重擔你怎麼辦?」當時的許丕揚人又瘦又小,之後入伍時身高才一百四十二公分,體重只三十幾公斤。大哥對廋弱的許丕揚說,不如這樣,「你去當兵,我留在家裡,家中這個重擔由我來扛。」兄弟倆經過一番「研究」的結果是,許丕揚去當兵,大哥留下來照顧家。就這樣,改變了許丕揚的一生,許丕揚如今並說,他大哥是他這一生中的第一個貴人。因為,許丕揚認為他現在的生活雖說並不是比他大哥悠閒,但過得比他大哥沒有那麼辛苦。因而他常想,他大哥才是他這一生中最大的恩人。許丕揚的大哥曾當過二任金寧鄉榜林村村長,最近以些微之差未連任成功,目前經營很大的一個養殖場,很辛苦,另全村的高粱也幾乎都是他大哥在種植。  

    許丕揚說,當年是為了家裡的生活而去當兵,唯也確實因為他的當兵而改善了家裡的生活,由於有眷糧等的補助改變了家裡的一切,讓家中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到現在為止,許丕揚說他還一直深深覺得,士校這條路真的是給金門人一個很大的一條管道,無論士校畢業後每個人之後的發展如何,最起碼當初走這個管道是正確的。  

    許丕揚說,當年他去當兵時尚不滿十六歲,當時是怎麼樣的一個因由而去當兵,總歸只有一個理念,就是為了要生存。而進入士校後只受訓一年,那一年始終憑著一個很祟高的理想,那時唯一的目標就是能進總統府警衛隊,許丕揚強調,這是他當時唯一的目標。許丕揚說,他那一年在士校時的表現也真的是「非常的好」,他是在一百六十多位同學中,以第五名畢業,原本總統官邸警衛隊說是人員過剩,結果臨時命令到來,又來挑了三十五個人,許丕揚也僥倖的被挑中,先下部隊到陸軍二十七師去受了三個月的基地營訓練後,才回警衛隊任下士步兵衛士,許丕揚說,這也算是警衛隊的一個創舉。  

    許丕揚進入官邸後,是他夢想的實現,他說,他進官邸可分成二個階段,一為任官之前,一為任官之後。第一階段即許丕揚剛進官邸時,當時的金門人在官邸已大致成形,當年浙江籍的老衛士都了不見了,衛士清一色都是金門人,除了少數主管級的。因而許丕揚一進官邸,所感覺到的是,「這裡好像是個同鄉的大樂園」,所到之處相當溫馨。雖說進官邸是為保護蔣中正總統,但直到民國六十四年之前,他只見過老總統兩次面,第一次是老總統坐著輪椅出來散步,第二次與老總統見面時,也是個歷史的轉捩點,即是在榮總太平間,老總統坐在輪椅上自救護車內被推向榮總懷遠堂的那一刻,那時候他還不知道老總統已過世。許丕揚回想到那一天,至今仍印象深刻,心中餘悸猶存。  

    怎麼說,許丕揚回想,民國六十四年四月五日那一天晚上,是一個非常戲劇性的變化,許丕揚特別強調,當天晚上是他這一生中感想最深的一晚,這種感想並非單純是一般人因老總統的過世所受的感受,而是許丕揚個人所單獨感受到的天象異象。話說當天晚上八點多鐘,天空還是晴空萬里,當時警衛隊每星期還放映一場電影,當晚正好在網球場放電影,而許丕揚正好在網球場的第九佈哨值勤,說時遲,那時快,許丕揚突然感覺到一顆好大的星星對著許丕揚的方位衝過來,且愈近愈大,其速度之快嚇得許丕揚第一次跑進崗亭內,當他再自崗亭走出來時一看,網球場內看電影的同僚們相安無事,一直到電影散場。許丕揚回憶,到了十點多鐘,突然間風雲大變,雨下到侍衛們打著雨傘再穿兩件雨衣仍是全身濕透。隨後接到臨時緊急電話通知要找三十位身高在一百七十五公分以上的侍衛,許丕揚也被挑中,立即到八十三號集合,穿上早已準備好的小禮服,前往榮總成為三十位帶槍護靈的警衛,時間約在晚上十時至十一時之間。而在這期間也是許丕揚這一輩子當中眼淚流最多的。  

    許丕揚說,很多人都不相信天上有一顆星,但當晚所看到的流星是他所親眼所見,他強調他不相信所謂的命運,只相信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但是看到星星這件事他這一輩子永遠記得,他說這件事跟任何人講誰都不相信,包括當天向長官報告時,長官說他是幻想,但他就是在當晚八點多鐘時真真實實親眼看到一顆又圓又大的星星直衝官邸,且依其行進的方向,最後衝到老總統住的房子屋頂上。許丕揚說,他在官邸任士官的這前半段,記憶最深的就是這件事,所帶給他的感覺是偉人要過世之前一剎那的那顆星。  

      第二階段則是在蔣公後事辦完後,當局檢討時任行政院的經國先生要成立警衛隊之事,許丕揚的第二位貴人出現了,也就是區隊長劉獻榮,他打破慣例,要保送一些人進憲校專修班以培養一批經國先生的衛士。許丕揚是在相同的情況下被劉隊長逼著去考憲校專修班,六十四年以前三名的成績進憲校專修班進修一年後,先回士林警衛隊服務一年,六十六年第一個被派到七海警衛隊,展開他軍官的第二階段。由於許丕揚不做則已,要做就做到最好的個性,使他無論是在當分長或區隊副,幾乎軍中所有測驗,他都是保持在前三名,讓他一路破格升官擔當重任,也因此在民國七十年被派到七海警衛組,當時要進七海都是經過嚴格的挑選。  

      七十七年一月經國先生過世,許丕揚決定繼續下來服侍總統夫人蔣方良女士。一直到八十三年,在此期間他申請接參謀作業,這才有時間與空間唸他所想要的電腦及國防特考。在服侍蔣方良女士期間,由於夫人不涉政治,難得有外賓到訪,讓侍衛們產生很多時間,許丕揚利用時間充實自己,直到八十三年他服役滿二十年,當時他的目標放在外面,在找到新開幕的大葉高島屋的安全工作後,他向方良女士請辭說要退伍到外面發展,獲得方良女士相當的贊同與鼓勵,就這樣許丕揚以三十八歲之齡在當了二十二年兵之後重返民間。  

    許丕揚退伍前先參加職業訓練,正巧遇到老長官姜連興,姜正好在台新銀行,台新老闆吳東亮正好需要有個來負責幫忙做安全上的工作,姜自從知道許丕揚要退伍後每週都到職訓中心等許丕揚,積極遊說他一定要進台新銀,就這樣,許丕揚在退伍後,臨時轉向選擇了到台新銀行任職,開啟了許丕揚人生的另一階段,自從民國九十年銀行界被勞委會指定要納入勞工安全衛生法的適用單位之時起,他就積極鑽研勞工安全,且一年考上兩張勞工安全技術士證照,包含乙級和甲級。如今他已是台灣知名的勞工安全管理師及台新銀保全服務部勞工安全衛生組的主管,除了到處講課無數,在台新銀行內部,只要任何有關勞工安全方面的事,許丕揚是專家、是老大,他說了算,連吳老闆要聽他的。台新銀由九十年的二、三千人到如今的一萬多人,許丕揚要負責上萬的勞安,其人所負的責任不可謂不大。

  •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金城分銷處地圖
    (082)328728
  •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金湖分銷處地圖
    (082)331525
  •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金沙分銷處地圖
    0933-699-781
  •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武德新莊118號 金寧分銷處地圖
    0910334484
  •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烈嶼分銷處地圖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金山分銷處地圖
    (082)328725
  •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夏興分銷處地圖
    (082)331818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