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星期人物》王齡俠骨柔情金中人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1,477

本報駐台特派員楊樹清/台北專訪

一九八六年六月三日,金門社教館退休、六十九歲的老館長王秉垣攜帶著攸關金門旅台鄉親老舊社區改建國宅等權益的文件要洽公、辦理,就在中和產業平交道等候時,遭一列急駛而過火車所載凸出的木材重創而亡。消息傳開,金台同鄉為之震愕!曾任烈嶼鄉長、金城鎮長,復於一九六九年至一九七八年首任金門社教館館長的王秉垣,任內建樹極多,除了完成社教館公民語文教育、生計教育、藝術教育及健康教育四個組的編制,也充實附設圖書館藏書量,兼辦金門文獻會、金門文物館業務,即使金門現存最早的方志─明洪受的《滄海紀遺》散失後,也是在他手上找來重刊。文史貢獻,也讓王秉垣長留金門歷史與島民的記憶中。

王齡就是王秉垣的長公子。本名王添齡的王齡,一九四六年五月二十一日出生於金城鎮後浦北門,他之後,又有兩個弟弟添顏與添銓、兩個妹妹麗嬌與麗真。生長在書香之家,卻是從小就經歷烽火流離,一九五四年他八歲時,遭遇九三砲戰,首度赴台寄讀在台北市延平北路的永樂國小一年級,待了半年後返鄉;一九五八年他十二歲時,又逢八二三砲戰,再次旅台,就學於台中縣龍井國小五年級,第二年重回金門在示範中心完成小學學業。砲戰後,不必再「流亡」的王齡,終於能在自己的土地上接受完整的中學教育,一九六○年入金門中學初中第十五屆、一九六三年入金門中學高中第十二屆。中學時代,會十一種樂器,又以簫、笛最拿手的王齡,是金門高中合唱團指揮,〈紅豆詞〉、〈教我如何不想他〉、〈追尋〉等都是當年合唱團難忘的歌曲。迷上音樂,金門音樂風氣得以打開,王齡說有三位老師不可或忘,一位是金門中學教務主任、後來當上致理商專校長的張長芳,是他引進了聲樂家王國良及鋼琴家許富美到金門中學教授音樂,尤其是在金門教了二、三年音樂的許富美,一九六四年選了許維權與王齡到台灣參加省訓團音樂營研習活動,授課教師有聲樂家申學庸、鋼琴家鄧昌國、作曲家李中和、樂史家許常專等,俱是一時之選,深深影響著他的音樂心靈。

一九六六年,王齡高中畢業,破例獲保送至政戰學校音樂系,但因家裡對他唸軍校有意見,王齡使出「不讀政戰就不上大學」的行動堅持與家人展開五年的「冷戰」;他跑到后湖的小學代課半年,再於八十人報考金門電力公司下以第一名成績出線,第二名是李清德。金電待了四年,為不盡合理、升遷無望的人事制度向協理怒拍桌子後寫辭職書,藉著要參加普考、檢定考試等緣由來台。心裡則盤算著,該是讀大學的時候了。

未能往音樂之路發展,一九七一年,王齡考取中原理工學院夜間部電子工程學系,大學畢業後又一頭栽入美商的貿易體,一待就是二十五年。從事的內容是進口農化品、化學品,包括好年冬的農藥都在經營項目之列。自美商企業退休,對王齡而言卻是退而不休——他又做了六年工程事業,現在的他又與人稱「小龔」的妻子龔玉光在台北市慶城街十六巷內開設一家生意好得不得了的「米蘭中式麵食」小館,小倆口每天為料理美食,迎接賓客,忙得不亦樂乎。

回顧自己來台的求學生涯,有幾件事教王齡忘不了。一是付不起昂貴房租,剛到台灣的金門同學呼朋引伴擠進台北市南海路南門市場後方一層公寓打地舖的日子;一是到台北市中山北路一段十五巷七號、他稱「世伯」的金門資深國大代表王觀漁所經營展示古字畫的「燕南畫坊」(金門畫廊)打雜一年,每周例行的詩會後,王齡要把經王觀漁修改過的詩詞墨帖送往于右任、賈景德、高逸鴻等文苑名流間,因而練就了辨識草書將之正楷謄寫再送至鉛排付印成冊的好本領;另一件事是為金門高中生畢業來台,規定必須把戶籍一併遷來面臨隨時得入伍當兵所造成學業、工作、家計等困擾事由向金門立委吳金贊陳情不成後,轉而向包括蔣經國先生在內的五院院長寫陳情信,「役男」同學中除了陳清海及目前在美的葉秉奇、在星的歐陽鍾如「逃不過」去當兵外,其他戶籍遷台的同學都只當乙種國民兵。

王齡,金門社教館老館長王秉垣之子,金門中學初中第15屆╱高中第12屆旅台同學會會長,該留在金門而未留駐,該走上音樂之路而未走上,俠骨柔情的他,四十年如一日奔走於師長、同學、同鄉間的訊息傳遞、情感連繫,他,真是九九同學會之日,同學們心中永遠的會長啊!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