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Enter到主內容區
:::
:::

《鄉訊焦點》福建金胞聯等待世界金門日

發布日期:
作者:
點閱率:1,157

●專題報導/本報駐台特派員楊樹清

金胞聯,搭起兩岸金橋

金廈小三通後,二○○三年五月九日下午三時,兩千五百份《金門鄉誼》報,送上「東方之星」號客輪,自廈門和平碼頭運抵金門水頭碼頭,悄悄地在金門島上流傳。

這是金、廈兩岸鄉誼的一大突破——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發行的《金門鄉誼》報,在金門縣長李炷烽、金門社會局及《金門日報》等單位協力下,成為大陸地區第一份登陸金門的報刊,此後,居住島上的金門廣大鄉親不但認識、也更貼近彼岸福州的一處同鄉組織——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

歷時三年,二○○七年五月,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也完成一項繁瑣、艱鉅的任務,普查、整理出包括福州、廈門、漳州、泉州在內的同鄉,計得七一四三人,出版《福建省金門同胞名錄》。自一九四九年兩岸隔絕、滯居在福建境內、境外,及其第二、三代的金門人,絕不止於此數,一般推估應有兩萬人之譜;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無疑是大陸金門人鄉情的最大聯繫站,如今以清楚的人口數據印證出福建省境一股不可忽視的金門人力量。

福建各域散落了金門人,也使得以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為主體的同鄉組織於一九八五年十二月架構成立後,一九八六年十二月至二○○五年九月,再有福州市金聯、廈門市金聯、漳州市金聯、泉州市金聯、永春縣金聯、同安區金聯及翔安區金聯等七個金門同胞聯誼會的成立。

二○○八年,國際奧運在北京,是國際矚目的焦點;世界金門日在廈門,則是全世界金門人的鄉情盛會。

身處福建省省會福州市所在地、也是福建省全體金聯會的主體,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在二○○八世界金門日,將扮演推手、帶動的角色,它的存在也再次受到注目。而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現任會長陳慶元,剛於元月十八日結束在台灣四個月客座之旅,也於客座之暇,南北奔走並回到祖籍地金門,與同鄉、同鄉會間互動、交流頻繁;陳慶元的台灣行,學術行程外,也拉近了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與金、台鄉親的距離,間接觸動了「二○○八世界金門日」的參與熱度。

創會史,歷七屆四會長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在北京宣告成立,「新中國」誕生十多天後,地處南方的廈門卻遲至十月十七日才遭「解放」,「解放」的同時,對一水隔二岸的金門人來說卻是「封鎖」,過去每日川行於金門縣後浦同安渡頭至廈門的第五碼頭、金門水頭至同安劉五店碼頭的渡輪航線完全關閉。金門人被迫在「一海之隔」下作「一國兩府」的選擇。

有多少人回不了、或不想回金門?沒有精確的統計數字。但清楚的是,金門人留在大陸的時間點,一是一九三七年日據金門島時為「跑日本」避居而來的,一是一九四九年兩岸隔絕後來不及動身返鄉的,另外是五○、六○年代受印尼等海外地區排華氣氛而回歸者。

這些生活在大陸、情感仍在金門的族群,冷戰對峙的歲月,回不了家,轉而尋求建立一個鄉情託付所。一九七六年,歷經十年的文革結束,大陸走向改革、開放;一九八五年十月,出生金門、居住福建的金門同胞顏西岳、陳村牧、林彥群、林應望、王家驊、陳毅中、蔡俊邁、唐友平、洪慧娟等十七人聯名發出一份〈關於成立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倡議書〉,此議一出,立即得到北京洪絲絲、天津許乃波、上海王應睞、廣東鄭曼如、新加坡黃祖耀等具影響力的各界金門人士響應,也獲中共福建省委和福建省政府的支持,迅速作認可批復;一九八五年十二月十八日,福建省金門同胞第一次代表會議在福州市召開,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於茲宣告創會,一九○五年生於金門後浦的顏西岳擔任創會會長、一九○七年生於金門後浦的洪絲絲擔任名譽會長。

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成立二十二年來,共歷經了七屆、四位會長,分別是第一屆至第三屆(一九八四——一九九四)的顏西岳、第四屆(一九九四——一九九九)的林幼芳、第五屆(一九九九——二○○二)的許文辛、第六屆至第七屆(二○○二——)的陳慶元。

身在不同的政治、社會時空,歷屆會長所能發揮、表現的,也各有不同,一九五二年自印尼遷居廈門的顏西岳,曾擔任過廈門市副市長及廈門經濟特區建設發展公司副董事長等職,為廈門市的政經發展作出貢獻,也是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的創會靈魂人物,但他所處的是兩岸未開放時局,直至一九九一年十一月在會長任內辭世,無緣看到金、廈相通;會長因顏西岳過世、空缺未補了三年多後,一九九五年才由祖籍金門、成長於馬來西亞的女企業家林幼芳出任,林幼芳時任中國(福建)外貿中心副總裁、當選過「全國優秀女企業家」,她的夫婿是當時的福建省長、現今的中共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挾其豐沛的政經背景、人脈,林幼芳在會長任內,推動金、廈「兩門對開」出力甚多,也帶動了海內外金門人前往福建投資的熱潮;一九九九年元月,原名乃東、一九二一年生於金門後浦南門的許文辛接任第五屆會長,身為兩岸動盪亂局下的失鄉者、憑藉著後浦老家一只神主牌刻寫著「孝男文辛」才得以於一九九五年向台灣政府申請回金門奔喪、探親的許文辛,自身的悲苦經驗,讓他從常務副會長到會長任內,始終積極投入金、廈兩岸的尋親服務,圓了數百件尋親夢,他長期主編、奠下根基的《金門鄉誼》會刊,也成了一個重要的鄉訊傳播管道,二○○一年元月「小三通」後,二月六日、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這一天,許文辛更以團長身分率領九十六位六十五歲以上老人乘鼓浪嶼號首次直航回金門探親,這個經歷,讓他永留會史;二○○二年七月,祖籍烈嶼鄉湖下村的福建師範大學文學院院長陳慶元,接掌新世紀的第六屆會長,又於二○○七年七月連任第七屆會長,陳慶元任內,已是金、廈「小三通」熱絡交流的年代,五年多來,在與常務會長兼秘書長黃建業的合力會務推動下,組織過兩次大型探親團回金門、連續三年舉辦青少年夏令營並邀金門中小學師生與會、也兩度組團跨海到金門跨洋到馬來西亞參加世界金門日,陳慶元也把自一九八七年創刊的《金門鄉誼》由季刊改為雙月刊、從黑白到彩色,在新任主編方友德全力投入改版下,推向全新的會刊格局並藉「小三通」地利、廣向金門發行。

金門日,鄉情號召回歸

一九八五年創會,已走過漫漫二十二個年頭的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當年參與創會的大老,顏西岳、陳牧村、蔡俊邁等人,已先後凋零,成立的會所也由廈門搬遷回福州。

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成立之初,多少隱含著鄉心與政治夾雜的色彩,但它終究是來自一群飛不回家鄉的金門原鄉人基於鄉情作用所架構出的同鄉會,而鄉情與鄉愁,無論寄身在任何政治環境時空,它都是人類與生俱來不可割捨的感情。

政治之外,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存在的最大意義,仍然在於金門人鄉情的凝聚、鄉愁的釋放。

二○○六年十二月,《福建省金門同胞聯誼會二十周年紀念刊》出版,祖籍金沙後浦頭的常務副會長兼秘書長黃建業以一篇〈回家的打算始終在心頭〉文章,記敘他於二○○二年十一月十五日、首次踏上「小三通」航道返鄉的心情,他寫出苦苦五十載的等待,「我和我的父親都出生在印尼,父親很熱愛自己的家鄉,但卻始終沒有回去過。自我懂事起,父親就一再告訴我,我們的祖家在金門,我們旅居印尼之所以仍然保留著中國的國籍,為的就是有朝一日還要回歸到自己的家鄉。」

回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