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再說傘兵部隊駐防金門
*2018/04/27
  四連三排駐地在何處?訪問該排班長趙富奇,他說:「我們三排住在沙美,不是住營房,是民宅,記得是一棟兩層的洋樓。」金沙鎮的沙美原名沙尾,是金門東半島的行政、商業、文教中心。村民下南洋很多,經商致富後返鄉蓋洋樓,據沙美長老張長木、張金福昆仲告稱:「這一棟洋樓是其堂叔張文帝先生所蓋的,他是旅居馬來西亞的華僑,花了一萬元白銀,於一九三五年完工。民國三十八年間,國軍傘兵部隊曾住這一棟洋樓屬實。」趙富奇上士敘及:「有一位六十幾歲的老婦人和其媳婦同住這棟洋樓,阿婆對傘兵很好,經常拿東西給我們吃,很感謝她!」張長木先生表示:「阿婆是其三伯母,名叫王能巧,另一位是其養女謝罔受。」   趙富奇、楊德林班長也回憶當年在金門的長官,二營營長徐維中中校、四連連長陳卓基少校、重機槍連連長王竹村少校。排級幹部有四連一排排長栗樹林中尉、四連二排排長王詩祥上尉、四連三排排長邵志康上尉、四連六○迫擊砲排排長梁雨上尉。   趙富奇、楊德林班長憶起上級賦予第二營(欠)駐守金門的任務:「確保金門地區的安全,並嚴遵軍紀,防止擾民。」有關營部交付各連的任務,兩位班長說:「第四連防守面對大、小嶝之海岸;重機槍連擔任港口碼頭進出之安檢。各連需確保漁民海上作業的安全,並防止冒充混進滲透、破壞擾亂治安,以及杜絕販毒走私之情事發生。」第二營(欠)負有維護金門地區安全的任務,若發生危害地方居民的侵擾事件,則與警政單位相互配合處理。   楊德林班長回憶曾參加進剿土共的任務,詳細的日期已忘記,只記得是在三十八年五月間。第一次,當營長獲報之後,立即派一個加強排(以四連二排為主力)前往圍剿,土共聞悉後迅速逃跑。第二次的追剿情形,楊德林上士說:「傘兵派一個連(欠)之兵力,配合警察局至大嶝清剿,之後一直到防務移交,均未再出現土共襲擾之事。」另外,趙富奇班長提到:「傘兵部隊都是美制裝備,帶美式鋼盔,土共看到我們,都說鐵帽子(按:指鋼盔)部隊來了,趕快跑!」   三十八年五月間,參加清剿土共的官兵,楊德林班長無法一一列舉,但提供其所收藏的部分官兵照片,以資為證。除了他本人之外,尚有劉運祥下士、孟廣茂下士、劉清錚下士、劉志明上兵、彭世鐸上兵、黎志中上兵、戴端州上兵、傅仲清上兵、崔世傑上兵等九位。傘兵部隊的軍風是「忠義驃悍、勇猛頑強」,傘兵一團二營的官兵秉持此優良傳統,兩次追剿土共,這是傘兵前輩戍守金門的戰績,所以說傘兵是國軍防衛金門的先鋒隊。這一段駐守金門的歷程,劉德林班長說:「傘兵健兒頗引以為榮」。   楊德林班長為了見證歷史,特別提供兩張在金門拍攝的照片。一張是楊德林班長聞訊其祖父去逝後佩孝,概在三十八年五月間拍的(如照片四);另一張是傅仲清上兵的照片,註記:「金門留念,三十八、六、五」(如照片五),這兩張照片證實傘兵部隊曾駐防過金門。   民國三十八年六月初,空軍傘兵總隊奉命移防臺灣。六月底,第二營(欠)將金門防務交給空軍警衛第二旅,然後回到廈門。趙富奇、劉德林兩位前輩說:「他們將防務移交給空軍警衛部隊(按:金門人習稱「空衛」)後,記得是七月八日返回廈門歸建。」楊德林班長說:「本營初抵金門時,發現老年人及少年人居多,而年輕人、壯年人大多赴南洋經商謀生。感覺大部分老百姓都是務農,而且勤勞刻苦。另外,這一段時期軍民相處和諧,記得剛到金門時,僅有少數人表示歡迎,但離開時,卻有好多民眾主動到碼頭,依依不捨的送行。難能可貴是本(四連二)排上士排附趙達靖還與金門小姐嫚娜結婚,傳為佳話。」可見,傘兵部隊駐守期間與金門百姓的互動非常良好,達到上級所賦予的任務-「嚴遵軍紀,防止擾民」。   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八日,空軍傘兵總隊第一團第二營(欠)由廈門前往金門駐防,同年七月八日離開金門,回到廈門歸建,然後移防臺灣。」傘兵部隊進駐金門時間雖然很短,只有三個月,但可以說是唯一的一次,因為以後就未曾再戍守過外島。劉德林上校提到可見證這一段歷史的袍澤,除了他之外,目前尚有退役的趙富奇中校、桃肇傑中校、彭世鐸少校、劉鴻世少校及李建業老師等人。為了使「傘兵駐金史」留存千古,筆者期待傘兵前輩提供更多的史料或照片,俾能完成較詳盡的報導,作為後人研究這一段駐軍史之參考。(下)   (本文照片由楊德林、趙富奇先生提供)
志工的生命深度
*2018/04/27
  前幾天到一個社福機構擔任課程的講師,特別的是,每一場講座,都安排有高中職志工,這些志工不是只有協助傳遞茶水、操作影音設備、應付突發狀況而已,他們必須在每一場服務之後,寫下二百字的心得,只要心得寫得好,可以額外累積點數,獲得該單位的獎賞。   我遇過很多類型的志工,但類似這種寫報告的志工,是我第一次遇過。雖然看似壓力很大,但是每年暑假所招募到的志工人數,都僧多粥少。講座休息期間,我問他們,你們喜歡這樣的志工嗎?幾乎所有的高中職生都樂此不疲,他們不是全部都來自於名校、前標的學生,有的是連要書寫成句都有困難的,可是大家都願意嘗試,做一些與平時工作不同的項目; 他們說,大家聚在一起寫,那種同儕影響的氛圍,是可以趨使大家向同一個目標邁進的; 寫作程度較好的,也會幫助程度不好的志工。   有一個高中生,以前曾在圖書館服務過,他當時被安排到的工作,就是打電話,負責催促借書逾期但遲遲沒有歸還的人; 雖然是和「人」講話,但隔著電話對談,讓他覺得似乎沒有面對面的真實感。   有一個學生,以前在醫院擔任實習志工,因為唸護專,所以發揮所長,達到學校規定的服務時數; 但是因為科別和部門分得極細,幾乎沒有多餘的時間可以和伙伴閒聊自己的值勤內容,所以「應付」一下實習時數,便轉移陣地。   有一個學生,以前在紅茶店打工,雖然每個月可以領到近二萬元,但是每天搖紅茶、外送,讓他覺得很無趣; 每個顧客見一次面、買賣交易,下次可能就見不到了,不容易累積人脈,因此,也向老闆口頭請辭,來到社福單位第一次當志工。   每一位學生的志工、工讀經驗,都是可貴的,但是志工的類型,卻是他們長久留下來的原因。我在這些孩子的身上,看到一雙雙求知的眼神,正在青春的歲月中,點燃盛情。   在這一群大孩子中,我看到的不是抗壓性極低的草莓族,反而是肩負重任又積極進取的認真態度; 我也看到他們洋溢著熱情,因為大家為這場講座付出,只希望能讓我的講座更順利,也讓他們能在講座中,收穫滿行囊; 我更看到他們犧牲奉獻的精神,當暑假許多青年朋友都狂歡之際,他們選擇待在有益身心的地方,沉澱自我,服務他人。這,何等的可貴。   我和他們,已經不是講師與志工的關係,而是在臉上能分享志願服務心聲的好朋友,這群年輕孩子真棒!我不只一次向身邊的朋友們提起,更在講座中表揚他們。我想起一句佛門子弟說的話:「敲著鐘,你可以虔誠的敲,也可以隨意的敲,反正都有聲音」; 同樣的,當一位志工,你可以認真每一分,也可以渾噩渡過,反正都有時數; 志工生命的深度,或許就在於此。
再說傘兵部隊駐防金門
*2018/04/26
  民國一○五年十一月十九、二十日,筆者在《金門日報》發表〈淺談傘兵部隊駐防金門〉之後,承傘兵袍澤黃承華將軍、張國斌上校之協助,於是年十二月十一日下午,拜訪曾駐守金門的傘兵前輩,一位是趙富奇班長;另一位是楊德林班長。訪問時渠等憶述往事,並提供珍貴的史料及照片,使「傘兵駐金史」能作更完整的報導,藉此向兩位傘兵同仁致謝,也向兩位見證歷史的傘兵先進,表達崇高的敬意。   為了讓鄉親瞭解兩位受訪者的背景,先做簡單的介紹。民國三十五年六月中旬,空軍傘兵總隊由雲南昆明移駐南京訓練。三十六年六月,總隊奉令移駐徐州,支援剿共作戰,並編成第三快速縱隊,擔任徐州剿匪總部戰略機動打擊部隊。就在此時,趙富奇與楊德林於西安加入傘兵部隊,入伍同是第六隊(按:當時總隊轄四個傘兵大隊,每一大隊有五個隊),並於南京完成跳傘訓練。楊德林班長收藏一張三十六年十二月第三快速縱隊在徐州執行戰鬥任務的珍貴照片,左起張衡下士、賈中立上兵、張振凱下士、張健武下士、趙達靖上士排附、傅仲清上兵、楊德林上兵、張貴武下士、崔世傑上兵等九人。   兩位的簡歷,趙富奇先生民國十九年生,河南洛陽人,駐防金門時是空軍傘兵總隊第一團二營四連三排九班班長。服役期間當選國軍第五、六、七屆戰鬥英雄,曾任神龍小組教官,跳傘六百餘次,七十三年七月一日中校退役。楊德林先生民國十九年生,山西稷山人,駐防金門時是空軍傘兵總隊第一團二營四連二排六班班長。服役期間獲頒勳獎章二十三座,並當選六十一年保舉最優人員,七十三年五月一日上校退役。   民國三十八年元月八日,空軍傘兵總隊移防上海,歸京滬杭警備總司令湯恩伯上將指揮,同年三月下旬,總隊奉命移防廈門。到廈門之後,部署的規劃是第一團(欠)在同安、集美地區,第一團第二營的主力在金門(包括營部、傘兵第四連、重機槍連及補給排),至於傘兵第五、六連則駐防在金門的對岸馬港。當時一個傘兵營的兵力約為五百餘人,扣除駐守馬港的第五、六連,駐防在金門的官兵約三百餘員。   第二營(欠)接受命令之後,何時進駐金門?趙富奇、楊德林兩位班長憶及:「民國三十八年四月八日在廈門慶祝傘兵節後,即刻移防金門。」張緒滋司令在其所著《傘兵與我》敘說慶祝傘兵節乙事:「(三十八年)四月八日,是傘兵成立四週年紀念,全體官兵都欣喜若狂的慶祝這一天。」司令部在廈門市公共體育場舉行慶祝大會後,便餐招待與會人員,隨後一團二營官兵便乘船到金門。《金門縣志》記載:「金青輪約四十餘噸,民國三十六年廈商購置,行金廈間,三十八年協運國軍轉進金門。」研判傘兵是搭乘金青輪來金門。   訪談時,趙富奇、楊德林上士提及部隊到金門後的駐地概況:「第二營營部、營補給排、四連連部及四連二排(排任營預備隊)在金中中學。一連有三個排,其餘四連一排與四連三排在海岸線,另重機槍連守各港口。」   金門高中老師王先正的《浯鄉歲月》內,提到金中中學,據其考證:「金門中學校址所在地,……抗戰勝利後,有鄉賢薛崇武等人在此辦金中中學,但僅辦初中。」也就是說,現在位於金門後浦的金門中學,是以前金中中學的校舍所在地。部隊在學校的操課情形,楊德林班長言道:「白天在金中中學的周邊及操場實施活動與訓練,晚上住學生教室,早上起床後將教室整理乾淨,俾利學生上課。」   四連一排的駐地,楊德林、趙富奇班長說:「因年代久遠,無法確定其位置,但知道在金沙地區。」就其任務而言,上級賦予該排防守面對大、小嶝之海岸。因此,筆者研判其駐地概在金門島最北端的官澳至青嶼一線,因該處與西北方的大、小嶝島、角嶼遙遙相對,而且附近的馬山、天摩山可瞰制航道,具有戰術價值,所以推測四連一排在此地駐守。官澳鄉賢張光海先生憶述:「小時候,聽長輩講村莊曾住過「線兵」(按:金門話,傘兵的意思)。」由於事隔多年,兩位傘兵前輩對四連一排的駐地,已無法說出正確的位置,經查閱《金沙鎮志》也無相關的記載,只能揣測在「官澳至青嶼一線」。期盼金沙地區的長輩、鄉親,若知道其確切之駐地,請提供佐證資料,俾能加以補述。(上)
初心動
*2018/04/26
  悠悠人生路上,大多數人會遇見讓自己心動的對象,有的經歷早,有的來得遲。隨著年歲增長,那初動心的一刻自有不同的體驗,和相異程度的感受與印記。   國三那年和她編在同一個班級,才不過十三四歲年紀。那些年男生得剪短短的平頭,女生則是長不過耳短髮。她長相清清秀秀,有大大雙眼和瓜子臉。上化學實驗課時坐在我正對面,幾次不經意偷偷瞄看,心底對她產生極好的印象。   當年家鄉沒感受到升學壓力,因為是特別選出組合的男女班,加上學校安排多位第一批大學畢業回鄉任教的老師教導,我們體認到師長期望和學校用心,那一年同學們明顯用功在課業上。與心裡暗暗愛慕的女生朝夕同班,激勵我更注意學習。每天放學回到家,拿著課本走到圍繞村莊的舊城牆,對著夕陽背誦和朗讀。那股心裡的波動,好比映照在廈門灣海面餘暉波光,漸次盪開來,舒緩了年少失怙悲憂情懷,心裡想的是專心把書讀好。   金門中學入學考試後,隨著家鄉眾學子的腳步,搭上航班最近的那批登陸艦,半夜裡抵達寶島高雄港,再等一大早的火車上台北市,於大哥租屋暫住,繼續溫書準備北市聯招。當時離島和本島的城鄉差距大,我們來純粹是旅遊見世面的性質,沒有競爭力可以考上北市的公立學校。金門高中放榜我成績排在前幾名,也打算回家鄉就讀,台北市僅報名考考看。北聯放榜日跟著大哥去附近國中看榜單,查到自己考上了俗稱明星高中其中一所,就很自然的留下就學。那個暑假在等待開學的幾星期,讀了許多大哥的藏書,成天抱著家鄉仍管制的小收音機聽廣播和歌曲。心裡想的依然是那位可愛的女同學。   很用功的在台北市念書,成績保持全年級一千多人裡的前二十名,贏過各地來的優秀學子,是自己料想不到的結果。平日裡心裡念著的仍然是家鄉的她。鼓起國三就大膽寫信給她的勇氣,高中期間寫了許許多多的信函給她。初初她沒回信,一段時間後開始收到簡短的回答,對她的初心動就這樣淡淡的在心裡維持下去。   上了大學在夜深人靜時刻,滿腔的思緒化為文字寫在信裡,鼓勵準備重考的她。以書信表達是我覺得舒適的聯絡方式,往往好幾頁的寫下生活上和書本中帶來的省思感動。她回應裡曾經說起讀我的信很享受,這差不多是她最深入的表達了。雖然字裡行間我寫過喜歡她的詞句,不過沒有就這方面聊下去。她上大學後我去學校拜訪,當時追求她者眾,我們沒有進一步的發展。我出國深造前,相約在一間小餐館見面聊聊,她已經出落成一位甜美迷人的姑娘家。那天她說著她情感上的事和未來短期的計劃,彼此像好朋友或兄妹那般關懷和祝福對方。   隨著網路快速崛起,當年這幫好同學們天涯海角再次接上了線,重續年少時的緣。早昇華為心中祝福對象的這位女同學,多年來也在群組中彼此鼓勵打氣。雖然初心動的人沒讓我嚐到情感的高低起伏,在成長年歲裡因著默默付出關心對方,四十多年後此刻回想起,那情懷陪我走過一段,苦澀中摻著少許甜蜜的青春歲月。(稿費贈家扶中心)
我的台北明星夢
*2018/04/25
  從小就有星夢。   就好像是與生俱來的一般自然。記得約莫五、六歲時,還需要姐姐幫我擦屁屁的年紀時,只要家有客人,渾身的表演慾就噴發。   同住一個屋簷的姑姑總愛捉弄我,「小龍小龍,快來表演,電視公司的人來囉」!   聽到電視公司,我立刻現身。「大力扭喔,伊是華視電視台的,扭得好可以介紹你去當明星」,姑姑笑著說。   於是我扭啊扭,扭啊扭,我扭得越大力,姑姑和她的朋友就笑得越大聲。但終究沒人介紹我上電視台。   唸小學時,長得白胖可愛的我,總是老師欽點的最佳舞男。   那時風行跳土風舞,校際之間都會以舞會友,進行比賽,自小節奏韻律感十足,自然被挑選入校隊,還屢屢被寄予厚望,排在全隊的第一列,當作福泰門面展現曼妙舞姿。   歌聲不賴的我,也被導師相中,代表班上參加全校歌唱比賽,記得老師幫我挑選的歌曲是「西風的話」,每天同學放學後,我就被導師留下排練,「去年我回來,你們剛穿新棉袍,今年我回來,你們變胖又變高」,我興沖沖練習著,心想著勇奪第一的美夢。   那一年,民國六十四年,用心練習,正期待著一鳴驚人、一舉成名時,沒想到,先總統蔣公逝世惡耗傳出,舉國同悲。我還記得,租我家樓上、丈夫是縣政府高官的外省籍阿姨,哭喪著臉告訴母親,蔣公過世了,帶著不捨的表情,為我們別上白紗布。   為表示追悼,社會學校所有娛樂活動全部取消,我傷心萬分、淚流滿面,阿姨看到我淚如泉湧,摸著我的頭,直誇我愛國、懂事。   沒人知道我心中真正的痛啊!我在內心不斷吶喊,蔣公啊,你為何要死?為何要死?為何早不死晚不死偏在這時候死?我眼淚如噴泉,為我即將實現的歌星夢碎痛哭。   跳舞、唱歌,在民風保守的那個年代,在偏鄉小鎮,總被認為是種充滿「娘」味的興趣,在我年紀稍長之後,開始收起這份喜好。   終於在十年後上台北進大學時,才重新試著實現這一美夢。   那時,電視台歌唱節目風行,台視有五燈獎,中視有六燈獎,抱著初生之犢的勇氣報名參加六燈獎。   試唱地點在台北南京東路上的錢櫃KTV,我穿著自以為帥氣的白T恤,上面印有一個個的大紅色塊,像被槍擊似的,腳上則穿著水藍色的萬里布鞋。當我推開錢櫃的包廂時,才發現參加比賽的大都是盛裝而來的男男女女,我這一身台味十足的裝扮,顯得格外好笑。   選唱的是當年青春男偶像麥偉林主唱的「歉意」,當年,麥偉林與林慧萍、金瑞瑤齊名,只覺得歌好聽好唱,也沒多想就選做比賽歌曲。   「我實在太大意,也有一點任性,有種失落的感覺來自我心,自從你離我遠去;我依稀還記得,昨夜分手的情景,一層茫茫的霧伴著星月」,太久沒上台,我幾乎是抖著唱完,成績自然不理想。   歌唱不如預期,我改走演戲。   唸大學那年,我由報紙小廣告看到電影公司徵選男女新演員的消息。我眼睛一亮,立即報名參加。   電影公司位於中正紀念堂附近的大樓中,名叫冠綸影視公司。主考官是一位高壯胖的中年男子,另一位考官是中視連續劇常見的樓姓男演員,考的是喜怒哀樂表情。   考完隔幾天,電影公司來電,恭喜我考取。但書是,要交新台幣五千元,因為公司要為我們安排演技訓練課程,五千元當做訓練費用,全程出席者訓練期滿退費。   終於憑自己本事考上演員了,離明星夢又近一步了,我在內心吶喊著。   沒收入只好向老姐借錢,「借那麼多錢幹嘛?」老姐好奇,「我要去補習啦」,隨便呼弄,深怕老姐再追問。   報到那天,這才發現,那天報考的,幾乎全錄取。有長相奇醜的,有說話結巴的,有看起來活像「二百塊的」(「二百塊」是當年莫名紅起來的一位臨時演員,一號表情、說話結巴)。怎麼好像人人都可當演員、明星?我正納悶著,不過,因為表演訓練是由電視上常看到的知名樓姓男演員擔任講師,因此就不疑有他,安心上課。   一段時間後,公司安排學員們去當臨時演員。那時,老資格的學員就帶著我們幾位菜鳥,前往位於外雙溪的中影文化城報到。   這是我到台北後,第一次到中影文化城。我們擔任臨演的是華視八點檔連續劇,由官晶華主演的「少林寺」,官晶華後來嫁給有名的楚留香鄭少秋。   白天報到後,大夥就各找地方休息,等候片廠小組長差遣。到了深夜,還沒我們的戲份,幾個臨演就趴在中影文化城的涼亭裡,或坐或躺。累得睡著了。   隔天凌晨,幕後人員才么喝我們去換戲服。一件件發臭的古裝衣就胡亂掛在牆角,我們依照指示領取長袍,也戴上頭套,幕後人員又搬來一箱東西,裡面全放著一雙雙的舊布鞋,尺寸不一,自己檢選穿上,又臭又不合腳,一付鱉三模樣。   那場戲拍的是女主角官晶華逃難到河邊的鏡頭,我們演的是難民路人甲。導演看著我凌亂的頭套,「你,去找梳妝人員梳好頭套」,一位好像是導演的男子向我比了比手勢。   我依著他指的方向走去,梳妝師在裡頭候著。我打下招呼,那梳妝師瞄我一下眼,那眼神我永遠記得,好像是說,是誰啊!還要幫他弄頭套喔!我坐上椅子,帶著幾分虛榮感,好像自己真是明星一樣,還有梳妝師侍候。   最終,我當然沒有拿回那五千元,其他人好像也一樣,電影公司說我們有缺課,沒有全勤,不能退錢,就連擔任臨時演員的二百元,電影公司也說結訓再一起算,但都不了了之,唯一留作紀念的是電影公司煞有介事的結訓證明,我們都沒太在意,總認為要成為明星,這點花費是必須的。   考上政大研究所後,再次朝著明星夢前進,義無反顧加入學校話劇社。   話劇社團都會安排一系列的肢體訓練,在這裡,我才稍稍感受到當演員的尊嚴。我們的肢體小老師,是當時高年級的學長,名叫張家魯,後來我在報章上看到跟他同名的人,得到好幾個文學獎、電影編劇獎,我猜想應該就是他。   政大與台大每年都有戲劇周的活動,兩校話劇社會分別到對方學校演出,算是學校一大盛事。   政大話劇社那年演的劇本是外國劇本,劇情早已忘了,但還記得整齣劇僅有四位演員,男主角、女主角、男主角的父親與母親。我竟被挑中擔綱飾演男主角的父親,真是讓我喜出望外,其實我和另一位演母親的,嚴格說只是道具,因為全劇都是男主角在表演,只有當他偶而回憶起父親時,舞台燈才會打到我身上,我才要比一下動作,其餘時間都是像木頭人一樣,和黑暗站在台上角落。   但這已夠滿足我的明星夢了,尤其每當落幕時,同學蜂擁而上獻花時,雖然獻的大都不是我,但也夠讓我開心的了。更何況,政大表演完後,還到台大演出,真是過足明星夢。   多年後,明星夢依舊,但我知道,這把年紀,不可能再當演員、歌星了,於是,我拾起昔日的筆,寫起一篇篇的文章,當不成舞台上的明星,當個文壇上的明星也不錯,這是個對年紀、姿色不太嚴格要求的舞台,只要運筆得當,那天見報、得獎,也一樣可以成為紙上明星,於是,我的明星夢又開啟,開始寫啊寫,寫到現在。   年少輕狂,曾有過明星夢,你,有沒有呢?
共 23748 筆資料,第 67 / 2375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