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我的父親在金門
*2018/09/22
  11月20日結束台灣療養返抵金門,當日下午回師部向郝師長報到,師長說:「總統已決定送你去受訓。」約一週後前往防衛部授階晉升少將。12月7日突接令奉調第27師代理師長,13日上午履新,由張國英副司令官布達,因師部已有4位相識多年的老副師長,且金門還在繼續砲戰中,故而經常到第一線各部隊視察,較少在師部處理一般業務。某日敵砲擊中師砲兵陣地的砲彈堆集埸,引起砲彈不斷的爆炸,砲兵指揮官集合官、士、兵二百餘人去搶救砲彈。當家父獲悉後,立刻找住地副師長說:請馬上下令,要所有人員撤離現場,不准任何人接近爆炸地區,以免傷及官兵。後來有很多士官傳言:「這是師長救了我們,否則我們將有不少人要止伙了。」更有人認為師長處事有魄力,作戰有經驗。張副司令官對家父的這樣處置亦非常贊同。一位戰場指揮官,非到不得已,不應讓部屬輕易去犧牲。民國48年2月,家父奉調國防大學受訓,結束第二階段任務。   第三階段:民國55年元月─民國58年8月(時任陸軍第8軍副軍長兼太武守備區指揮官。55年9月亦兼任防衛部的施工處處長。)   民國55年過完農曆年,正月初十上午,家父率領第8軍第1梯次先遣部隊抵達金門接替原第10軍防務,是日亦被派兼太武守備區指揮官。8月間的某日,防衛部政戰吳主任和家父說:「有一水庫工程要請你來負責興建,這是總統早年交辦的。這個工程在經費不足而又必須於6個月時間內完成之限制下,是非常艱困的,請你務必來操心勞力了。」家父即表示:「願意接受此一任務,但不管錢。」主任堅持說:「你必須一手掌錢,一手掌權,才能在時限內完成這艱困的工程,你對司令官負責,我會全力支持你的。」8月底完成一切準備工作,防衛部下令成立施工處,由家父兼處長,9月1日開工,限於56年3月底完工。   家父在主任返台期間某晚餐會報中再向司令官尹中將提出請求,水庫工程只負施工責任,不負責管理經費,當即獲裁決,由主計單位接管。家父很高興,但主任休假返防後,急著先向司令官報告:「陸副軍長必須掌有全權,才能在限期內完成這艱困的工程。」後到工地向家父說明,並舉例,一個機具壞了要修,在不必經過呈報批准,由你逕行決定就立馬買材料修理,可爭取時效,否則絕對無法如期完工。同時,主任又交代政委會和防衛部有關主官,陸副軍長負責水庫工程,是一項艱困任務,主計和監察單位務必全力配合,切勿為難等指示。尤以在主任的信任與支持下,凡是會稿的公文都獲得各單位優先處理,當天完成會辦,沒有一點延阻,施工部隊遂得以順利趕工,全力以赴達成使命。施工期間,推土、整地及挖土是重要工作,故推土機損壞率最高,修護經費是筆龐大支出,而其所需零件之購用,不適合依一般作業程序申請,而必須就需要隨即打電話給台北外島服務處,請他們代購,翌日上午空運到金門,當天即修復。技工們的酬勞獎金,由家父視績效決定後即可發給,以提高工作士氣,這就是主任要求的一手掌權一手掌錢的目的。   這個水庫位置,原是一塊平坦沙地,在施工中,蔣經國部長和高級長官來看都說:看不出此地能成為一個水庫。56年2月23日工程完工,舉行竣工典禮,請蔣部長主持,並將這水庫命名為「太湖」,斯時,水庫內已儲有60萬立方公尺水以供使用。太湖工程雖告完成,但其周邊的環境設施和給水工程繼續施工,施工處工作無法結束。   8月間蘭湖水庫又行開工,仍要負責督工。這時防衛部又增加家父工作的負擔,派任督工小組長,對防區所有的工程負督導之責,小自廚房、廁所的修建,大至尚義飛機場的擴建,料羅港灣碼頭的興建,太武山雷達站的重建,40公里長的坑道工程。國防部復命兼研究發展室主任,一個人身兼這麼多的繁重職務外,還要擔任幹訓部戰史教官,大專學生寒、暑假期到金門集訓時講述金門戰史,大二膽島部隊換防後,要去講2天的823砲戰經過。蘭湖水庫完成後57年10月又新建一座擎天水庫,58年7月下旬完工。   此時,家父在金門服務已3年半,在57年上半年第3軍與第8軍換防時,理應隨第8軍返台,可是司令官有意留家父,復因兼職太多,實際上亦很難脫身,而被改調第3軍副軍長,仍然以督導工程為主。   58年6月10日防衛部開會參三提報:金門全防區共有412個已報廢的工事要復勘,請指示主持長官?司令官馬中將當即裁示:「請陸副軍長去看,他的戰術修養很高,由他決定存廢就可以了。」家父即以半個月的時間,率參三及工兵組人員完成此任務。而這亦是家父在金門所被授予並完成的最後一項任務。   58年8月2日清晨6時家父到已完工的擎天水庫工地交代施工單位工兵營長整建水庫四周的環境和停車場地。這時司令官亦來工地視察,他看到家父就說:「志家,我真佩服你的服務精神,了不起,你已退伍而且今天要走,還在這裡工作。」家父說:「這個最後的工程,我應該要交代清楚,才放心。」9時抵達尚義機場登機離開金門,同時亦正式結束家父一生軍旅的生涯。(下)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 北山看哨土犬Nono
*2018/09/22
  民國88年冬,一個月黑風高寒冷的夜裡,北12的偉大看哨神犬「大頭」誕生了9隻小狗。所謂看哨神犬,是因為據點土犬,對於查哨官非常機敏,只要有查哨官準備走入據點時,據點的土犬就會拚了命狂叫,並露出兇惡的牙齒,好像隨時準備衝上前咬人一般,也因此受到據點眾弟兄的歡迎,成了看哨利器。   因為精實案,大量弟兄退伍,為了要彌補各海哨的人力不足,島上指揮官下令,各個據點除軍犬外,可再養一隻土犬。而大頭之所以受到敬重,是因為北山各據點的看家土犬均為大頭的後代。例如北02的學妹、北03的妞妞、乃至後面北06的Nono。   大頭生了9隻小犬的事,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北山,當然也有南山的據點透過關係想要爭取一隻。想當然耳,訊息也傳到了連長的耳朵裡。連長下令,只准留一隻。阿兵哥詢問,那剩下的要如何處理?連長說「處理掉」。記得連長講的最深刻的一句話是,「軍人是訓練來殺人的,如果連狗都不敢殺,將來敵人上岸時怎麼作戰?」   回到12據點後,看到幾個老兵開始了汰弱除強的動作。首先是將兩隻幼犬臉對臉互撞,讓兩隻幼犬互咬,咬贏的留下來。Nono就是這樣被留下來的最後一隻狗。   再來是成犬的養成,等到Nono斷奶後,就被綁在不見天日的坑道射口裡,每天由軍犬士兼彈藥士餵食,並讓祂去社會化。也不知從哪來的傳說,說在飯裡攪入適當的火藥可以讓狗更兇猛。而大膽什麼不多,無帳的子彈最多,所以每餐隨著狗兒的長大,一餐甚至吃掉一顆65K2步槍彈的火藥。當然偶爾也會給他加菜,像是吃一些帶血的生豬肉片或是生雞翅。   到了狗兒可以站哨的年紀,也開始開放據點弟兄熟悉,順便擔任衛哨、排哨的工作,避免牠不認識守據點的人亂叫。不知道是不是火藥的功效,Nono確實也發揮了兇猛的個性和機靈度,幾乎來據點的軍官,對於這隻狗都抱持著敬畏之心。當然,所謂拉狗站哨,美其名是彌補海哨的不足,事實上是哨兵為了避免被軍官查哨或偷懶,通常會將據點的狗,帶至離據點門口約30公尺處,繩子的一端綁在木樁或是樹枝上,另一端套在脖子上。這時繩子的長度大概只能讓狗站著或是坐著,一旦躺下或是趴下就會勒住脖子,所以通常狗哨兵,站哨通常就是一夜,到了天亮才可補眠。   但查哨軍官也不是省油的燈,有些查哨軍官會帶著一些食物跟狗兒建立良好的革命情感,導致狗兒遇到認識的查哨軍官,不但不會叫,還會搖著尾巴迎接。就因為這樣,Nono也就免不了一頓打。也不知是否是因為這樣的不當管教,有一天Nono爭脫了繩子,逃兵去了。因為逃兵行為,Nono斷了餉。   在北山,通常打飯班會將每餐的菜渣,倒置在北12據點的海岸線,藉由海水的漲潮,將食物分享給水中族類。但是海水還沒漲潮時,就會有一群野狗前來覓食。那群野狗覓食的習性,通常是由「狗王」先吃,吃飽了才會由其他狗兒繼續吃。有一天,海哨兵注意到打飯班將菜渣倒完後,看到Nono馬上衝上前吃,立即遭受一群野狗攻擊。可憐的Nono,就這樣被咬到夾著尾巴、帶著傷跑開。這樣的情況持續上演了幾次,Nono可能是瘋了?還是餓昏了?竟然挑戰那隻狗王。出乎意料的是,Nono不但咬勝,且從此變成這群野狗狗王。   經過了北12的通報,我認為Nono繼續從事軍職,將大有可為。有一天我帶著優厚的軍餉,將祂重新召募回來。隨著我調離12來,到06據點,這隻土犬也跟隨著我來到了北06。不知道是否流浪久了,特別珍惜重回部隊的時光,直到我退伍時,牠都是北06最精實的哨兵。
學車日記
*2018/09/22
  剛從駕訓班回來,今天已經是學車的第二天,也是最後一天了。   上週五去考職業小客車,也就是計程車的考試。筆試跟路試是同一天考,筆試很容易,但沒看書還是會考不過的,所以要考試的朋友,書還是要看的。考完筆試後緊接著就是路試,那天筆試考計程車的只有三個人,路試的人更少,加我只有二個人。其實我會在筆試之後緊接著考路試只是想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筆試跟路試都能一次通過。不過,好像沒那麼好運 ,在「曲巷調頭」就被扣了16分了,「曲線進退」這個項目倒退時也壓線被扣了16分。職業小客車路試要考70分才及格,所以那天我是唯一不及格的人,因為這場考試只有二個人,另一個人考上了。哈哈哈!我只能苦笑。不過也還好啦!心裡早有準備,預感這次考試只是去練練車,順便了解一下考試的內容,還有需要注意的地方,以便下回路考能順利通過。   我二十歲就有普通小客車的執照了,開車也開了好幾年,雖然技術不是非常好,但總覺得沒那麼難,應該很容易才是,去到考場才知道考試果然跟實際上路有些差別。所以回到家裡就在考慮要不要去駕訓班練練車,買個鐘點讓自己更熟悉場地還有開車時需注意的地方。其實不用想太多,有時候該花的錢還是得花,不然再考不上,又得要請假去考試也麻煩。因為我們這裡的職業小客車考試只有星期五上午才有,所以我就利用這二天的假期,各買了一個小時練車。   昨天第一天就發現了一些狀況,駕訓班那裡沒有2000c.c.的車,我只能用c.c.數小一點的車做練習。而且那裡的車況實在不怎麼樣,也沒有教練指導,或許買鐘點的待遇的確是這樣。再來就是自己的問題了,最近身體不舒服再加上練車時要來來回回不停的練習「曲巷調頭」跟「曲線進退」這兩個項目。「曲巷調頭」到還好,「曲線進退」就差點要了我的命了。昨天的天氣有點熱,我騎機車去練車,本來還以為應該多穿一點的。沒想到,一上車就開始流汗了,真懷疑昨天那種天氣是不是夏天呢?而且練車的人多,再加上車子都很老舊了,一直冒黑煙,空氣實在很差。 我又在「曲線進退」這個項目前前後後、進進退退的,真的把我弄暈了,整個就是一個不舒服,好想吐,還好只買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不然這下可慘了。但是,姑且不論這些小小的問題,老實說對我還是有幫助的。最起碼有機會好好的了解場地與開車時需要注意的地方。的確,有練習有差,我真的還蠻有信心的,下回考試應該是沒有問題,可以順利通過的。   經過了昨天的暈車之旅,中午吃完飯我還在考慮要不要去駕訓班練車呢?昨天的種種慘狀歷歷在目,而且駕訓班那裡確實沒有像監理所一樣2000c.c.的大車可供練習,不知道這練習會不會真的有用呢?1小時600塊,要不要省這個錢啊?會不會再像昨天那樣想要吐啊?不去練的話會不會又考不上啊?要是考不上的話,下回還要再請假耶,好麻煩喔!種種的思緒在腦海裡翻騰。不過二點一到,我心裡卻出現了一個聲音:「不管考得上考不上,這是最後一次花錢練車了,我再也不要花這個錢去學開車了。」打定主意,說做就做,馬上騎著機車直奔駕訓班。今天的天氣微涼,不像昨天那麼炎熱。學車的人不多,也沒有像昨天那樣在空氣中瀰漫著烏煙瘴氣。再加上我已經熟悉了場地還有路考時需要注意的地方。今天練起車來真的很得心應手,很享受。突然,車子熄火了,怎麼發都發不起來。「不會沒油了吧!」正當心裡正這麼想時,老板在遠處喊著:「時間到了」。我心想:「不會吧!老闆。你這車子裡的汽油都算好時間的喔!有沒有那麼神啊!真的讓我嚇了一跳呢?哈哈哈!
我的父親在金門
*2018/09/21
  民國40~70年代,我陸軍的精銳部隊經常保持三分之一強的兵力輪調駐防在金、馬等外(離)島,這也說明了在上述期間,凡服務於陸軍正規部隊的軍、士官們在其軍人的職業生涯裡約有三分之一時間必須離鄉背井,在隨時可能遭遇戰事的外、離島地區過著艱苦、孤寂的生活;我的父親(先父陸志家先生)亦不例外,從民國38年至58年期間前後進出金門三次,更參與了38年的古寧頭戰役、47年的金門砲戰及後期的金門的建設。玆就家父在金門的經歷摘述如后(多摘自父親回憶錄一「百戰將軍陸志家回憶錄」)   第一階段:民國38年10月─民國39年11月(時任陸軍第18軍11師33團團長) 38年10月8日團隨師部在廣東朝、汕地區完成策應本(12)兵團主力南下後奉令在汕頭上船,次日下午船抵金門新頭外海錨泊。夜間8時,軍長高魁元將軍令家父至其船上當面授予命令:「廈門情勢非常不穩,欲使鎮定人心,鼓舞友軍士氣,湯恩伯總司令要求借調一團兵力,這個任務你團去執行,仍乘原船前往,4天後歸建,到達後歸湯總部直接指揮」。10日上午7時船進入廈門港,碼頭站滿了歡迎人群,靠好碼頭後,首先登船歡迎者有福建省主席方先生、廈門警備司令毛先生、湯總部高級參謀和新聞記者數十人。斯時,部隊以連為單位整隊登岸後即在樂隊引導下,沿廈門市各街道遊行,沿途商店均燃放鞭炮,熱烈歡迎。部隊駐定後,家父規定官兵外出時,必須三人以上同行並攜帶武器,以防意外。當夜湯總司令召見家父說:「今天貴團到廈門時,表現非常好,各界一致稱讚,18軍的部隊確是國軍中的精良部隊,過去耳聞,今日眼見,真是名不虛傳。」   12日廈門市所有娛樂場於下午6時起慰勞全團官兵觀劇,家父規定:「除少數砲彈留在駐地外,所有械彈均須隨身攜帶。」當部隊以營、連為單位進入各戲院時,市民們認為全副武裝進入戲院尚屬首見,覺得新奇,而少數官兵亦有怨言,認為多此一舉。但家父顧慮的是他這個團遠離其上級部隊,進駐一個島上,且對友軍部隊不瞭解的狀況下,萬一發生意外,違反了上級規定「官不離兵、兵不離槍」的禁令,只有跳海,別無他途,且家父認為這是一個部隊長應有的警覺措施。13日上午,湯總司令召見家父說「借調貴團4天已到期了,下午送你們去烈嶼歸第5軍指揮。」家父當即報告:「本團浩浩蕩蕩的來,是為安定民心、鼓舞士氣,如果白天登船離去,會影響民心士氣。故建議:本團於明日凌晨開船離開,這樣較為隱密。」湯總司令連說「很好!很好!」部隊遂於14日凌晨1時起床,2時出發,按白天偵察好的小路,避開市區抵達曾厝安海灘登船,4時開航,6時抵達烈嶼羅厝海灘。旋又奉令接替羅厝至龜山間防務。15日奉令交防務予第200師,即返金門歸建,16日進駐山後接替45師金東守備任務。   10月25日凌晨4時許,共軍在古寧頭迄「龍口」(嚨口)間登陸成功,軍長高魁元將軍打電話予家父說:「即架設電話線親自到『仙女山』(九女山)去查看,『羊山』(洋山)地區是否有共軍登陸?」家父奉令後即往指定地點查看並回報:「東部無敵情。」軍長問:「你怎麼知道?」答:「45師各第一線陣地均在向海上射擊,尤其『羊山』(洋山)方面向海上射擊槍聲較密,沒有發現向內射擊的槍聲。」軍長聽了報告後,才將控制在料羅附近的預備隊增援到古寧頭作戰。25日晨間,家父請求師長劉鼎漢將軍准許該團參加古寧頭作戰,師長答覆說:「共軍進攻金門,東部守備亦極為重要,等於直接參戰。」請求未准,家父仍指派第三連苑儀連長率該連和運輸連前往參戰。當趕到戰場時即參加18師54團向古寧頭攻擊,該連於下午6時返防,計俘虜敵兵數十人,均交由54團接收,另帶回的武器有:81迫砲2門、重機槍4挺、60迫砲7門、步槍與手槍數十支,人員無傷亡。金門古寧頭大捷後,12兵團司令部改為金門防衛司令部,由胡璉將軍擔任司令官,下轄第5軍、第18軍及第19軍負責防衛工作,那時金門物資缺乏,常吃到的菜是花生米與紅薯葉,香煙一包高達二塊銀元,在這艱困的生活條件下,軍中在防衛之餘發動種菜、養豬活動,直到39年春,菜、豬有了收成後,才解決部分困境。然在防務上卻無絲毫鬆懈,各部隊白天出操、構工、種菜,晚飯後全部還得進入陣地戒備,直至39年11月部隊換防回台灣。   第二階段:民國47年4月─民國48年2月(時任陸軍第9師上校副師長,以特派員身分進駐大膽島,平時負責構工督導,戰時為師前進指揮所負責大二膽作戰指揮。12月13日派任27師代理師長)   47年4月3日抵達金門,當日司令官召見,並簡述當面敵情狀況及敵對我之企圖,更提到大、二膽為敵奪取的主要目標,家父當下表示願赴大膽,司令官回說:「大膽島的生活很苦,你先去駐三個月,再由夏超來換你。」5日抵小金門向師長報到,8日進駐大膽島。因付予任務單純,僅白天到各陣地督工,夜間單獨出去查哨,不管一般行政事務。7月13日奉師長電話指示結束大膽任務可不待接替人員即回師部,準備返台休假。抵烈嶼後卻事與願違,要走的當天沒有機位,更在大金門候機時發布了颱風警報。而17日接師部電告,明日司令官找你談話。翌日前往晉見,司令官說:「國防部有令,自16日正午起,所有休假停止,已在台官兵即日返部。」另又談些國際局勢及本身任務,尤以大、二擔最為重要,要家父再回大膽島。19日即返大膽。   20日夏超副師長(已在大膽)指示指揮部召開戰備會議,兩位副師長均列席,會議中,家父講了四點:1、有關司令官指示事項。2、敵可能行動及我之對策。3、39年7月26日敵突擊我大、二膽作戰情形,而今我守軍,無論兵力、火力、工事相比較,遠勝於當年,我軍沒有理由,不將犯敵殲滅。4、司令官要兩位副師長同時在此的理由。會後,家父即開始嚴格戰備督工、檢查及戰備部署(含調整),並開始要求各連隊,不得在露天用餐,南北山部隊構工不可相互支援,以半數人員構工,半數人員在碉堡休息。為建立信心、培養戰志,分區召集官兵,親自作精神講話,首先以「勿恃敵之不來,而應恃吾有以待之。」要求絕不要有敵不犯我的錯誤觀念、並講述民國39年敵進犯大二膽遭我75軍「史恆豐」營殲滅之經過、「一江山」作戰情形、戰時如何避免傷亡、傷患如何處理及戰鬥激烈時如何對初入戰場的台籍戰士安撫等等。   22日國防部長俞大維凌晨1時抵大、二膽巡視,家父陪同。(時夏超副師長奉師長之命返回烈嶼)因天候關係,部長停留3天,幾乎看遍所有的陣地與碉堡,臨走前,指示:1、注意防空及彈藥置放。2、運用多種方式通信。3、工事要舒適。4、特別注意清潔衛生。5、廣播站要加強掩蓋。6、收聽廣播之適時轉發。且對家父說:「自你來後,確有很大進步。」8月8日新任師長郝柏村將軍首次來視察,當日在家父的日記裡寫道:「我亦初見,上午去二膽,沒有要我去,下午亦未陪他,僅參加對南山官兵講話,首次聽訓,訓話內容極為動聽,確實優秀,由此可知,郝師長將來成就必宏。」   8月23日下午6點30分,敵對金門開始砲擊,正是開飯時間,連續作1小時又35分鐘猛烈、地毯式的轟炸,大二膽落彈計19110發,入夜經清查人員陣亡2員,輕重傷15員,若當時在露天用餐,其傷亡絕非上述數字。砲戰之經過、檢討、與砲戰期間 總統、各級長官對大二膽官兵的慰勉電報、文件及砲戰後家父返台休假蒙獲各級長官的召見、唾詢、指示,因官方文獻已有詳細記載,於玆不再贅述。(上)
追 劇
*2018/09/21
  已經好久不敢追劇了,即使有好心的同事,在閒聊中,提供我最近她又看了那些韓劇,我都只是聽聽,不敢輕易嘗試。   我知道自己的毛病,一看上那部戲劇就開始追劇,沉迷其中,忘了周遭該做的事情,更忘了時間分配,有時看到高潮處,半夜還會爬起來繼續追劇,真是到了所謂廢寢忘食的地步,老公曾譏諷我:「學生時代讀書能像追劇這麼認真就好了!」   戲劇之所以迷人,在於很多現實世界裡無法完成的想法或夢想,在劇中可看到實現。戲劇可以移情,把不敢說的、做不來的,無需顧慮形象盡情發洩,然後再腳踏實地回到現實生活,這好似灰姑娘的南瓜馬車在午夜十二點鐘被打回原形一樣。可是我還是樂此不疲,只因藉著劇中高潮迭起的劇情,讓我可以稍稍忘卻日常生活的一成不變或苦悶的心情。   「劇」是那麼的好看,但之前追劇的經驗卻不怎麼美好,現在的我只敢量力而為,不敢輕易重啟一部長劇,因為我深知自己的毛病,除非有很多人推薦,否則我也只是聽聽就算了。     老公之前也是討厭我追劇時家事草草了事,或放任不管的態度。可是,最近有一部正夯的大陸劇「延禧攻略」卻是他推薦的。之前已經知道並略有耳聞,可是囿於看劇時常因入戲太深,造成家庭成員對我這個媽媽及太太角色的報怨連連,所幸不再追劇,但這部劇是他們一起推薦,豈有不看的道理,只是這次我學會了「戲」水長流,每天就只看一集,總共七十集,分兩個半月把它看完,一定不能像之前追劇時,造成丈夫及孩子們的反感。   我想我總是急性子,走路急,做飯急,吃飯急,連看劇都急,才釀成之前家人的怨懟,現在索性耐著性子慢慢來,一直提醒自己這次得像蝸牛那樣慢慢爬,不能再像小白兔那樣「吃緊弄破碗」,否則怕下次連看的機會都沒有了呢!
【國境之西.大膽日月系列】 紅鏽水澡‧鹽浴‧省水澡
*2018/09/20
  煤油桶紅鏽水澡   2000年冬季時,大膽島經歷夜戰演習,那年冬天異常的冷冽,卻也乾旱,島上面臨缺水問題,需要對洗滌水進行限制,所以營部下了個節約用水的命令,士兵無特殊原因,可以三天洗一次澡。加上前一年丹恩颱風,將專供洗澡用水的鍋爐吹壞後,送回本島維修尚未能返島,即使大冬天也只有冷水澡可洗,因此,這個命令對於一些不愛洗澡的阿兵哥而言,令他們都樂了,但因為每日大量的操課,導致每日的排汗量相當可觀,每個人的迷彩服上都已因汗漬累積,透出不規則的海波浪紋路,加上寢室位在密閉空間的碉堡或坑道內,進到寢室內,只能以「比臭」形容。因為汗漬使迷彩服變硬、磨擦皮膚的關係,士兵們的皮膚開始出現狀況。   那年冬天到底多冷?只記得有幾天早上,早點名時,連集合場的溫度計上是指著0至3度c左右。為了讓大家有熱水可洗,在浴室門外,擺著一只大煤油桶切一半裝水,架高的煤油桶下面燒著因颱風倒下的乾木柴,以克難方式提供熱水。然而因為是煤油桶,水面總會浮著一層油,加上鐵質的桶容易生鏽,拿出來的熱水是帶著紅鏽色的,而洗完澡的身上更會冒著煤油味,以致大家寧可在大冬天裡洗冷水澡。寥寥可數選用熱水洗,因為缺水,大油桶燒過的水天天重燒,那桶水隨著時間累積越來越紅也越來越混濁不清。   受不了臭氣熏人,並顧及大家健康問題,連上再要求值星官,每日須押著士兵到連澡堂洗澡。乾望著冒熱的紅鏽水澡不敢洗,只能選用冷水的情況下,又必需避免浪費水,洗澡這一件事,必須依命令執行。   值星官必須一個口令一個動作,叫著弟兄照做洗澡的動作。洗澡時每個人只能使用喝水的鋼杯舀水。第一動,脫衣物、第二動,用鋼杯舀水、第三動、沖水。但過了許久,第三動沖水,沒人反應。擔任值星官的我,沒聽到反應,就無法到第四動的抹肥皂。想著實在天氣太冷、水太冰,見著每個弟兄打著冷顫、摀著重要部位、站在原地發抖,這可怎麼辦呀?突然靈光一動,想到一個方法,就是高中時參加救國團戰鬥營的經驗來,於是下命,令所有人找一個班兵面對面站好,然後改發下第三動的指令:「沖對方一個鋼杯」,但指令一下,大家覷視向我,一樣沒反應。此一時也,嚴下臉,我拉高了音量說:「懷疑啊?」   可以想像,大冬天舀冷水、淋自己,需要很大的勇氣,但沖向對方,卻毫不猶豫,第一杯鋼杯下去,後面就陸陸續續跟著沖了下去。隱約的聽到冷水潑上身體,發出……痴痴……的聲音--像古代將燒紅的炙鐵,炆在肉體上酷刑的那種聲音一般,而每個人因為冷水上身導致身體的冰冷感發出片片的尖叫聲。隨著冷水與身體溫度的接觸,冒出裊裊的蒸氣,讓從外面聽到的尖叫聲、加上窗上殘留的霧氣,像似部隊在洗三溫暖!令剛好路過的士官長,發聲問出:「鍋爐修好了嗎?」   大膽菜鳥鹽浴初體驗   民國88年,步校受訓完成掛階,下部隊後,因跟同梯換籤,換到金門服役。到金後有一個禮拜的適應期,這時所有的少尉排長,都在大金幹訓班等候部隊抽籤分發。我被抽到烈嶼旅部、同學被抽到大膽的北山。過了一個禮拜,聽說我同梯的不適應大膽生活,問有沒有人願意跟他換上島。   基於對國家愛國情操,也為大膽島加給每月6,000元,小金每月2,200的差距,就自願跟同學交換上島。上島後先去北山報到。報到後被連長要求:全副武裝到500障礙場先跑500障礙。跑完全副武裝由一名士官帶領著我,介紹連上所有的據點及認識各據點指揮官,介紹完已接近晚上用餐時間。吃完飯連長跟大家介紹我是連上新來的江排長。可能是外島學長、學弟制比較重,感覺老兵都不太屌我,跟他們說我姓江,但他們老是叫我菜排,最後才知道此「菜非彼蔡」。因為北06的據點指揮官,是一個即將退伍的士官,所以我先分配到北12暫住,等北06指揮官退伍後,我才去接北06指揮官。   回到北12,剛好有幾個弟兄盥洗完回來,聞到這幾個經過的弟兄身體好香,心想來對地方了,這裡的兵比官還愛乾淨,比我步校同學還香。隨口就問了浴室在哪?他們跟我說,在據點旁的掩體裡。拿著小水桶及毛巾肥皂等盥洗用具後直奔浴室。心喜著,在這炎熱的九月天裡,搞了一下午也流了一堆汗,終於可以好好洗個澡了。進去浴室望眼一看,有一桶大油桶裝滿著清水,及一堆小水桶寫著不同的名字,應該是這據點裡弟兄的盥洗用具。這時一個現象吸引我的目光,所有的小水桶裡的盥洗用具,都是「海馬沐浴乳」。   覺得怪但沒多想,褪去衣物,著小水瓢舀了一瓢水往身體沖,一如往常的拿起我的肥皂就開始往身上抹去。雖然沒有弟兄香,但至少也不至於臭,只是我抹了半天,怎麼抹,都抹不出泡沫,試了好幾次都是這樣,只好草草結束,趕快將身體沖乾淨、擦乾穿上衣服。心想嘀咕著,那桶水可能不是洗澡水?但又不好意思讓弟兄們知道,我是用那桶水洗澡。回到據點後問弟兄,浴室那桶水是做什麼用的?弟兄們說,那桶水是給19-21點下哨的人洗的,因為晚上了很黑怕打水時掉到井裡,那口井叫「海鳳泉」,為了安全起見會輪流幫那班衛哨打洗澡水。   到這我確定我洗的水沒有問題,再問,怎麼全部都用海馬的沐浴乳?是島上只賣這款沐浴乳嗎?他們說了一個讓我恍然大悟的答案。因為海鳳泉的水,是海水滲透進來的水,在漲潮時才會有水。因為是海水滲透,所以鹹度很高,如果用肥皂會打不出泡沫,且洗起來澀澀的,所以才用沐浴乳。而選用海馬牌,是他們洗起來相較而言,泡沫最多、且又最香的沐浴乳。   省水澡比賽   民國88年底,北06據點指揮官退伍,我從北12調到北06,接據點指揮官;大膽島持續乾旱中。一般來說,北06據點因為沒有水井、坑道裡也沒有任何水源,但因為浴室離據點太遠,很多老兵不願意走那麼遠去洗澡,所以每晚都是由班長帶領還未破冬(通常指剩下一年役期的兵稱之)的菜鳥,去連部大浴室洗澡,再提回三桶水給衛哨、及據點指揮官,在據點內盥洗。   晚點名後都回到據點休息,通常是大伙看看電視、寫寫家書的時間。但有一天,從寢室外面走道傳出吵雜聲,還待出發,過去看看狀況,已有一位老兵跑過來問,「排仔、排仔,要不要『岔攪』(台語發音,打賭之意)?」心想,我才剛調到06據點,阿兵哥覺我太菜?還是怎樣?竟然敢在據點內公開賭博?完全無視於我的存在?   快速走過去,發現兩個老兵光著身子、什麼也沒穿的等著我的到來;嚷嚷中明白他們是希望我來做比賽的裁判。旁邊已有一「紅軍」(指剩下幾個月,對即將退伍的資深老士兵的尊稱)在收籌碼。籌碼有香煙、飲料及礦泉水,並以一賠一的賠率對賭。我就問這是怎樣的比賽?他們對我說,比賽的規則是,看誰能夠用一瓶礦泉水洗澡,比誰剩的水最多,誰就勝了。   這一件事的起因,是光著身子的A士兵,跟光著身子的B士兵,因為洗澡用水的問題起了爭執,雙方便打賭「誰洗澡用的水最少,誰就贏得岔攪。」因沒涉及到金錢,又可在枯燥乏味的外島當兵歲月中,多些許的放鬆及樂趣,因而允許了這項洗澡競賽。   比賽開始,只見士兵A,拿著一天配給一罐1410cc的清境礦泉水,將水倒入水瓢三分之一後,將雙手放在水裡沾溼然後輕輕地拍著全身身體,開始抹著薄薄的海馬沐浴乳,等到抹完全身後,再用同樣的方法,將身上的沐浴乳輕輕拍下,再擦乾身體,洗完時A士兵的寶特瓶內剩下三分之一的礦泉水。   正當我瞠目結舌的認為A士兵必勝無疑時,卻聽到B士兵開心的說他「贏定了」。只見B士兵,緩緩的轉開清淨礦泉水的瓶蓋,小心翼翼的將瓶裝水的三分之一倒入水瓢,然後從裝衣服的小水桶裡,拿出小方巾沾水將全身打濕,一樣抹上薄薄的海馬沐浴乳,再用打濕的方巾將沐浴乳擦拭,直到擦乾淨。   比賽看來,應該是B士兵贏得勝利了,因為他只用了三分之一瓶的清境礦泉水,然而B士兵卻還一邊露出得意的笑容,一邊將水瓢裡充滿泡沫的髒水,緩緩的倒入寶特瓶中,然後對大家說,「這瓶明天還可以再洗。」   比賽的結果出爐,B士兵以寶特瓶剩下四分之三水量,贏過剩下三分之一水量的A士兵。   岔贏的士兵們高聲歡呼,我雖然覺得很噁心,但也不由得佩服這群老兵的創意。不知從何時開始,整個據點開始了洗澡省水競賽。每天上演著各種光怪陸離的洗澡省水模式,就連我也被影響了,只是總覺得洗不乾淨的感覺。   生活小節中的困境,總會有新的方法可以克服。不知道是哪一位天才兵的發明,弟兄們開始改加入海水沖澡,滿足沖水的暢快後,用淡水打溼的毛巾,將身上的鹽分擦乾,完成洗澡任務。於是每到漲潮,便見一堆士兵,從電廠旁走下海岸線裝海水,等著晚上沖澡。這一方法應該是沒水時,所享受最暢快的沖澡。
下著音樂的莫札特街
*2018/09/20
  如果你經過奧地利薩爾茲堡莫札特街(原名Getreidegasse),請你放慢腳步;靜靜瀏覽;細細聆聽,因為莫札特街的天空一直下著音樂。   請你選個有鮮花的路邊咖啡座,喝一口濃郁的歐陸咖啡,一抬頭整條街創意十足、精巧綺麗鐵雕店招就與你眼眸撞個正著,連全世界招牌一致的麥當勞,在此都可自創招牌,多賞心悅目!也只有莫札特街才有的藝術風華,這就是藝術教育融入生活的明證。也請你更不要忘了瞻仰誕生音樂奇才莫札特那幢琥珀黃古典樓宇,就在四樓窗口傳出莫札特出生的第一聲--宣告這世界來了一位音樂神童、音樂天才,給世間帶來美妙、永恆的樂曲,也使得莫札特街彷彿被下了音樂魔咒,自此仙樂飄飄處處聞。   是的!生活環境就是最好的音樂美學教育,我們現在休憩的露天咖啡座,就從咖啡館瀰漫出莫札特美妙的「小夜曲」,街上更是街頭藝人的表演天堂。高手在民間,地靈人傑、人文薈萃的莫札特街連街頭藝人也個個技藝非凡,長笛、短笛、排笛、風笛;大提琴、小提琴、手風琴…各式各樣樂器演奏,甚至還有蒙古馬頭琴拉奏。悅耳樂音紛紛飄揚起來,個個是伯牙。音樂飄進你的耳膜;飛入你的心靈;感動你的靈魂…掌聲響起、賞金落下,人人皆是「鍾子期」,奢華品嘗這豐盛的音樂饗宴。附近莫札特廣場,也彷彿從薩爾茲堡傳來經典名片「真善美」女主角茱莉安德魯斯帶領那群優雅、可愛的孩子歡唱「Do Re Mi」…樂聲、歌聲如溫柔的雨絲飄拂身上,此時此刻切勿打傘,就讓音樂滋潤我枯澀的心靈;就讓音樂解渴我乾涸的靈感;就讓音樂繽紛我空乏的人生吧…   啊!真奇妙!每當經過莫札特街總覺得天空一直下著音樂。
共 23737 筆資料,第 1 / 2374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