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看免費的電影
*2018/06/17
  因為酷熱,所以也只能蟄居在老宅子裡。   望著外面盡是烈日高照,陽光刺目,只有老宅牆外的老榕樹,依然神采奕奕,在烈日的沐浴下,更顯得蔥蘢。家中的長輩們都在廳堂中,談論著今年這次颱風過後村子裡那家農損最嚴重和不知會不會補償等問題。路上的行人,寥寥無幾,到了夜晚,燈火暗淡,更加顯得冷清,只剩下颱風過境後,來不及收拾完畢的殘局樹枝落葉,躺在路旁。   日子就有如田圳中的水車一樣,不斷的向前循環的走過,絲亳沒有任何的變化,直到了傍晚,才會有一輛加裝馬達的機械老三輪車,急駛停在村口,載著一群外地下班回家的工人,他們一個又一個迫不及待的跳下了車子,黝黑又疲憊的臉上,終於可以鬆懈的露出了笑容,大家在言談之中,都是討論著今晚要不要去廟口那看影片?還是去麵攤那兒酗酒?   在這個村子裡的生活,除了單純之外每個人還帶著一股鬱悶,鬱悶與寂寞,是這村民們喜歡的生活嗎?其實不是,是因為村民大都普遍貧窮,所以無法像都市裡的人們一樣,能過著精彩的生活,有些村民為了改善生活,就會到外地去打工,每當發餉日時,便會到老街裡的柑仔店,這時柑仔店的生意特別好,大家也只能約去廟口看著免費的重播的電影。   多數的村民,在電影尚未開始之前,便可以從村長口中打聽到,今晚又要放映那部電影?而且都不用村長在公告欄中張貼海報,更不用挨家挨戶的發送廣告來宣傳,村中的村民都會口耳相傳,家家戶戶互相邀約,到了晚上便大家扶老攜幼的到廟口廣場集合,這就是代表著他們的內心,非常期待解除生活中的沈悶與寂寞,更也顯示著看電影是一種多麼令人興奮的活動。   每當夕陽夕下,夜幕低垂之時,村民便一窩蜂的擠進了廟口廣場,也不管村長用大聲公要求大家要排隊進場,不可以爭先恐後,注意老人與小孩的安全……等等的廣播,在那人聲鼎沸的環境裡,吵雜,早已蓋過村長大聲公的聲音。而村子裡每個巷弄裡的房舍幾乎都早已熄燈,可以說是一片黑漆,唯有廟口廣場燈火通明,這裡放映戲都是重播下檔不知幾輪的影片?幾乎都是一些老戲重播,但每次放映這些影片時,大家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因為大家都知道村子裡的經費有限,所以不會有村民和村長提出抗議。   能夠免費看影片,不但可以節省大家夜晚在家中的用電,還可以認識從村子外趕來的居民,他們大都是村子裡去外地打工相邀約的工人,他們大都騎著自行車或步行,在影片還沒開播前,便先趕到了廟口廣場,他們和村子裡的人互相談論著最近生活裡的一切疑難或愉悅的事兒,來看戲除了不只是為了娛樂,也是順便豐富一下彼此的友誼橋樑。   那些外來的工人們,也會帶著家中的孩童們和村子裡的孩童們,一起在廟口廣場前自由的追逐嬉戲,這便是大家平日最放鬆的時刻,也可以說是台上戲演得很精彩,台下也熱鬧非凡。   雖然我是暑假暫時返鄉居住在這個村子裡,但隨著放假日子久了,有時也會閒悶得發慌,所以我也和村子裡的村民一樣,參加幾次看電影的活動,也讓我對村子裡的村民有些瞭解。   後來,這個村子,隨著人口老化而凋零和村子房舍老舊,就連村長夫婦也過逝了,最後,所剩的老村民都紛紛遷居安養中心,而房舍也改建為大樓,村子裡的生活,便有些許的改變,許多新搬來的鄰居,大家也不再熟識的打招呼,那看電影的活動,也默默的消失了,人們改在家裡租著光碟,酷暑在家放著空調獨自享受著自家立體音效和光亮的燈光環照著客廳的最新的影集。   而廟口廣場則被興建成托兒所和托老中心,它們代表著時代的變遷,人與人之間不再因看重播的老舊電影,而有了更多的交誼,而是內心中有更深層的距離與寂寞。
文學說因緣 盛會話人物
*2018/06/16
  今年四月廿八和廿九日,是「重回文學現場」在金門盛大登場的日子,這是一場罕見的文學盛會,承蒙教育處長官大力支持,由許雪芳課督主導,我全力協助辦理,由於大家通力合作,才促成了淡淡四月天的文學雅集,時至今日,雖已過了個把月,但它所激盪出的火花與周邊效應,至今仍在文友的腦海迴盪。   本文擬就當日所聘請的三位講師,做一初步介紹,希望關心的文友,回首來時路,莫忘前人種樹辛勞,更期待來年能上演續集,再續文學因緣。   首先,我要介紹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鎮系仙女」石曉楓教授:   曉楓是我早年學生,記得在她求學時代,在他的字典裡,幾乎只有第一名,沒有第二名一詞。她在1987年8月高中畢業後赴臺,迄今已屆三十餘年。她是臺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的碩、博士。曾經擔任臺北市忠孝國中教師,現任臺師大學國文系教授。於文學創作方面,她曾榮獲華航旅行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梁實秋文學獎、全國學生文學獎等。   曉楓研究主題與專長為中國大陸及臺灣現、當代文學、文學理論。其創作的散文涉及面相甚為廣泛,她以異鄉旅遊經驗,對照故鄉生活記憶,從中抒寫對於親人、地理的憶念與感懷,或以生活事件的速寫,以種種媒介或議題,扣問時空的秘密與隱痛。但惜墨如金的個性,加以教學工作與瑣事雜務纏身,近年創作量明顯減少,讓喜愛曉楓的一票粉絲每每跳腳。   他在台師大國文系曾開設「當代小說」、「現代散文」、「二十世紀新文學史」等課程。出版有《臨界之旅》、《無窮花開──我的首爾歲月》、《白馬湖畔的輝光──豐子愷散文研究》、《兩岸少年小說中的家變》、《狂歡之聲與冷酷之眼:文革小說中的身體書寫》。   曉楓攻讀大學及研究所時,碩、博士論文及課業曾蒙受楊昌年、葉慶炳、何寄澎、鄭明娳、賴明德等名師之照顧與提攜,她至今仍深深感懷浩浩師恩。   猶記得曉楓讀國小階段,只要參加語文競賽,無論是作文、注音、演說、朗讀,只要她報名,別人就幾乎只能爭第二名。其資質、奮進與實力,由此可見一斑。   接著,我要介紹烈嶼駐島作家、氣質美女──張麗霜小姐:   她是中央大學中文系畢業的高材生,大學生時代,親炙於國內散文名家琦君女士,琦君視之如子姪,關愛調教有加;她原任國中國文教師,於民國80年進入政大服務,後來擔任政大駐校藝術家企劃,撰寫文案、活動企劃,尤以主持功力,更享有美譽。於校內各項詩文競賽,引領風騷。   她從政大退休後,回歸中文本行,專注寫作,現為自由創作者,著有新詩、散文等。因喜歡旅行,故有旅遊世界各地的創作《糖霜旅遊》系列。目前行跡遍及六大洲,五十幾個國家,一千六百多天。除了文字,亦熱愛攝影與音樂,醉心於用筆與圖像記錄小人物、小地方的時代故事。   2016年,她受邀於金門創作,更深入認識了島外島──烈嶼,從此與金門結下解不開的文字緣,成為家喻戶曉的駐島作家,其最新力作《迎風之歌──烈嶼風情畫》一經推出,即洛陽紙貴,付梓不到一個月,千本搶購一空,隨即再版。  其清新秀逸、純任自然的文字魔力,一如其端莊秀麗、高貴優雅的外表,同樣迷人、同樣吸引讀者的目光。以下是麗霜於今年三月,寫下的迷人片段:   「春天的烈嶼,台灣欒樹宛如黃金雨的秋葉還早,鮮嫩的綠葉此刻才忙著佔據樹頭,田野上波斯菊、油菜花、馬纓丹爭先恐後的盛放如一片片彩毯,旁邊伴著一畦畦的小麥青。   春天的烈嶼,『路邊的野花 你不要採』,但是野生桑葚正盛產,那是駐軍果化金門時種的一畝田,借助於百鳥幫忙,目前已經遍佈全島繁殖。旅人若來了,儘管免費採摘嘗鮮。」   麗霜散文的風格與特色,可謂盡得其師琦君女士之真傳,那「人人意中所有,個個筆下所無」的「麗霜體」,不知擄獲多少死忠粉絲的心?   她的文筆清新可喜,她不喜堆砌辭藻,一篇近千字的文字寫就,很難找出一個生難字詞,她是「學古而不泥古」的實踐者,她像一位指揮若定的文字化妝師,文字在她筆下,字字都像訓練有素的馴羊,聽服於她的調度與指揮,其實,她往往不刻意要去排列組合文字,只是「筆鋒常帶感情」的書寫特性,常在有意無意間,從容捕捉這些滑進她思緒的精靈,成就她的文字魔力與特性。   最後,我要介紹開鑿金門花崗石醫院的英雄、勇者無懼的張守陽教授:   守陽於民國69~70年間,擔任金防部某工兵營營部連排長,奉命帶領工兵弟兄開鑿花崗石醫院,從此與金門結下不解奇緣。   服役期間,他除殫精竭慮,專一心志於與山爭地的坑道開鑿,更與夏興村十九號之陳家兄弟,結下「緣起甚深!甚深緣起!」(守陽用語)的磐石情誼,四月底,他應筆者力邀,偕同另一半──長庚大學林佩欣副教授翩臨浯島,為金門醫療開發與文史拓殖做見證!   殊值一提的是,因此次主題設為「重回文學現場」,鎖定以文學為主題探討,初始,守陽自認文學非本身專長領域,恐不能勝任,謙辭多次,幾乎打退堂鼓,後經我以「誰謂:開鑿花崗石醫院,不可謂之『報導文學』?」所說動,此議乃寢,並欣然就道。   而今,「重回文學現場」辦理已逾匝月,但因工作同仁積極與投入,本屬臨時編組的「重文群組」,仍捨不得解散,且我已於一重要會議中向長官提議,希望「重文」能上演續集,且能攜手同登大膽島再續前緣,不意此議一出,竟獲長官首肯與嘉許,欣喜何似!   目前距離2019年,還有半年多,但「重文群組」文友,那一顆文學驛動的心,早已像一匹脫韁的野馬,無拘無束的馳騁於大草原上,幾乎無法掌控與駕馭了!   各位敬愛的文友,等待春曉,日子也許難捱,但,還是讓我們齊一心志、做足功課,靜心期待另一個深耕密植、心橋共佇的文學豐收季吧!
圓滑與圓融
*2018/06/16
  圓滑與圓融只有一字之差,境界卻是天壤之別,氣度卻有雲泥之分。   處事圓滑的人,懂得察言觀色、見機行事,八面玲瓏、面面俱到,所以左右逢源,無往不利。但他們缺乏遠大的眼光、恢宏的胸襟,所追求的,往往是眼前的利益、個人的私慾,因此,就難免流於機伶滑頭,油腔滑調。他們擅於耍手腕、走門路,投機取巧,趨利避害,甚至拋棄原則、遑論格調。他們笑容可掬,卻可能是虛情假意,甚至笑裡藏刀;他們好話連篇,卻可能是逢迎諂媚,甚至口蜜腹劍。   處事圓融的人,通達事理、看透世情。他們心胸曠達,超然物外,視功名如糞土,等富貴如浮雲,因此不必為了追名逐利而爾虞我詐,賣弄機巧。他們知道人無完人,所以對於他人的缺點和過錯,能夠和顏悅色,婉言以告;他們懂得欣賞讚美,所以對於他人的優點和功勞,能夠真心誠意,予以肯定;他們善於審時度勢,揆情度理,通權達變,因勢利導,所以待人接物總能恰如其分,圓滿周到。   在社會上,稱得上處事圓滑或圓融的人倒也不多。有的人年輕氣盛、不諳世事,說好聽是單純天真;有的人感覺遲鈍、神經大條,說好聽是憨厚老實;有的人性情直率、話鋒犀利,說好聽是耿介不阿;以上這幾種人,稍有不慎,便難免得罪人、吃悶虧,被批評為「白目」、「不會做人」。處事圓滑需要相當的聰明和靈活,笨拙古板之人絕難勝任。而處事圓融不僅要聰明靈活,還需要相當的智慧和修為。   圓滑和圓融的境界氣度固然是天差地別,在實踐上卻往往僅是一念之差。有的人本欲圓滑處世,長袖善舞,見風使舵,不過在見多世面、人情練達後卻逐漸澈悟,成了廣結善緣,通情達理之人。有的人本意圓融處世,與人為善,不料在社會的大染缸中打滾久了,卻不知不覺成了世故鄉愿,甚至奸猾狡獪之徒。   圓滑與圓融在表現上,往往僅是一線之隔,極難判然二分。有人處事圓滑,表裡不一,世人但覺他無稜無角,平易近人,正所謂「知人知面不知心」;有人處事圓融,一心只想減少摩擦,增進和諧,卻被誤會為假仁假義,別有居心,正所謂「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有人此時圓融,彼時圓滑,正所謂「此一時,彼一時也」,更有人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圓融抑或圓滑!
聆聽夏天
*2018/06/16
  血色的痛   不知不覺,又走到了從前的腳步,一陣風吹過,彷彿在說,我在你身邊,不想在活著,把不開心的心情都趕走吧,怎樣才能不在乎,才能像沒遇到你之前,那種天真,又安逸的生活,充滿希望沒有黑暗也沒有不為人知的祕密。   溫暖   突然柔和起來了,像飄著雪的冬天,暖暖的水中,也許的也許,沒有以後或未來了,現在應該懷抱著怎樣的心情面對生活,裝傻也好,笑著哭著不開心著,都能通往最後嗎?少了朋友,少了接觸,人類真是神奇,這世界的人到底為了甚麼?能夠像現在一樣不擔心呢?即使絕望了,也仍然能夠活下去。   夏日的風鈴   炎炎的夏日傳來一陣陣的風,還清楚聽見風鈴搖晃的聲音,一隻黑貓路過,一名女子坐在窗邊,看著外面路過的人。   想起小時候那安穩又無憂的日子,還有讀國中穿著制服走在街上的感覺,放學後,總是傳來一陣陣打鬧聲,跟著同學走著,一起等公車。現在好像少了什麼,大家都各自紛飛,只剩下我一個人,回想著,如果真的把書讀完,會有與現在不一樣的命運嗎?   茶香   我一個人獨自坐在家門外的椅子上,等著阿公把泡好的茶端來,今天是紅茶,聞起來有點甜甜的,明天或者後天是清茶,每到早晨,是我覺得最幸福的時候,跟老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有一種安心感。   時光飛逝   很快的,三年過去了,我的同學都畢業了,我卻還是停留在原點,祝福我認識的人都能夠得到幸福,不過,我覺得現在這樣也不錯,雖然不是完美。
共 23341 筆資料,第 2 / 2335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在地產業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