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二姑媽的養生秘訣
*2018/01/10
  前幾天特別驅車到年已九十八歲的二姑媽家坐一坐。老年人最喜歡人家跟她聊天了,從小到大,從遠到近,將近一個世紀的陳年舊事,二姑媽屈指歷數,講個沒完;見老人家這個年歲,雖然兩腳行動有點不便,但耳聰目明,還能暢所欲言,我沾染到她不少喜氣。   二姑媽每天早晨四點鐘,都會到附近的國小走運動場十數圈,數十年如一日。有一天,一位騎單車的年青人不慎從後面碰到二姑媽的雙腳,二姑媽當時臥躺在地上,也住院數十天;年青人愧疚,要賠償二姑媽醫藥費,二姑媽一文不取,選擇原諒,只告訴年青人「以後車子要騎慢一點」。但二姑媽從此就變成雙腳步伐緩慢,走路沒有往昔順暢了。   二姑媽這顆寬闊的心胸,鄰居包括村長也難免會好奇請教二姑媽與媳婦的相處之道。兩位媳婦,對二姑媽更是非常孝敬,婆媳之間相處融洽,從未起口角,遐邇盡知,讓人稱羨。二姑媽的口中,跟人提起的,滿滿盡是媳婦的「優點」。   「我也是由媳婦熬成婆的,媳婦出生的背景、環境、教育、個性……,都和自己親生的子女有所差異,不能以要求自己子女的標準來要求媳婦。我們要儘量看媳婦的優點,少看缺點。」二姑媽侃侃而談:「我們沒有生媳婦一隻手一隻腳,媳婦沒有如公婆的意,公婆也要當作稀鬆平常;媳婦為公婆付出,哪怕僅是一點點,我們都要抱著感恩的心。」   聽家父說,二姑媽成長在貧困的家庭,在當時重男輕女的年代,連我的父親都不能到學校唸書了,何況二姑媽,當然也沒有接受正規的學校教育。父親說,「你二姑媽『雖然不識字,但懂道理』是她做人成功的原因之一。」   這也讓我想起證嚴法師曾經說過的一句話:「做人要懂理才行得通,懂理但不識字,條條道路行得通;學問高而不懂理,舉足寸步難行。」   有人問起高齡九十八的二姑媽養生秘訣,二姑媽的女兒即我的表妹秀英代答說:「我媽媽不囤積心事,每天過得無憂無慮,我想我媽媽的養生秘訣應該就是她的『體諒他人及一顆單純的善心』吧!」
【小說連載】 烏番叔
*2018/01/10
  卻也不忘邊走邊罵:「夭壽兵仔,袂見笑,真袂見笑喔!」然而,罵歸罵、袂見笑歸袂見笑,這些夭壽兵仔則依舊我行我素,甚至邊洗澡邊嬉鬧,有時竟要扯下對方的內褲或撫摸下體當有趣。無知的孩童們則在旁邊看熱鬧,時而還拍著小手幫他們加油,大人見狀莫不高聲地把他們叫回去,而且還要瞪他們一眼、打他們一下,再罵聲:「夭壽死囡仔,恁會予遐夭壽兵仔教歹去!」   儘管渙散的軍紀為這個民風淳樸的村莊帶來不少困擾,但部隊的長官卻也良心發現。當村民忙著收花生及大小麥時,他們竟透過村公所,如果需要部隊幫忙的話,請把準備收割的時間及希望支援的人數到村公所登記,他們將派遣兵力幫忙。起初村民半信半疑,大家都認為這些兵仔,平時只會立正、稍息,向右轉、向左轉,做些不痛不癢的基本訓練。或是早晚點名高喊:「打倒蘇俄帝國主義,消滅朱毛漢奸,中華民國萬歲,蔣總統萬歲!」的口號,不然就是上山挖挖壕溝,築築碉堡,現在竟然要幫百姓收割,那有這麼好的事。所以到村公所登記的村民並不熱絡,只有少數人手不足的村民,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到村公所登記拔花生。   果然不出幾天,所有到村公所登記的家戶,都得到部隊兵力的支援,把他們該收成的花生全部拔起,並一擔擔地幫他們挑回家。兵仔如此的善行義舉,確實羡煞那些沒有去登記的家戶,於是他們一窩蜂全到村公所辦理登記,包括春枝在內。部隊長官發覺登記者幾乎遍佈全村,而且每棟房子均住有他們的弟兄,於是就命令他們、視房東的需要,直接派人幫他們拔花生。   「小阿嫂,派五位弟兄幫妳拔花生夠不夠?」吃過早飯,連長問春枝說。   「連長,謝謝你,不用那麼多啦!我們家只有兩畝地,三個人就夠了。」春枝笑著說。   連長目視著她,微微地點點頭。卻突然間發現眼前這個小阿嫂,除了有姣好的容貌,亦有一副豐滿的體態,對人更是彬彬有禮,不像村子裡有些婦人那麼粗枝大葉,的確讓他留下深刻的好印象。然而,當春枝發現連長正用一對異樣的眼光看著她時,卻也有些不好意思。因為她是一個有夫之婦啊,任何外來的干擾,都不會影響她對烏番的感情。   「連長,三個就夠了,等一下我帶他們上山去。」春枝重複剛才的語氣地說。   「好、好、好,我等一下挑選三個老家是種田的士兵跟妳去。」連長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四十九)
台灣金門同鄉會總會青年團馬來西亞參訪之旅
*2018/01/09
  提及馬來西亞,你會想到什麼?地理尺度拉近些,雪蘭莪州巴生市,又會讓你想到什麼?   這裡有一群人,時刻心懷浯根,每年腳踏浯鄉,他們是馬來西亞巴生雪蘭莪金門會館,他們是金門人。   台灣金門同鄉會總會青年團(以下簡稱金青團),與雪蘭莪金門會館(以下簡稱會館)有不解之緣。105年年底之參訪,讓創團團長李聰明先生以及總會長李台山先生,目睹海外馬來西亞金門鄉親的強大凝聚力,且會館青年團成立已屆44年,因此發願發力,於106年4月成立金青團。   106年4/30台灣金門同鄉會總會(以下簡稱總會)成立周年慶,巴生雪蘭莪金門會館青年團與甫成立之金青團初步交流,保持聯繫,因此金青團欣逢雪蘭莪金門會館成立71周年暨青年團成立45周年,受邀至熱情的馬來西亞,由團長周瑋婷及總會代表楊紫玫率團進行參訪交流之旅。   出發前天未亮,總會長偕夫人冒著寒風趕來板橋車站為我們送行,並頻頻叮嚀出外千萬要小心,要互相照顧,讓我們這群第一次遠赴南洋尋親的大孩子,深感溫馨,無形的責任已然在身。   太子城是馬國未來之首都,馬國希望解決吉隆坡交通壅塞問題,故計畫性逐步搬遷行政部門至此,行電子化作業,不發任何一張紙本公文。與之相眺的粉紅清真寺,旅客可借禮拜袍,於內參觀留念,體驗穆斯林禱告時肅穆之感。   馬來西亞國家皇宮氣派雄偉,衛兵馬上英姿讓許多遊客駐足合影。馬哈迪博物館,為前馬哈迪首相之故居,讓遊客一覽首相之起居,想像首相的一日生活。   城市規劃展覽館,聲光效果十足的影片,勾勒出馬來西亞首府吉隆坡2020年的城市規劃與宏圖願景。馬來西亞地標雙子星大樓,為遊客殺底片的聖地,雄偉外觀與消費性十足之內部購物中心,絕對是遊吉隆坡的首選。法國村顧名思義,街道與建築洋溢法國風情。雲頂高原的雲天遊樂場,讓人小試手氣。黑風洞為馬國印度人群居之地,漫步於洞內,景致別有一番天地。   然而行程中的重點,為第二天與第三天與雪蘭莪會館、金浯江會館的交流以及會慶晚宴。「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完美體現在交流的過程中。   交流始自抵達首日,會館青年團的熱情接機。次日晚上與會館及會館青年團餐敘,對方即使隔天會慶,籌備工作繁忙,會館主席呂清便先生與青年團團長楊質煥先生仍堅持與金青團交流,採「梅花座」,讓我們能密切交流,彼此互相認識話家常。   餐後轉戰KTV,雙方點了許多膾炙人口的歌曲。小酌後,會館青年團以「用馬來西亞的天氣來說愛你」及「搖擺哥」快速炒熱氣氛,帶給金青團難以忘懷的夜晚。   第三天,金青團正式拜訪雪蘭莪金門會館,抵達後映入眼簾的是獨棟的4層大樓。會館有小型活動舞台、會議室、各部辦公室乃至陳列金門相關書籍之小型圖書館,1樓及2樓分別出租店面及養燕窩,維持會館財源。   金青團觀賞完會館70周年影片後,與會館青年團短暫座談,雙方聚焦於馬來西亞族群相處、會館成立契機、組織架構及財務運作,彼此充分的交換意見,讓金青團今後有團務運作上的紮實參考。   結束上午的會館參訪行程,金青團與會館青年團一同前往吉膽島。吉膽島是當年金門先賢落番之地,在金浯江會館主席王木財先生的帶領下,一一為團員介紹金門人留下之足跡,「凡是店舖招牌有金字號者,皆為金門人所經營」,副主席所經營的「金振源」雜貨店即為一例。步行約莫10分鐘後,抵達金浯江會館,主席提到,雖然整座島面臨人口外移,島上仍有130位金門鄉親,維持會館之運作。主席身兼島上唯一一所中學-浮羅吉膽中學的家協主席,對於面臨頹圮危機的吉膽中學,登高一呼,號召島上居民一同募捐,具體展現金門先賢同舟共濟的精神。結束參訪後,主席因本業為水產批發,特地招待金青團及會館青年團享用最新鮮的最道地的花蟹、龍虎斑等上等海鮮,全力盡東道主之誼。儘管島小人稀,然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木財主席與眾鄉僑的努力,使德馨遠揚,眾旅台鄉親來馬必訪吉膽島。   晚間,金青團盛裝出席會館成立71周年暨青年團成立45周年會慶。會慶於巴生福建會館舉行,席開130桌,盛大非凡,大會流程毫不拖沓,表演節目精彩絕倫,會館並精心製作上周返金尋根團的回顧影片,且少不了大螢幕上歡迎金青團之字樣與合照。團長周瑋婷及總會代表楊紫玫分別致贈紀念品予會館及會館青年團,雙方團員熱切交流。此外,金青團並與馬六甲金門會館、砂拉越金門會館、柔佛州金同廈會館及金浯江會館團合影,交換名片,為金青團敦睦鄉誼、國際交流寫下里程碑,邁出非凡的一步!   回台後,仍收到會館及會館青年團寒暄之訊息,致謝時,對方以同鄉相稱,謙稱招待不周,然會館與會館青年團招待十分熱切真誠,盛情難卻,此情此景將長在我心,願雙方情誼永固,並深化組織,帶領更多年輕人加入青年團大家庭,共同認識金門。   夜闌人靜,整理5天4夜回憶,逐字記錄此行,除了馬國風情、風景殊勝值得回味外,細細思量,內心澎湃之餘,竟不自覺潸然淚下。雪蘭莪金門會館旁金浯江伍德宮,仍保留當初落番的「苦力間」。苦力間為當初落番之先民(多為勞力密集性工人),初無處可居,遂至宮廟後方的小房間暫住,那斑駁的牆上彷彿訴說著時代的無奈與落番的苦楚。丹斯里拿督斯里楊忠禮博士雖然已逝,然典型在夙昔。會慶追思影片中,楊博士提到:「當踏上金門這塊土地時,我的長子跪下去親吻這塊金門土地。」提醒旅台吾輩,在馬第三代的鄉僑,仍然對於金門具高度認同,我們絕不能落人後,應該常懷浯鄉情!旅台吾輩從浯鄉來,應知浯鄉事,需恆念物力維艱,銘記同鄉涓滴成流、眾志成城,不向命運低頭的硬頸精神,從認識原鄉開始,找回金門人認同,以金門人為榮,以金門人為傲!
相見爭如不見
*2018/01/09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已滿頭霜髮銀白、年近七旬之齡的繡花,心底蠢動揣測臆度著,那近五十年不見的伊,待會兒就要出現在眼前的他,還會是年少時那軍裝勁旅般英挺的迷人模樣嗎?五十年漫漫長歲,就那麼一眨眼著,自己竟也已是祖母級的老太婆了。怎麼,就好似才剛剛是昨日的事兒呢!   三個月前,一場狂咳猛嗽不得止歇的騷動裡,醫院檢驗報告竟晴天霹靂無情狠絕的宣告著她,肺癌末期,就只剩半年的存活期。   繡花滿意著自己人生路上的順遂與好命,美滿的婚姻裡,董事長夫人的身分讓她總是錦衣玉食著,三個博士級的兒子也成材成器、光耀門楣著專精於各領域。但,五十年來,繡花底心深處一直有道疑問題、有顆心中石,懸擱不解著。好端端的兩個情投意合的俊男美女,為啥麼突然什麼都沒說清楚著,竟,說變就變的,情海生波?終至人生旅路分道揚鑣呢!   五十年來,他一切都好嗎?該也是兒孫繞膝,祖父級的人了吧。繡花揣想著伊底現況著,又滿心焦惶著他是否會依約前來呢?   端起咖啡杯,啜口拿鐵的繡花,可是鼓足了勇氣在臉書網海的搜尋裡驚喜萬分的找到了伊,聯絡上了那曾經是軍旅帥哥的鐵雄。   藥物控制的療程裡,刻意脂粉唇彩眼妝一番的繡花,瞞著那忙碌的董事長丈夫,靜坐在那高檔的咖啡廳裡,為的是能在踏上死亡歸程前,一償宿願的再見鐵雄一面,並當面問清楚當年為啥麼什麼都沒明白說清楚就人間蒸發似的不告而別?   神思恍臆裡的鏽花,眼神時不時的飄向咖啡廳的入口處。已等了二十分鐘,伊,以前都會提前十分鐘就出現的啊?怎,都超過二十分鐘了竟還不見人影呢?該,不會是,不來了吧?   左思右想裡,又啜了口拿鐵的繡花心想著,五十年,難道也讓人變得不守約了嗎?   「繡--花!」青春年華時那熟悉又充滿磁性的嗓音竟不知何時已竄響在她眼前著。   「妳還是那麼優雅呀。」鐵雄拉開椅座邊向服務生點了杯榛果。   挺胸疊肚、圓滾腫肥且又髮禿齒搖滿臉皺黝斑黑的,眼前這老叟?鐵雄?但,是那聲音,是那嗓門,沒錯呀!   「……海軍的我配不上富家千金的妳,我聽從、接受你父母的安排,遠離妳,好讓妳死心,才能讓妳聽命於妳父母對妳終身大事的安排……。」鐵雄娓娓道來著。   「相見爭如不見,多情何似無情。」--宋代司馬光〈西江月〉;繡花,吟思著……。
【小說連載】烏番叔
*2018/01/09
  時局會變成這樣的確是春枝料想不到的,但軍隊佔住她家、造成她諸多不便,已是不爭的事實。雖然部隊駐守兩年就會輪調,但走了三十三師,來了九十二師;走了二十七師,來了三十三師;走了九十三師,來了五十八師;走了喜歡吃饅頭的山東老鄉,來了喜歡吃狗肉的老廣,不知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還屋於民?春枝原先放置在櫸頭的農具,諸如:鋤頭、耙子、三齒、十二齒、粗桶和犁,現在必須改放在牛棚,挖回來的地瓜,也只好堆在廚房裡。甚至有一天她從山上回來而尿急,趕緊關上房門在尿桶上小便,或許因尿急而聲音大了點,她清楚地聽到住在隔壁大廳的某位軍人說:「小阿嫂又在溺尿了。」即使不是當面說,卻也讓她尷尬萬分。但竟也聽到另一位軍人警告他說:「小聲點,讓人家聽見不好。連長特別交代,不能騷擾老百姓。」   住在村裡的軍人,雖然每人左胸前都別了一個寫著:單位、階級、姓名的符號。然而除了他們自己知道外,多數村民都是不識字的,只好以「兵仔」來統稱他們。而讓村中婦女不能接受的是,當她們正在水井旁洗衣時,部分兵仔竟打著赤膊、穿著內褲,端著臉盆、拿著毛巾,打水在水井旁洗澡。   當他們往身上沖水時,薄而寬鬆的內褲,遇水則會緊貼在皮膚上,即使性器官不會露出體外,但烏黑的體毛則隱約可見,莫不讓在場洗衣的婦女們驚惶失措,只好提著尚未洗好的衣服趕快走開。(四十八)
家有兩寶
*2018/01/08
  俗語說:「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多年來我們姊妹輪流照顧爸爸媽媽,雖強烈感受到父母的身體一日不如一日,卻也安於家有兩寶的天倫樂之中。   在艱困的環境下,我靠著微薄的獎學金和當教授的助理,有時也在各種學校兼課,勉力取得博士學位,正當親友都為我慶賀時,父母親的病情卻加重,住院和進加護病房的機率大幅增加。為了照顧他們,我原本兼課的工作都不能做了,成為長照離職者;只能另外再找非帶狀固定時間的文字工作,與各種多管道訴狀代筆的機會。   無論如何日子總是要過,尤其要讓父母在晚年能夠舒適的安度餘生,我們姊妹都非常努力以赴,即使已然老人痴呆症的母親,病痛中會亂罵人,主觀意識強大,有理沒理都要人順從她。罵聲讓臨床病友都很驚訝的問我,妳姊姊們也都願意忍受她這樣無理的謾罵嗎 ?   沒錯,即將就木的老人,是否自己受委屈,與她講理不是最重要的;她聽得進的才講,身體已經不適了,讓她心裡覺得舒坦才重要。姊姊也都不介意失智母親的謾罵;甚至她罵越大聲大家越高興,當罵聲中氣十足時,意謂著她身體好多了,離出院的日子更近。如果她不會罵人卻厭厭一息不理會人,那代表她的病更重了。   母親不是只會罵人,她身體恢復起來之後就變可愛了,常常超熱情,笑臉盈盈地關心每一個人,宛如從天上來到人間的小小老天使,言談舉止都給人們帶來歡笑。她不糊塗的時候尤其關心父親的健康,一但犯起糊塗,就只知道採金銀花曬乾,作成中藥茶等我們回去拿,似乎是在採金銀花過程中,她才能忘記眼前的嚴重病痛。   其實,當醫生宣布她罹患失智症時,我們幾乎暗暗為她感到高興的,如此一來,她就會忘記以前的恩怨情愁,不會再想起以往經歷的負面事件,生活只會更愜意吧。與其說她失智,不如說她只是選擇性的遺忘吧,不然她怎麼把照顧金銀花的事記得如此清楚,都不會弄錯呢?感謝母親還記得我是她的女兒,其他有的人她卻記不得,可見我也是她選擇要記住的人,真是覺得無比榮幸。   而爸爸的病不可謂不重,已經太多處病灶,多到數不清了。爸爸雖沒有供我受高等教育,使得國中畢業之後我就被迫經濟獨立,在少年時代就靠自己養活自己,當然很辛苦。但是回首仔細檢驗數十年經歷的過程,我學習到很多謀生技能和處理各種事物的能力,還曾當過主管可以幫助新進員工,擁有這些豐富的人生閱歷都是爸爸的功勞,他給我獨立經營人生的自由。   猶記得在求學時,一位男同學對我說,妳爸爸對妳真好。因為很多鄉村女孩的爸爸,都喜歡教女兒去工廠作工賺錢貼補家裡,幫助父親事業或兄弟的工作,有的是賺錢存起來當嫁妝。總之,在鄉村願意讓女孩兒自由,自行半工半讀的家長其實真的不多。   許多親友總是為我抱屈,認為由於爸媽的長期養病,我親自照顧,耽誤了我取得學位之後的美好前程。恰似古人求取功名富貴是綁在一起的,往往必須大家族、賢父兄,有足夠的財力,長期培養弟子,如此古代富二代,專心研讀之後,獲得功名富貴的機率比較高。而貧窮人家寒窗苦讀考取功名之後,也常常因為丁母憂丁父憂、必須守喪三年,或照顧父母,而遲遲無法去就任,也遲遲無法改善家中生計。似乎是把我在取得學位之後,無法上全職班,歸咎於父母親的疾病,但,此說並不周延。   事實上是父親為了年幼的我,曾放棄發財的機會。最近嬸嬸來聊天提到,我才知曉,在我四歲時,親戚幫父親在城裡找一個固定工作,比在鄉村種地的收入多好幾倍;但是,父親離鄉上任之後,因為放不下才四歲稚幼的我,也太思念母親就放棄工作,回家務農。   人生有沒有發財,或獲取富貴功名並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家人能安樂地生活在一起。在陪伴父母的日子,更加發現父母親都是單純恬淡的人,有衣、有食就知足。想起幼年時,父母親對我們無私的照顧,「浪費」再多的學位,不去找相襯的職務牟取更好的發展,也都是應該的。相較於獲取人們所艷羨的位子和親自照顧父母,我願意選擇後者,畢竟好位子可以再找,父母若不在了,就一去不能返回人間。我可以理解,有些人不是為了高官厚祿,僅是要供應父母和自己的生活,就必須非常努力一邊照顧長輩,一邊工作。    世界上有許多靠爸族,也有許多長期的顧爸族、顧媽族。無論雙親年輕時如何不善營生,辛勤卻貧困大半生;年老失智之後,心理、生理如何失能、無理取鬧,他們永遠都是自己的雙親。經書都說,父母恩難報,子女對父母都只有感恩再感恩,照顧再照顧,每天為他們祈福再祈祈福。   可喜的是,最近天氣穩定,父母身體都還小康,母親也不會因為身體不適而亂罵人,真是欣慰。最令我感謝上天的是,無論病痛或稍安,都絲毫不減這兩寶的可愛,暖暖的冬陽下,看著他們天真無暇,反璞歸真的互動,常常忍不住會心一笑,這笑容讓身為晚輩的我,承受任何辛苦都值得了。
一位特立獨行的女性──快嘴李翠蓮
*2018/01/08
  最近在明代洪楩編印的《清平山堂話本》中,看到一則有趣的故事:〈快嘴李翠蓮記〉,女主角李翠蓮「姿容出眾,女紅針指,書史百家,無所不通。只是口嘴快些,凡向人前,說成篇,道成溜,問一答十,問十道百。」雄辯的口才、敏捷的思維,如果是在男子身上,可能被稱讚為出口成章、能言善道,但是女子口若懸河,卻違反了傳統女性含蓄婉靜的形象,而且顯得鋒芒太露、喧賓奪主,忽略了女性在家庭中是扮演男性的配角──相夫教子、侍奉公婆,不應經常「逞口舌之能」,更不宜太有主見,尤其是對傳統女性地位與規範的異議。《大戴禮記‧本命》中記載的「婦人七出」中,有一條就是「口多言」,《漢律》中有「七棄」的規定,此後歷代法律都以「七出」為休妻的合法依據。   小說中李翠蓮出嫁時,對於新婦在夫家門口開口接飯的習俗、「從來夫唱婦相隨,莫作河東獅子吼」的祝詞、在新房中撒五穀的儀式等都很不以為然,當場提出反對;聽到大伯、小姑私下議論她「四言八句,弄嘴弄舌」時,立刻出言辯駁,一點也不忍氣吞聲;李翠蓮端茶給公公時,話說得多了些,公公便大怒道:「女人家須要溫柔穩重,說話安詳,方是做媳婦的道理。那曾見這樣長舌婦人!」李翠蓮不卑不亢地答道:    記得幾個古賢人:張良、蒯文通說話,陸賈、蕭何快掉文,子建、楊修也不亞,蘇秦、張儀說六國,晏嬰、管仲說五霸,六計陳平、李佐車,十二甘羅並子夏。這些古人能說話,齊家治國平天下。公公要奴不說話,將我口兒縫住罷!   特立獨行、又不願妥協於傳統女性形象的李翠蓮,最後終於被夫家休了,回到娘家,也被父母兄嫂責罵。李翠蓮自知她的性格不見容於世人,只有「方外」才是她的容身之處:   夫家娘家著不得,剃了頭髮做師姑。身披直裰掛葫蘆,手中拿個大木魚。白日沿門化飯吃,黃昏寺裡稱念佛祖念南無,吃齋把素用工夫。頭兒剃得光光地,那個不叫一聲小師姑。   曾見古人說得好:「此處不留有留處。」離了俗家門,便把頭來剃。是處便為家,何但明音寺?散淡又逍遙,卻不倒伶俐!不戀榮華富貴,一心情願出家,身披一領錦袈裟,常把數珠懸掛。每日持齋把素,終朝酌水獻花。縱然不做得菩薩,修得個小佛兒也罷。   漢代班昭在《女誡‧婦行》中說:「女有四行,一曰婦德,二曰婦言,三曰婦容,四曰婦功。夫云婦德,不必才明絕異也;婦言,不必辯口利辭也;婦容,不必顏色美麗也;婦功,不必工巧過人也。」在在要求女性沉潛節制,儘量不要引人注目,更不宜好強逞能。李翠蓮如果生在今日,可能是個見解獨到、話鋒犀利的名嘴,可以叱吒政壇、商場、補教業或演藝圈,或成為激勵人心的大演說家。但是在古代卻不符合「三從四德」中「婦言,不必辯口利辭也」的女性規範,如果不願「削足適履」,扭曲自己的本性以適應環境,就只有遁入空門,才能讓她「散淡又逍遙,卻不倒伶俐」,獲得自由並保持真我。看了這則故事,不禁為這位女性的突出與隱沒掩卷長嘆,也為今日女性擁有更多的機會與選擇感到慶幸與珍惜。
共 22636 筆資料,第 5 / 2264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在地產業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陽明7-4號 0920-599-876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