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穿梭春雨中
*2018/04/15
  春天的大地,像個豐富的調色盤,經過幾個季節的醞釀,把最繽紛的晨曦和餘暉,全部收藏在企盼的化妝盒裡。只因一場綿綿春雨的繾綣和悸動,春風溫柔的催促,雀躍的浩瀚大地,在春夢中甦醒,展露嬌嫩、迷人的臉龐。壯麗綿延的山,溫柔了;寂靜偏僻的小巷,多情了!   踏春的遊人與東風競走,把春風掛在臉龐,得意彎在嘴角。撐一把小小的花花傘,有意無意的遮擋綿綿春雨的親吻,吻在臉頰、髮梢、衣襟……這般情景,何等浪漫呀!   雨,沒有夏天西北雨的狂暴;風,沒有秋天狂嘯的肅殺;涼意,更沒冬天沁人皮骨的椎心酷寒!所以,我好喜歡漫步春雨中,聆聽遠處農人打田「噗!噗!噗!……」的聲響,心中總是想著:「大地藏無盡,勤勞資有生;念哉斯意厚,努力事春耕。」農人用行動耕耘老天爺的賞賜,也餵飽了一大群翩翩飛舞的白鷺鷥和聒噪的八哥。一路相迎的還有粉嫩嫩的櫻花,展示今年最閃亮耀眼的春裝,白頭翁站上高枝,「嘎啦嘎啦……」的引吭高歌,成群的綠繡眼也不遑多讓,牠們是穿梭、跳躍櫻花叢間,春天裡最漂亮的音符;還有陣陣芳香撲鼻的柚子花香,真的是沁人心脾!養眼、悅耳,還可以深呼吸,沒有什麼時候比漫步春雨中更令人賞心悅目、心曠神怡的!   詩人蘇東坡「一蓑煙雨任平生」!我沒有詩人的滄桑和豁達,只是輕鬆自在的帶著悠閒的心情在春雨中散散步,滿是愉悅的回到家。抖抖傘,拍拍衣襟上的雨珠,仰頭瞥見屋簷一角春燕又回來築巢了,牠們也愛在春雨中飛躍穿梭,行色匆匆,倒是沒有我的一派優閒和輕鬆!但是再不久,一家子吱吱喳喳的幸福就要誕生了。春天,果真處處「生」機盎然呀!我開始擔心出入屋簷,從天而降的鳥糞炸彈……。
秋日禮讚
*2018/04/15
  一、清靜美境   秋高氣爽的午後,騎車隨興出遊,當經過一條人煙稀少的道路時,不經意聽到潺潺水聲,循著悅耳的水聲放眼望去,但見水是從蓊鬱蔥籠的樹林裡,往下嘩啦啦流過一片階梯似的淺灘,溪水清澈到可以看得見溪裡的小石子。   我好奇地停下車,驀然望見自己停在一座名為「逸仙橋」的橋面上。發現此處清雅幽靜,美得驚奇,索性架起車子走到溪畔觀賞。剛走到入口處,就發現豎立了一面碑誌,碑文記載此地是山麓突出點,為員山村與逸仙村交界處。也由於此區山麓狀似人的鼻頭,故稱地名為鼻仔頭。因為山上溪流延山麓流到此與湧泉匯集成一處淺灘,可謂美景天成,因而將此處建為遊樂區。我這才發現園區內極目所及,興建有涼亭、觀景平台,停車場等公共設施,儼然是老少咸宜的親水公園。據史料記載,早期堤防未興建完成時,此地原為一處渡口,居民駕著駁仔船揚帆擺渡於內城與宜蘭街的下渡口之間。雖然往事已成過眼雲煙,仍不免讓人興起思古之幽情;想起當年風帆點點,輕舟往返兩地之間的盛況。   此刻,我環顧四周,隱約看得見遠處山勢迤邐綿延,近處林木綠葉成蔭;眼前的一棵台灣欒樹枝繁葉茂,粉紅黛綠翩然綻放映入眼簾,將秋色點綴得色彩繽紛,爛漫風韻也使得景色更加清幽宜人。我置身其中,宛如走入畫境裡。   猛不防陣陣清風,徐徐吹來,樹上花朵輕盈飄落,充滿詩情畫意。沉緬在迷人的一片靜美詩境中,頓感心曠神怡;剎那間,所有的世俗煩憂,已然全拋諸腦後!   二、朝開暮落朱槿花   回程,我為期視野能有更多與大自然接觸機會,刻意轉從另一條小徑騎車回家。猛不防,視線被一戶農家庭院前粉紅色的朱槿花攫住了。大大的花瓣上,有著鮮豔的紋路,細長突出的花絲是它的特徵。我當然不會輕易與其失之交臂,當即下車拍照存檔,留供日後隨時可以觀賞。   朱槿又名扶桑、佛槿、中國薔薇。由於花色大多為紅色,所以中國嶺南一帶將之俗稱為大紅花。常綠灌木,高約一至三米。花單生於上部葉腋間,常下垂;花冠漏斗形,直徑六至十厘米,玫瑰紅色、或淡紅、淡黃等色,花期全年。   朱槿在古代就是一種受歡迎的觀賞性植物,原產地為中國。在西晉時期的一本著作《南方草木狀》中就已出現朱槿的記載。內容如下:「朱槿花,莖葉皆如桑,葉光而厚,樹高止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花,至中冬即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大如蜀葵,有蕊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若焰生。一叢之上,日開數百朵,朝開暮落。插枝即活。出高涼郡。一名赤槿,一名日及。」晉代陶潛〈閒情賦〉雲:「悲扶桑之舒光,奄滅景而藏明。」逯欽立校注:「扶桑,傳說日出的地方。這裡代指太陽。」    唐代李白〈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書〉詩云:「將欲倚劍天外,掛弓扶桑。」傳說日出於扶桑之下,拂其樹杪而升,因謂為日出處。 亦代指太陽。唐代詩人李紳的〈朱槿花〉詩曰:「瘴煙長暖無霜雪,槿艷繁花滿樹紅。繁嘆芳菲四時厭,不知開落有春風。」    三、嬌艷嫵媚紫云藤   在回家途中,出乎意料之外,看見一棵花朵盛開的紫云藤,出現在眼前。豔麗奪目的粉紅色鐘狀花瓣上,呈現著金黃的花絲,深紅的條狀紋路。   紫云藤風姿綽約的花貌,筒狀花萼在翠綠的葉片掩映中,隨風搖曳,影影綽綽,顯得婀娜多姿,看起來是那麼的嬌艷嫵媚,就像古典美人顧盼生姿,秋波流媚,那麼的美豔動人!   據資料記載,紫云藤葉對生,奇數羽狀複葉,葉面為帶有光澤的深綠色,花大而美麗,花冠合瓣,鐘狀,花瓣係五裂。   秋天的花朵,嬌美、豔麗、嫵媚兼而有之,與春天相形之下,毫不遜色,難怪唐代詩人劉禹錫會說「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了!
榕樹下
*2018/04/14
  「沒罪是吧?看你穿著這身軍褲口袋全縫死,非定你個『破壞軍品罪』不可。」   「你娘卡好的,別人口袋縫死啥意思我不知道,老子今天就非教你個明白不可!戰車砲塔你閣下進去過沒有?口袋敞著?等著勾勾絆絆礙手礙腳影響操作甚至作戰的效率嗎?口袋服貼現在好像很流行,全軍好像只有我們裝甲兵最具資格如此做,而且還他媽的早該做,否則影響到作戰效能後果誰負?」   「小兵仔」此番好像吃了熊心豹子膽準備跟中華民國憲兵較上勁了,說著間,也就提振士氣冒險犯難的一腳跨上了安全島,作全面接敵,就備戰部署。   「唉唉唉,一早吃了重磅炸藥嗎?聽你驢聲馬嘯長江大河滔滔不絕、口沫橫飛振振有詞,好似他娘的都是硬道理『造反有理』了是不是?也不分青紅皂白、不由分說的就想拒俺於千里之外嗎?虧俺們還是同學一場呢……」。   「赫,同學!你是不知道最近戰備緊?我們都禁假兩三週了,哪有像你們經常車巡在外,湖海洗我胸襟,河山漂我影蹤那般拉風自在啊?」   「好好好,好同學,別窮嚷嚷,最後一次,噓……,加侖桶再給我加滿,僅此一次,下不為例,再不為難你……」聲音越說越小聲。   「我就說嘛,他娘的,一早潛伏在這裡『蹲點』給我套近乎?少幾趟車巡耍他媽的威風,何需處處揩油?還是說最近泡妞常要發動這隻電驢子?……阿你防衛部直屬戰車營坑道有的是滿滿滿的油料,何苦捨近來求遠呢?」好像不吐出這個「阿」字土語緩衝一下、不足以強化我們「人不親土親」的革命情感,以免被誤視為冷血。   「我說邱哥,不就公私兩便嘛!」語近哀求。   逮到這千載難逢之機,為了捉弄他一下,以增添這無聊假日的繽紛樂趣,我故做傷感之狀曰:   「邱哥已經死了,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此時此刻,還不如唱首『秋歌』為逝去的歲月悼往……」。   「我知道你們播音站的傻妞要調走了,所以你心情敗壞?」   「去你的,她又不是我馬子,何來影響心情?再說也不是『我們的』播音站好不好?國防部的長官呢,惹得起嗎?倒是你消息如此靈通,怎麼我一個『鄰居』竟然不如處在深山修道的你啊?」好像我這一發問似進入其預設的彀中而令其不禁欣然於色,不期然哼起了《秋歌》的段子:   青山坡斜,一道彩霞,多少黃昏,有我有他,他像流雲,他像曇花,長久等待,見時一剎,當他光芒照射,射進我心海底下,當他隨日落滑下,我茫然又像沒有家,但願我能,變成燕子,展翅追過,青山彩霞……。   動人心弦之歌聲甫落,又故作不疾不徐道:   「邱哥你真是個書呆子,你觀測所職司匪情偵搜,你同學我又是幹什麼的?上回我就告訴你,我那個排駐在『擎天峰』,也就是防衛部接待賓客的高級宴會場所,出出入入的人能逃我們職司門禁的銳眼?日前『大主任』宴請各播音員順便為傻妞餞行,說是準備調升回林口總隊部上下班呢!」然後又乘勢打鐵趁熱道:   「同學我看這樣好不好?假日寶貴,我們都不要浪費時間,油你今兒個就再大發一次慈悲給我加滿,你同學我呢,也不白搭你,『僑聲戲院』你就帶傻妞去,管他媽的什麼關係,這年頭有個妞在旁互相取暖也是個千載難逢的幸福,有道是『苦中作樂』,當前情勢呢又是『相聚少,離別多』,真的!時日無多,能去幾回算幾回吧,到了戲院門口報我名字,就說同學關係可矣,絕對暢行無阻而且給你們預留座位,夠意思吧?」   「什麼?我沒聽錯吧?同學你的地盤什麼時候也管到這一塊啊?」   「唉唉唉,你想到哪裡去了?把我們憲兵都想成作威作福無法無天了?不瞞你說,這家戲院我爸是當年起造的大股東,完工營運沒多久,那年我爸在寧小當校長,不是被學校XX主任密報檢舉與幾位老師打麻將嘛,戰地政務時期嚴禁聚賭行為,也就通通被開革了【註2】,還好我爸當年預作投資而有了退路,一家生活得以支撐。」   此事一經其坦誠挑明,我頓時追憶起小學三年級時,謝校長調進吾校接替原任校長王安慰,時「黃龍潭水庫」奉命正由兵工大肆開挖濬深擴建(完工後改名為「太湖」),我校發起小朋友一人一信慰問施工官兵。「小兵仔」我忝為學業成績較優者,被我師許X民推舉為班代表,隨同謝校長往工地勞軍,記得回程車經山外新市街上一角,靠近大排水溝邊停下,斯時鷹架未拆,外牆主體RC加強磚造幾近完工,正準備內部裝潢設備,校長語隨行者曰:   「此戲院設備一俟竣工,可以媲美台灣夜總會規模,首開地區娛樂界新紀元。」   當時「小兵仔」還是個十足土包子竟不知「夜總會」為何物。想到這一層,也想到當年謝同學在我四年級時轉來與我同班,其姊華瑛及其弟華東(現為地區小學校長)併同轉進我校,屬於「貧下中農」子弟的我在那樣艱困的年代營養不良骨瘦如柴,不能或忘曾賜予我饅頭夾奶粉吃的校長公子,小小年紀難得的慈悲心對幼小心靈的我好似有漂母之恩,而此時此刻不就是要桶汽油嗎?滴水之恩當湧泉以報,古有明訓對不?   然後,謝同學就順當取走了汽油,果真是最後一次了,不久,我師移防南雄地區準備回台整訓,臨走為省卻移交手續煩瑣,節餘汽油全倒進外壕,副連長說:「敵人來攻,就給他來個『火燒壕』伺候。」小兵仔異想天開接應曰:「何不發揚『毋忘在莒』精神效法田單『火牛陣』破敵,在牛尾點燃麥稈以汽油為助燃劑?」此謬語一出,忒也驚人,官兵張口結舌,蓋語不驚人誓不休,此舉無他,在為與前述荒唐一別苗頭而已。   同學,四十幾年過去了,轉眼近半個世紀消逝如煙,前些日子聽明堆說你先是中風,不久前也撇下我們這些哥們於不顧竟千山獨行撒手人寰而去,四十年前為了一桶汽油短兵相接面紅耳赤,之後人海茫茫未曾再謀面竟成永別,世事多滄桑,昔日的觀測所塌陷快貼近海平面了,還不讓老兵我進去憑弔一番,播音站聲音息了,傻妞也出家多年了,來到昔日依然華蓋如蔭的榕樹下,依稀見你筆挺燙著精神線的憲兵軍服肅立在風中颯颯作響,不遠處傳來余天的雄渾歌聲:   路邊一棵榕樹下,是我懷念的地方,晴朗的天空,涼爽的風,還有醉人的綠草香……。   也不禁憶起我們一夥十五六歲的少年異鄉行──在民國六十年五月的海峽初渡,暗黑的夜,暗黑的澎湖「黑水溝」,暗潮洶湧推送著那艘破舊不堪的隨時都有可能在風浪中解體的「萬信輪」頂浪前行,澎湃浪濤裡有我們企圖透過高唱《往事只能回味》掩飾濃濃的思鄉之情,久久不能自已……。(下)   【註2】寧小XX主任密向有關當局舉發校長謝金X與教師陳X堯及翁X選等聚賭(此「方城之戰」另有一人是誰?一時想不起兜不攏,看看誰能賜知?否則豈不真成了所謂的「三缺一」懸案?)我的同學滄哥那些年民進黨首次執政如日中天,又是高居省府委員、民代、民進黨金門黨部等等要職,有情有義一心要為謝校長平反,也就達陣了,但是同為東州籍又同姓陳老師開革後一度淪為地區戲院書寫海報廣告維生艱難,不是更應該給予溫暖關照嗎?據悉,此事件「告密者」終其一生也就是當個主任,與校長一職絕緣,這種台灣話稱為「爪耙仔」之行徑,俺家二姐夫就甚為不齒,曾初考進公務人員「調查人員查核班」資格而不就,蓋非其志趣之所在也,也常惕勉「小兵仔」身在公門好修行,千萬莫為陰損事。
共 23734 筆資料,第 71 / 2374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