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日報社
:::
金門日報社
副刊文學
雞蛋糕前的小男孩
*2018/09/03
  畢業過後,再過幾天就是期末評量了,學校一旁的轉角,有個不起眼的攤販,賣著雞蛋糕和飲料,攤販前坐著一個不起眼的小男孩,稍不留神,可就錯過了,然而,他卻是故事的開始,也是故事的主角。   這個小男孩,叫做建勳,從小就沒有父親,母親離開家裡,只剩阿公、阿嬤和大姨幫忙照顧,時間一久,他們也都把建勳看做是自己的兒子。建勳對父親完全沒有印象,只知道家裡牆上掛著一幅老老的、男生的照片,但黑白的色澤,加上傳統復古老派的穿著與髮型,很難和現在常見的「父親」形象,產生連結。   失去了父愛與母愛,建勳回到家,沒有兄弟姐妹,也沒有地方去,只好在轉角的小攤販待著,幫忙大姨賣東西;一位家長經過,看到小男孩:「不是要考試了嗎?怎麼還不趕快回去唸書呢?」建勳只好靦腆地笑著,不知怎麼回應。他不是不愛唸書,而是他得先幫阿姨的忙,等到學校小朋友都差不多放學了,他們倆才會一起推著攤車,進到人家的涼棚下,再騎著車回家。   建勳很愛在這個攤販,一來雞蛋糕濃郁的香味讓他一直留連忘懷,二來很多同學都會來捧場,特地指名要吃建勳做的,三來能和阿姨在一起,內心就感到無比的溫暖。好幾次,建勳都親自打蛋、揉麵團、倒入模子、加熱……,然後,看著一個個可愛的動物蛋糕成型,內心便滿足得不得了,好似自己也變成了小廚師,可以掌握饕客的胃了。   建勳沒有補習,也沒有留下來上校內免費課輔,因為他一放學,只想趕快到攤前看看阿姨、同學。有時建勳會在攤位前寫功課、讀書,不過人來人往的人潮與車輛,常混淆了他的學習,阿姨也覺得,如果真的想要唸書,應該不差放學幫忙的這一小段時間。   一到家,建勳和阿嬤會簡單幫忙張羅晚餐,粗茶淡飯,也當作一餐,他早已習慣這種生活,想改變他,並非易事,反倒是建勳早己愛上這種簡樸的日子了。收攤後的建勳,就是努力讀書的開始,他每天都會準時完成交派的事項,完全不延遲,也沒有怨言,雖然生長在刻苦的環境中,但他已體認到,只有自己的努力與認命,才能跟上其他同學。   建勳小小的年紀,果然懂事不少,學校課業亦不落人後。他曾擔任學務處的小天使,可以幫全校同學轉送遺失招領的東西,這個工作,需要負責任的同學才能勝任;他還當過校內糾察隊,負責管理不守規矩同學的秩序;他得過學習成績進步獎,還驕傲地和校長合照過。今年的母親節卡片製作,他獲得佳作,他說這張卡片,是要獻給視他如同母親的阿姨。   建勳的另一項興趣--畫畫,更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特殊專長,他常在大家毫不留神之際,便輕輕鬆鬆地在課本上,塗鴉出一個栩栩如生又活靈活現的小圖畫,可貴的是,建勳的畫作還榮獲校內中年級的優等獎,甚至還有一張圖畫刊登在雜誌上的兒童版面呢!   建勳無法改變先天的生長背景,但卻可以努力經營現有的環境;他也不能改變家世,卻能提高自我的價值。比起外頭恣意妄為的人、遇到困境便畏縮的人、霍揮無度的人,我看到建勳堅定的眼神裡,有種不凡、超越的潛能與企圖。
漢堡包
*2018/09/03
  冬天的鄉下,寒冷的夜晚來臨時,家家戶戶早早就熄滅燈火、上了門栓,準備上床睡覺了。四兒家也不例外,盡管現在才過七點多一點點,四兒就哈欠連連,直想睡覺,對於聯考的準備,四兒並不特別認真。因鄉下人工作勞累,普遍睡得早,加上這時的路上已看不見行人了,更加讓人容易產生睡意。如今寒冷的戶外只剩下寒風吹起的陣陣落葉還在空中盤旋,時而碰出的聲響外,基本上已聽不到人聲了。空中的落葉,會伴隨著北風陣陣的怒吼聲,有時拍擊地板,有時撞擊門窗。這大概是鄉下冬天晚上僅有的聲音景象吧。   四兒今年國三了,下學期即將從國中畢業,畢業後將何去何從,是繼續升學呢!還是到台灣半工半讀,自己心中也沒有一個準。因為他曾(革命)過一次,(當時是偷偷的跟著同學去報考軍校,本想來個生米煮成熟飯後再告訴父母,結果呢!硬是被父親拉了回來),最後以失敗收場。搞得幾乎與父母親決裂,親子關係一度來到了冰點。如今又來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在沒有父母,師長……充分的幫助分析下,叫他自己做抉擇,坦白說,對一個15歲的鄉下孩童,整天與牛、與田裡工作為伍的小孩。真有一點殘忍!但能怪誰呢?鄉下父母好過嗎?NO!(父母親為了養家餬口,圖個全家溫飽,只靠家裡那幾畝薄田,除了每天辛勤的工作外,還能圖什!)那老師呢?(學校放學後,回家還在種田的~大有人在~。)四兒自己也沒啥想法,反正就參加聯考唄,管他高中或高職,考得上就留在家鄉讀,考不上就到台灣半工半讀了,(村里大部分的人都這樣)管他的,到時再說了。   國中的四兒在學校的表現屬於一般般,功課的表現嘛也還過得去,成績時好時壞,與同學的相處也還融洽。偶而也犯犯小錯,上課也會偷看漫畫書,也會與同學偷偷的躲在音樂教室旁,偷看老師的約會。對於老師交代的功課,大部分也能如期完成。是屬於眾多人群堆裡的一個,並不突出。   聯考的到來對四兒並沒產生太大的漣漪,對大部分的同學也一樣。除了一些有想法功課好的同學外,反而國中畢業後到台灣依親,將落腳何處,比較多人在討論,大部分的同學好像把出外工作,改善家庭生活當成他人生的第一志願一樣。當然四兒也一樣,只等時間的到來,就能搭上軍艦遠颺,探索那未知的未來。   早就聽說開往台灣軍艦的龐大了,上船時四兒並沒有特別的感覺,唯有船艙裡那五味雜陳的味道令人難以忍受。所幸離家的那種心情緊張,大大的掩蓋了船艙的味道。這屆所有的畢業生(包括國高中)分乘多艘軍艦一起來台。四兒是跟隨著同村的同學,一起到台中清水,找同村同學的親戚的。那親戚也算是四兒的族叔。(行前四兒爹已經寫信給那同村的族叔關照過了)兩人在頗感興奮的緊張中,搭火車來到了台中清水站,與族叔會合。族叔很親切地為四兒安排住宿,解說環境……還幫忙找工作,很快的就安頓了下來。   四兒是在一家家具工廠當童工,月薪6000附三餐,半個月領一次薪水。至於有沒有勞保,他也搞不太清楚。工作閒暇之餘,他也時常往家裡寫信,報告他的現況,他爹娘也常常回信給他,主要是囑咐他要他安分守己,注意安全,不用擔心家裡,這類的話。四兒這樣的生活過了一個多月,有一天,他接到父親的來信,說他這次聯考有考上了高職,要他回家念書,並要他在學校開學前回到家。百般不願的四兒對回家讀高職一事苦思了很久,也跟族叔討論過。族叔勸他,先把書讀好,想工作等大一點再來,不必急於一時。最後在族叔的勸說分析下,在學校開學前,回到了家。   進入高職就讀的四兒,因學校規定,凡是需要轉兩班車的同學,沒有特殊情況的,都必須要住校。四兒符合這個規定,就辦理了住校的手續,離開了家裏,住進了學校的大家庭。開始了他高中生的新生活。   對四兒來講,高中生的生活比起以前的國中時代,真有如天壤之別。這裡聚集了大小島上的國中畢業生,各種種類的家庭通通都有。行為上已經不像國中時都是一些鄉下務農的小孩,個個沒見過世面,那麼的單純。譬如:像上課睡覺、晚上爬牆、躲在廁所抽菸……想得出來的壞小孩行為。這裡通通都有~開始時一兩個,後來陸續有人加入有人退出。他們隨著時間慢慢地成長與衰敗,各種型態的團體逐漸成形,有愛讀書的、愛交女朋友的、愛爬牆的、愛抽菸的、愛打架的……他們開始成群,開始結隊。平時各玩各的,大家唯一共同的目標~就是躲教官,不要被學校的教官、老師抓到。學校就像一個社會的縮影。大家各取所需,一起學習,一起成長。   新生的四兒逐漸了解了學校的生態,同學間還有寢室裡,陸續開始有人加入上面的那些團體。由於在校時間久了,人又這麼多,當然各式的小摩擦時有所聞。(其實也沒甚麼事,就只是誰看誰不順眼,又誰的褲管穿得太窄,說話大聲,誰考試不給看,誰帶女朋友招搖過市……等等等,都是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解決的方式無非是互嗆兩句,小打小鬧,警告一下,下回收斂一點,事情就解決了。沒甚麼大事。當然如果有人罩你(如有當學長的哥哥或著夠力的同學或同鄉)大概也不太會有人來找你麻煩。大條一點的,當時解決方式最出名的就是送漢堡包。只要收到商科經營的福利社裡賣的漢堡包,就代表有人看你不順眼,要打你了。因為漢堡包上面沒有註明時間、日期,也沒有說明地點,(其實是知道的,無非是星期六放學後的校門口,或者是晚上就寢的廁所裡)常常把當事人搞得心神不寧,度日如年。當時的新生,最怕的就是這個。   漢堡包的可怕,讓四兒記憶猶新。記得那是一個下午,學校舉辦的第一次月考,班上有兩個同學收到漢堡包,收到的人整天心緒不寧,完全沒有一個高中生應有的活力。(同科系的學長告誡他們,考試的最後一節要提早交卷,一出校門,拎著書包就趕快跑,搭上車回家。其他的事,事後再慢慢處理!)四兒考完試,走出校門,遠遠的就看到一堆人圍著一個人。被圍的就是他的同學,他同學被圍得裡三層外三層的,一臉無助的眼神。其中一個個頭矮小的看起來很激動,不斷用手去推他,數落他的罪狀。另一個則出手打他,用腳踹他。同學呼天搶地的求饒,打人的也沒鬆手的意思!其他圍著的人也沒閒著,也跟著激動一把,在這個時候,跟著激動一把,可謂毫無成本,反正自己不用動手還能博得美名,何樂不為。可同學可慘了!(同學的處境比中壢事件時的憲兵還慘~不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還得沿牆靠邊走,逢人就低頭。)這一幕讓四兒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   四兒並不知道漢堡包的整個歷史沿革,搞不清楚打人前為什麼要先送漢堡包給對方,這種莫名的方式,像他這種鄉下小孩,是真難理解的。況且同學間也沒甚麼深仇大恨,有的話也只是言語間的不協調。為一點點小事,就用暴力來解決事情,好像也不是最佳方式。或許不只四兒不知道,相信很多學校的同學也跟四兒一樣。莫~宰~羊~!   唉!剛上高一的四兒,未來還有多少漢堡包的故事與經歷,漢堡包帶來的震撼與苦辣,在這高中三年中,都將一直陪伴者他。
重擔釋後 ││記一場煎熬的書寫
*2018/09/02
    這一年來,日子過得混沌不明。在時間的縫隙裡,老有一種「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的感慨。想起去年我還在《當代設計》雜誌社工作,多年來按著既定的月刊出版節奏,心無旁鶩過著上班族的生活,得空時,若能靜下心來寫篇小說,我便感到知足了。   去年春天,我突然對這份工作感到極度倦怠,開始萌生想離職成為專職寫作者的念頭。恰巧聽友人提及金門文化局正公開徵求《馬六甲山王與海王─吳心泉家族史》專書撰寫出版委任乙案,心想這也許是個轉機,又憶及三年前為了《金門文藝》雜誌春季號專輯,我曾與當時的總編輯洪玉芬到汶萊採訪鄉僑,自此對早期金門人那段下南洋的歷程暗藏了一份想再次探尋的冀望。這個書寫題材來得真是時候,於是我不加思索投了一份企劃書至文化局。出乎意料的是,此出版案僅我一人參與競逐,或許如此,方能順利承攬,也意外開啟了我漫無止盡的書寫長路。   二○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我辭去主編一職,離開前後待了七年的雜誌社,懷抱天真浪漫與滿腔熱情,帶著新購的錄影器材興致勃勃和我的夥伴蔡芠雅於六月二十六日前往馬來西亞。為了節省有限的經費,我們買了傍晚的機位,一路舟車勞頓,終於在午夜十二點多抵達馬六甲。當時大雨滂沱,兩人飢腸轆轆,只能在原訂飯店旁一家馬來人開的小店草草吃了晚餐,便返回飯店休息。   次日一早,主要聯繫人和受訪人之一的吳友鏗大哥來飯店接我們。他請我們吃了道地的早餐後,便開始進行一連串的採訪。吳大哥是一位非常親切又熱心的人,他貼心周詳的安排所有訪程,使我們省去了不少繁瑣的前置作業。在馬六甲的那幾天,吳大哥一路帶著我們循著曾祖父吳心泉的足跡,一步一步往回挖掘,抽絲剝繭般的試圖從吳心泉的成長、漂洋過海的歷程、不得志的打工生涯、事業發展的脈絡及在馬六甲落地生根、家族成員背景等龐雜交錯的枝節裡理出頭緒。待了一個星期,我們訪談了不少吳家的家族成員,也去了吳心泉初次落腳馬六甲的山宮及他一手創建的金泉發洋樓、石山、弟弟吳仲坦的事業發源地馬六甲運河等處,猶如重返了一段時光的源頭。   吳大哥對重建家族歷史所付出的心力及珍視傳承的精神,令人萬分感佩。我們隨著他不停地在遠去的時間裡追溯,在已逝的身影中喚回曾經的存在,愈接近事件的核心,愈感先民下南洋的困苦艱辛及強韌的生命力。我在異國聽著這些與我毫無關聯的家族紀事,熟悉的鄉音瞬間把彼此的距離拉得更近了,仿如身處在故鄉金門,仿如我也是吳家的一份子。   回到台北後,我開始反覆聽著近十六個小時的錄音檔,從不同人物的訪談及各自敘述的經歷中,一字一字敲打成句,或增寫,或串接,或剪裁,或重整,或潤飾,像跑了一場馬拉松耐力賽,終於完成訪談的初稿。   吳心泉家族從清朝到民國貫穿六代,成員眾多,子孫繁茂,而我父母皆是獨生子女,這對自小在單薄無任何親戚往來的家庭下長大的我而言,光弄懂吳家家族的稱謂便是一大挑戰。然而困難的挑戰還不僅止於此,七月初,我返回金門,前往大地村吳心泉宅採訪代管人吳清榮妻子(吳清榮當時昏迷住院)、哥哥吳清聰及文化局長呂坤和,結束金門所有採訪後,正準備動筆時,我母親因腿傷開刀住院,為了全心照護母親,書寫被迫中斷半個月。未料九月中旬,漸漸好轉的母親,卻因心肌梗塞住進加護病房,十來天後驟然離世。這個意外的打擊及繁複的身後儀式,使我不得不將書寫進度再延展兩個月。悲痛的心情加上截稿的壓力,那段時日,我陷入一個難以言喻的痛苦境地。   再提筆時已是十一月的事了。此時我較擅長的訪稿已近完成,接下來便要融入吳心泉宅的建築史及相關人物事件等史料。我對金門及落番的歷史所知有限,過去也未曾有過此類書寫的經驗。向來寫慣虛構的小說,在自由的文體下,敘述語言可以粗鄙,可以敗德,可以無拘無束主宰時間、空間及所有情節的發展,然而寫史需要依據,需要佐證,還需要力求準確的時間年分等,我戰戰兢兢反覆琢磨用語,參閱無數資料。過程中,不免有一種綁手綁腳的喟嘆,歷經日以繼夜的苦寫,總算完成了七萬多字的書稿。坦白說,這字數之於我不算多,但因從現代文學跨足陌生的文史領域,一切是多麼的不易。書稿告個段落後,要從上千張的圖片挑選出二百多張的圖片進行編輯及圖說撰寫。也耗去了不少時間和心力,但不管過程有多磨人,到底還是將它完成了。   《馬六甲山王與海王─吳心泉家族史》一書,是我有生以來首次與政府單位合作的出版品,也是史無前例的書寫經歷,譬如每寫一個階段,我必須先以公文往返,還得準備資料,站在台上報告進度,並聽取多位審查委員的意見,再逐一彙整修正。繁複的行政流程,專業嚴謹的審查委員,讓我深感此案的難度及需付出的心力遠遠超過想像。儘管圖文修正多次,讓人精疲力竭,我還是要衷心感謝一路辛苦校閱的審察委員黃振良、曾逸仁、林建育、李增城、郭哲銘、楊肅民等對此書提出的建言及指正,得以讓內容更為完整精確。也要謝謝承辦此案的負責人員曾淑鈴對於不懂行政事務的我給予引導及叮嚀。   承攬此書近一年來,多次返往台北和金門,不管何時何地,始終背負沉重的心靈包袱,翻越層層的崇山峻嶺後,今日終可卸下行李,輕裝上路,回頭好好看看這一路走來的足跡。作為地區首例袓厝捐贈案的吳心泉宅,我有幸成為吳心泉家族史的執筆者,了解一段比我自己家族還深入的家族史,想來這也是一段特別的緣分。   此書得以順利完成,心中最要感謝的是吳友鏗大哥一路鼎力協助,不厭其煩的解說指正及訪程的安排、相關圖片資料的提供,感謝吳軍港、吳梓新、吳梓欽先生和吳家家族成員及呂坤和局長、吳清聰先生等撥冗接受採訪,也要感謝文化局副局長黃雅芬以及《金門文藝》社長楊筑君、作家黃克全、王學敏對此書的關注與鼓舞,謝謝導演唐振瑜、何明瑞、中國時報記者李金生、文史工作者林金榮提供的配圖。   最後更要感謝我的摯友蔡美月多次接送我往返文化局做簡報,為我拍照記錄且加油打氣,感謝摯友蔡芠雅一起遠赴馬來西亞協助拍攝採訪,感謝編校團隊賴舒亞、高湘寧,封面設計林耀秋、美編洪尚鈴,攝影謝揚聰,及提供照片的攝影友人蔡顯國、李秉鈞、王賢端、楊威廉、Harry Hsu,你們持續以影像文字為金門這塊土地的人事物留下紀錄,讓人深感動容,也讓此書視覺更為豐富。   一個從未涉及文史的寫作者,終究也盡了全力,不惜時間及成本讓此書趨向完善,也許力有未逮,書中若有缺失之處,尚請各界海涵。無論如何,我真切的企盼,藉由吳心泉家族的捐贈義舉及《馬六甲山王與海王─吳心泉家族史》一書的出版,能引發相關單位及更多的民眾珍視並守護這些僅存的金門歷史建築及文化遺跡,對身為此書作者的我而言,那就是最欣慰、最無價的報償了。
柴火│薪火
*2018/09/02
  金門文化傳統從閩南文化的角度溯源,據悉可回溯至東晉以還,且每逢改朝換代、時局板蕩之際,孤懸於福建九龍江口外的金門蕞爾浯島,常是中原人士移居避難的世外桃源,自然也傳承下來許多中華文化元素。   以最近的中元普渡民俗為例,在金門就呈現相當多元的文化民俗形式,除了最普遍初一鬼門開、十五中元節、三十鬼門關祭典外,各鄉鎮還都有其獨自的祭祀時間與儀軌,例如浯島城隍廟鬼門開活動、新市里、武德新莊普渡、安岐村、湖下村、沙美地區普渡等,而「孝海埔」則是濱海村莊前往海濱祭拜出海捕魚不幸往生的祖先,而金寧鄉古寧頭包括北山、南山、林厝三個村落,則因民國38年10月爆發「古寧頭戰役」無數軍民戰死沙場,每年農曆7月8日古寧頭村民會舉辦集體祭拜戰役亡靈以求合境平安。   此外,金門島內各悠久歷史的姓氏家廟也是普渡祭典舉辦中心,以金湖鎮瓊林聚落為例,村民則在蔡氏家廟宗祠搭棚擺桌祭祀祖先也普渡孤魂野鬼。而瓊林聚落的普渡祭典儀軌中,除了各家各戶會在門口點起「普渡燈」外,更有一項甚少在其他村落見到的「柴火」儀軌,聚落中的耆老會在中元普渡祭典前,早早就預作準備劈起「柴火」,這些從各種大木塊劈下來小木條-「柴火」,每根約10公分長,約每10根會再束成一小把,而這些預先準備起來的「柴火」就是中元普渡祭典中要用來焚化給好兄弟的。   據當地耆老表示,普渡焚燒「柴火」起源已不可考,也不限使用何樹種木柴,但劈成小木條有利於普渡時較容易焚化,目前這準備工作年輕人是不知道也不會做的,大多是村落中耆老們三三兩兩聚在一起合作準備,有人負責劈柴,有人負責撿拾束綑「柴火」。而燒「柴火」則類似燒紙錢、紙車子、紙房子的意思,都是要燒給陰間亡靈的。此外,「柴火」亦有「薪火」之意,帶有香火薪傳之深遠意義,「柴火」燒得愈旺,也有家族薪傳愈旺之意涵。   金門浯島雖小,但難得保留傳承下來許多多元民俗文化,仰賴有心人共同努力將其薪傳保留下去……。
走 過
*2018/09/02
 太陽悄悄的挪移,四季更迭,大地走過繽紛的春,熱鬧的夏,蕭瑟的秋,冷冽的冬;歲月躡手躡腳的走過一堵牆,留下斑駁痕跡,見證曾經有過的繁華到落寞;青春無聲無息的走過年少,留下霜雪攻頂、鬢髮蒼蒼,看盡紛紛擾擾的塵世,多少悲歡離合的嫗叟。天地浩瀚,穹蒼無垠,到底是我們走過歲月,還是歲月走過我們?我們的每一步,是輕盈還是沉重?是歡愉還是感嘆?俗話說:「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從呱呱墜地,走過年少輕狂,如今年過半百的我,又留下什麼?  悠閒的假日和家人爬山走古道,登高覽勝,讚嘆美景之餘,總是感念先人蓽路藍縷、披荊斬棘,才有今日安步當車,飽覽風光的我們;記得以前當學生上國文課時,翻開書本,溫文儒雅的老師帶領我們一字一句的品味、欣賞,神交於古人。那嘔心瀝血的作品,是怎樣的心思和人生的歷練,才能留下這一字一句輝煌千古的經典,叫人不厭千迴百轉的閱讀、賞析?「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老師告訴我們,為學做人,要「承先啟後,繼往開來。」但惶惶不可終日的我,至今汗顏,一路走過,要感謝的人太多太多,將來的我又能留下什麼讓子孫好說嘴的呢?想到此,我不禁也要幽幽微微的吟哦:「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記得小時候,家計拮据,從爺爺奶奶、爸爸媽媽那一輩開始,食指浩繁,嗷嗷待哺者不勝其數,家裡的長輩為了子孫的三餐焚膏繼晷、日夜打拚,好不容易飽腹之餘,才掙得一塊遮風避雨之處,得以安身。隨著臺灣經濟的起飛,家家戶戶豐衣足食,這又是多少人從風風雨雨、動盪不安中,咬緊牙關的走過來,才有現在富裕安康的我們?「前人種樹,後人乘涼。」先人劍及履及,這樣的精神,該是換我們接棒的時候,我們能不如臨深淵,如履薄冰,繼續戮力為後人的幸福全力以赴嗎?  宋代大哲儒張載(1020-1078年)有一句傳世名言:「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人走過一生,該不忘初衷、始終如一的崇高使命。俗話也說:「虎死留皮,人死留名。」但願我輩持之以恆的努力,也能為自己締造榮耀與光輝,讓子子孫孫與有榮焉,那麼,我們便可以驕傲的說:「人生,我無怨無悔的走過這麼一遭!」
生於斯長於斯 ││為湖埔國小百年校慶而寫
*2018/09/01
  過去的歲月是一串半徑不斷擴大的同心圓,而這圓心就是故鄉金門,就是母親的叮嚀。   福建金門是我的老故鄉,因為這是我的籍貫、我的出生地,台灣台北是我的新故鄉,因為這是我立業發跡的地方。   湖埔國小是我第一個圓,在那烽火連天的歲月裏,能夠上學就是很幸福的事了。起先我們是在祠堂和民房裏上課,後來才有現在這棟平房主樓。打從入學開始,母親的一句話就把我的人生定調了:不會念就不要念。這句話變成了我後來的座右銘,也就是:要做就做最好的。除了學期中我能名列前茅外,寒暑假作業一點也不含糊,幼年時令我驚訝的是,有的同學假期作業全空,也敢來校註冊上學。   金寧國中是我的第二個圓,我醒悟的比別人早,首先,我養成了每天朗誦英文的習慣,其次,我用僅有的零用錢從台灣郵購數學測驗本,自己練習,是以我的英文和數學在班上總基於領先的地位。   金門高中是第三個圓,帶著榜首的光環,在開學之前即把東華書局的數學課本自修完畢,是以開學之後表現突出,受當時數學老師鼓勵,到台北插班去,接受更高的挑戰。   高二轉進建國中學,這是第四個圓,當時班上同學多有補習而我沒有,我的表現明顯落後了,為解決沒錢補習的困境,我到南海路的書店購買各科測驗本,一本又一本的自行磨練,到畢業之前終於趕上班上的領先群了。   台灣大學土木系是我的第五個圓,畢業後服兵役兩年,又回校唸研究所,大學的時候由於過多的家教,成績平平;到了研究所,成績又回到領先局面,拜優厚的獎學金之賜,我得以免除家教的束縛,全力為出國作準備。為改善英語聽力不足的問題,我訂了一個叫E3的英語雜誌,按月附有一卷英文錄音帶,我每天睡覺前就聽這錄音帶,周而復始直到入睡,沒花錢補習就把托福給搞定了。   康乃爾大學是我的第六個圓,胡適文存裏對於學校所在地綺色佳早就有詳盡的描述,但真正來到這裏感覺還是有點夢幻,校園穿越兩個峽谷,高低起伏,一座鐘樓高聳於校園之中,夏天裏,男女同學在斜坡草地上曬太陽,冬天裏,斜坡全是白皚皚的一片,只留下幾條供人穿梭的人行道。1980年我滿懷憧憬來到康大,但是萬萬沒想到,指導教授嚴厲的程度不亞於兒時的母親,第一次會面時他給了我博士論文的方向,我想了兩週,也問了學長,均不得要領,再次去請教時,沒想到他回答:是你,還是我要寫博士論文。這下我明白了,往前的道路全要靠自己,於是,我在康大的生活,除了上課,到電腦室跑程式外,全部時間都花在圖書館裏,等1984年畢業時,我已經閱讀了從1884年開始百年內所有與我相關的文獻。這樣豐碩的成果,不得不歸功於指導教授的高瞻遠矚,和特殊的指導方式。1994年他當選美國工程院院士,在他九十二歲逝世之前,跟我來往的書信不下於四十封,後來我終於理解到,我是他最喜歡的學生。他在世時如果喝了酒會對我說:一個好老師,就是很幸運能夠收到很聰明的學生。而我的回答就是:一日之師,終身之父。   1984年回到台大土木系任教是我的第七個圓,有了康大奠定的堅實基礎,我在研究方面很快就上路了。前七年內,我在幾個著名的國際期刊上共發表了25篇論文,包括美國土木工程師學會的期刊,從此研究進入坦途,國際聲望逐步上升。在台大服務期間,除了擔任系主任、工學院院長外,我也擔任過四個學會的理事長,包括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土木水利學會、力學學會、結構工程學會。這期間得意之事有二:其一是與國際友人合創國際結構穩定與動力期刊,目前已是國際重要期刊之一;其二是擔任秘書長與理事長期間,協助IEET建立全台工程科系的認證制度,並於2007年正式成為華盛頓簽署組織的一員。   去雲林科技大學當校長是個意外,這是我的第八個圓,然而,這四年也讓我這個台北人在台灣中南部認識了不少的朋友,補足了常年在台北工作的缺憾。   2014年我在台大服務滿三十週年,剛好六十歲,我覺得能對台大的貢獻很有限了,所以我選擇了提早退休的道路,從這時起,我進入了第九個圓,半徑更大了。我開始能夠無拘無束的周遊各地,希望能像當年的徐霞客,遍訪山川湖海,品味各地的風土民情。   目前我仍是兩個國際組織的主席:亞太計算力學學會,和東亞太結構與營建工程會議。   重慶是我經常駐足的地方,幼時讀過梁實秋的雅舍小品,他那山坡上破陋的小屋,經不起寒天風雨的侵襲,這是我對抗戰時期重慶沙坪壩的第一個印象。其實,重慶有一種樹叫黃葛樹,什麼時候種植,就什麼時候落葉,自己定義自己的春夏秋冬。   在未來的歲月裏,我也希望自己能定義自己的春夏秋冬。   本文為湖埔國小百年建校而寫 (稿費捐大同之家)
詩畫歲月
*2018/09/01
  求學時,最嚮往的是詩畫歲月,畫一幅美美的畫,題上一首浪漫的詩;泡上一杯咖啡,或一杯清茶,在繚繞的氤氳之中,與親朋好友共賞詩情畫意,以便譜寫出人世間最浪漫的情懷。   磨墨享墨香,揮灑墨韻描摹胸中丘壑,一筆又一筆的靈動筆觸,加上神韻天成的皴法,五彩筆韻成就了最寫實的天寬地闊;為了讓完美的意境,增添無限的遐思,活色生香的文字之美躍然紙上,詩與畫的交融,無須代言人的吹捧,輕而易舉的沁入所有人詩畫般的心海。   詩畫歲月,是人心共同的想望,也是人間至真至善的美景,不但具有磁吸效應,更具有感染的神力;如同心靈通了電一般,筆歌墨舞,自在成詩,讓美好的心靈,喚醒奕奕的神采,柔情似水一般,顯露在清亮的眸光之中。   自從墜入現實的社會,塵囂日染,難尋清淨;欲得誠摯之心相待,想要與無極限的浪漫相遇,似乎變成奢望。環視世情,待人處事,似乎擁有一顆真誠的心,不見得有人領情,喟嘆之餘,與其掏心掏肺,不如掏出腰包,或許更具有實質影響力喔!   為免於煩惱踵旋,走入大自然,與青山綠水為伍,或許更能享有清心自在的機緣;如果一時無法抽出空閒時間,一幅畫,配上一首詩當佐料,也能享有詩畫歲月的嫻雅,畢竟「文章是案頭之山水,山水是地上之文章」,豈是騷人墨客才能獨享?   曾讀張潮《幽夢影》,其中有一段話深得我心:「善遊山水者,無之而非山水:書史亦山水也,詩酒亦山水也,花月亦山水也。」看來山水如詩,飛瀑漱石,高雅境界,古今相通,景物一體,心神相融;俊秀佳域,總讓人心曠神怡,進而樂以忘憂。   面對情義相挺的山水風光,如詩如畫的佳美仙境,造就了神馳飛揚的身心靈,早將無奈與抱憾刪除;且以兩條腿行萬里路,讓快樂與眾人同行,賞花賞景好心情,詩畫歲月便成為健康快樂與平安幸福的最高貴籌碼。
共 23744 筆資料,第 9 / 2375 頁,每頁顯示
回上一頁
:::
潮汐資訊
友善連結
電子相簿
金城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0號 (082)328728 金城分銷處地圖
金湖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山外里山外2-7號 (082)331525 金湖分銷處地圖
金沙分銷處
金門縣金沙鎮官嶼里官澳36號 0933-699-781 金沙分銷處地圖
金寧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金寧分銷處地圖
烈嶼分銷處
金門縣烈嶼鄉后頭34之1號 (082)363290、傳真:375649、手機:0963728817 烈嶼分銷處地圖
金山分銷處
金門縣金城鎮民族路92號 (082)328725 金山分銷處地圖
夏興分銷處
金門縣金湖鎮夏興84號 (082)331818 夏興分銷處地圖